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5月27日星期一

傲慢與偏見(五)可慮的港女


傲慢與偏見(五)可慮的港女

週日的下午至傍晚,阿珍打電話給她妹妹伊莉莎白數次,遊說她一起出來吃晚飯,但也遭到伊莉莎白拒絕。

賓利、阿珍、達西和卡羅琳一同在一家茶餐廳吃晚飯時,賓利的妹妹卡羅琳拿起餐牌,她隨之問達西想吃什麼。此刻阿珍從卡羅琳的神情和對達西的態度,她洞悉了卡羅琳心底的秘密。

一里通,百里明。阿珍幾乎已經可以預計到卡羅琳在此頓晚餐的行為,她看見達西身邊多了一位「未曾熟手的保母」。

他們四人在吃著主菜時,有著典型戇戇男生性格的賓利突然問阿珍:『為何伊莉莎白不跟我們一起吃晚餐?』

阿珍以鄙視的眼神瞄了賓利一眼,她跟著望向達西,似是以隨意的語調說:『她昨夜躺了一晚沙發椅,幾乎沒有睡過,她說依然感到疲累。』

達西愕然地問:『什麼?她昨晚睡沙發椅?』

阿珍隨之以不肖的目光回答達西:『她不是睡沙發椅,睡地板嗎?』

達西沒有再作聲,他跟著垂頭再進食,因他沒有想過伊莉莎白昨夜是如何渡過的。阿珍也只是為妹妹感到不忿,她沒有再度牽引伊莉莎白與達西的意欲了。只是戇戇賓利的愚蠢問題,才觸發她曲線地責怪達西。

週二的傍晚,熱帶氣旋逼近香港,天文台已經發出了三號強風訊號警告,估計在夜半會把熱帶氣旋警告級別提升至八號暴風訊號。達西父母著他往安娜住所檢查一下窗戶,以防曾經出現過的滲水情況。

驟雨和陣風的晚上,達西買了外賣飯盒到達安娜的家。他張開飯桌,跟著開啟電視機,然後獨個兒在進食。

閃電過後的雷聲,不時也覆蓋電視機的聲音,致使達西沒有留意鐵門被開啟的聲響。直至木門被打開,他才站起來,走至門口處,跟狼狽地進入的人兒關上鐵門和木門。

她只是冷漠地說了聲「謝謝」,便走至浴室放下濕淋淋的雨傘,然後走回飯桌,放下外賣的食物,跟著便進入睡房更衣。

伊莉莎白從房間走出來,打開外賣的食品,二人就望著電視機,在沉默中進食。這是名符其實的「同檯食飯,各自修行」。

達西先吃完晚飯,他把飯盒等拿往廚房拋掉後,再返回餐桌坐下,呆望著電視螢光幕。

電視出現過熱帶氣旋警告報導後,達西向伊莉莎白說:『我要檢查一下所有窗戶是否有滲漏。若果有,我有物料作修補。所以你吃完飯後,我要進入你房間查看一下。』

伊莉莎白沒有望向達西,她只是漫不經心地回應:『房間是我租住了的,你應該問,我「可否」進入你睡房檢查一下窗戶呀?』

達西凝視著她一會才作憤語:『倘若窗戶漏水,今晚是妳糟糕,與我有何相干?妳別太過份喎!』

伊莉莎白臉轉向達西,嘲諷地說:『你酒醉了可以進入我的房間,但我卻沒有權接聽你的手提電話。現在你是清醒的,我當然要你知道你我的分別了。』

達西頓時意識到伊莉莎白對兩天前的吵架還耿耿於懷,但他沒有向她道歉的意向,只是沒有再作聲。

伊莉莎白吃完她的晚飯後,把檯面的飯盒等拿去廚房棄置,達西便收拾檯椅。他隨之取出鑰匙,進入他妹妹安娜的房間,查看窗戶。

他從安娜的房間走出來,跟著檢查客廳、廚房和浴室的玻璃窗戶。這時伊莉莎白已經返回她的睡房,把房門關上。

達西走至伊莉莎白的房門前,他遲疑了一會,以手敲打房門,然後氣憤地喊叫:『查房呀!』

片刻之後,伊莉莎白才打開房門,怒氣沖沖地問達西:『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達西理直氣壯地回答:『雖然你租住了房間,但我有責任確保這個住宅單位不會滲漏。』

