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11月28日星期四

昔情舊愛刻骨心(四)


昔情舊愛刻骨心(四)

xxxx年xx月xx日

雨過天晴

本來兩天前我是放假的,但為了照顧卡箂,我跟同事調換了難得的週日假期。雪梅以她哥哥來誘使我關愛卡箂,她心知我不會賣賬給她。當年大家也年輕,她怎會料到,今天她會求著我。雖然我沒有再怪責她,但若果卡箂是她女兒,我是不會如此上心的。

下午我返回醫院,接卡箂出院,因雪梅沒法抽出空閒時間。

我和卡箂在一家連鎖快餐店食下午茶特價餐。

走進了快餐店,我著卡箂站在三位準備離開的辦公室女文員的檯旁等候,我就去買餐飲。因卡箂手碗受傷,不可能拿托盤。

我取著盛載餐飲的托盤回到檯子,卡箂正把三杯只飲了一半的紅豆冰拋掉在她背後的垃圾桶。

放下托盤後,卡箂以詫異的眼神問我:『香港餐食的份量相當少,但竟然也有廚餘?』

我對她的疑問眼睛感到奇怪,因我視廚餘是理所當然的,沒有廚餘才是怪異,雖然我自己不會如此浪費。

這頓下午茶教我知道沛冬的近況,他在車行做著財務信貸經理,負責顧客分期付款和先租後買汽車的事宜。

我送卡箂返回雪梅的家時,我把我的手提電話號碼告知了卡箂,著她有什麼不妥可以找我。

今晚在家裡吃飯時,母親突然問我:『為何你今晚如此靜寂,沒有埋怨工作分配不均勻?』

這時我才醒覺到,我真是把醫院的爭拗拋諸腦後,精神只是徘徊在卡箂和沛冬之間。

我未曾回答母親的疑問,我的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

走至沙發椅,我從手袋取出電話來看,我頓時呆了。我似是變成了一名不懂得閱讀的文盲,凝望著「謝謝你再次救了我女兒!」的短訊,腦海裡只是一片空白。

直至我被母親斥罵:『你站在那兒呆了幹什麼呀?食飯也不專心。』

此刻我才返回飯桌,吃了餘下不知是甚麼味道的飯菜。我只是覺得奇怪,為何雪梅願意把我給予卡箂的恩惠告知她哥哥?她是十分要面子的。

晚飯過後,我跟母親坐在沙發椅看了一會電視,我的手提電話又再響起來,是雪梅的來電。她與丈夫正在公司忙過不了,問我可否買一份晚餐給卡箂吃?我沒有遲疑便應承她的要求。或許,這是因為有「人」知道我在幫助著他。

我買了外賣到雪梅的家。卡箂只剩下一隻手可用,我便幫她整理食品,方便她進食。

卡箂在進食時,我就跟她閒聊。這時她才認知道,她一時衝動,就為日常生活也帶來不便。健康不是理所當然的。

卡箂快將吃完晚餐時,她放於沙發椅旁小桌的手提電話響起來,她隨之對我說:『一定是我爸爸打電話來。我先前跟他說過,姑姐的朋友是當護士的,她幫了很多忙。爸爸說他要謝謝你!』

話畢,卡箂便走去沙發椅處取起手提電話。

這時我才知道自己的猜測錯誤,告知沛冬我輸血給卡箂的,不是雪梅。

卡箂就站於沙發椅處講電話:『……姑姐的朋友來了,你是否想跟她談?……』

我頓時緊張起來。但似是沒有時間讓我忐忑,手提電話已經遞至我面前了。

一腔相隔了十五年也沒有被遺忘的語音從電話耳筒傳出:『巧桃,謝謝你!妳近來如何呀?』

我彷彿是啞了似的,沒有回答他的問侯語。

直至沛冬再重覆他的說話,我才語無倫次地回應:『我今天放假,所以有空閒時間幫助卡箂。』

他跟著問我有沒有收到他的短訊,我們就此寒喧了一會,跟著才掛了電話線。

在步行回家的路上,雖然我心不在焉,但我也有預感,倘使我繼續關顧卡箂,我腦海可能會翻起停不了的巨浪。

待續……

6 則留言:

  1. 日日都有嘢出,好嘢....身體好

    回覆刪除
  2. 卡臣:

    精火燒不盡,春風吹又「伸」。嘻嘻!

    回覆刪除
  3. 佛爺:

    到目前為止,睇嚟沛冬對呢段情放低咗喇喎,只係巧桃仲未放低。

    回覆刪除
  4. 世純:

    巧桃有沒有放低呢?這個故事不會有結論。這個故事的結尾,是一位當代精神分析學家的見解。忘不了前度,是沒有放低嗎?

    回覆刪除
  5. 校長:

    我看了一位當代精神分析學家有關忘不了前度的心理見解,他的十多條讀者詳盡留言,也教我問了與你相同的問語。「愛情心理學」裡的一些理論,似是錯的。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