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11月19日星期二

【梁山伯與祝英台】(五)(自慰七大奇聞)(大結局)(十八禁)


自慰七大奇聞

沒法子移動的嘴巴,他的近鄰器官,卻嚐到了橄欖油的香味,和有少量異味,卻不是精液味,這才教他擔憂。因有人未能在「自我磨練」中達到高潮,可能需要尋找「實體」來作慰藉。

沒有再掙扎的嘴口,教使力的手掌逐漸鬆弛下來。委婉的絲絲語音傳進了魁梧的耳孔:『我非常內急,可否陪伴我出去方便?我驚被禽獸襲擊呀!』

魁梧男才放下心中恐懼,他最怕身邊睡的是一隻「禽獸」。既然有「弱者」要他保護,他就絕不計較。

二人落床便穿上外衣。因他們是穿著厚羽絨背心、長絨褲和襪子而睡的,所以並沒有更衣這回事。

踏出了營房,魁梧男向精致男說:『你就在那個大型垃圾箱旁邊方便吧,有什麼事才呼叫我,我沒有興趣觀看你小便的。』

精致男便快速地走了到垃圾箱的另一邊,魁梧男雙目就在打量四周的環境,以防有猛獸出現。

過了一會,精致男返回,他對魁梧男還以感謝的眼睛。魁梧男便向他說:『我也要去方便一下,你先返回營房吧,以策安全。我有手槍在手,沒有問題的。』

精致男望著魁梧男離去的背影消失後,他並沒有轉身走回營房。

片刻之後,魁梧男回到營房前,臉露愕然之色:『為何你不返回營房?』

精致男頓時無語,他不願道出心中憂顧,擔心另一人兒的安危。

人急智生,他突然伸手指向天上:『北極光呀!十分漂亮,我從未親眼見過啊!』


魁梧男才轉身,望向天空,與他並排而立。

靜夜的遙望,二人再沒有對話,只是默然無語。

待了一會,魁梧男輕微移動身體,他有返回營房的意圖,絲絲語音隨著冷空氣傳進魁梧男的耳孔:『為何你跟茱莉孽分手?我不相信是因為她頻頻陪你去麥當奴快餐店如此無稽。』

魁梧男躊躇了一會,他才吞吐地說:『她發現我自慰,覺得自己受到傷害。其實98%男人也有自慰,餘下2%否認的,也只是說謊話而已。』

精致男遲疑了一下才回應:『事實並非如此。根據美國印第安納大學最近的研究,取樣了5,865名年齡由14歲至94歲的人士,67至94%的男性曾經自慰,而在調查前的一個月,43至67%的男士也有自慰。在女性方面,43至85%女生曾經自慰。而在調查前的一個月,21至43%女性也享受過自慰。年輕人的自慰次數明顯地較年長的多。然而,這些以匿名方式的調查,也不能反映實際情況,真實數據可能是會稍高一點。但研究發現不是人人也鍾情自慰。』

魁梧男有感地說:『可能有些人害怕自慰損壞性器官吧!』

精致男隨之回應:『陽具和陰戶是用來繁殖的,他們經歷千萬年的進化,早已變得相當堅強。倘若自慰時間較長,可用唾液、蔬菜油或陰部潤滑油來舒緩性器官的皮膚。』

魁梧男跟著再問:『自慰對性器無害,可會做成精神困擾?』

精致男再說:『這是青少年被教誨自慰是不自然和變態所致,宗教也指自慰者會落地獄,這才是精神困窘的根源。然而,自慰過多當然有損健康。猶如終日垂頭在玩智能電話或平板電腦一樣,頸骨、眼睛和手指也會負荷不了。』

魁梧男遲疑了一會才再開腔:『傳聞每個人一生是有固定高潮次數的,對嗎?』

精致男立即回應:『這是毫無科學根據的謊言。每個人的高潮次數不會有固定限制,而只會有不同數量的滿足度。而且,健康男性的陰囊,是可以不斷製造精子和精液的,根本沒有「精髓」被用盡這回事。』

