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6月7日星期五

傲慢與偏見(八)可吮的港女


傲慢與偏見(八)可吮的港女

木門和鐵門被關上一會後,達西走至沙發椅坐下,兩隻手肘放於膝部,雙手掩著垂下的臉孔,他對自己剛才的失控感到詫異。畢竟整個雨夜他與伊莉莎白在房內,他也可以控制自己的行為,卻在這個早上做了「出位」的事情。

伊莉莎白走回她的睡房後,憤然地把達西更換出來的、放於床舖的睡袍等拋至書桌上,然後躺下床上,大被蓋過頭。她氣憤達西竟然公開地強吻她。

過了好一會,達西取起電視機的遙控器,關閉了電視。他隨之走至伊莉莎白的房門敲打:『妳可否開門讓我進來向妳道歉?』

房間裡並沒有傳出任何聲音,達西重覆了他的說話數遍後,怒吼才從房內傳出:『你馬上離開這裡,我以後也不想再見到你。』

達西再作要求,但房內只是一片靜寂,沒有任何回音。達西在客廳徘徊了一回,決定離開住宅。

中午過後,伊莉莎白獨自在一個商場閒逛,她心情是頗為忐忑不安的,憂慮著達西會去了與他家人的茶聚。

她在胡思亂想時,手提電話突然響起了鈴聲。伊莉莎白接聽了電話,她只講了數句便掛線了。

她跟著再撥打電話。電話接通後,她以憤然之聲向對方說:『你搞什麼鬼呀?安娜留言你又不回覆,她以為你跟賓利在一起,原來賓利也不知你去了那裡。你玩「失蹤」嗎?立即打電話給安娜吧!』

達西隨之回應:『我想見一下妳!』

達西沒有聽到任何回聲,電話就掛斷了線。痛罵了達西的伊莉莎白,心情頓時舒暢下來。安娜尋找她哥哥的電話,助長了伊莉莎白訓斥達西的氣焰,因她知道達西沒有赴卡羅琳在場的家庭茶聚。


晚上時分,伊莉莎白與她的一位生意客戶夏洛蒂一起吃晚飯。夏洛蒂是一位單身母親,她帶同一名五歲兒子一起赴會。

夏洛蒂性格強悍,自我中心,她兒子出世後,丈夫已經對她的脾性忍無可忍,跟她離婚。她雙親皆為專業人士,出身中上階層。致使她在父母支持下,開設了一家女性服裝店。伊莉莎白知道她背後有著一定的財力和人脈網絡,便與她建立了私人關係。

晚飯至中段,夏洛蒂隨口跟伊莉莎白說:『我想買一部新的平板電腦給兒子,但市面上的平板電腦五花八門,我也不知買那一種才是?』

伊莉莎白頓露詫異的神色:『你弟弟不是電腦工程師嗎?為何你不問一下他的意見?』

夏洛蒂面有難色地回答:『他自視太高,以為我什麼電腦問題也要依靠他。……』

伊莉莎白立即了解到夏洛蒂的心理包袱。她思索了一下才回應:『我不熟識電腦,但我可以幫你問一下朋友,怎麼樣?』

夏洛蒂:『沒有問題。』

伊莉莎白隨之從手袋取出手提電話。電話接通後,她向對方說:『我跟朋友一同吃著晚飯,她欲買一部平板電腦給她的兒子,你有什麼好介紹?』

雖然達西正在家裡跟他父母一起吃晚飯,但他不敢怠慢,這是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他即時回答伊莉莎白的提問,再也顧不得食飯不專心會被母親痛責的後果。其實伊莉莎白只是作為一位中間人,傳遞夏洛蒂的疑問。

電話掛斷線一會後,伊莉莎白的智能電話便收到了達西傳送給她的產品訊息。她隨即把智能電話的螢光幕展示給夏洛蒂看。

夏洛蒂望著手機顯示屏一會後,對伊莉莎白說:『你過兩晚會拿一些貨品樣本給我看,可否叫你朋友幫我買一部電腦,順便帶來給我?我會付回款項給你。』

伊莉莎白馬上回答:『沒有問題。』

伊莉莎白著重夏洛蒂看了樣本後,她最緊要做到生意,如此小事,她是不會拒絕的。

晚飯過後,伊莉莎白在回家的路途上,她正在盤算著如何叫今早被她摑掌了的男兒買電腦之際,她的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對方跟她說:『我今晚可否見一下妳?向妳道歉!』

