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4月24日星期三

性格就是命運(七)冇影有形


性格就是命運(七)冇影有形

翌日晨曦,綺珊醒來,她立即開啟平板電腦來查看電郵。她以為銘冬會給她道謝電郵。可是,她的期望卻完全落空,銘冬沒有發過任何訊息給她。

她跟著才踏出房間,走進浴室梳洗。她就在催眠狀態中漱口。究竟發生什麼事?她昨天開罪了銘冬母親嗎?

她離開浴室時,雨萍踏出房間,詫異的眼神問她:『為何你比我還早起床?你不用上班的。』

綺珊隨口回答:『我睡不了。』

雨萍遲疑了一下:『你是否為昨夜我責怪哥哥的事而煩擾?』

綺珊呆了一下:『我……我只是睡眠時鐘未曾調節好而已。』

雨萍:『哦!那我還感到安樂一點,其實誰人沒有缺點呀?』

綺珊點頭:『你去梳洗吧!我們跟著出去吃早餐。』

雨萍隨之走進浴室。

雨萍梳洗完後,她們便踏出家門,走至慣常到的餐廳。

她們落單叫了兩份早餐後,雨萍便為她哥哥講好說話:『你只攜帶一個普通手袋,我就揹一隻名牌手袋,你有沒有想過何解?』

綺珊遲疑了一下才回答:『大家有不同的價值觀。』

雨萍:『除了個人品味,我需要一個名牌手袋來「裝身」,才覺得自己有價值,不會被俗世鄙視。但你不需要,至少你成長在一個受到尊重的家庭。』

綺珊詫異地回應:『我從來沒有看低你呀!』

雨萍從容地說:『這個我感覺得到,但我和哥哥卻需要這些「飾物」來增值,猶如內地富起來的人一樣,他們要躺臥名牌物品來清洗自己曾經貧困的心態。沒有名牌掛身,他們就覺得自己一文不值了。』

此刻早餐逐步放在檯面,她們開始進食。綺珊思索了一會,覺得雨萍的說話不無道理。她隨意地說:『遠古時代,人類已經戴上飾物,以物質來提升自己的地位和價值,這也是人類的天性,無可厚非。』

雨萍應聲地回答:『就是嘛!』

早餐至尾聲,綺珊的智能電話響起鈴聲,是傲青來電,他約綺珊中午一同進食。

雨萍飲下最後一口奶茶後,綺珊向她說:『你先走吧,我還想坐一會。』

雨萍的背影消失在綺珊的視線後,綺珊提起手提電話,欲藉詞問一下祥嬸的健康,試探她的語氣,以確知自己是否昨天得罪了祥嬸。然而,她躊躇了許久,也沒法子逃出傲青剛才來電的音影,教她放下電話,跟著結賬離開茶餐廳。她走至西區的海濱公園徘徊,偶爾停下腳步,感受與她內心相同的起伏海港波濤。