魁梧男沉默起來,沒有再作聲了。

待了片刻,精致男又再說話:『茱莉孽如此決絕,因此,你沒法子挽救這段關係。』

魁梧男起初沒有回答。他躊躇了一會,才吞吐地說:『不是這個原因,這是因為……因為我發現她私藏了一個震蛋。我也沒法子接受她有這些偏好。』

精致男臉轉少許,瞄了魁梧男一眼,跟著望回前方,才繼續說話:『你懂得駕駛,是否就不會用雙腳走路?震蛋的作用猶如手指、舌頭和陽具一樣,只是更為有效地刺激陰核和乳頭等敏感部位,加快女生的性興奮,使她更容易地進入如癡如醉的狀態。研究顯示,震蛋只會教女人對伴侶更為投入。』

魁梧男馬上回應:『這樣豈不是會教女人沉溺了震蛋?』

精致男也沒有遲疑地說:『沉醉震蛋有何不妥?現今不少伴侶也以震蛋來調情嬉戲,享受魚水之歡。況且,女人鍾情震蛋來自慰,這是她的「個人喜好」,不可以叫作「沉溺」。』

魁梧男突然感慨地說:『茱莉孽說我有了性伴侶,自慰就是對她不忠。』

精致男平和地回應:『每個人最早的性經驗,也是從自慰中體驗出來。自慰和性交是可以並駕齊驅的。猶如以智能手機上網看視頻,莫非從此就絕跡大銀幕戲院嗎?而且,與伴侶性交,是要顧及對方的感受和反應,也要有溝通技巧。自慰卻是另一種私人性歡,跟兩性交合是沒有衝突的,就有如人吃橙,也食蘋果一樣。況且,性治療師也教導「早洩男」和「冷感女」以自慰來作基本自我治療的。』

這時二人也覺得疲倦,魁梧男便向精致男轉頭少許:『我們返回營房休息吧!』

他們躺下床後,精致男輕聲地問:『你現在有沒有女朋友?』

魁梧男遲疑了一下才回答:『沒有。但我不需要「男朋友」的。』

精致男笑了一下:『那麼我介紹我的胞妹給你認識,怎麼樣?』

魁梧男頓感愕然。他馬上意識到,精致男欲以他胞妹來維繫與他的關係。他隨之果斷地作出回應:『我跟茱莉孽分手之後,我對女人已心灰意冷,只享受自慰,沒有談情說愛的意慾了。』

精致男聽後,沒有再作回應了。兩人也很快便進入夢鄉。


翌日早上,他們吃過早餐後,便拖著手提行李箱走至「碼頭」,準備登上水上飛機。

這時魁梧男幫助精致男搬手提行李箱上飛機,跟著扶他踏進猶如小艇般、搖晃不停的機身。他視精致男是一名「弱者」,所以願意「照顧」著他。

單引擎飛機於平靜的湖面加速了一段「水途」後,便緩緩地脫離水花,在離地不太高的天空飛行。


他們二人分別坐了在同一列的單座椅,但二人也望向窗外,沒有再交談。直至精致男發見奇特的地理現象,他才把臉轉向魁梧男,然後拍打魁梧男的肩膀:『下面的樹林好像被刀切割一樣,一邊是樹木,另一邊卻只有草地,可能是划木工人所做的。』

魁梧男微笑了一下:『這是在地理上叫作「無樹線」,因溫度和濕度等去到那一緯度,已經不可以使樹木生長,所以便「突然」沒有了樹林,而不是「漸進式」地變了較小的樹木。通常這類地理生態是會出現在與湖泊交接的陸地,湖泊以南就是高大樹林,而湖泊以北就只剩下草叢而已。』

他們打開了話題,就不時交談了。但這個早上卻是精致男發問,魁梧男回答。

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飛行,飛機降落在一個旅遊小鎮的湖面。魁梧男也幫助「弱者」踏出搖晃不定的水上飛機。