伊莉莎白跟著晦氣地回應:『查房也要等待一會呀!』

話畢,她便把房門關上,達西就吃了閉門羹。

達西坐回沙發椅看電視一會,伊莉莎白的房門便開啟。但卻不見人影,只傳出呼喊聲:『你馬上進來,我限你三分鐘之內完事。』

達西把伊莉莎白嘲弄成風塵女子,伊莉莎白就反諷達西是尋花問柳之徒,二人各不相讓。

達西進入了伊莉莎白的房間後,猶如有一位女上司,監管著他的工作。致使他離開伊莉莎白的房間後,心心不忿地向她說:『兩天前我睡過你的房間,倘使我有什麼行為不檢,我早已幹了。妳是否需要這樣監察著我呀?』

伊莉莎白義正詞嚴地回答:『我沒有判斷力的,只是按原則辦事。這是我的私人空間。』

達西未及回應,冷漠的房門就被關上了。

達西在客廳望出窗外,他見暴雨兼雷電交加,便坐下沙發椅看電視,希望待雨勢緩和一點才離去。

過了一小時,伊莉莎白從房間走出來,然後往浴室洗澡。她沐浴完後,踏出客廳,向達西說:『你妹妹安娜跟我講過,她這裡是不會有男生留下過夜的,你十一時前最好離開。』

話畢,她便返回房間,然後把房門關閉。

達西便站立起來,走至廚房收拾垃圾,以便拿出去棄置。他跟著往浴室取回自己的雨傘,隨之走去敲打伊莉莎白的房門。

伊莉莎白打開房門,達西向她說:『我回家去,妳把鐵門的橫鎖上鎖吧!』

伊莉莎白便跟隨達西走至住宅單位的大門,達西踏出門口後,她便把鐵門關上,然後鎖上橫鎖,才關閉木門。

她跟著走至客廳的沙發椅坐下,望著電視螢光幕。嘯嘯風聲教她反省自己是否做得過份?雖然達西對她語調強硬,但他在檢查她睡房的玻璃窗戶時,卻是非常細心的。

猶如催眠般的沉思被電話鈴聲所喚醒。她隨手拾起放在沙發椅旁小桌子的手提電話,來電顯示教她感到詫異!她毫不猶豫地按下接聽的圖鍵,跟對方談了數句後便放下電話。

她繼續在看電視,直至預料的門鈴聲響起,她才站起來走至大門處,然後打開木門。

聲音穿透鐵門傳進她的耳朵:『我遺留下手提電話。』

平淡的語音未結束,她的手已經放在鐵門的橫鎖上。

達西走入客廳,取起他自己的智能電話時,他背後傳來了訊息:『你的電話曾經響起了鈴聲。』

快速的手指在觸感螢幕上按動了數下,沒有抬頭的嘴巴在自言自語:『我不認識來電的人,可能是傳銷電話。』

她隨即說:『那是我姊姊的手提電話號碼,賓利找你,因他自己電話的電池用光了。』

達西便按下電話的顯示屏。電話接通後,他便向對方說:『阿珍,我是達西,我想找賓利。』

他談了一會後,就掛線放下電話,跟著凝視著伊莉莎白。伊莉莎白意識到達西知道她又再次接聽了他的手提電話,她準備跟他再度「火併」。

然而,達西躊躇了一會,他沒有作聲,跟著走向門口。伊莉莎白尾隨著他,以便把鐵門上鎖。

突然的巨響從伊莉莎白的房間傳出,二人被嚇至驚訝之餘,他們隨之走進伊莉莎白的房間查看。

達西仔細檢查了窗戶後,他向伊莉莎白說:『可能是有被強風吹起的物件撞擊過玻璃窗,幸好沒有任何損毀。』

達西踏出了伊莉莎白的房間後,他停下了腳步。遲疑了片刻,他才轉身,向伊莉莎白說:『我跟賓利講完電話後,跟著是你姊姊問我今晚是否可以在安娜房間躺一夜。我沒有給她肯定的答覆。』