中午時分,綺珊步行至上環摩利臣街的一家餐廳。她坐下便立即叫了兩份午餐,傲青隨之到達。

綺珊凝望著傲青放下座椅的巨型精緻名牌相機袋,詫異地問:『你午膳後要趕著出外開工?』

傲青毫不遲疑地回答:『不是呀!我昨晚在銅鑼灣買了一套高性能單鏡反光數碼相機。』

話畢,傲青隨即打開高級相機袋,取出一部巨型單鏡反光相機。

他跟著以自豪的口吻對綺珊說:『這部相機有3,600萬像素,全片幅感光器,1/60秒高解像度視頻,………』

傲青的冗長描述和讚譽未曾結束,餐湯和麵包隨之放在檯面,暫停了傲青的輝煌介紹。侍者離開檯子後,傲青繼續他的熱誠陳述。

綺珊取起麵包來吃時,隨口問他:『整套器材買了多少錢?』

傲青沒有遲疑地回答:『非常超值,只是三萬多港元而已。』

綺珊頓時瞪起雙目:『你一個月前才買了跑車,現在無故買這套高檔攝影器材來幹什麼?』

傲青興奮地說:『我要為我妹妹的婚禮留下最美麗的回憶。』

綺珊臉露詫異的神色:『你未來妹夫已經聘請攝影師了。』

傲青:『我當然知道。我問過他聘請的攝影師,他的數碼相機只有2,400萬像素,而且是舊型號產品。』

綺珊立即意識到傲青要搶過安海的氣勢,隨之轉了話題:『放下相機,開始進食吧!』

傲青見著綺珊垂頭在飲湯,他才把相機放回防水相機背包。

他們進食了一會,綺珊抬頭問傲青:『你有沒有計劃過我們將來如何呀?』

傲青不假思索地回應:『我從小至成長,也是見一步,走一步,從沒有計劃,但我也完成大學,找到了工作。我不是如你般幸運,可以有人生理想如此奢侈。』

綺珊聽後,有點兒不忿地說:『我沒有計劃,沒有理想,我就枕藉在家庭的庇佑了。』

傲青:『你跟我有何分別?你我也大學畢業,也出來替人打工。』

綺珊心心不忿地回應:『至少我有為自己將來打算。』

傲青義正詞嚴地說:『我的出身不容許我有如此奢望。你看我妹妹的未婚夫安海,他只是投胎在一頭好人家,性格軟弱被動。倘若我有他的命運,肯定可以把他家嚴的兩家蔘茸燕窩莊,擴充到至少十家店舖,根本不會屈膝在上環。我只虧蝕在出身,就算我有理想,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的。』

綺珊沒打算再繼續跟傲青辯論,她知道傲青擅長辯駁,便轉了話題:『快點兒進食吧!你要趕著上班的。』

這時傲青才停口,繼續進食。綺珊也感覺得到,傲青十分嫉妒安海。

午飯至尾聲,傲青飲盡他的餐茶後,綺珊跟他說:『你先走,讓我來結賬吧!』

傲青立即回應:『你不要以為我買了一套高級攝影器材,就連吃午餐也沒有錢呀!』

他正欲從褲袋取出錢包時,綺珊憤怒地向他說:『你不用上班嗎?馬上離去吧!我還想坐多一會。』

傲青見著綺珊怒沖沖的臉色,才提起他的寶貴相機背包離開餐桌。

片刻之後,綺珊便付錢離開餐廳。她漫無目的地由上環步行至中環畢打街,在交通燈處等候過馬路時,望著熙來攘往的名貴房車,突然才意識到,傲青要跟安海鬥高下,簡直是螳臂擋車。他是否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她橫過馬路時,迎面而來、衣著亮麗的白領儷人,教她感慨!雨萍只是沉醉在一兩件名牌手袋和服飾,沒有傲青如此瘋狂。況且,雨萍出嫁之後,會更有條件崇尚名貴飾物。莫非傲青變本加厲,跟他妹妹和妹夫「決戰奢侈品」嗎?

這個下午她越想越心灰。昨天她陪伴了銘冬母親一整天,銘冬卻全無音訊,她的腦海在反覆檢閱究竟自己在什麼地方得罪了銘冬母親。


晚上綺珊和雨萍跟兩位舊同事在灣仔吃飯共聚。兩位舊女同事也羡慕雨萍嫁得好,而雨萍就趁機派了安海蔘茸店的名片給她們。雖然這頓晚飯在羡慕眼光和歡笑聲中渡過,但綺珊只是臉上浮光,心底卻是一片灰沉。雨萍越是風光,傲青就更加泥足深陷。

歡笑聲過後的聚會,綺珊和雨萍回到家,綺珊問雨萍:『你可否給我安海蔘茸店的名片,我有親戚可能要買一些補品。』

雨萍:『當然可以。你何時會帶親戚去買補品?讓我先行通知安海。』

綺珊遲疑了一下才回答:『可能是明天吧!』

這晚綺珊輾轉反側,沒法子安睡,她在挫折感和罪過感中交替著,她是否應該踏出這一步呢?

翌日早上,她和雨萍又是慣性地一同吃早餐。雨萍快速吃完她的早點後,綺珊就著雨萍先行離去。

雨萍的背影消失後,她雙目依然凝視著茶餐廳的門口,直至侍者取去了雨萍的杯碟,她才甦醒過來。

似是疑幻疑真的憧憬,克服了她的罪惡感。她從手袋取出智能電話,然後撥打出去:『伯母,我是綺珊呀!你今早感覺如何呀?是否覺得還有點兒氣喘呀?』

祥嬸興奮地回應:『銘冬父親叫我不要經常煩擾你,說你回港時間不多。料想不到你又會再給我電話。』

綺珊:『不要緊的。白天朋友也要工作,晚上才跟他們相聚。我有朋友家裡開蔘茸店,你不如買一些燕窩來補一下?』

祥嬸不假思索地回答:『這是一個好提議。女人年紀大了,不補一下身,真是會……』

放下電話後,綺珊取起茶杯,飲盡最後半杯奶茶,然後著侍者結賬。她後悔昨晚沒有給祥嬸電話,弄至自己整夜也睡不好。

離開了茶餐廳,綺珊的鬆弛心情才呈現一些理智。既然她沒有開罪祥嬸,為何銘冬不給予她道謝電郵?