他們走到長途巴士站,才得知巴士已經離去,下一班巴士是三天之後才經過。魁梧男思索了一會,他決定租車離開這個風景秀麗的小城。

汽車高速地在公路上奔馳了兩個多小時後,二人在一個公路旁的簡陋油站餐廳進食,跟著便繼續趕路。

傍晚時分,他們終於到達一個中型市鎮,那兒有一個可以升降螺旋槳民航客機的機場。

兩人隨之走進一家設備較為完善的汽車旅館租房。

在汽車旅館的接待處,接待員問他們二人要多少房間時,精致男就望向魁梧男。魁梧男便對接待員說:『當然是一間雙人房。』

他們辦理入住手贖時,精致男對魁梧男說:『現在肯定有房間,你去車子取出行李箱吧!讓我來辦理租房手贖便可。你已經付了租車費,我就付房租吧!』

魁梧男隨之離開接待處。他拖著兩個手提行李箱返回旅館時,精致男剛辦妥入住手贖,他們便走向通往房間的通道。

兩人走入房間後,魁梧男大吃一驚:『什麼?兩個男人,那位接待員竟然給了只有一張大床的房間,她是同性戀嗎?你跟她說我們是什麼關係?』

精致男不慌不忙地回答:『我給她看証件後,她就對我說,你們真是幸運,原來只有兩間房剩下。』

魁梧男馬上轉身,他正想走出接待處。但他只走了數步,精致男對著他的背影說:『這張床比昨晚營地的床大得多,你怕什麼呀?若果我要姦淫你,昨夜我早已幹掉你了。』

魁梧男才停下腳步,他跟著轉身向精致男說:『我們出外吃晚飯吧!』

二人吃過晚飯後,他們便驅車返回旅館,而魁梧男就徒步走至距離旅館不遠的酒吧上網。因旅館的無線上網,是要收取額外費用的。

一個小時後,魁梧男返回房間,精致男經已躺下床呼呼入睡了。

經過了一天的長途駕駛,魁梧男也十分疲累。他梳洗後,更換上睡衣褲走出浴室。他留下浴室的燈光,以備作「逃生」的照明。

魁梧男隨之從外衣取出橄欖油,才走至床邊,戰戰競競地掀開一邊被子少許,然後把手中的橄欖油放入被窩,他才靜悄悄地躺下床。這時精致男正側身而睡,背向著他,教他稍為安慰。

這張床雖然比昨夜的床大得多,但沒有睡袋作「天然屏障」,二人大被同眠,萬一有人夜半春心蕩漾,就沒有「天險」可守,很容易就被長驅直進,直摀黃龍。

跟昨晚一樣,他們開始時又是背對背而睡。這時魁梧男腦海突然浮出奇想,倘使今夜他可以「平安」渡過,明天不妨叫精致男介紹他的胞妹也無妨。他就在甜蜜的幻想中進入了夢鄉。

凌晨時分,魁梧男被浴室馬桶的沖水聲所吵聲,他才發現自已雖然側身而睡,卻面向著精致男的床位。他馬上轉身,以背部向著精致男的睡位。精致男返回床上也側身躺下床,以背部向著魁梧男。他很快又再呼呼大睡,教魁梧男放下顧慮。

過了一會,該瓶分隔他們二人的橄欖油滾了在魁梧男的背部,使他感到甚為不舒服。他隨之伸手往自已的背部,企圖取起橄欖油。但他的手掌誤觸了精致男的背部和屁股數次後,才可取起橄欖油。

此刻他即時轉身,面向著精致男的背部,一來把橄欖油放好,二來提防自己弄醒了精致男,教他誤以為自己挑逗他。萬一他春情大發,自己也可以雙手反抗,不會被人從後襲擊。

這時他才發見精致男穿著一件無袖T恤,頸背竟然有一條淺綠色綁帶,他頓時大吃一驚,心想:此男原來有穿女服癖,可能他未返回房間時,精致男在床上穿上女性內衣褲來自慰。

他心感愕然一會,想到異性戀男性偷竊女性內衣褲就時有所聞,但有龍陽之好的男人,也會喜穿女性內衣褲嗎?

他在深沉的思索中雖然無法找到答案,但卻教他回憶起精致男近兩天的言行。為何精致男對他心思思,還會介紹他胞妹給他認識?為何他的說話聲線「娘娘腔」,性格也全無男兒質?為何他昨夜會偷竊橄欖油來自慰?為何他似是要知道他是否跟茱莉孽藕斷絲連?

