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4月4日星期四

性格就是命運(五)冇意有情


性格就是命運(五)冇意有情

翌日早上,銘冬、冰風、冰風的母親和親戚一同去吃自助早餐。他們坐了在數張四方型桌子連成的長餐桌,大家談笑自若,只是銘冬較為沈靜。經過一夜的睡眠和休息,他已經「康復」了很多。昨夜滑雪場的「陰霾」,也徐徐地逐步清散。

眾人出外取了第一輪食物後,冰風著銘冬再出去取一杯果汁。他在經過擺放食品的地方,見到凡蘭正以金屬鉗子取起火腿,放於古先生手中的碟子,他便跟他們兩人打招呼。凡蘭非常自然地回應,但古先生卻臉露尷尬的神色。銘冬隨之四周打量,他誤以為綺珊就在附近。可是,他的搜索眼睛始終落空,一無所獲。

兩個男人也各有所慮,銘冬根本沒有對古先生投以奇異眼光,古先生只是自己心理作祟。至於銘冬,他是另有所覓,自己也心不在焉,何以會理及他人的事宜。

銘冬返回餐桌,冰風問他:『為何你出去取一杯果汁也這麼久才回來?』

他才醒吾到,自己在不自覺中,於擺放食物的櫃檯徘徊,尋找她的芳蹤。

晨早的氣氛,各人也精神奕奕,銘冬也融會於餐桌的談笑中,直至一絲拖著兩位小孩的倩影掠過他的眼簾,他的魂魄才離開了桌子。

倩影第二次出外取食物,他才藉詞與眾人取水果,走了出去擺放食品的櫃檯處,漫不經心地拿著一隻大碟子,走近正在專心地挑選食物的她。

銘冬:『早晨!』

綺珊的視線才離開食物櫃檯,抬起頭,臉轉向他:『早晨!那麼巧合呀!』

銘冬:『是呀!你又帶著兩名小孩?他們似乎願意跟著妳,多過跟住他們的母親喎!』

綺珊微笑了一下:『這是他們的母親托我照顧著他們。』

銘冬:『那麼奇怪?』

綺珊沒有再回應,她的雙目轉回食物櫃檯,伸手取食品,然後逐步疏遠銘冬。銘冬感知道她不想回答,也就走去放置水果的櫃檯,默默地選擇生果。

他把碟子放滿水果,正欲離去時,耳孔傳進柔和的語調:『我是不贊成她這樣做的,但我是騎虎難下。莫非人家叫我幫手照顧一會她的孩子們,我說不可以嗎?』

銘冬向她臉露寬慰的笑容:『原來如此!』

綺珊沒有明言凡蘭跟古先生的曖昧行為,因她自己與銘冬不再是昔日的情懷,教她在此等男女感情之事,不敢暢所欲言。然而,沒有直接的描述,也使銘冬領悟到她的意思。或許,這就是他倆往昔建立起來的默契。

綺珊跟著對他說:『我要返回餐桌,以免兩位小孩走散了。再見!』

銘冬回到自己的桌子,他把自己手中大碟子的水果分配給各人時,腦海突然醒吾到,綺珊在她的「意識」裡,呈現一條「防線」,希望阻擋銘冬進入她的心窩,所以便匆匆與他道別。但教銘冬費解的,是綺珊竟然走回他身旁,向他解釋她是逼不得已,才照料著凡蘭的兩名孩子的。

倘若情感是如此邏輯和理性,就是一門純科學,不讓詩詞歌曲來發揮了。

銘冬一夥人的長餐桌,於早餐的尾段,有一絲拖著兩位小孩去選取雪糕的倩影游過。可是,倩影並沒有得償所願,她欲與她作比較的人兒,剛巧去了洗手間如廁。飄過的芳蹤,並沒有跟銘冬道別,她就猶如隨風而過的絲絹,只想覓見「她」一絲輪廓而已。


嚴寒的一月天,似是冰封了他倆的情懷。銘冬每逢週末從滑鐵盧出來多倫多,也在冰風的家裡渡過,直至冰風與她母親再度回香港,他才獨個兒瑟縮在滑鐵盧。

滑鐵盧的生活,枯燥乏味。無聊與靜寂的晚上,他登入「臉書」,隨意搜尋綺珊的名字。他篩選了一些人名後,螢光幕現出他潛意識裡思念的影像。他躊躇了一會,站立起來,走去浴室沐浴。

