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6月20日星期四

傲慢與偏見(十二)可喜的港女


傲慢與偏見(十二)可喜的港女

清晨時分,伊莉莎白伸手按停鬧鐘的響聲一會後,依然呼呼大睡的裸露胸肌,逐漸被一張陶醉臉孔連續的撫慰所喚醒。達西以手輕撫她腦後的秀髮,臉露歡慰的笑容,他以為伊人在懺悔數天前對他失去禮券的憤怒斥責。

數天以後週六的傍晚,達西和安娜的雙親已經去了渡假酒店逍遙自在。達西便到了安娜的家,他坐於沙發椅,拿出智能電話來上網。

片刻之後,房間的門打開,一位衣著亮麗的人兒從睡房走出來,教達西眼前一亮。

伊莉莎白在達西面前自轉了一圈,跟著以自信的臉孔問他:『我穿著這件露背衫裙是否好看?』

達西以為伊莉莎白剛巧又有飲宴,他稱讚完伊莉莎白後,才再問她:『安娜去了那裡?』

伊莉莎白隨意地回答:『她約了朋友吃晚飯。』

達西詫異地問:『什麼?她竟然約了朋友吃飯?』

伊莉莎白不忿地說:『她讓了我去蓮娜叔公的壽宴,莫非你要她在家裡坐嗎?』

伊莉莎白說完後,她隨之轉身返回房間繼續裝扮。達西思索了一會,他才隱約念起週三疲累的晚上,枕邊人嘮叨的說話。甚麼?兩兄妹代表雙親去壽宴,竟然變成了情侶組合?安娜都頗夠膽識,如此「出位」意念她也想得出。他們的親戚圈子裡,是沒有人認識伊莉莎白的。

雖然達西估量到他母親瑪嘉烈「渡假」回來後,一定會大發雷霆,但他已經無從改變眼前的現實了。

他們倆乘地鐵至酒樓。二人步出地鐵站後,伊莉莎白突然主動地牽絆達西的手。達西感到詫異之際,悠然語音傳進他的耳朵:『安娜叫我們一定要牽著手才可走進酒樓。』

親戚們早知的達西和安娜兩兄妹組合,卻沒有在酒樓出現。然而,今晚出現在大家眼前的,竟然不是他們意料的群組,已經非常突出。更為反常的是,宅男達西在全無先兆下,突然牽著女生出席蓮娜叔公的壽宴,就教親友更為刮目相看。況且,蓮娜跟伊莉莎白早有一面之緣,她就帶同伊莉莎白去親戚和朋友處寒暄,反而達西就跟數位男生取出智能電話,在互相觀摩對方手機的功能。致使伊莉莎白就成了今夜眾人的焦點。

娜蓮叔婆是一位口沫橫飛的風騷女人,她知道伊莉莎白是女性內衣褲的營業員後,竟然肆無忌憚地說她也要買情趣內衣來勾住她老公。女人的社交圈子猶如一連串鏈環,新人是較難融入的。但伊莉莎白得到蓮娜的帶領,加上她的營業員技巧,就使她很快便進入了這群女親戚的圈子。

飯席開始時,達西跟數位男生坐在一起,他要做到低調一點,所以沒有坐在伊莉莎白旁邊。但同檯有兩個依然沒有人入坐的座位,卻教他詫異地問蓮娜:『伊莉莎白不是跟你在一起嗎?她現在去了哪裡?』

蓮娜從容地回答:『你不用擔心,她與我母親在一起。』


過了一會,伊莉莎白手持著平板電腦,與蓮娜的母親露絲一起返回飯桌,她就坐了在蓮娜與露絲之間的座位。

達西母親的妹妹露絲,是一位中學教師。她談吐斯文,衣著端莊而保守。整頓晚飯她對坐於她身邊的伊莉莎白頗為關照,教達西也覺得詫異。

這晚眾人拍下的大量照片和視頻,達西很少跟伊莉莎白站立在一起。照片和視頻裡的伊莉莎白,似是蓮娜家人的親戚,並不像達西的女朋友。

宴會結束後,他們在回家的路途上,達西忍不住問伊莉莎白:『為何你跟我小姨露絲如此多話題?開席了妳們還未返回飯桌。』

伊莉莎白待了片刻才回答:『露絲想買一些情趣內衣,但她不欲張揚。她約了我明天吃午飯,著我順便拿一些樣辦給她看。』

達西驚愕地再問:『小姨露絲欲購買情趣內衣?』

伊莉莎白從容地回應:『她著我不要告知你母親。明天中午你自己找地方進食,她叫我不要帶你一同去餐廳。』

達西才放下愕然的眼神:『那麼我們下午才一起去逛街吧!』

他倆到了河畔花園的火車站,就站立在那裡等待與朋友晚飯後回來的安娜。這時伊莉莎白才再說:『露絲見到我送給她女兒蓮娜的情趣內衣,非常雀躍,她後悔自己年輕時沒有穿著過。………我準備送贈一件矯型內衣給她,讓她在女兒蓮娜的婚禮當日穿著。』