中午時分,綺珊相約祥嬸在她與傲青昨天共進午餐的同一餐廳進食。她們坐下叫了午餐後,綺珊才發見傲青跟另一位營業員坐在另一邊的檯子,但她卻當作沒有看見他。

午餐至中段,傲青和營業員離開餐廳,他走至綺珊的餐桌旁邊,跟綺珊打招呼,然後便匆匆離去。

傲青的影子消失後,祥嬸隨口問:『你遇上熟朋友?』

綺珊頓感詫異,她只是跟傲青短暫的交談,祥嬸已經從他們的眉目之間,洞悉到他倆是相熟的。

綺珊連忙否認:『不太相熟,我幾乎忘卻他的名字了。』

祥嬸以為自己判斷錯誤,沒有再追問下去。綺珊就對自己的回應更為愕然,她似是被魔鬼推使,教她在祥嬸面前,不自覺地說謊話。

午飯過後,她們步行至安海父親的蔘茸店。綺珊便向店員說,她要找安海。但店員對她說安海出了去取貨。綺珊無可奈何,唯有與祥嬸選購燕窩等補品。

選擇了的補品被放入膠袋後,祥嬸從手袋取出錢包時,一名坐於店子盡頭,一直在講著電話、衣著猶如超齡初級辦公室助理的中年男人,馬上放下電話,走至她們面前,誠懇地向綺珊說:『我兒子說給你的親戚七折優惠。對不起!我正講著一個重要電話,不能招呼你們。』

話畢,超齡肥胖初級辦公室助理便示意店員給她們折扣優惠,然後跑回他的檯子,取起電話繼續交談。

中年店員的態度馬上從友善變得恭敬,兼而送她們出舖子,然後問她們往那裡去,教她們如何乘坐交通工具。

在步向巴士站的途中,祥嬸喜出望外,她向與她同步而行、喜形於色的女生說:『綺珊,今次真是要謝謝你啊!』

綺珊喜笑顏開地回答:『伯母,不用客氣,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她們走上了一輛七號巴士。巴士開行了數個車站,祥嬸問綺珊:『你快要落車吧?』

綺珊:『你攜著那麼多東西,我送你回家吧!』

祥嬸聽後,得意忘形:『前晚我跟銘冬父親說,銘冬十分孝順,你千里迢迢回來,時間非常寶貴,銘冬也著你陪伴我去作身體檢查。』

綺珊臉孔頓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祥嬸繼續說:『料想不到銘冬父親竟然打電話責罵銘冬,質問他是否有意背婚。我就跟銘冬父親爭吵起來,兒子只是一片孝心,他卻變得如此敏感。』

綺珊聽後,沒有再作回應。她思考了一會,才明白到為何銘冬前夜沒有給她道謝電郵,昨天再沒有叫她去盡「孝道」了。

祥嬸漫不經心的說話,消除了綺珊近兩天的猜測,送龍蝦和陪伴祥嬸去醫院,不是「孝子」無心之意。

巴士到達香港仔中心,她們下車,步行至祥嬸所住大廈門口,祥嬸對綺珊說:『今晚銘冬父親公司有宴會,他不會回來跟我吃晚飯,可惜你晚上才跟朋友相聚,否則我就與你……』

綺珊未待祥嬸說完,即刻回應:『我今晚沒有約任何朋友,只是一個人去吃晚飯而已。』

祥嬸頓時喜出望外:『那麼你進來我家坐一會,我們今晚一同去吃飯,怎麼樣?』

綺珊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興奮地回答:『好呀!』

雖然祥叔洞悉了兒子的意圖,但綺珊並不理會祥叔的態度。祥嬸是愛子而眼矇,還是她「明知故犯」,若無其事地讓兒子移情別戀,綺珊不去深究。她已經從祥嬸無心之言,窺見了躍進她心底裡的魔鬼靈魂。