伊莉莎白垂下頭,遲疑了一會才回答:『賓利不是叫你接他妹妹卡羅琳放工嗎?』

達西凝視著伊莉莎白低垂的面容,他沒有再作回應。徐徐被關上的房門,阻隔了他們倆的視線。達西走至門口,他打開木門後,才意識到沒有人把鐵門的橫鎖上鎖。

他轉身走回伊莉莎白的房門前,伸手敲打伊莉莎白的房門。突然的閃電和跟隨著隆隆巨響的連環雷電聲,遮蓋了他躊躇著的敲擊聲音。


清晨時分,天文台已經把熱帶氣旋警告級別提升至八號暴風訊號,絕大部份人也不用上班。伊莉莎白沐浴後從浴室走出來,她的雙目頓時聚焦在客飯廳的摺檯子。

她遲疑了一會才開腔:『你剛剛到來?』

達西:『我剛才出去買早餐。』

伊莉莎白詫異地問:『你昨夜不是去了接卡羅琳放工嗎?我聽見木門和鐵門被關上的聲響。』

達西:『我送了卡羅琳回家,便返回這裡。可能你已經熟睡,以致聽不見鐵門和木門開關的聲音。』

伊莉莎白見到餐桌放著兩份早餐,她走至桌子前再問達西:『你是否等待其他人到來?』

達西毫不遲疑地回答:『妳坐下吧!大家也肚餓了。』

伊莉莎白坐下後,達西伸手取起遙控器開啟電視機。二人一邊吃著早點,一邊討論著天氣,他們沒有再提起昨夜的恩怨了。伊莉莎白以為達西會為她昨夜再度接聽他電話的事而大興問罪之師,卻沒有出現。

上午十時,天文台把八號暴風訊號改成三號強風訊號。他們就一起出門上班。兩人在狂風暴雨中,並肩在同一雨傘下,步行了一段路途才到達港鐵車站。他們倆就在擁擠的地鐵車廂內分手。

達西臨落車前,向伊莉莎白說:『今晚的天氣仍然會非常惡劣,我來接妳放工,然後一起去吃晚飯,怎麼樣?』

沒有聲音的回答,只是微笑地輕輕點頭,教達西從容地離開地鐵的車廂。


大半年後,一個週末的晚上,伊莉莎白、卡羅琳、賓利和阿珍四人在一家餐廳吃晚飯。達西和他妹妹安娜在父母家吃飯,所以沒有跟他們在一起。

他們落單叫了晚餐後,賓利的手機響起了鈴聲。他接過電話後,便把電話遞給了伊莉莎白:『達西找你。』

伊莉莎白取過電話,她講了數句便掛線,然後把電話交回賓利。她跟著尷尬地對其他人說:『我接過賓利的電話才想起,自己把電話的鈴聲放了在靜音,以致達西找不到我。』

雖然大家繼續在閒聊和進食,但伊莉莎白開始感覺到卡羅琳的不滿眼神,不停地投射在她的臉龐上。

晚飯至尾聲,卡羅琳突然說:『我懷疑達西是一名同性戀者。』

眾人對卡羅琳的驚人言語目瞪口呆,因卡羅琳是一位見習護士,他們隨即洗耳恭聽。

卡羅琳再說:『根據佛洛伊德的見解,一位「強勢母親」,她的兒子就………』

卡羅琳講完一番理論後,阿珍臉向伊莉莎白:『你是否有如此感覺?』

伊莉莎白遲疑了一下,跟著微笑地回應:『我只是一名中學畢業生,不明白這些莫名其妙和不可理喻的理論見解啊!』


一個星期後的週六晚上,安娜、達西和伊莉莎白在河畔花園附近的粉麵店晚膳。他們坐了在其中一張擺放在行人路上的檯子。

晚飯至尾聲,安娜向他們二人說:『我走過隔鄰便利店買一些零食。』

伊莉莎白見著安娜的步伐踏進了毗鄰的便利店,她便以漫不經心的語調跟達西說:『我有朋友說,佛洛伊德話,一個有著「強勢母親」的男孩,他成長後就有可能變成同性戀者。而你就什麼事情也顧慮著母親對你的態度,………』

伊莉莎白講完了她的憂慮後,達西沉思了一會才開腔:『你的朋友是否卡羅琳?』

伊莉莎白頓時呆視著達西的面容,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達西隨之拿起帳單,叫侍者結賬。伊莉莎白跟著打開她的手袋,正欲取出錢包。達西伸手按著她的手背:『妳把手袋關上吧!』