伊莉莎白遲疑了一下才回答:『過兩天吧!不過我要有條件的,就是……』

她放下電話後,喜出望外。有人自投羅網,好過要她去低聲下氣。

兩天後的傍晚,伊莉莎白和達西在一個商場的快餐店見面。

達西見到伊莉莎白,便向她說:『對不起!那朝早上,……』

他未曾講完第一句話,伊莉莎白就截斷了他的言語:『你不肚餓嗎?快去買晚餐吧!』

達西便把手中的平板電腦交給伊莉莎白,然後去買晚餐。他在排隊取餐時,突然意識到,伊人似乎饒恕了他。所以他無謂再提起「舊患」,以免講多錯多。

他拿著餐飲托盤走至伊莉莎白的檯子放下,他們隨之面對面而坐,伊莉莎白身旁的椅子就放著一個裝有內衣褲樣品的皮袋,而達西身邊就放有一部新買的平板電腦。

二人吃完晚餐後,他們便一起步往夏洛蒂位於商場裡的店舖。

他倆踏進夏洛蒂的舖子後,伊莉莎白便介紹兩位互相陌生的人給對方認識,但她卻沒有講出她與達西的關係。

致使夏洛蒂開口問伊莉莎白:『達西是否妳的男朋友?』

伊莉莎白靦腆地微笑點頭,但她沒有作聲。

夏洛蒂跟著笑言:『男朋友也不敢承認,現在是什麼年代?我離了婚也若無其事地告知任何人。』

伊莉莎白隨之著達西拿出平板電腦給夏洛蒂。夏洛蒂就把電腦的包裝拆開,然後問達西如何作設定。

達西作了簡單的講述後,夏洛蒂便把電腦放回盒子。她跟著從手袋取出一張禮券,遞給達西:『謝謝你幫我買了一部電腦!這是一張渡假酒店的禮券,是朋友送給我的,你跟女朋友去享受一晚吧!我每星期工作七天,每天工作十八小時,那有時間去消遣。』

達西正在遲疑著,他不知道應否收下此一厚禮。夏洛蒂是生意人,她雖然自傲,但卻知悉人情世故,不會叫達西白做的。況且,這張禮券只是借花敬佛而已!