傍晚時分,祥嬸被綺珊的「誘導」驅使,談得興高采烈之際,她突然打開銘冬成長的房間,讓綺珊進入遊覽。房間已經堆放不少雜物,但仍然教綺珊幻見銘冬童年和少年時代的影子。

她們跟著離開家門,到香港仔中心的一家快餐店進食。

兩人坐下餐桌,開始進食時,祥嬸手提電話鈴聲響起來,她取出手機向對方說:『我跟綺珊在一起進食。』

綺珊看著祥嬸歡欣的面容時,她自己的手提電話也響起了鈴聲。她取出電話來回應:『我跟朋友在用餐,今晚不知何時才會回到家喎!』

她放下自己的電話後,祥嬸把從遠方而來的電話遞給她。她聽了一會後,微笑地回答:『不用謝謝了,我只是幫一下你母親而己,……』

綺珊掛斷電話後,她把手機交回祥嬸。祥嬸隨之問她:『剛才你聽自己的電話時,神色凝重,沒有什麼不妥的消息吧?』

綺珊立即露出笑容:『沒有什麼,只是朋友的來電。』

祥嬸跟著說:『我看見你與我兒子談話時,面容寬慰了許多。我也猜出你先前的電話可能只是約你今晚一同吃飯,而你感到困窘而已!』

綺珊料想不到她在短暫時間裡的情緒變化,也給祥嬸窺視了。她是拒絕了一輛相約她出外吃甜品的跑車的邀請,而對方不是要求與她一起共進晚餐,時間上根本毫無衝突。


晚飯後,她們在香港仔中心散步一會,綺珊便乘坐巴士離開香港仔。她走至巴士的上層,臉向窗外,望著海港輪船的點點亮光,喜悅的心底露出了理智:倘若安海真是猶如傲青所言的一無是處,她就不可能會有午後蔘茸店的面子了。

回到雨萍的家,雨萍向她說:『屋主想提早收回這一住宅裝修,我出嫁後,你仍然可以在這裡住多兩天。我哥哥說你在港的最後一天,他會在黃金海岸渡假酒店租房給你,然後在次日送你去機場,怎麼樣?』

綺珊頓感愕然,她躊躇了一下才回答:『你要交還住所,當然沒有問題的。』

雨萍隨之轉了話題:『安海說你今午帶了親戚去買了不少補品喎!』

綺珊:『謝謝你的關照呀!我親戚才可取得折扣。』

雨萍欣喜地回答:『別客氣了。』

她們繼續閒談了一會,綺珊才走進浴室梳洗。

滔滔流水打在她的身體上,租住一晚酒店不是問題。然而,莫非傲青只讓她一個人獨佔房間嗎?她心靈裡的魔鬼,抗拒她出賣自己的軀體,教她陷入了迷離境界。直至浴室門被敲打,她才甦醒過來。

雨萍緊張地在浴室門外問:『你沒有事呀嘛?那麼久還未出來,我哥哥已經來電兩次了。』

綺珊從浴室出來,雨萍就進入浴室。她把浴室門關上前,隨口向綺珊說:『我已經答應了屋主的要求,提早把住宅交還給他。你打電話給我哥哥吧!』

話畢,浴室門就被關上。綺珊就以雜亂的步伐返回自己的房間。

她護理了自己的肌膚和秀髮後,才取起電話,向對方說:『我自己會訂房,不須要勞煩你的。』

傲青以十分自豪的語調回應:『一晚房租只是小數目,我可以負擔得起綽綽有餘。』

綺珊幾乎要即刻責罵他,但她突然沈住了氣,敷衍地說:『隨便你吧!我已經非常疲倦,晚安!』

她躺下床,雙目投射於天花板,漸漸地閉上眼睛。傍晚時見到銘冬孩提時代的生活點滴,湧上了心頭。她心底裡的鬼影逐漸地消失,浮現成固定的形態。這顆玲瓏玉體已經認定,她只可躺在他懷裡撒嬌。

待續……

14 則留言:

  1. 龍友影MODEL那段,應該大造文章啦,香港好多風化案在STUDIO發生。

    回覆刪除
  2. 卡臣:

    我今次呢篇係「齋作」,就算男女親熱,都只會係齋吻、齋抱、齋浴和齋睡.嘻嘻!

