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12月20日星期五

聖誕告解性慾振(四)子夜結緣


聖誕告解性慾振(四)子夜結緣

谷精洗完澡後,他從浴室走出來,慾蓮已經離去。他就在客廳踱來踱去,腦海在不斷盤算著,若果門鈴響起來,他應該怎樣做。

然而,他期待的門鈴聲一直沒有響起,但手提電話卻發出了響聲。他取起手機來看,訊息約他去附近的餐廳見面,他才恍然大悟,人家怎會直接來到他的家。

谷精跟著踏出家門,他步行至一家坐滿人的餐廳裡,雙眼在四處打量。

過了一會,他發見一位樣貌標緻的女生向他揮手。他思索了一會,頭轉左右肩膀瞄一下,覺得揮手女生是呼喚站於他兩旁的某位客人,他就沒有理會,眼球投了去其他座椅。

突然之間,一位女生站於他面前,向他說:『谷精,為何我呼喚你,你沒有反應?』

谷精臉露迷茫的神色:『你是……』

女生回答:『我是索娜呀!你不認得我嗎?』

谷精依然感到困惑:『我真是不知你是誰喎!』

索娜:『你是否約了人呀?』

谷精:『是的。你怎會知道的?』

索娜:『她沒有來,所以著我來跟你見面,你跟我來吧!』

谷精便跟著索娜走至一個卡位坐下。

索娜跟著問他:『我們吃聖誕大餐,怎麼樣?』

谷精害羞地點頭:『沒有問題。』

索娜隨之在搜尋侍應生的蹤影,而谷精就取出智能電話,垂頭地查看。此時他才發覺慾蓮刪除了傳送他照片的訊息。

索娜落單叫了聖誕大餐後,她隨之向谷精說:『你對我全無印象嗎?我們是聖育強小學的同學呀!』

谷精思索了一會才回答:『我真是全無印象喎!但你講得出我就讀的小學,那你應該是我的小學同學了。』

他們有了共同的話題,侷促的氣氛才被逐漸舒緩。直至餐湯和麵包等放在檯面,他們也沒有冷清的場面。索娜幾近控制了檯子的氣氛,而谷精就被動地回應。雖然谷精一直想問索娜,究竟他相約的女生,為何沒有出現,但他始終沒有勇氣問她。

晚餐至尾聲,餐飲放下檯面時,谷精終於開口問索娜:『為何我相約的女生沒有來?』

索娜:『你在WhatsApp說你是一位「青頭仔」(處男),只鍾情「打飛機」(手淫),所以她著我來先見你,然後帶你到教堂告解,跟著去望彌撒,待你完成了這些贖罪步驟後,她才會與你相見。』

谷精頓時臉紅耳赤,他即時垂下頭,默不作聲。他心裡在咀咒慾蓮,竟然向「天使」發出如此隱私的訊息。

一會兒後,谷精站起來。索娜立即問他:『你想幹什麼?』

谷精低下頭,眼睛不敢望向索娜:『我回家去。』

索娜隨即對他說:『你未飲餐茶,又未曾付賬,就想離開?』

谷精坐下後,依然不敢抬頭,但他的餐茶卻被推近至他胸前少許,他便拿起餐茶來飲。

谷精放下茶杯後,索娜才開腔:『誰人幫你發出短訊的?』

谷精依然不敢抬頭,但他也沒膽量說是借「上帝之手」按電話的。

索娜喝完她的餐茶後,她便叫侍者結賬。

帳單放下檯面後,索娜從手袋的錢包取出一些現金放下,然後對谷精說:『你付自己的那一份吧!』

谷精才取出錢包,放下自己的餐飲費用。索娜才著侍者取去賬款。

他們離開餐廳後,索娜問谷精:『我們一同去尖東看聖誕燈飾,怎麼樣?』


谷精含羞地點頭。他們隨之乘地鐵前往尖東。

二人雖然變回沉默,但大家的內心也泛起了少許漣漪。

他們到達尖東後,索娜主動開腔逗谷精說話,她在讚嘆那些閃爠悅目的、五光十色的聖誕燈飾。兩人於熙來攘往的人群中,逐漸地恢復語言的溝通。直至索娜的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她從手袋取出了電話,才發見電話的電池用光。她便問谷精:『我可否借你的電話來用?因我的電話沒有電。』

谷精便從衫袋取出電話遞給索娜。

索娜在講電話時,剛巧雞蟲和他的新女友彩露出現在他們面前。谷精跟采露互相打招呼。雞蟲打量他們三人的臉孔一下,他跟著以雙手執著谷精外套的衫領,氣憤地對谷精說:『你不但搞我老婆,連我未婚妻也不放過,你簡直膽大包天。』

話畢,雞蟲便把谷精推了落地。

谷精站起來後,雞蟲欲再揮動拳頭打他時,索娜馬上伸手捉著雞蟲的手臂,而采露就向雞蟲憤語:『這個怕羞子是我的舊同事,他怎會搞你的前妻呀?況且,他們也沒有拖著手。還有,我跟谷精根本毫無關係,你說什麼呀?』

