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9月5日星期四

自淫‧自慰‧自戀


自淫‧自慰‧自戀

滂沱大雨過後,天邊開始漸漸露出金黃色的夕光。黃昏的晚霞,反射在濕滑的路面上,猶如地上現出一條金龍。

香港九龍尖沙咀的一家五星級酒店,賓客陸續走進一家富麗的西餐廳。眾人只在寒暄,沒有麻雀耍樂,因為這是一頓自助晚宴。

晚上八時,司儀走上台,向眾賓客說:『各位來賓,請大家稍為口停手停,我們現在請溫神父出來,為大家主持祈禱。』

喧嘩之聲頓時四起:『有沒有搞鬼,我們食到中途才來感謝神恩?』

司儀待了一會,才再度開腔:『雖然我聽見粗言穢語之聲,但請大家稍安無燥。』

粗言穢語猶如演奏貝多芬第五交響曲般,再次震撼全場,但司儀依然態度從容。

「貝多芬第五交響曲」演奏完畢後,司儀才繼續說話:『各位尊貴的賓客,因剛才行雷閃電,豪雨疾風,我們擔心雷聲蓋過祈禱聲,所以確定雷公遠去,才為大家禱告。現在就請溫神父上場。請大家鼓掌!』

此時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士便步上台子,但只有少量掌聲。

司儀跟著再問:『為何你們不鼓掌?』

一句粗言穢語從檯子裡傳出後,一位中年衣著高貴的女士繼續說:『我們雙手沾滿雞油、蒜汁和麵包碎等,你教我們如何鼓掌呀?』

這時上台男士已經站在麥克風前,他即時開口說話:『各位天父的兒女,我們可以在這裡一起進食,全賴上主的恩賜,……』

此刻台下又有人「爆粗」(講粗言穢語),跟著再傳出喊叫聲:『我們有「做人情」(饋贈禮金)的。』

然而,神父仍然神態自若地說:『今夜我們這對新人,菇芳和志尚,是名符其實的貞潔男女。他倆雖然二十多歲,但從未拖過手,莫說接吻,更加沒有幹過違背上帝意旨的事,簡直是貞男節女。』

檯子中又再傳出「爆粗」(講粗言穢語)的語音,跟著是呼喊的聲音:『他們會否是一對同性戀者?』

溫神父沒有理會台下的言語,他繼續講話:『現在我們就一起舉杯,為這一對現代聖女貞德和當代聖人保羅祝福。』

祝酒聲過後,其中一張檯子,坐著一名一百零二歲的老翁,他隨之轉頭少許,詢問坐於他身邊的一位中年男士:『台上講話的那位甚麼瘟神,他看似比你年輕,為何好像是生於咸豐年代?』

中年男士微笑地回答老翁:『爺爺,他是溫神父,不是瘟神呀!』

爺爺呆了一會才再作回應:『爺爺生於宣統年間,老眼昏花,耳光不靈,但幼年時的記憶卻很清晰。剛才瘟神的說話內容,似是我童年時代,才聽我爺爺講過的。照我推測,瘟神可能已經有一百五十歲歲了。』

