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3月28日星期四

性格就是命運(四)有吻冇愛


性格就是命運(四)有吻冇愛

寒雨的重逢與分離,教銘冬百感交集。畢竟這段藏於心底的情懷,早已被封存,成了一些猶如郵票或錢幣的收藏品:存在,卻沒有再取出來欣賞。

他的汽車駛至401高速公路過了皮爾遜國際機場時,車廂裡傳出兩下鈴聲,銘冬才留意到一個被遺忘了的智能電話。但他卻不知道物主家裡的電話號碼,他唯有離開高速公路,掉頭返回多倫多市。


門鈴聲響起來,綺珊已更換上睡衣,她打開大門,以詫異的眼光問銘冬:『為何你返回頭?我還以為是我表弟到來。』

銘冬遞上智能電話:『妳留下了在我的車廂裡。』

綺珊才恍然大悟。

她取過她的手機後,再問銘冬:『你是否進來坐一會?』

銘冬站在防風玻璃間隔內,但他卻不願意踏入綺珊的家。當年留下的陰霾,在他心底裡,始終揮之不去。

他向綺珊辭別後,返回泊於車房門前行車徑的車子時,他的手提電話響起了鈴聲。他馬上打開車門,然後坐入車子的駕駛位,才接聽電話。

冰風:『飛機轉飛了渥太華機場降落,你現在是否在機場等候?』

銘冬遲疑了一下,他不願冰風知道他在綺珊的家門前,唯有作假:『我正在機場附近的咖啡店等待。』

冰風:『那麼好吧!雨勢稍弱,飛機便會重新起飛的,你不要返回滑鐵盧。』

銘冬應允後,電話線就掛斷了。

他放下電話時,綺珊提著雨傘,披著一件外套,走至他的駕駛位的窗邊。銘冬馬上打開玻璃窗:『什麼事?』

綺珊彎下腰,跟臉色愕然的銘冬說:『我父親以為是我表弟到來,他正上網進行視像會議,但不知何故,視頻失靈,結果越搞越亂,你可否進來幫一下手?因我們不知表弟何時會來到。』

銘冬已經不打算返回滑鐵盧,他立即答應綺珊的請求。

闊別十多年,二人再於同一雨傘下,走了數十步短暫的路途。十多年前,每次下雨時,也是由綺珊提著雨傘的情境,重新浮上銘冬的腦海。他們走至防風玻璃間隔時,綺珊伸手拉開玻璃門,讓銘冬先進入,她才踏進玻璃門,然後轉身收下雨傘。

房屋的大門並沒有關上,綺珊的父親已站在門內守候。

兩人握手和寒暄了數句,綺珊父親便帶了銘冬走上二樓的小房間,銘冬便坐下電腦前,檢查視像會議程式的設定。

此刻綺珊的表弟醉易到達,綺珊走去開門,讓他進入。他走入室內,便躺下客廳的沙發椅,呆望著電視機的畫面。綺珊告訴他,銘冬正在樓上跟她父親查看電腦。他只是點頭示意明白,完全沒有走上二樓之意,教綺珊詫異。

醉易是綺珊父親的「電腦顧問」,綺珊擔心他會嫉妒銘冬取代了他的角色,但醉易卻表現得毫不在乎。

過了一會,銘冬從二樓走回樓下,他正打算離開之際,醉易對他說:『外面的雨勢突然轉大,你不如待一會才離去吧!』

銘冬躊躇著時,從他背後而至的聲音,教他轉身。綺珊遞上一杯熱茶給他:『那麼快便弄妥?我還想拿這杯茶上二樓給你的。』

銘冬:『只是些少問題而已。』

銘冬從綺珊手中接過熱茶,他就沒有即時離去的可能了。

綺珊與他一起走進客廳的沙發椅坐下,三人就望著電視畫面,沒有作聲,猶如在戲院看電影一樣。

靜寂的客廳被綺珊的母親經過而打破沈靜。她臉露不悅之色,跟著問綺珊:『為何他會在這裡?』

綺珊便跟她母親解釋他們在高速公路旁的快餐店相遇,但她母親並不相信,即時回應:『你不要作一個藉口來騙我,妳已經訂婚,不要再朝三暮四吧!』

醉易聽見,馬上開腔:『他們真是在快餐店重逢的,當時我也在場。』

綺珊母親的雙目移至醉易臉龐一會,她就轉身離去了。

綺珊臉孔還留著尷尬的神色之際,醉易就取出智能手機,然後對她說:『我購買了一張網上折扣券,它是一份滑雪渡假套餐,聖誕節到期便失效。我估計韻霜不會跟我一同去滑雪的,我轉讓給你,讓你跟男朋友一起去吧!怎麼樣?』