    回覆刪除
  3. 佛爺:

    從綺珊雨萍嘅對話,簡單帶出價值觀同埋自卑感等問題,GOOD呀。香港而家有好多潮人,幾千蚊買對鞋,之後影一大輯相放上fb等人like,應該係「傲青心態症候群」。 :p

    真係諗唔明綺珊點解會鍾意傲青呀,他除咗少少少少才華外,好似冇咩優點喇喎,而睇到目前為止,我亦都感受唔佢對綺珊好吖。

    上一集「孝子」有無心有意出咗招,而家綺珊中晒計喇,綺珊當咗祥嬸係奶奶,好自我陶醉喎。再加上傲青人如其名,是一個「高傲憤青」,睇嚟綺珊好快同佢SAY GOODBYE,哈哈。

    我都同意卡臣所講,龍友一段應該大造文章,不過今集既然都出咗街,咁就唔好改喇。再加上佛爺而家正值齋戒月,食素唔食「慾」,呢D嘢等小弟代勞喇,哈哈。

    傲青帶著三萬多元的相機去到黃金海岸,在房間內強行拍下綺珊的玉照,並藉此要脅,最後綺珊無奈解帶屈從。傲青見狀,活像一個攻克城池的將軍般,揮鞭策馬在城門處來回「奔」馳,耀武揚威。而綺珊則如敗軍之將,強忍屈辱,她的身體需被敵將所蹂躪踐踏,但內心仍忠於加國的舊主,此刻透過回想昔日的情懷,來抵抗當下肉體的煎熬。

    回覆刪除
  4. 一於守住齋戒先╴不過,一發不可收拾

    回覆刪除
  5. 世純:

    「傲青帶著三萬多元的相機去到黃金海岸,在房間內強行拍下綺珊的玉照,………。但內心仍忠於加國的舊主,此刻透過回想昔日的情懷,來抵抗當下肉體的煎熬。」

    我頂你唔順,我煮清蒸百花釀豆腐,你就同我落鹽粒、生抽、味精、雞精、沙茶醬等重量調味料.


    「傲青心態症候群」

    形容得好貼切,這類人通常有一定的才華,卻濫用自己的天賦.


    「綺珊當咗祥嬸係奶奶,好自我陶醉喎。」

    綺珊必然要這樣做,才可把冰風從祥嬸心目中掃去.


    哈哈!「齋戒月」.我認識伊斯蘭教徒,同我一起食香腸意大利薄餅.嘻嘻!

    回覆刪除
  6. 卡臣:

    我不斷鹽上腦,頭頂就快長出「鹽果樹」喇!嘻嘻!

    回覆刪除
  7. 傲青債務纏身,還要買部三萬幾蚊的相機,靚相機唔一定影到靚相咯。

    回覆刪除
  8. Jessica Chan:

    我覺得很多買了高檔相機的人,根本得物無所用.無用RAW影像格式,無用Photoshop來調節,超級相機成效不大,只是浪費金錢而已!

    回覆刪除
  9. 佛爺:

    你整齋菜畀大家,我驚大家口淡淡嘛,哈哈。

    「形容得好貼切,這類人通常有一定的才華,卻濫用自己的天賦」 <-- 中國人有句說話,叫做「才德兼備」,如果有才而冇德,就真係唔得喇。

    我亦都聽聞過,方丈主持口中吃肉,滿身銅臭喎。

    回覆刪除
  10. 世純:

    我宜家滿腦子慾念,煮齋菜煮得好痛苦,因食譜都係主「肉」既.嘻嘻!

    回覆刪除
  11. 佛爺:

    咁你快將「肉」念釋放,寫完「性格就是命運」嘅結局之後寫番一篇外傳,以饋讀者。

    題目建議為「性愛便是宿命」之「走遲慾臨」

    回覆刪除
  12. 世純:

    「才德兼備」

    今天仲有人講D咁既野,我諗了兩日,你前世可能係朱熹.嘻嘻!


    「性愛便是宿命」之「走遲慾臨」

    我不打算為這個故事寫外傳,我腦裡已有一個科幻鹽花故.而個標題就有可能係「性愛就是拼命」之「酒纏慾淋」.嘻嘻!

    回覆刪除
  13. 係剩係知道朱熹係個古人,真係唔了解佢嘅事蹟,答唔到咀添。

    「才德兼備」 <-- 應該話我欣賞呢類人先啱,至於呢個世界仲有冇呢D人,我諗都有嘅,不過好少囉。

    「酒纏慾淋」 <-- 一聽個名就知係(淫)蕩氣迴腸喇。

    回覆刪除
  14. 世純:

    朱熹是將儒家思想重新鞏固和定位,做成中國婦女要三從四德.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