伊莉莎白早已習慣此等自誇的「老闆腔」,她向達西說:『夏洛蒂日理萬機,實在沒有閒情逸緻去這些地方,為免浪費,你就收下這張禮券吧!』

達西從夏洛蒂手中取過禮券後,便向她道謝。伊莉莎白跟著叫達西往商場閒逛一會,因她要跟夏洛蒂介紹新品種的內衣褲。

大半小時後,伊莉莎白和達西在商場重逢,他們繼續在商場遊蕩。片刻之後,達西隨口問她:『妳今次是否做得成生意?』

伊莉莎白驕傲地回答:『當然做得成生意。先談私事,再講公事,無往而不利也!』

達西沉思了一下才再問:『我是否要把那張禮券交回給妳?』

伊莉莎白即時停下了腳步,然後把她手中拿著的、裝載內衣樣品的皮袋遞給達西:『你可否幫我拿著它?』

達西從伊莉莎白手中取過皮袋後,他們倆的腳步便再移動起來,達西也就忘記了他的問題。

伊莉莎白毫無生意理論,她只是在競爭激烈的商場裡,從失敗中汲取經驗,認知道一些銷售伎倆。

夏洛蒂問伊莉莎白,達西是否她的男朋友時,伊莉莎白臉露的害羞笑容,一直徘徊在達西的腦海中。

此時達西在有意無意中,戰戰兢兢地再度牽上伊人的手掌。雖然二人再沒有提及過「強吻」和摑掌的事,但柔軟的小手也沒有撇開畏懼的手掌,以致怯懼的手掌再度建立了自信。


他倆於商場內再逛了一會,正欲離開商場之際,迎面而來一對看似是母女關係的女人。達西向中年女人說了一聲「阿媽」後,「條件反射」的經驗告訴伊莉莎白,她在達西母親前是要被收藏的。伊莉莎白馬上欲鬆開牽著達西的手,但她的手掌並沒有能力逃出達西的「魔掌」。雖然伊莉莎白在不知不覺中,感染了達西恐懼他母親的病症,但她在夏洛蒂面前承認了她與達西的關係,卻教達西的「恐母症」得到初步的治療。

卡羅琳雙目凝視著伊莉莎白欲擺脫達西的手掌,而達西母親瑪嘉烈就問伊莉莎白的名字,她就故意不問伊莉莎白與達西是什麼關係。他們寒暄了數句,達西母親瑪嘉烈就跟卡羅琳揚長而去,形同她們只是在商場碰見一般朋友。卡羅琳的「陪出伴入」,教瑪嘉烈已經視她為未來媳婦了。

過了數天的週六下午,賓利、阿珍、卡羅琳、安娜、達西和伊莉莎白六人參加了一個在海灘舉辦的燒烤野火會。各人於沙灘上也更換了泳衣,隨了伊莉莎白穿著便服。


卡羅琳看準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她更換上一件白色的綁帶比基尼泳衣後,走至達西面前,笑容可掬地向他說:『我們一同落水暢游吧!』

這時賓利也走至,達西沒法子拒絕,眾人便一起下海游泳,只有伊莉莎白留在沙灘上。她凝神地望著達西和卡羅琳的背影,深感不安。卡羅琳這回是要跟她「明搶」,不再是放「暗箭」把達西塑造成同性戀者。

伊莉莎白坐在沙灘椅享受了一會兒心神恍惚的日光浴後,安娜從海中走回她身邊坐下,向她說:『數天前我媽媽問過我妳和我哥哥的事,我只是敷衍了她。為何你不阻止我哥哥與卡羅琳一同下海?』

伊莉莎白詫異地問:『我以什麼理由阻撓他們?』

安娜毫不猶地說:『女朋友囉!』

伊莉莎白以嚴肅的語調回應安娜:『女朋友身份就可以命令達西不可以跟她下海嗎?』

安娜義正詞嚴地對伊莉莎白說:『卡羅琳來勢洶洶,妳小心她在碧波中把我哥哥撞暈,到時妳也後悔莫及了。』

伊莉莎白未曾回應,一句男聲突然出現在她們之間:『海水十分冷,我還是上岸為佳。』

安娜即時說:『現在的溫度是攝氏三十多度,你也覺得凍。你是否發燒?』

達西隨之轉口:『海水非常熱,……』

他沒有講完他的藉口,安娜就哈哈大笑起來:『你浸了溫泉嗎?』

安娜笑完後,她對伊莉莎白說:『沙灘的溫泉適中,妳就留我哥哥在這兒陪伴妳吧!我要下海去浸忽冷忽熱的芬蘭浴了。』

安娜離去後,達西便蹲下來,向坐在沙灘椅的伊莉莎白說:『我們四處走一會吧!好過只是坐在這裡。』

卡羅琳在海濤中遙望著沙灘上牽著手的儷影,仍然心有不甘。原來達西藉詞上岸如廁,是要撇開她。伊莉莎白面對著學歷和學識也比她優越的卡羅琳,變得頗為自卑。她與達西的感情進展,就取決在達西的動向。

晚上的燒烤野火會,安娜裝瘋扮傻地截住了卡羅琳向達西獻的殷勤,她幾乎吃了大部份卡羅琳遞給達西的食物,使卡羅琳的「功力」徒勞無功。賓利和阿珍看透了安娜「傻戇」的動機,但他們二人也沒有作聲。畢竟,兩位情敵也是他們的妹妹。