達西付了晚飯錢後,他們二人便站起來,步至粥麵店側旁的便利店門外,等候安娜出來。

安娜步出便利店之時,伊莉莎白的手掌突然感到一陣暖意。安娜凝望著他們倆,臉露怪異的笑容:『你們終於「出櫃」了。』

達西微笑地回應:『我們又不是同性戀者,出什麼櫃呀?』

他們三人便步回河畔花園的住宅。伊莉莎白是驚喜交集的。雖然達西第一次拖著她的纖纖玉手,但卡羅琳的言之鑿鑿,卻教她沒法子放下陰霾。而且,她跟達西第一次大爭吵,也是由她接聽了他母親的電話而起的。

【註】「出櫃」的意思是指同性戀者,站出來公開承認自己的性傾向。

待續……

14 則留言:

  1. 過咗半年,伊莉莎白同埋達西終於一起lu :)

    以下幾段只係delete咗原文中嘅字,再將兩人嘅對話重組一吓,意思唔同晒喇,我改完之後都覺得自己好賤格,哈哈。 :p

    伊莉莎白臉轉向達西,嘲諷地說:『你酒醉了可以進入我,現在你是清醒的,我當然要你知道。』

    達西心心不忿地向她說:『兩天前我早已幹了妳』

    伊莉莎白沒有望向達西,她只是漫不經心地回應:『你應該問,我「可否」進入你檢查一下呀?』

    達西凝視著她一會才作憤語:『倘若漏水,今晚是妳糟糕,與我干?』

    片刻之後,伊莉莎白怒氣沖沖地問達西:『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電視出現過熱帶氣旋警告報導後,達西向伊莉莎白說:『我要檢查一下是否有滲漏。若果有,我有物料作修補。所以你吃完飯後,我要進入你查看一下。』

    伊莉莎白呼喊:『你馬上進來,我限你三分鐘之內完事。』

    回覆刪除
  2. 噢,三分鐘之內完事,樂嗎? XDDD

    回覆刪除
  3. 佛爺:

    「根據佛洛伊德說......」,說甚麼呀.

    回覆刪除
  4. 世純:

    哈哈!改得好抵死!認真夠絕!我看了好幾次。只刪除一些字或句,已經可以令人想入非非。嘻嘻!

    回覆刪除
  5. 校長:

    我聽一條雞蟲講,他有一次跟朋友去開工,朋友突然性急,佢地二人馬上走上一個雞竇。他坐在客廳等待,隨手拿起份報紙來睇。他都未曾看完報紙第一版,只是兩分鐘時間,朋友從房中走出,同佢講:『舒服哂!走得喇!』

    兩人就馬上離開雞竇,趕住去開工。雞蟲話:有冇搞錯?入房,除衫,上床,乜乜,落床,著衫,出房,全程只係兩分鐘。所以,三分鐘時間,肯定綽綽有餘!嘻嘻!

    回覆刪除
  6. 卡臣:

    我明白你的弦外之音。即係你最鍾意裙底春光。嘻嘻!

    回覆刪除
  7. Jessica Chan:

    我諗住省卻一些重覆的描寫,以免過於沉悶。料想不到令人誤解,所以我加上了寥寥數字作補充。我估應該是比較清晰了吧!

    卡羅琳利用她的學識,去恫嚇伊莉莎白,使伊莉莎白與達西在一起時,誠惶誠恐。但卻出了反效果,逼使內蘊的達西對二人的關係作出了表態。

    回覆刪除
  8. 佛爺︰

    你影了多張香港的照片,你最近一次幾時回過香港呀?

    回覆刪除
  9. 咖啡:

    我最近一次回港,是一年半前.我回港什麼東西也拍攝的,這是我的習性.

    回覆刪除
  10. 佛爺:

    全靠有滲漏、出水事件咋。

    本來諗住「加」字,但係失咗原著嘅味道,所以變咗剩係「刪」字囉。 :p

    回覆刪除
  11. 世純:

    咁你刪佐D字,「味道」更佳,無落鹽花,好難啃。嘻嘻!

    回覆刪除
  12. Jessica Chan:

    哈哈!我不是一架民航機,沒有固定航班的.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