中年男士即時大笑起來。坐於他身旁的十歲小女孩跟著問他:『爸爸,你在笑什麼呀?』

男士便向女孩笑著解釋:『你曾祖父誤以為溫神父,是他祖父的朋友呀!』

溫神父講完一番道理後,全場又傳出「爆粗」(講粗言穢語)的聲音,以示支持和感謝。

溫神父見到盛情難卻,再向眾賓客說:『主會保佑你們,阿門!』

百歲老翁跟著問他孫兒:『為何婚宴猶如市集,頻頻傳出「爆粗」(講粗言穢語)的語音?』

孫子來不及回應,十歲女孩即刻搶先回答:『曾祖父,林老師事件之後,「爆粗」(講粗言穢語)已經是培育我們有正義感和高尚人格的行為呀!』

百歲老翁沉思了一會,隨之喃喃自語:『怪不得一百五十歲瘟神,呼籲現代人要守貞,卻對「爆粗」(講粗言穢語)視而不見,原來「爆粗」(講粗言穢語)是現今聖潔的象徵。』


婚宴結束時,新郎和新娘站於西餐廳出口送客。百歲老翁經過新郎身邊,轉身少許問新郎:『為何婚宴也採用自助餐形式舉行?』

新郎微笑地把食指垂直置放於自己的嘴前,然後輕聲地回答:『此乃天父的意旨,是不可告人的。』


曲終人散,新郎和新娘回到於酒店租住的房間。志尚先行進入浴室梳洗,菇芳就在梳妝台前卸下她的妝扮。

志尚梳洗完,他穿著睡衣褲從浴室走出,便躺下床上。菇芳隨之走進浴室梳洗。

菇芳梳洗完後,她更換一套性感內衣褲從浴室走出,此時志尚早已呼呼大睡,發出震耳的鼻鼾聲。菇芳見狀,便走至床邊躺下,沒有打算喚醒志尚。

夜半時分,菇芳轉身,她赫然發見床上只有她一人,而志尚的睡處,只剩下他的睡衣褲。

她坐起床,雙目四處搜索一下,發見浴室有異樣,便跳下床往浴室走去。

浴室門被輕輕打開後,探索的眼睛,頓時燃燒起來:『洞房花燭夜,床上有老婆你不搞,竟然站在浴缸攪拌自己條「咕咕仔」(陽具)?』

志尚待了片刻才氣喘地開腔:『老婆,你讓我「打完飛機」(手淫完)才再質問我,可以嗎?』

菇芳沒有遲疑便離開了浴室。


志尚完成了他的初夜「壯舉」後,走出浴室,驚愕地發見仰臥床上的人兒,全身赤裸地在手淫。然而,志尚只是沉默地觀賞,他沒有作聲。

直至床上的叫床聲浪停止,菇芳焚身如火的身軀逐漸降溫,志尚才走至床邊躺下,然後為菇芳蓋好被子。

這時菇芳轉身,背向著她的夫君,而志尚就側身向著菇芳的背脊,他默然不語。

待了好一會,志尚才開腔,他輕聲地於菇芳的耳旁細語:『老婆,原來我們是同道中人,怪不得天父會安排我們在一起,我們真是有夫妻相。』


一年多後,志尚出門公幹。他於香港機場準備入閘時,一絲熟悉的語音呼喚著他。他轉身就見著一位少婦抱著一名數個月大的嬰兒向他而來。

少婦在他面前停下腳步,然後問志尚:『這名嬰孩是否趣緻呀?』

志尚凝視了嬰兒一會,伸手撫摸嬰孩的臉孔,詫異的眼神發出了問號:『為何你的嬰兒長相非常像我?』

少婦垂頭片刻,才含羞地輕語:『你還記得嗎?我們婚後三朝回門那夜,我買了一盒避孕套給你,著你以後「打飛機」(手淫)也要用套,以方便清潔。』

志尚呆了一會才有反應:『我當時還稱讚你深明大義,原來你早有預謀,避孕套變成受孕袋。』

少婦隨之說:『我只是以你來「借種」,所以我確知自己有了身孕後,便提出跟你離婚。』

思索的目光從少婦的臉龐轉到了嬰兒的臉上:『我可否吻他的臉頰一下?』

不假思索的語音,即刻傳至志尚的耳孔:『當然可以!他是你的兒子啊!』

志尚吻過嬰孩後,他的視線返回少婦的臉蛋:『我從上海回來,可否帶同你的孩兒一起出來吃飯?』

少婦隨之點頭:『我們做不成夫妻,也可以是朋友,對嗎?』

志尚跟著轉身走進閘口,而少婦也轉身步向機場出口。他們二人沒有回頭望向對方的背影。


人類的性行為中。「自我淫蕩」是最為模糊的一項。究竟它是一項生活方式,還是一種性取向,或者,它只是純粹的自慰這麼簡單?直至今天,心理專家也沒法子對這種性行為達至共識。更大的疑問是,「自我淫蕩」是異性戀、同性戀、或是雙性戀呢?