晚上十時,安娜、達西和伊莉莎白回到河畔花園的家。他們打開大門時,嚇了一跳,達西和安娜的父母坐在客廳看電視。

大家互相介紹和打招呼後,母親瑪嘉烈向達西說:『我們是來帶你回家的。』

安娜立刻驚愕地說:『不是吧!哥哥現在還是十三歲嗎?』

父親隨之從沙發椅站起來,滿口牢騷地對妻子說:『我們走吧!今晚三個人等住我回去打通宵麻雀的。你不走,我自己先走。』

話畢,父親就走至門口。他打開木門,以憤怒的眼神望著妻子瑪嘉烈。兩夫妻幾乎要爆發口角之際,安娜便向母親說:『媽媽,你們回家吧!哥哥有我看管著,不會出事的。』

母親聽後,她依然在躊躇時,父親便打開鐵門。此時瑪嘉烈無可奈何,唯有站起來,走出了住宅。安娜把鐵門關上時,竟然不假思索地把橫鎖上鎖,然後關上木門。

她轉身望向達西和伊莉莎白時,氣憤地說:『分明是卡羅琳通風報信,否則父母怎可能知道我們會在這時一起回來。』

達西和伊莉莎白沒有回應安娜的怒語,安娜就返回她的房間。片刻之後,伊莉莎白也轉身走進她的睡房,而達西就坐下沙發椅看電視。

安娜很快便從房間出來,走入浴室洗澡。她梳洗完後,離開浴室一會,伊莉莎白隨之走入浴室沐浴。

浴室花灑的流水聲出現一會後,家中的電話鈴聲響起來,安娜從睡房走出客廳,怒氣地跟達西說:『為何你不接聽電話?』

哀求的眼神望著安娜:『你可否幫我接聽電話?』

安娜走至擺放電話的小桌子處,取起室內無線電話。她靜聽了一會才說:『我今晚會讓我的房間給哥哥睡,你放心吧!』

她放下電話後,隨之向達西說了聲「晚安!」便返回她的房間,然後把房門關上。安娜已經十分疲倦,她沒有精神跟她母親在言語中糾纏,唯有對母親的要求敷衍了事。

伊莉莎白沐浴完後,她返回房間,然後把房門虛掩。達西隨之關上電視機,然後走進伊莉莎白的睡房。無風無雨的炎熱晚上,達西沒有任何藉口留下。正在塗上護膚品的伊莉莎白,以為他進來向她道別,順應他「強勢母親」的意願,因她並不知道她在沐浴時,安娜跟她母親瑪嘉烈說她今夜再會「孔融讓床」。

怎料達西向她說:『你可否給我一些衣衫和大毛巾,我要去洗澡。』

伊莉莎白呆望了達西一會,才站起來去打開衣櫃,取出一件女裝睡袍……。


達西沐浴完出來後,他推開沒有上鎖的房門進入,然後把房門關上。

他坐於只有檯燈光線的書桌前,正欲開啟平板電腦時,側身躺於床上的、半入睡了的人兒,突然憤怒地向他的側影說:『關燈上床睡吧!你不疲倦嗎?』

達西躊躇了一下才把檯燈關掉,「強勢母親」的突然駕到,牽制了他的愛慾。他轉身走至床邊,被子便猶如蚌殼般自動打開。誠惶誠恐的身體躺下床舖後,「蚌殼」就隨之合上。側身而睡的伊人的柔臂和玉腿,隨即把仰臥而睡的男兒身軀鎖上。房間裡就只剩下冷氣機的聲音,兩顆疲累的軀體很快就呼呼大睡了。

夜半時分,伊莉莎白曾靜悄悄地往浴室更換衛生巾,但達西卻在熟睡中,致使他完全不知道伊莉莎白曾經起過床。

清晨時分兩人面對面側身而睡,倚傍在寬敞胸懷的甜睡臉孔甦醒過來,她於那裡移動了數遍,弄醒了熟睡的男兒,跨越她身體的手臂徐徐地把她緊摟著。猶如走進了蚌殼的蝦子慢慢被融化一樣,經過一夜在「蚌殼」內的逗留,達西的堅定意志逐漸被「蚌肉」所溶化和消耗。他以雙手把伊莉莎白的軀體抱上少許,使雙方的肩膀對齊。