達西報以微笑面容,他心知伊莉莎白要在他母親親人的圈子植根,變成了圈中一份子。

安娜到達火車站後,他們三人便一起步行回家。達西走在前面,兩位女生就吱吱喳喳地走在後面。

達西聽到安娜隨意地跟伊莉莎白說:『今晚你在我們的親戚前談笑自若喎!』

伊莉莎白詫異地問:『你怎會知道的?』

安娜哈哈大笑起來:『我坐上地鐵時,用手機看「臉書」的照片和視頻,早已一清二楚了。』

此時達西才意識到,就算今夜沒有赴宴的親朋,也會認知道伊莉莎白的存在。

安娜並不知道她母親準備帶同卡羅琳參加蓮娜婚禮的事,但她沒法從母親那兒取回渡假酒店的禮券,她就想出了自己讓位給伊莉莎白去壽宴,以回應她母親的強硬態度。況且,她也要為自己沒法子從母親那裡奪回禮券的事,在她哥哥和伊莉莎白前挽回面子。

這頓壽宴結束後,達西才發覺自已非常愚蠢:為何他只會糾纏在一張渡假酒店的禮券上?安娜是局外人,她沒有受過伊莉莎白斥罵的壓力,而只懂得從女人的「天性」去思考和解決問題。男人經常認「第二」,所以到處「稱兄道弟」。女人就必定要認「第一」,無論如何也要做「阿姐」,最緊要爭「正統」。

安娜根本視渡假酒店一晚的歡愉是閒事,哪怕讓卡羅琳的計謀得逞?既然奪回渡假酒店禮券已經是「山窮水盡」,何不轉變一下策略?反而可以柳暗花明又一村,正是退一步海闊天空。世人的心態總是「先入為主」的,只要坐穩「正統」之位,卡羅琳任何伎倆也是徒然的。

這晚達西躺下床上,摟抱著熟睡了的伊莉莎白在胸懷時,才想到週三疲乏之夜,他在迷糊中應承了伊莉莎白,同意她接受安娜「讓位」的做法,朦朧中也竟然被「嘴吻」和「慰胸」,原來「英雌」所見略同,就是她們也視爭做「正印」為依歸。


數天後的晚上,安娜被母親召喚回家吃飯。晚飯開始時,達西一直表現沈靜,他心裡有數,知道正值暴風雨前夕。他們母親今夜要大開問罪之師。但安娜卻神色自若,談笑風生,因她毫無心理負擔。

母親瑪嘉烈講了一些渡假酒店的瑣事後,以十分自然的語氣問女兒安娜:『為何你無故讓位給那位女生去壽宴?』

安娜從容地回答:『我早已經約了朋友,怎可能突然赴宴?』

瑪嘉烈依然平靜:『你早跟我說,我有另一位人選可以代表我出席。』

安娜漫不經心地回應:『甚麼人出席飯宴只是小事,沒有人出席才是大件事,人家會以為我們不給予面子。』

瑪嘉烈開始氣憤:『但你竟然跟蓮娜說,那位女生會與你哥哥出席她的婚禮。』

安娜頓感愕然:『蓮娜的婚宴不是只有我們一家人嗎?誰跟她說哥哥會帶同女朋友出席的?』

瑪嘉烈即時爆出怒火:『你別以為我不知悉你詭計多端。』

安娜心心不忿地回應:『那晚我根本沒有赴宴,我怎會無故打電話告知蓮娜,說哥哥會帶同伊莉莎白出席她的婚禮呀?』

告知蓮娜母親露絲,達西會帶同女友出席她女兒婚宴的,正是瑪嘉烈。但蓮娜認識達西的女友,是在商場的巧遇。蓮娜就自然地以為達西的女友,毫無疑問就是伊莉莎白了,整件事件根本與安娜無關。可是,安娜自願讓位給伊莉莎白赴壽宴,她就沒法子為此事而脫身。