混亂的思緒在他腦海翻滾了一會後,魁梧男才回憶起租房時,女接待員問精致男取証件,精致男就叫他出去取行李箱。這些偏遠地區,居民十分保守,怎會安排兩個男人睡在同一張床?女接待員是看到精致男的証件,從而知道他是女生。她又見精致男著他出外取行李箱,就誤以為他們是伴侶。致使女接待員就毫無疑問地分配只有一張雙人床的房間。

疑惑的思緒,教魁梧男靜悄悄地伸出手臂,經過精致男的上臂,一隻探索的手掌就於精致男的胸脯處徘徊。雖然那兒只有輕微「起伏」,但只有T恤覆蓋的胸部,也教魁梧男略知內裡乾坤。

探求的手掌移往精致男的腹部時,精致男突然伸手撥開魁梧男的手,他跟著轉身,臉向著魁梧男,以有點兒憤怒的語氣說:『你不要再搞我,睡吧!』

魁梧男頓感愕然!精致男不願意被他「搞」?他應該求之不得才是。

他躊躇了片刻,才輕聲問精致男:『你是不是一名女人?

精致男待了一會,她才以不耐煩的語氣回答:『是呀!那你可以安心睡吧!』

此時位於他們之間的橄欖油滾了過精致男的腹部,精致男便把它取起,放了在床頭他們二人的枕頭之間。

魁梧男沒有取回該瓶橄欖油,他只是在靜待精致男再度入睡。

當輕微鼻鼾聲傳出後,魁梧男才敢再度伸出「探險」的手掌。手掌在一處陰部摸索,直至他「驗證」了「真身」之後,便移至精致男的背部休眠。

過了一會,甜睡的臉龐移至入夢了的寬濶胸膛,而放於她背後的手掌,便順勢放於她的肩背。


清晨時分,精致男正側身而睡,背向著魁梧男。她被自己兩腿之間、敲擊著陰戶的移動「硬物」所弄醒。正欲轉身的她,才發現上半身被一隻手臂緊摟著和撫愛著,致使她沒法子動彈。

她跟著氣憤地開腔:『你不要亂來呀!……你不懼怕我嗎?……你不是只鍾情自慰,不享受撫慰嗎?……你不是……?』

魁梧男沒有回答,他伸手輕按著她的嘴巴,制止她繼續發出無聊的問題。

猶如食人花包裹著獵物一樣,精致男在魁梧男的懷裡,已經沒法子逃走。她背部和臀部被魁梧男的胸膛和下體緊貼著,胸部和腹部就被魁梧男緊迫地搓揉著。「食人花」似是在吸食她的身體精華,要把她溶化入自已的軀體來滋補。

緊摟而貪婪的撫愛教她逐漸地進入昨夜自慰的夢境。她只欲被他摟抱著,未有與他性交的意慾。以致魁梧男的純粹撫摟,並沒有教她喊叫和反抗。她就任由魁梧男肆意地擠摸和撫弄。

直至她伸手往自己背後,撫慰他的軀體,她的手掌才發現魁梧男的身體是一絲不掛的。

巧手於壯軀撫愛一會後,魁梧男才作要求:『我想除去妳的衫褲。』

精致男立即回以果斷的言詞:『不可以。』

魁梧男再作解釋:『我是指T恤和外褲而已。』

精致男沒有再回答。她在享受了愛撫一會才說:『你讓我坐起來吧!』


魁梧男便鬆開他的手臂,讓精致男重獲自由。精致男便坐起身來,除去她的T恤和外褲。她跟著立即伏下床上,以床褥來遮掩她的胸脯。


淺綠色的纖巧綁帶內衣褲,比裸體更為誘惑,教魁梧男急不及待,伸手撫愛她的背肌和臀部。她就閉上眼睛,感受著溫柔的暖意。

害羞的心理逐漸被肌背的按摩所緩和,致使魁梧男以雙手轉動她的胴體時,她也順應他的手勢,給予適當的配合。


兩顆近乎赤裸的肉體隨之面對面側身躺著,此時精致男對魁梧男說:『這是我除衫的底線,你不可再作要求。』

魁梧男點頭,他跟著把精致男摟在懷裡,二人跟著互相磨擦著對方的身軀。精致男的害羞手掌只徘徊在魁梧男的背部,而魁梧男的手掌就在搓揉精致男的臀部。精致男已閉上雙目,這時魁梧男可以輕易地脫去他手掌揉摸著的綁帶內褲,但他不願意違背他對她的承諾。

