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11月14日星期四

【梁山伯與祝英台】(四)(雪地雙棲)


雪地雙棲

螺旋槳飛機被曙光照燿成金黃色,但金屬貨箱內的兩位男兒,卻處於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裡。二人屈坐在地板上,沒有再作聲,只是感到彷徨和無助。

飛機逐漸平穩後,精致男突然哭了起來。本來也是心煩意亂的魁梧男,頓時覺得自已是強者。

他待了片刻才開腔:『你哭甚麼呀?米已成炊了,哭來也沒有用。』

精致男沒有停止飲泣,但卻氣憤地罵魁梧男:『若果你不是搶奪橄欖油,我們就不會被趕下飛機。』

魁梧男立即反駁:『橄欖油是我的,你不要惡人先告狀喎!況且,我們罪不至被趕落機,只是茱莉孽對我懷恨在心,公報私仇而已。』

精致男沒有再作回應,哭泣聲也緩和了一點。

待了片刻,精致男突然揮拳打向魁梧男的胸口:『你這個臭男人,亂始棄終,留下糊塗帳。報應在你身上是應該的,但連累了我,簡直是冤枉。』

雖然魁梧男受了一拳,但力度微不足道,致使他沒有作聲。只是精致男的怒罵,教他念起與茱莉孽的一段舊情。

深沉的回憶,教他沒有留意飲泣聲逐漸地消失。此刻魁梧男突然意識到,他們是坐上了一架螺旋槳飛機,因起飛時的速度沒有噴射機般快速,而且引擎聲響也較低。他就估量這段飛行路程不會太遙遠。

正當他欲告知精致男這一發現時,他才發覺自已的肩膀被安睡的頭顱枕著。然而,這次他卻沒有把精致男推開,因吵醒了他,會更加麻煩。借肩膀出來給他用,反可以保持安靜。

無所事事,魁梧男拉下自己外衣的拉鍊,然後伸手入內袋,摸著那瓶從機艙飛出的橄欖油。他身處金屬貨箱,卻不其然地心繫航機上的空姐祝姑娘。

陶醉在如假似真的夢幻一會後,另一隻沒有意識的手掌,開始在「安撫」著沒法自制的陽具。此刻他只是感知道,肩膀枕著的是祝姑娘。

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飛行,螺旋槳運輸機逐漸下降。魁梧男的肩膀,制止了精致男的煩躁不安情緒,而祝姑娘的橄欖油,就慰藉了魁梧男的憂慮。

飛機降落後,金屬貨箱陸續被卸下機艙。喊叫聲和敲打貨箱的聲響驚動了搬貨的人員。

金屬貨箱被打開後,魁梧男和精致男馬上閉上雙目。幸好目的地是密雲的陰天,否則他們從全黑環境走出陽光雪地,會出現「雪盲」的徵狀。

魁梧男跟其他人解釋了「困況」後,兩人立即走進廁所。

他們二人走進了只有一個尿兜和一個廁格的簡陋男廁,魁梧男隨即向精致男說:『你用廁格吧!我不叫你,你不要出來,以免我吃虧。』

廁格馬桶和尿兜傳出「水擊」的響音後,二人便輪流在只有一個洗臉盤的廁所洗手。兩顆亮晶晶的眼睛,沒有望著他自己正在洗滌的雙手,而是投射於正在以草紙抹乾手的側影上。但被投射的魁梧側影並沒有為意,他只是在盤算如何離開這片雪地。

他們踏出了廁所,該架載他們來這片極地的螺旋槳飛機正在跑道加速。兩人便拖著行李箱,走進跟茅廁沒有分別的機場大樓。

查詢之下,魁梧男震驚地喊叫:『什麼?一星期後才有飛機來這裡補給物資?』

彷徨的心情,教二人走進了只有破檯爛椅、價錢卻猶如五星級酒店的機場餐廳,叫了兩份香腸煎雙蛋和咖啡來充飢。因極地什麼東西也依賴空運,所以樽裝水也價值不菲。

偏遠地區的生活,人們不能如大都會市民一樣莫不關心,互相無償的幫助是生存之道。他們從其他人的積極幫助中,知道了離開那裡的另一途徑。


果腹之後,他們從手提行李箱取出皮製手套和雪靴,然後穿上禦寒衣物,跟著走至出租雪上摩托車的舖子。

半小時後,魁梧男辦妥了租車的手續,一輛載著他們二人的雪上摩托車便向著茫茫雪海奔馳。倚於魁梧男背後的頭盔,教他放心沒有被「存心的觸碰」。但繞在他腰腹的雙臂,雖然有皮製手套等禦寒衣物隔著,也不時使他心情忐忑。因該兩隻手臂,不時似在「存心的移動」。