大家在昏暗的房內四目相投了一會,含情的眼睛向他說:『你不要亂來。我只是不忍心你伏在書桌上睡眠,才讓你上床,我是沒有其他意圖的。』

達西輕聲地回應:『我知道妳昨天不下海的原因,我只是想與妳親親而已!』

熱量開始上升的臉孔,隨之貼上柔滑的臉蛋,漸漸地磨擦起來。柔順的臉龐被磨鍊了一會後,也開始活躍起來。達西的嘴巴不敢莽動,因他受過一巴掌的教訓。然而,兩張摩擦至熾熱的臉孔,又豈會是「壞經驗」所能制衡。在不知不覺中,纖纖玉唇再度被貪婪的嘴巴所吸吮著,跟上一次的「強吻」一樣,兩副沒有經驗的牙齒在互相碰撞和磨擦,他們沒有享受吮吸之樂,而只是在摸索著箇中竅門。

閉上雙目的伊莉莎白,欲拒還迎。然而,他們倆已經欲罷不能了。

「蚌殼」內的溫度失控地上升,教達西不能自主地拿著一隻柔軟的小手,以她的手掌按摩他膨脹起來的下體。嬌滴滴的手掌沒有抗拒他的指導,而是任由他的循循善誘。她慢慢地領悟到腫脹睡袍下包裹著的器官的渴求,致使「導航之手」離開嬌柔的手掌後,她仍然可以在他那話兒處撒嬌和放肆。

達西的手臂返回伊莉莎白的背脊後,他便可全心全意地摟抱著她,而他那動蕩不安的下體,已經得到親切的照顧,也就不愁寂寞了。兩顆穿著女裝睡袍的胴體,就在學習和鍛煉著如何表達情感。兩張愚笨的舌頭也逐漸地靈活起來,不會被對方無經驗的牙齒咬傷,雙方的垂涎也就緩緩地流進對方的口腔,作了親善的交流。

他們倆吸吮至須要歇息一會時,達西伸手往他自己的睡袍裙腳,然後掀起少許。他跟著意圖解開他的綁帶女裝內褲時,伊莉莎白試圖阻止他的行為,但她並不成功。

達西的女裝綁繩內褲被除下後,一隻強悍的手掌,企圖強迫一隻嬌柔小手拿著一條赤條條的「珍寶香腸」。兩隻手掌在糾纏一番後,反抗著的柔軟小手突然改變頑抗的意願,她拿起丟棄在兩人之間的女裝內褲,把纖細的布料包裹著挺身而出的「珍寶香腸」。五隻嬌巧的手指,才願意緊握著被小布包裹的「腸身」。強悍手臂也就返回伊莉莎白的背肌,二人再度摟吻起來。

靈活的手指慢慢地不再抗拒「肉腸」,她們懂得如何有節奏地抽動「肉棒」後,另一隻巧手也伸至肉棒下的赤裸裸仙囊,撫愛著那兒柔滑的嫩膚。十隻巧指逐漸地跟肉棒與仙囊建立了深厚的情誼,成了莫逆之交。