不斷的愛撫教精致男本能地翹起臉部,這一輕微動作就惹來親熱的嘴唇,慰藉著她的頸咽,教她的雙手開始動情。

濕潤的勤奮嘴巴,終於得到了回報。魁梧男的堅挺陽具,不再需要漫無目的地亂撞纖細的內褲和腹部。十隻巧指開始輪流玩弄著他,消耗著他熾熱的能量。

過了一會,脹紅了的龜頭吐出透明的滑液沾上了巧指,教巧指與陽具更為靈活地溝通。這時兩張臉頰開始互相磨擦著,就在雙方也沒有意識的思緒下,兩張嘴唇便結合在一起。

唾涎隨著舌尖被送進對方的口腔,徐徐地感動著十隻鍥而不捨的巧指。寂莫而孤獨的陰囊,開始受到巧指的關顧,教內裡的兩顆仙核也感到親切的安慰。

熱烘烘的軀體,再不能滿足她還未被完全包圍。魁梧男突然把她推至平臥床上,精致的身軀,隨之被魁梧的軀體壓著。兩隻堅壯的手臂,伸至她的背後,把她緊緊地摟抱著。唯一使他們的下體沒法緊貼的,是他堅硬的陽具被她的雙手握緊著。她是沒有意識地保護著自己陰部的門戶,以免她受到衝擊。

魁梧男稍為滿足了強烈的擠壓後,他的手臂從她背後伸出。他繼而以手臂撐起上半身,二人的嘴口再度緊黏在一起。這時剛烈的陽具更容易受著五指的追捧,而嫩滑的陰囊也被另外五指輕鬆地戲弄。十隻巧指教不屈的陽具龜頭沒法自制,不斷吐出潤液。

上下一心的親切溝通徘徊了一會後,魁梧男發出了輕語:『我可否吻妳的胸部?』

慾仙慾死地面容,沒有回答如此愚笨的問題,她只是微微地點頭。


猶如「荷包蛋」的胸脯,雖然沒有「深谷」和「峻峰」,但也被一顆火熱嘴巴所鍾愛,陶醉和忘我地品嚐「荷包蛋」的鮮味。

盡情地享受的臉頰和嘴口,在兩個「荷包蛋」之間游來躍去,教兩顆含羞的乳頭,靜悄悄地彈出,隱藏於小片布匹之下,分享著柔順的撫慰。她們並不知道,似是迷茫的嘴臉,被她們的柔中帶剛弄得更為如癡如醉。

兩隻嬌柔的小手在撫摸著雄渾的背肌,和抓弄著擺動著的頭顱,教飽受煎煞的陽具得到喘息的機會。

沉溺在「荷包蛋」的嘴巴和臉頰,似是忘記了「正餐」,教被遺棄的熱唇漸漸地感到孤獨。兩隻正在慰撫紮實肩背的纖手,使力地把他推向被忽略了的嘴口,兩張嘴唇才再度重逢。然而,彈動的陰莖再沒有動彈的空間,十隻巧指再度把他握緊,挑戰著他無窮的精力,似是要榨取他內裡的精華。

魁梧男被在他下面的精致胴體弄至沸騰至頂點時,他那像是不會疲累、撐起上半身的雙臂,似是突然乏力。猶如飛機降落跑道時一樣,他的身軀隨之降下,壓著火熱的纖體。兩隻依然有力的手臂,馬上伸進她的背部,毫不吝嗇地把她摟緊著。

然而,精致男轉動她的頭顱少許,示意伏於她側旁的臉孔,她要他的嘴巴來慰藉。他也沒有怠慢,馬上撐起身體少許,然後把熱唇再度吸著她渴求的嘴口,教她得到期求的撫慰。兩張滾燙的嘴唇,卻更為激盪,誓要把對方的唾涎吸乾。