另一關鍵要素是,人們在刺激自己的身體時,他們在想著什麼?幻想什麼?但有一項因素是要排除的,「自我淫蕩」不是「無性行為」。這才可令研究來得有意義。

一名「自我進化」心理學家,近日刊登了他對「自我淫蕩」的研究,解開了「自我淫蕩」的部份謎團,為鍾情這種性行為的男女,撇開了不少疑慮。

顯而易見,「自我淫蕩」不是單一層面如此簡單,它是一種「多面體」的行為,跟每個人的情慾、動機和個性等構成千絲萬縷的糾葛。

從字面上解釋,「自我淫蕩者」只是對自己的軀體感興趣。實際是有一部份人,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才會自己刺激自己的身體。而且,有一部份「自我淫蕩者」,是從自己或其他人的形象而「啟動」性行為。然而,「自我淫蕩者」越是「單純」,他或她,就只會為自己的軀殼而「啟動」,而不須要任何「外人」來作性幻想對象。

「自我淫蕩」並不是指自我讚賞、自我中心或自戀狂,它完全不是一種「性困擾」。「自我淫蕩」只是一種性實踐、性選擇和性取向。從廣泛的定義,「自我淫蕩」可以歸類為「自戀」,倘若這種行為包括「自我愛慕」。


從「自我淫蕩」延伸出來的「與鏡中人性愛」,此項性行為的刺激性,也可以被稱之為「伴侶性愛」。選擇「自己」作為性歡的對象,這完全不需要「他人」的存在。「與鏡中人性愛」發展羅曼蒂克的戀情和性愛,「自己」就是「他人」,也就是自己的「性愛對象」。

「與鏡中人性愛」就可以解作為「客觀地看待自己」,「現實」和「幻想」也就融合在一起,無分彼此。或許,「性幻想」已經是沒有需要了。而且,「與鏡中人性愛」,他或她,也不會因為沒有性伴侶而產生挫折感。

「自我淫蕩」也可被延伸為「自我羅曼蒂克」,若果一個人對自己的「自我」(Self)有著強烈的愛戀。他或她,強烈地依附著「自我」(Self),於長時期裡依靠刺激自己的身體而頻頻產生高潮,慢慢就會成為他們一生羅曼蒂克的關係。而這一種關係,是不會恐懼被「他人」所厭倦和遺棄的。

自慰很少會被認為是一種「自戀」,它不是一種建築於羅曼蒂克性愛所產生的高潮,而只是「釋放」內在「張力」的一種方式。自慰只可以在非常有限的定義裡,看作成「自我淫蕩」。

另外,「自我淫蕩者」的性歡是從「自慰」而來,但「非自我淫蕩者」,他們的自慰次數可能多過「自我淫蕩者」。而且,「非自我淫蕩者」,他們會在與性伴侶交合裡,獲得更大的「性滿足」。然而,這並不意味著「非自我淫蕩者」可以從性伴侶那兒得到更大的「性刺激」。因為每個人對自己的身體是最敏感和最為合拍的,知道自己那兒最易受到刺激,那部份最容易被撫摸所挑逗,這是任何「外人」沒法子準確得知的。況且,自慰也不需要顧慮「他人」的反應和感受,而只須要自己盡情地享樂。

一項可以十分穩妥的假設是:只有少部份的自慰者是「自我淫蕩者」,大部份的自慰行為,也是有性幻想對象、圖像或視頻的。

「自我淫蕩」也不一定是產生自「內在傾向」,有一部份「自我淫蕩者」是環境所迫使,他們沒法子找到合適的性伴侶,或害怕感染性病而不敢亂搞男女關係等,也促成這些人士變成「自我淫蕩者」。

一些女性「自我淫蕩者」在「自我淫蕩」的支援網誌留言,她們揚言自己是異性戀者,但要她們跟男性做愛,她們會感到精神極度困擾。她們只是享受以自慰來解決性慾而已。這是否反映一些「自我淫蕩者」是與生俱來的呢?

社會上大部份人也選擇「有伴侶」的性關係,因為「伴侶性關係」有著更深層次的情緒依偎。「自我淫蕩」這種離經背道的性行為,被社會所侷限和做成不安。其實它是一種正常和自然的性需要,是無須要感到羞愧的。

無論「自我淫蕩者」是出於以自慰來釋放內部張力,或是一種個人選擇,或是與生俱來的性傾向,對「自我」(Self)的愛戀,是健康和最穩妥的性行為與生活模式。

後記:有一點個人見解佛爺想提出,「精神分析學」認為,人的靈魂是「雌雄同體」的,而每個人「潛意識」裡的另一性別,也就是「他」或「她」伴侶的影子。到目前為止,「自我淫蕩者」也認定自己是異性戀者,這是否印證了「精神分析學」裡「雌雄同體」的觀點呢?