兩個多小時後,他們才遇到了一個只有一家餐廳的小鎮,餐廳也是東主一家人的住所。二人就在那兒吃著海豹肉,和飲啤酒來充飢兼禦寒。

他們在進食時,精致男向魁梧男說:『我從未駕過雪上摩托車,幸好你玩過,我們才可離開那兒。』

其實魁梧男從未駕過雪上摩托車,但他受到稱讚,心裡不禁沾沾自喜。他可以放下恐懼的心態,是因為他把摟於他背後的男兒,當作成祝姑娘。

吃過午膳後,他們在餐廳東主的指點下,確定了行駛路線,便繼續趕路。


兩人的雪上摩托車在接近一個較大的營地時,遇上一群雪上摩托車隊,教他們放心很多。

可惜的是,他們的行程延誤了,致使水上飛機早已離去。

二人的晚餐在一個簡陋的營地裡進食,這裡幾乎全是前往極地探險的過客。眾人在談著極地探險的心得,態度十分友善。

沒有娛樂設施的雪地,人們就在餐廳寒喧至就寢時間才離開。

他們兩人被帶至一間狹小和只有一張床的房間,營地東主問他們是什麼關係。精致男隨口回答:『兄弟。』

東主便回應:『兄弟就可睡在同一張床吧!』

魁梧男頓感愕然之際,東主便放下一支手槍在床上,然後嚴肅地向他們二人說:『萬一你們半夜內急,要走出去方便,記得帶備手槍,這裡是蠻荒世界,甚麼野生動物也會出沒的。』

東主離去後,魁梧男馬上氣憤地問精致男:『我們何以是兄弟?』

精致男回以微容:『我們可以即時上契的。』

魁梧男不敢再作聲,以免講多錯多。


兩個睡袋分別包裹著兩名入睡的男兒,床頭放著手槍,床中就放著一瓶橄欖油,這是魁梧男的「防狼符」,否則他睡不了。

魁梧男藉詞他自己怕黑,他們就沒有關燈而寢。

他們起初是背對背而睡,但二人先後轉身後,就變成面對面而眠。這時甦醒了的一位,悄悄地拉開睡袋的鍊子,然後取起橄欖油,跟著打開它的瓶蓋,竊取了少量油液,瓶子就被不動聲色地放回原位。

被關上了拉鍊的睡袋,雙手隨之放於下體,臉部就在感應另一男兒的呼吸,逐漸地躍進了不知塵世為何物的仙境。

過了好一會,意猶殆盡的軀體,再度拉開睡袋的鍊子。他坐起身來,躊躇了一下,才伸手輕拍枕邊人的臉頰。

矇矓張開的雙眼,看見持有手槍而有所要求的臉孔,失控地喊叫起來:『你不要亂來呀!就算你開槍打死我,我也不會就範的。』

叫喊的嘴口即時被一隻手掌按著,沒有再作聲的能力了。

待續……

12 則留言:

  1. 卡臣:

    無劍格呀!呢個故事喺講自己「磨劍」㗎。嘻嘻!

    回覆刪除
  2. 佛爺:

    「東主便放下一支手槍」,寓意係咪叫佢哋兩人唔好亂嚟,各自打手槍呢? :p

    最後一段你刻意唔寫出佢哋邊個打邊個,好似有D古惑咁喎。

    回覆刪除
  3. 唉,睇黎直終於都變孿!

    回覆刪除
  4. 世純:

    你嘅聯想力真高,手槍就諗到各自打槍。又睇到我最後刻意唔寫邊個打邊個,製造懸疑感。

    我喺聽個鬼婆講,她每年也要去北極玩一次。佢話夜晚走出營地小便,也要帶住支手槍,否則可能會無命。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佛爺:

      我估下集自有分曉呀,話唔定角色調換。

      帶埋手槍去小便,好嚴重咁喎,我估係用嚟防狼。咁究竟係北極嘅雪狼特別飢餓,定係當地嘅色狼特別性飢渴呢???

      刪除
  5. 校長:

    直佬唔會因為情感變咗孿人,除非另有企圖。

    回覆刪除
  6. 世純:

    哈哈!嗰啲咁嘅地方,唔喺講笑,雪狼多過人好多。人都唔多個,色狼就更加少。

    有一年春天,唔知發生乜嘢事,大量狼群向南移,迫近民居,要出動直昇機來射殺狼群,跟著用大貨車去搬死狼。原來嗰啲狼好大隻,長過一個人,要兩個大隻佬,至可以將一隻死狼拋上開斗大卡車。

    近北極地方,因為「冰凍土」,所以不能建公路。而冰河時期過後,留下大量湖泊,所以就依靠水上飛機來運輸,連機場都不用興建。

    你估得無錯,如無例外,下集是大結局。

    回覆刪除
  7. 哈哈,精致男根本就係一條女,唔知我估得啱唔啱呢?

    回覆刪除
  8. Arm:

    你好嘢!我只是以「男性代名詞」來描繪女生。你的觸覺非常敏銳。

    回覆刪除
  9. 哈哈,我仲估到姓祝嘅空姐其實係煙幕,作用係誤導觀眾以為佢會同男主角有發展!

    回覆刪除
  10. Arm:

    你估中哂,祝姑娘真喺煙幕,佢只喺一個配角。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