瑪嘉烈再度氣憤地說:『你別裝瘋賣傻,你有如此多計謀,就想一下如何解決你製造出來的困窘局面吧!』

安娜遲疑了一下,她跟著以筷子取一些菜放入口,才回復平靜的語調:『本是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瑪嘉烈更為憤怒:『現在是錯配鴛鴦,怎會是甚麼事也沒有發生?你想一下如何撥亂反正吧!』

安娜臉露莫名其妙的神色:『錯配了什麼呀?哥哥對我說,全部親朋也認識伊莉莎白了。過兩星期我們去到蓮娜的婚宴,根本不用再介紹她給親友認識。你要「正」什麼呀?』

這時瑪嘉烈才意識到,她準備帶同卡羅琳出席蓮娜的婚禮,其他人是全不知情的。她也並不知道達西在無意中,於蓮娜言談裡,猜測到她這一項構想。

父親跟著不耐煩地問妻子:『究竟有什麼不妥呀?兒子一腳踏兩船嗎?』

瑪嘉烈就沒有再追究壽宴和婚宴的事了,她在籌謀另一計劃。


數天後的週六晚上九時多,達西和伊莉莎白回到安娜的家時,安娜對她哥哥說:『阿媽叫你打電話回家給她。』

達西感到莫名其妙,為何母親不打電話至他的手機?他回覆電話給母親後,更覺奇怪,為何母親只是問了他一些無聊事情?

他坐下客廳的沙發椅,跟安娜一起看電視一會後,伊莉莎白從睡房出來,她準備走進浴室沐浴之際,門鈴聲突然響起。達西站起來走去開門。

鐵門和木門被關上後,卡羅琳從手袋取出一部平部電腦,然後向達西說:『你阿媽說她的平板電腦不時上不到網,著我拿來給你看一下。』

安娜、達西和伊莉莎白頓時意識到達西回覆母親的電話,是與卡羅琳的到來構成關係的。但伊莉莎白沒有作聲,她轉身走進了浴室洗澡。而卡羅琳和達西就走至沙發椅坐下。達西跟著檢查一部毫無故障的平板電腦。

過了一會,達西取起放在沙發椅側旁小桌子的室內無線電話。電話接通後,他向對方說:『阿媽,你的平板電腦無任何不妥當喎!』

一直坐於沙發椅的安娜,頓時意識到她母親指責她製造「困窘局面」的因由。雖然她沒法猜知蓮娜誤會了伊莉莎白是「正印」的原因,但她卻非常肯定,告知她小姨,達西會攜伴出席她女兒蓮娜婚禮的,正是她母親。

安娜因卡羅琳而無故被母親訓斥,「條件反射」的作用,教她對卡羅琳更為不滿。

達西放下電話一會兒後,浴室的門打開少許,伊莉莎白探頭出浴室門外:『達西,我不小心掉下內褲在浴室地上,你幫我在衣櫃裡最上的抽屜,取一條內褲給我。』

達西即時目瞪口呆,他未作任何回應,浴室門就被關上。

安娜隨之以催促的語調向達西說:『你發呆了做什麼呀!未曾見過女朋友的內褲嗎?快去取內褲吧!洗澡完全身赤裸,很容易染上感冒菌的。』

她說完後,以眼尾射向卡羅琳驚愕的臉孔一下,跟著伸手奪去她哥哥手中的平板電腦。

此時達西才站起來,走往伊莉莎白的房間。達西的確未曾打開過伊莉莎白裝載內衣褲的抽屜。

他走入伊莉莎白房間一會,取了一條內褲,然後走至浴室門處。他敲打門後,浴室門打開少許,達西遞上內褲時,伊莉莎白對他說:『我今晚不是穿這一種內褲呀!你去再找另一款式吧!』

達西無可奈何,唯有走回伊莉莎白的衣櫃再取另一條內褲。安娜洞悉到伊莉莎白不是在玩弄達西,而是要「明示」叫卡羅琳「住手」,不要再纏繞達西。她就在暗地裡注視著卡羅琳憤慨的臉色。

