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11月26日星期二

昔情舊愛刻骨心(二)


昔情舊愛刻骨心(二)

xxxx年xx月xx日

豪雨連綿,踏出室外猶如置身噴水池裡。

今晨放工回到家附近的茶餐廳吃早餐,手提電話突然響起來。從手袋取出電話,來電顯示是雪梅。

上次在醫院急症室見過她,已經是三天前的事了。她沒有再找過我,我也心知肚明,畢竟她害怕尷尬吧。其實我再沒有為當年的事而怪責她了。

躊躇了片刻,我想她是打電話來感謝我的幫忙,我便接聽了電話。

怎料竟然是大件事?原來她跟我住在同一個屋苑,但我卻從來沒有遇上過她。

放下電話,我馬上飲盡餘下的奶茶,然後匆匆趕往雪梅的家。

踏進雪梅的家,我即刻跟沛冬的女兒卡箂止血,隨之著雪梅打999電話叫救護車。

但雪梅緊張地對我說:『我不願搞大件事。你工作的是私家醫院,我們坐的士到你醫院便可以了。』

我知道雪梅的性格,便不再作浪費時間的爭拗,立即跟她扶卡箂到醫院。

我們到了醫院,幸運地翠玉當了日班,她馬上找醫生來跟卡箂急救。

雪梅被忐忑的心緒煎煞了十多分鐘,翠玉走至她面前:『卡箂需要輸血,你是否……』

雪梅臉露慌張的神色:『我是貧血的,……』

我跟著截停了雪梅浪費時間,兼而是語無倫次的說話,直接對翠玉說:『我可以輸血給她。』

翠玉頓時雙目瞪出:『你怎知你的血型是否跟她是匹配的?』

我堅定地回答:『肯定百分百吻合。不要浪費時間了,即刻讓我輸血給她吧!』

卡箂被推進病房休息後,我跟雪梅一同離開醫院。大家保持沉默,沒有談話。我感知道雪梅腦海裡泛起了什麼漣漪,但我沒有說出口。

直至我們坐上巴士,我才問雪梅:『究竟發生什麼事?』

雪梅毫不遲疑便回答:『今早她被我哥哥打電話來痛罵了一頓,竟然激動至割脈自殺。』

我沉默起來。畢竟當年我也曾經有過輕生的念頭,但從來也沒有付諸行動。

待了片刻,雪梅氣憤地說:『我哥哥和嫂嫂簡直不知所謂。我帶卡箂乘坐香港地鐵時,問她香港地鐵跟多倫多的有何不同。卡箂竟然回答她未曾在多倫多坐過地鐵和公車。如此溫室小花,就算微雨也可把她打至凋謝的。』

我沒有回應雪梅的憤語,只是在想,至少卡箂沒有菲傭或印傭來服侍吧!

然而,我的沉思卻被雪梅心中疑惑的心結所弄醒。她終於開口問:『為何你可如此確定你的血型跟卡箂是相同的?你從未見過她吧!』

我頓時語塞,沒法子作聲。

我腦海裡盤旋著如何回答之際,才發現雪梅凝望著我。

我突然緊張至胡亂地向她說:『我忘記了我約了朋友。再見!』

話畢,我馬上站起來,離開座椅,然後走至巴士的門處,等候落車。

待續……

4 則留言:

  1. 佛爺:

    而家D後生仔心靈真脆弱,動不動就玩自殺,唉。我建議佢哋由玩自殺改為玩自瀆,咁可以幫助放鬆同減壓,又唔會影響健康。

    巧桃可以輸血畀卡箂,唔通佢哋有咩特別關係?還是卡箂係AB型血或者巧桃係O型血嘅呢?? :o

    回覆刪除
  2. 世純:

    最近在朋友圈中聽到一單個仔割脈自殺,已不覺得奇怪了。無他,溫室中成長的花草,毛毛細雨也會當作狂風暴雨。

    巧桃跟卡箂的血型是一樣的。點解巧桃咁肯定一定匹配呢?你咁有醫學常識,諗下喇。不過咁,巧桃不是卡箂的生母,唔好諗錯。

    回覆刪除
  3. 卡臣:

    我真喺當日記咁寫,容易過寫鹹故,可以意隨心發,唔需要睇AV片嚟取經。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