花灑的流水並沒有因為徘徊於盤算和忐忑的身軀而停留,幾近麻木的身體,也沒有享受濺過他軀殼的暖水。一段頗為漫長的澡浴,教他離開浴室時,瀰漫著團團蒸汽。

電腦遊覽器「臉書」的網頁被擱置下來,直至他感到疲倦,想去就寢時,他才重返「臉書」的頁面,因他找到了跟他自己作解釋的理由:就算做回朋友,那又何妨?「臉書」上「加為朋友」的圖符,在他臨睡前的一刻,就被滑鼠選定了。

翌日早上,他起床並未梳洗,就立即啟動電腦。

從浴室走出來,他坐下電腦桌前,遊覽器的視窗被開啟,他以滑鼠打開「臉書」的頁面,跟著才安心去煮早餐。

他吃完多士麵包,手拿著奶茶杯,回到電腦桌,在品嚐奶茶和翻閱「臉書」中消磨了幾近半小時。他發見了綺珊並不雀躍於玩「臉書」,而且她也沒有提及自己的感情生活。戰戰兢兢的昨夜,沒有為這個清晨帶來驚喜。雖然綺珊讓他加入她的網上社交圈子,但她並沒有跟他留下任何訊息。

這天的假日他在反覆思量,想起綺珊在吃自助早餐時,於選取食物的櫃檯處跟他說,她不認同凡蘭的所為。他就以為在他快將吃完早餐,綺珊拖著兩位小孩走經他的餐桌,只是一絲巧合,不是綺珊故意的行為。


一個星期過去,暴風雪的週六下午,綺珊於多倫多東邊的皮克靈市的一條速限為八十公里的高速公路滑出,撞了到路旁的雪堆停下。她沒法子再啟動汽車引擎,唯有打電話到汽車會叫拖車。汽車會告訴她正下著大風雪,要等待二至三小時才有拖車到達。

她於車廂內挨過了半小時冰凍,才想到取出智能電話,然後登入「臉書」,查看有沒有朋友在附近。

大半小時後,一輛車子停了在她汽車的後面,司機下車走至她的駕駛位旁邊。

她打開窗戶,一杯熱巧克力奶遞進了她的車廂。她沒有回應,顫抖的嘴唇馬上把熱巧克力奶一飲而盡。

此刻她才跟銘冬說:『我車子的引擎沒法子再啟動。』

銘冬:『妳再試一次。』

綺珊再次嘗試啟動汽車,可是汽車引擎始終沒有反應。

銘冬突然若有發現地說:『你車子的自動波箱桿子,放了在「行車」的位置,所以不能起動引擎,妳把波箱桿推回「泊車」的位置,再試一次吧!』

綺珊按照銘冬的提議去做,車子果然啟動了。

她頓時尷尬地向著銘冬傻笑:『原來就是這麼簡單,為何我如此愚笨?』

銘冬嚴肅地回應:『我走開少許,妳試一下是否可以倒車出來?』

銘冬走離車子後,綺珊便把汽車的自動波箱桿放置在「倒車」的位置,可是只有前輪在轉動,汽車沒有移動。

銘冬再走近綺珊車子的駕駛位:『妳待一會,我去自己的車子取雪鏟,因看似問題不大。』

銘冬從他自己的汽車後尾箱取出小型伸縮雪鏟,然後走回綺珊的車子。綺珊早已關上玻璃窗戶,口腔還嚐著關懷巧克力奶的甜味,眼眸卻投射於她車子前輪兩旁,在凜冽寒風暴雪中辛勞著的身軀。她意識和理智抗拒的身影,卻在這次送朋友返家的回程途中,被一場暴風雪再牽扯在一起。這是天意,或是她的潛意識和情感所使然呢?她真是沒有其他方法求助了嗎?

冬日的天色,於傍晚時分已逐漸變成暗淡,加上又有暴風雪,使天色更快變得昏暗。銘冬不屈不撓的精神,終於使綺珊的車子在街燈亮起的一刻,倒駛回高速公路旁。

銘冬走回綺珊車子的另一邊車門,綺珊打開車窗,他想跟綺珊道別。然而,綺珊卻對他說:『我感到猶有餘悸,你可否……』

綺珊沒有再說下去,她覺得自己的要求是苛求。

銘冬隨即向她說:『我跟隨你的車子後面,直至妳回到家,怎麼樣?』

綺珊臉上頓露欣然的笑容。她滿以為銘冬會追問她有什麼意圖,但斯人卻猜透了她的心事。

兩輛車子重新駛上高速公路,銘冬看著前方的汽車,其實他是趕著返回滑鐵盧的,卻被一個求助電話誤了他的歸途。但暴風雪卻可給他藉口,向朋友解釋他被雪暴誤了歸程,才於晚上的派對遲到。