達西再取了另一條內褲交給伊莉莎白後,他便返回沙發椅坐下。

伊莉莎白穿上了睡袍從浴室出來,以傲慢的眼神瞄了卡羅琳一下,跟著走進了房間護膚。

卡羅琳見伊莉莎白已經更換上睡袍,她待了一會,嬌聲俏氣地問達西:『現在已經夜了,你可否送我回家?』

這是一個不可拒絕的要求。達西遲疑了一下才向她說:『請你待一會。』

他跟著站起來,走入沒有關上房門的伊莉莎白睡房。

坐於客廳沙發椅的安娜和卡羅琳,隨之聽到伊莉莎白對達西說:『你先把房門關上。』

伊莉莎白的房門被關閉後,卡羅琳就估計房內快將傳出女生咆哮的聲音,因這是她的期望。而安娜便估量她哥哥很快就會從房間走出來,然後打電話給賓利,著他來接他妹妹回家,因這也是她的期望。而且,安娜知道達西今晚不會再離開這一個住宅,他會在伊莉莎白的房間渡過這一夜。

然而,兩位女生的不同期望也落空了。房門再度打開時,更換上出街衣服的伊莉莎白首先踏出房間,她從容地對卡羅琳說:『我們送你回家吧!』

卡羅琳臉露驚訝之色,她料想不到伊莉莎白會在睡房更換回出街的衣褲,然後走出來,變成了達西的代言人。達西沒有回答她「可或否」的問題,竟然由伊莉莎白來代答。

蓮娜叔公的壽宴,不只是奠立了伊莉莎白在達西親友的地位,更教她覺得自己已經是「正印」,所以她以「我們」來闡明她與達西的關係。

永不言敗的卡羅琳,在他們三人走往港鐵站途中,與伊莉莎白一起,把達西夾在中間,迎面而來的臉孔,會以為達西是玩「一皇雙后」。

他們三人到達卡羅琳的家。卡羅琳踏進家門,她轉身含情地向達西說:『謝謝你送我回家啊!明天見!』

卡羅琳依然把伊莉莎白當作是隱形的。

卡羅琳的家門被關上後,達西和伊莉莎白隨之離開卡羅琳的家宅。他們二人一直保持沉默,沒有作任何交談。直至他們踏入地鐵站的月台,等待列車到來時,伊莉莎白才開腔:『她是有你母親撐腰,才會如此鍥而不捨。』

達西毫不遲疑地回應:『這點我也估到。』

伊莉莎白突然詫異地問:『為何她對你說「明天見」?』

達西臉露莫名其妙的神色:『明天我們會跟小姨露絲一家人中午飲茶,我根本沒有約過賓利,我怎會見到她?』

伊莉莎白雙目頓時瞪出:『甚麼?明天見!跟小姨一家人飲茶?』

她跟著若有發現地再說:『我今日中午於地鐵站見過你小姨露絲。我們分手時,她也向我說「明天見」喎!』

達西頓時愕然地問:『為何你會在地鐵站見露絲?』

伊莉莎白坦白地回答:『我交了一些情趣內衣褲和矯型內衣給她,但她不願你們任何人知道此事。你就當作不知道我見過她。』

達西的臉色回復了平順:『這點我明白。』

伊莉莎白以憂慮的語氣對達西說:『你母親明天可能準備帶同卡羅琳一起去飲茶。』

達西毫不猶豫地回應:『我也有這個顧慮。』

伊莉莎白再問:『哪麼你有什麼辦法應對?』

達西遲疑了一會,他凝視著伊莉莎白,躊躇著的嘴巴欲言又止,卻始終沒有開腔。此時列車到達月台,他們倆便走進車廂。

待續……

10 則留言:

  1. 今集叫可喜
    下集叫可賀啦

    回覆刪除
  2. 伊莉莎白已經攻陷咗達西親戚嘅心喇,win硬喇。

    其實點解達西嘅母親一定要個仔同卡羅琳一齊呢?另外,卡羅琳點解又會死咬住達西嘅?

    明天飲茶,一定舌戰連連喇。

    回覆刪除
  3. 卡臣:

    下集大結局,叫做可娶的港女.嘻嘻!

    回覆刪除
  4. 世純:

    你的疑問,我會在下集大結局的後記裡講出,所以唔可以答你住.

    回覆刪除
  5. 佛爺:

    咁我等睇埋大結局先再問你喇。 :)

    回覆刪除
  6. 世純:

    你問得好,點解會有人死鎖住某些東西不放?你有疑問,即係有思考過內容。

    回覆刪除
  7. Jessica Chan:

    卡羅琳要祈望奇蹟了.

    回覆刪除
  8. 唉,達西有靚女爭

    我想改名叫達東!

    回覆刪除
  9. 校長:

    「簡‧奧斯汀」在二百年前寫兩女爭一男的故事,可能當時是十分前衛的.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