轉瞬間,她突然發出凌厲的床叫聲,暖熱的激流隨即從陽具噴發出來。乳白的瓊漿玉液隨之沾滿她的巧手和小腹。但她沒有就此罷休,繼續擠出脹紅龜頭的愛液。

兩顆身體逐漸降溫後,二人仰臥床上。精致男待了片刻便起床,她走進浴室洗手,跟著才取了一些紙巾,清潔自己腹部的玉液。

她從浴室出來,返回床上,以紙巾抹著漸漸軟化陽具的黏液。這時魁梧男已「奄奄一息」,她為他蓋好被子,然後側身而睡,面向著他的軀體,頭顱枕於他張開的上臂處。他就屈起前臂,以手掌按著她赤裸的背肩。微微入睡的胸脯,依然受到一隻柔掌的撫慰。

被窩之內,逐漸地變得平靜,柔掌也停止移動,但窩內卻維持著頗熱的溫度。精致男的纖巧內衣褲,僅足以遮蔽她的幽處,她跟裸體分別不大,兩顆赤條條的胴體,就在互相取暖。


日出之後,魁梧男醒過來,他赫然發見容光煥發的嫵媢坐於窗旁。

魁梧男坐起床後,以詫異的口吻對她說:『我現在才感到後悔。』

短髮的儀容向他微笑:『昨夜我只是幫你自凟,沒有污辱你。你現在後悔也不會太遲,還可以以處子之身另覓歸宿的。』

魁梧男笑了一下:『我是後悔前晚在雪地,沒有與妳共躱一個蠶繭。』

露出一邊肩膀的華服,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倘若前夜你跟我共用一個睡袋,你早就被我嚇到「未擦槍,已走火」了,哪裡還有「嬌情」來後悔?』

魁梧男即刻啞口無言,只是臉露尷尬的神情。他跟著站起來走去浴室梳洗。


吃過早餐之後,他們便驅車至一個小型機場,乘坐一架螺旋槳民航機到他倆原定目的地的機場。

螺旋槳航機進入穩定狀態後,精致男推起他們之間的座椅扶手,然後把頭顱倚於魁梧男的肩膀。

過了好一會,她才悄悄地開腔:『我們一起去作身體檢查,我才會與你溫存。這是保障大家的健康。你同意嗎?』

魁梧男隨之伸出手臂,跨過她的頸背,然後以手掌按著她的另一邊肩臂:『妳要求我這樣做,證明妳對我是認真的。』

精致男理解到,若果她只要求魁梧男去驗身,而她自己就可以「免疫」。就算魁梧男願意接受這項不公平的要求,她只會為往後的關係築起無法拆卸的圍牆。

航機於一個小時後降落大城市的國際機場,他們在前往認領寄艙行李的途中遇上空姐祝姑娘,他正跟一名男士擁抱。精致男和魁梧男於他們面前停下腳步。

空姐祝姑娘隨之向精致男和魁梧男介紹她身邊的男人:『他是我的未婚夫,名叫司馬相如。』

司馬相如跟著向魁梧男伸出手。兩人握手時,魁梧男對司馬相如說:『我叫梁山伯。』

梁山伯隨之轉向精致男少許,然後才作介紹:『她是我的未婚妻。我們在空中邂逅,箱中認識,雪中了解,床中表白。她名叫……』

此時梁山伯鬆開他握著司馬相如的手,而精致男就向司馬相如伸出柔手。

二人握手時,精致男向司馬相如說:『我名叫祝英台。我也是剛剛才知道我未婚夫的姓名。我與他只有兩夜情,一夜愛,僅表白,未深交。所以大家只認識對方的胴體,而不知對方的姓名。這是現代愛情故事。』