他們回到綺珊的家門,綺珊泊好車,她走至銘冬車子的駕駛位,然後問他:『你是否進來我家坐一會,待風雪稍弱才返回滑鐵盧?』

銘冬沒有遲疑地回答:『風雪的主要部份經已過去。此等雪暴,發生在歐洲就會是國際大新聞,出現在加拿大只是「小兒科」,沒有大礙的。』

綺珊再問:『下著暴風雪,為何你會在多倫多東邊的?』

銘冬:『我出差在那裡數天了,今午才離開。我的工作猶如遊牧民族,有時需要四處走。』

綺珊不再要求他留下:『那麼,謝謝你的幫忙!你駕車小心一點呀!』

銘冬:『再見!』

他把汽車玻璃窗關上一半時,綺珊再開腔:『我下個星期回港,你有什麼想買,告知我吧!』

銘冬:『好吧!待我想一下。』

綺珊告訴她回港的行程,就讓銘冬隨後托附她帶龍蝦回港給冰風了。


銘冬的車子於風雪的晚上,重上401高速公路西行線,向著滑鐵盧的方向駛去。風雪教他在多倫多的市區道路耽誤了很多時間,他已經錯過了朋友的聚會時段,根本不須要趕緊返回滑鐵盧的。然而,他認為綺珊只是循例邀請他到她家中歇息,他就不欲強人所難。付上了沒有回報的幫助後,他就自動請辭了。

綺珊讓他加入她的「臉書」,但從來也沒有跟他在那兒交談過,銘冬就此認定,綺珊無意跟他做「好朋友」,而只是「點頭朋友」而已!

暴風雪中的硬漢子,頑強地不惜一切去挽救舊愛的車子,欲軟弱地面對伊人的好意。在401超級公路西行線上,他的車子漸漸地遠離多倫多,路面也慢慢地變得漆黑一片。他呆望著前方車頭燈照射出的紛飛雪花,不斷問自己,他無意重拾這段冷凍了的舊情昔愛嗎?何以一個電話,就教他願意錯過了今夜的朋友聚會?他沒有後悔,只是懊惱為何自己聽到她的絲絲語音就失去了方寸。他不應該去拯救她嗎?他做不到如此決絕。但為何他幫助她後,他又想逃避呢?他的理智沒法跟他自己回答這個問題。

世上的行為,可讓理智沉默的,就是「情」了。

待續……

8 則留言:

  1.  都話臉書威力勁啦!
    下集叫有緣無份,哈哈

    回覆刪除
  2. 佛爺:

    終於出第五集lu,銘冬嘅「康復」同「陰霾」,果然係好含蓄喎。

    「綺珊在她的「意識」裡,…兩名孩子的。」<-- 綺珊嚟招忽冷忽熱,教銘冬心癢難耐喎。

    原來綺珊借兩細路過橋,行來行去,都只係想睇吓冰風嘅真面目。我估綺珊一直玩緊心理戰,一進一退咁,令銘冬慢慢上癮。

    嘩,銘冬又一次做白馬王子喇,唔通又係綺珊刻意安排。睇到後面先發覺自己諗多咗 :o

    回覆刪除
  3. 佛爺的小說加入臉書情節以及智慧型手機的描寫,貼近生活,現代感很強!

    回覆刪除
  4. 卡臣:

    下集講綺珊見到冰風,所以標題應該係「有我冇妳」.嘻嘻!

    回覆刪除
  5. 世純:

    「銘冬嘅「康復」同「陰霾」,果然係好含蓄喎。」
    呢成個故事都好含蓄嘅,無赤裸裸嘅描寫㗎.嘻嘻!

    綺珊不是如此理性的,可以操縱銘冬的情緒.她也在揣摩銘冬的心境,而她自己也被一段感情拖著.

    這一集的情節,背後是有一項研究支撐的,但宜家唔講得住.綺珊不認同凡蘭的做法,是一節伏筆,日後會有交待.

    凡蘭和古先生,是真人真事,一同去渡假,也是真實的,不是虛構.

    回覆刪除
  6. Jessica Chan:

    哈哈!愛情故事都要與時並進的.莫非寫綺珊向銘冬送贈香包咩?係咪?嘻嘻!

    回覆刪除
  7. 佛爺:

    原來有理論支持,咁等一出晒要再留意番先得。

    我最初似為凡蘭的故事嘅過客,冇乜太注意佢添。

    回覆刪除
  8. 世純:

    凡蘭是過客,但她卻反射出綺珊對戀情的態度。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