索娜跟著把電話掛線,她隨之向雞蟲說:『介紹一下你的未婚妻給我認識吧!我是非常大量的。』

雞蟲頓時臉露困窘的神色。采露望了雞蟲的臉色一下,她跟著拂袖而去。

谷精見狀,他立即退後,然後也轉身離開。

索娜隨之對雞蟲說:『你還不去追回你的未婚妻,你不想人家飲你的喜酒嗎?』

雞蟲凝望著索娜一會才離開。

這時手拿著谷精智能電話的索娜,她才轉身尋覓著谷精的身影,以便交還電話給他。可是,她並沒有見到谷精的蹤跡。


大半小時後,谷精的智能電話響起了鈴聲,索娜接聽了電話,她向對方說:『我已經回到家。若果你要取回自己的電話,就來我家取吧!』

過了半小時,索娜家裡的門鈴響起來。她打開門後,向對方說:『進來坐一會吧!我不會吃掉你的。』

一對思考著的雙腿,躊躇了一會,才戰戰競競地踏進索娜的家門。

谷精坐了在客廳飯桌處,桌面放了一部平板電腦,卻不見他的智能電話。索娜隨之坐下他身邊,然後拿起平板電腦,跟著向他展示「臉書」的內容。

谷精凝視著平板電腦一會才說話:『原來妳早已查看我「臉書」的資訊。』

他們交談了一會後,索娜再對谷精說:『你跟我去告解,那位女生就會在教堂見你。』

谷精:『我沒有做錯事,為何要無故告解?況且,我沒有認識那位女生的慾望了。』

他說完後,便含羞地垂下頭,不敢望向索娜。

這時家裡的電話響起了鈴聲,索娜站起來時,谷精便向她說:『我想去廁所。』

索娜隨之伸手指著浴室的位置。


谷精從浴室出來,客廳的燈光已經熄滅,只有索娜的房間亮起橙黃色的檯燈。她對谷精說:『我的手提電腦似乎中了病毒,你可否幫我看一下?』

躊躇的眼神,沒有制止願意的腳步。谷精走進索娜的睡房後,客廳傳來鐵門開啟的聲音,索娜馬上離開睡房,然後把房門關上。

木門被打開後,客廳的燈光再度亮起來。與索娜同住的女生醉琴,她帶同一對男女生,和買了啤酒等食物回家慶祝節日。

醉琴以驚訝的神情向索娜說:『你不是在教堂望子夜彌撒嗎?為何如此早便回來?』

索娜順口回應:『我在教堂遇上我的前夫,以致沒有興緻再逗留,便提早回家。』

醉琴:『那麼我們一同飲酒作樂吧!你沒有那麼早便睡的。』

索娜唯有點頭。她跟著開啟了電視機。

過了一會,索娜便趁機返回房間,然後走至谷精耳邊細語:『我不願他們知道房內有男兒,我出去跟他們寒喧一會。倘若你疲倦,你可躺下我的床上休息,但你不要穿著外衣褲,知道嗎?』

谷精隨之點頭。

索娜跟著走出客廳,跟眾人把酒談笑和看電視。

子夜時分,醉琴帶回家的一對男女便離開,而醉琴沒有梳洗就返回她的房間就寢。


伴著輕微醉意的索娜,她回到睡房,關上房門。凝視著捲在被窩裡的男兒,念起她的前夫頻頻去告解,而眼前的人兒,欲認為他自慰是沒有做錯事,她是否應該讓他認識那位「女生」呢?

忐忑矛盾的思量消磨了她十多分鐘,一隻再沒有躊躇的手關上了檯燈,鑽進被窩的她,身上只戴著胸罩和穿上內褲。熟睡了的男兒,他那沒有「贖罪」的、暖洪洪的軀體,就被用作成她在平安夜取暖的童貞男了。

待續……

8 則留言:

  1. 今集只係留低伏線,仲未去贖罪嘅部份喎。 :O

    回覆刪除
  2. 世純:

    我這個故事背後是講一些道理的,不是我其他的一般鹹故,所以唔可以跳過這一章節,而一下子就床戰。嘻嘻!

    回覆刪除
  3. 聖誕夜,唔激烈啲點對得住廣大讀者?

    回覆刪除
  4. 卡臣:

    聖誕夜都未過,你又知他們倆會純粹摟抱睡至天亮。而且,你唔比佢地結禮日來開苞㗎。嘻嘻!

    回覆刪除
  5. 去到高潮位就「待續」,分明係吊讀者癮啦,唔係好道德喎!

    回覆刪除
  6. Arm:

    道德呢樣嘢,好抽象,我從來都唔明。嘻嘻!

    回覆刪除
  7. 祝你上番足電,性誕happy!

    回覆刪除
  8. 卡臣:

    唔喺講笑,呢篇大結局是落鹽花嘅。寫咗一半,凍到連床戰都寫唔出,個腦直頭塞咗,你話幾誇張呀!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