這時空姐祝姑娘馬上向祝英台說:『哪麼巧合呀!我也是姓祝,我叫祝文君。』

祝英台隨之回應:『我們這麼有緣,我跟山伯認領了行李後,不如一同吃午餐?』

祝文君點頭。她跟著問祝英台:『為何你要女扮男裝?』

祝英台沒有遲疑便回答:『月老報夢,叫我穿男服,習男俗,然後才坐飛機,就可以覓得乘龍快婿了。』

祝文君微笑起來:『我早就懷疑妳是女兒身了。』

祝英台露出好奇的眼神:『我天生平胸,你憑什麼知道我是外男內女呢?』

祝文君思索了一下:『憑藉女人的直覺吧!』

兩對情侶寒喧了一會便分手。司馬相如和祝文君望著牽手離去的背影,相如隨口問文君:『他們就是你跟我說,在航機上男男性騷擾的一對吧!為何梁山伯被女人上身也懵然不知?』

祝文君隨意地回答:『這可能永遠也是歷史奇情吧!』

他們四人在吃午餐時談笑風生。

午飯結束時,梁山伯爭著要付賬:『今餐由我請客。』

他跟著從外衣取出橄欖油,然後向祝文君說:『這瓶橄欖油,本是用來分隔我和祝英台的,但它卻由「防狼油」變成了「紅娘油」,教我開墾了英台的「真身」,所以我要感謝你這位紅娘!』


半年後,他們倆在一家沒有其他顧客的性商店閒逛。二人走至一處暗角,祝英台取起一些震蛋來觀看。

她在比較了數個不同款式的震蛋後,便拿著其中一個震蛋問梁山伯:『如果我買這個震蛋,你是否會妒忌?』

梁山伯隨之從祝英台手中取過震蛋。他跟著突然跪下,雙手舉起震蛋:『妳可否嫁給我?』

祝英台頓時被嚇至花容失色。她驚訝了一下,跟著以憤怒的語氣向梁山伯說:『男兒膝下有黃金,你怎可以隨便跪地,馬上站起來。』

梁山伯閱到祝英台的嚴厲神色,知道她真是生氣了,他就立即站起來。

祝英台跟著含羞地垂下頭,沒有作聲。梁山伯看著她,欲言又止。

片刻之後,絲絲柔語傳進山伯的耳孔:『男士向女生求婚,「戒指」是要由男方購買的。』

梁山伯頓時喜上眉梢,他隨之拖著默然無語的手掌,走至店舖的收銀處,然後取出錢包付款。

全文完。

男人自慰,卻妒忌女伴用震蛋。女人用震蛋,卻不滿男伴自凟。這是甚麼心態?相信心理學家也很難作出解釋。然而,十九世紀俄羅斯劇作家「契訶夫」的其中一句名言,或許是最為恰當的闡述。

「要求你所愛的人是純潔無瑕,這是自私自利的。自己沒有的,卻要求別人有。這不是愛情,而只是崇拜。人應該愛上跟自己相同的人。」

各位朋友,契訶夫告知我們,世上有不少人,視「愛情」為「崇拜」。

8 則留言:

  1. 唔怪得咁多飛機相啦

    自慰都好多學問,得你先寫到

    回覆刪除
  2. 原來如此,雪地上的花木蘭。

    回覆刪除
  3. 佛爺:

    果然之前講得出做得做呀,寫咗篇「自慰七大奇聞」出嚟。

    通常早餐都會係兩隻「荷包蛋」加一條香腸o架喎,魁梧男食咗精致男對「荷包蛋」,好應該分番條香腸畀人食吓吖。

    梁、祝兩人今次去完雪山探險,下次記得去埋巫山呀。

    回覆刪除
  4. 卡臣:

    「打飛機」的研究,多過天上的飛機。嘻嘻!

    回覆刪除
  5. 校長:

    這個花木蘭喺獵艷呀!嘻嘻!

    回覆刪除
  6. 世純:

    我早已想寫「自慰七大奇聞」,只是要構思個故仔來引入。

    下次寫……叫雙「大包」,送「珍寶腸」。嘻嘻!

    回覆刪除
  7. 無論男女都唔會鍾意另一半有自慰行為,因為咁係表示自己滿足唔到對方。

    回覆刪除
  8. Arm:

    你這個觀點都頗為合理。不過,可能仲有其他心理因素夾雜住。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