兩張火唇在吮吸得如火如荼之時,強勁的雙臂突然把嬌媚的胴體緊緊地摟抱著。伊莉莎白的呼吸幾乎停頓之際,輕輕的語音傳入她的耳朵:『妳立即握緊我那話兒吧!』

伊莉莎白的活躍巧手馬上緊握著蓄勢待發的堅挺仙棒,山洪暴發隨即而來。緊迫的玉手感受到猛烈的衝擊後,包裹著「珍寶香腸」的纖巧內褲徐徐地濕透了。

他們繼續吸吮了一會後,一直閉目的伊莉莎白才張開眼睛。兩雙含情的目光在凝視著對方一會後,含羞的身軀退入被窩少許,一對巧手以纖小內褲抹乾濕漉漉的肉棒。

從仙棒中溢出的黏液被綁繩內褲的小布所吸收後,柔情的臉孔隨之不斷在摩擦寬廣的胸肌。她沒有再爬出被窩,只是倚傍在她覓得安全感的胸膛。

遺留在綁帶纖細內褲的瓊漿玉液,漸漸地沾染上床舖,但愛潔癖纏身的伊莉莎白,沒有執著要抹去此等精品了。達西的手臂跟著放於伊莉莎白的背脊,他的手掌就撫愛著她腦後的秀髮,二人漸漸地再度進入夢鄉。經過一夜的醞釀,「蚌殼」之內就釀製了「乳白的黏性玉漿」,滋潤著他倆的感情。

這一夜雖然只有達西向伊莉莎白「獻身」,但卻是他們倆情慾發展的里程碑。「強勢母親」的突然現身,教伊莉莎白忐忑不安。而且,鍥而不捨的卡羅琳也使她感受到嚴重威脅。或許,昨夜在憤語中張開的「蚌殼」,正是伊莉莎白潛意識裡的恐懼感所驅使。

待續……

12 則留言:

  1. 今集有料到喎! 勁!

    下集就可x咩呢?

    回覆刪除
  2. 呵,由情而慾,合理,應該!

    回覆刪除
  3. 佛爺:

    「傲慢與偏見」原來有延續版「達西的難題」

    回覆刪除
  4. 佛爺:

    你今集實在令我諗得太多喇。 :o

    「一張渡假酒店的禮券」 <-- 實在係引人入性呀。 :p

    「不可以跟她下海嗎?」 <-- 「下海」一詞又令我亂諗嘢喇。 :o

    「卡羅琳來勢洶洶,妳小心她在碧波中把我哥哥撞暈」<-- 此情此景,「洶」字似係從「月」字部喎。另外,「碧」字是英文的「big」嗎?

    今次洗衣機每月例檢,所以用手洗,我諗下一集應該用番機洗喇啩。 :)

    回覆刪除
  5. 卡臣:

    下集是可淫的港女呀!嘻嘻!

    回覆刪除
  6. 校長:

    這個故事是漸進式下海呀!嘻嘻!

    回覆刪除
  7. Jessica Chan:

    傲慢與偏見原著裡,達西沒有一位強勢母親。但他的害羞,卻使伊莉莎白誤會他傲慢。

    原著中,賓利的妹妹卡羅琳,的確是跟伊莉莎白爭奪達西的。這段情節安排我是跟同原著的。

    回覆刪除
  8. 世純:

    「你今集實在令我諗得太多喇!」

    諗多D野係好事,可以幫助血液循環,唔洗果度缺氧。嘻嘻!


    「來勢胸胸」和「碧波」,我是在那些鹽花照片網站學回來的。但你講完後,我才想到「碧」有「BIG」之意。


    「今次洗衣機每月例檢,所以用手洗,我諗下一集應該用番機洗喇啩!」

    你呢句太過含蓄,我要睇多一次至意會到。不過咁,近代對「洗衫」的見解,已經唔再規範在「用洗衣機」,就算「用手」、「用口」,或者係「69」,都可以算做「洗衫」架喇!嘻嘻!

    回覆刪除
  9. 鹽花照片網站學回來的 <-- 看圖學字唔錯,但係看影片學字更有趣味呀。

    已經唔再規範在「用洗衣機」,就算「用手」、「用口」,或者係「69」,都可以算做「洗衫」架喇 <-- 仲有「用空」、「用腳」呢...:p

    回覆刪除
  10. 世純:

    我的鹽花情節,大部份都是將AV片寫番「劇本」,再加想像力就成故事.所以睇鹹片,是可以學到寫作的.嘻嘻!

    係喎!一時無諗過「胸」和「腳」添!下一集就寫「胸戰」.嘻嘻!

    回覆刪除
  11. 佛爺:

    我又諗起一隻漆油嘅類別,叫做「乳膠漆」。 :p

    回覆刪除
  12. 世純:

    哈哈!「乳膠漆」真是一個很貼切的譬如。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