14 則留言:

  1. 勁喎

    回歸後第一篇夠哂勁

    有政治時事又有資料性
    一石二鳥,好嘢

    回覆刪除
  2. 卡臣:

    我未曾回歸,只是暫時浮上水面,我仲潛緊水.嘻嘻!

    回覆刪除
  3. 校長:

    我覺得任何講及「自我」(Self)的內容,也是很難理解的.這篇文章在八月頭刊登,我第一次看時,誤以為是講自慰,因我從未聽過「自我淫蕩」這種性事.

    我經過多次翻閱,在把它精簡地寫出來時,也覺頗為困難.若果你頭一次看,真是會覺得莫名其妙.

    因我希望可以把原文的意思原汁原味地道出,所以沒有加上我自己的觀點.現在我把我自己的理解講出來,與你交流一下心得.

    我對「自我淫蕩」的理解如下:

    ‧ 「自我淫蕩」存在於每個人的靈魂裡,它跟同性戀傾向一樣,只是多或少的問題.

    ‧ 「自我淫蕩」跟自戀不同.自戀是愛上自己的「自我」(Self),而「自我淫蕩」是戀上自己「鏡子中」的「自我」(Self).這個「自我」(Self)有著離開自己身體的形態.他或她,有著「他人」的意味.

    ‧ 「自我淫蕩」跟自慰不同.自慰的慾望對象是「他人」,而「自我淫蕩」的慾念對象主要是「鏡子中」的「自我」(Self).

    回覆刪除
  4. 佛爺:

    「孤芳自賞」,男女主角個名改得好吖。男女都鍾意食自己,男嘅叫「孤芳志衛」,女嘅叫「菇芳自嘗」。

    呢個「自我淫蕩」嘅理論好深呀,我理解係先幻想「自己嘅靈魂」離開「自己嘅驅體」,之後「自己嘅靈魂」透過自慰嘅方式,同「自己嘅驅體」做愛。

    回覆刪除
  5. 世純:

    我用「孤芳自賞」都比你諗到,好嘢!不過你嘅「孤芳志衛」和「菇芳自嘗」仲好,兼而喺複姓。

    你寫出「 自我淫蕩」的理解,比我寫嘅仲清晰。我暫時也認為這種心態是如你所述的。

    回覆刪除
  6. 哈哈,我鍾意玩食字,所以睇完主角個名,就諗到你用意喇。

    至於「自我淫蕩」,我之前從未聽過呢個名詞,只係反複睇你所寫嘅解說,而有咁嘅想法咋,所以寫出嚟請教你囉。

    回覆刪除
  7. 其實男人最厲害的性器官係腦...咁「自我淫蕩」是異性戀、同性戀、或是雙性戀呢?就要睇下當時個腦諗緊乜, 用乜嘢影像先可以令到有性刺激.

    回覆刪除
  8. 世純:

    我對「自我淫蕩」的認識也是模糊不清,有待將來更多的研究,才可較為清晰地明瞭.你的見解也給了我裨益.

    回覆刪除
  9. 30 Something:

    自己戀上自己,會否是同性戀呢?這是專家提出的疑問.然而,根據一些講述「自我淫蕩」網頁的留言,無論是離婚、或從來未曾結過婚的「自我淫蕩者」,他或她,都認定自己是異性戀者.但這個「表白」要有待將來科學研究去證實.

    回覆刪除
  10. 嘩,篇o野咁長o既。
    好彩我習慣o左右手滑鼠,左手.....善用時間嘛。

    回覆刪除
  11. 嚴嶺鋒:

    咁,你真是有一對勤勞的雙手啊!嘻嘻!

    回覆刪除
  12. 自我淫蕩就唔知嘞,不過我知好多男人就算結咗婚都會自慰,因為生理上嘅快感會比做愛更強烈囉!

    回覆刪除
  13. Arm:

    其實道理好簡單,自己知自己事呀嘛!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