綺珊:『我男朋友在香港,他暫時不打算回來。你不如轉讓給銘冬吧!他女朋友今晚回來。』

綺珊不願她表弟誤會她想跟銘冬舊情復熾,她是故意帶出銘冬女朋友的。

醉易隨之問銘冬:『你給我電郵地址,我傳送這張網上折扣券給你,怎麼樣?』

銘冬告訴醉易他自己的電郵地址後,醉易便電郵了網上折扣券給銘冬。他以智能電話打開網上折扣券來看,跟著向醉易說:『你已經付了三分之一費用,我以現金償還給你。』

醉易隨口地回應:『算了吧!我不去那裡,也是浪費了的。』

銘冬便向醉易道謝。

此時綺珊的父親從二樓下來,他對銘冬說:『如此豪雨在多倫多不會下得太久的,航機可能半夜便會返回,你不如在這裡歇息一下,好過你去咖啡店坐。』

綺珊父親擺出善意,是因為銘冬幫了他的忙。男人並沒有太多顧慮的,最緊要他自己的問題得到解決。他們四人就在客廳寒暄起來。

一個多小時後,客廳只剩下銘冬和綺珊兩人,醉易走了落地庫的房間睡覺,而綺珊父親又返回樓上房間玩視像會議。

客廳並沒有說話的聲音,他們二人也仰臥沙發椅背,合上眼睛休息,因無人可以預計到航機何時會返回多倫多。


凌晨一時多,只有暖氣出風口的氣流聲的客廳,突然伴奏起銘冬手提電話的鈴聲。銘冬從蓋在他身上的薄被伸出手接聽電話。

電話掛斷後,躺臥於一張單人沙發椅的熟睡臉孔也甦醒過來。隔了一張長型小桌子、坐於另一張單人沙發椅,面向著綺珊的銘冬隨之開腔:『謝謝妳為我蓋上被子啊!』

睡眼惺忪的臉蛋,回以歡顏的面容。滿足的笑容,教誰人也可以洞悉到,她內心是感到欣慰了。

銘冬站起來,走向洗手間,綺珊跟隨著他的背影。

他踏入洗手間後,轉身欲關門時,綺珊指向毛巾架上掛著的一條小毛巾:『你用那條小毛巾洗一下臉吧!不用擔心,這條毛巾是新的。』

銘冬如廁後,以小毛巾洗臉時,不時抬頭望向洗臉盆上的鏡子,目光一片混亂,不時問自己,她對他,還有餘情嗎?

離開了綺珊的家,汽車於401高速公路上奔馳,微雨反射濕滑路面的閃爍水珠,此刻並沒有使他雙眼更為疲乏,因他的目光,不能聚精會神在路上,而是被一張薄被和一條小毛巾所蒙蔽了。

他到達了夜半冷清的皮爾遜國際機場,於乘客的出閘口待了一會,冰風推著一輛行李手推車走出來,銘冬便跟她「禮貌性」地擁抱和接吻,跟著銘冬便接過手推車,兩對腳板隨之走向停車場。

他們的汽車離開皮爾遜國際機場的停車場後,向著多倫多的方向駛去,而冰風就不斷談及她在香港的吃喝玩樂生活。但銘冬沒有留心她說了些什麼,他的腦袋在繁忙地運轉著,無暇接收從耳朵傳至的訊息。

車子到達冰風的家,差不多是凌晨四時。他們靜悄悄地入屋,因冰風的母親和弟弟已經睡覺了。

銘冬放下冰風的行李後,向她說:『我要返回滑鐵盧,再見!』

冰風馬上氣憤地問:『你發了什麼神經呀?現在返回滑鐵盧。』

銘冬從容地回答:『我明天要回公司開會。』

話畢,他就轉身踏出冰風的家門。


銘冬在一家咖啡店供汽車外賣的窗戶買了一杯熱咖啡,才駛上401高速公路,向著滑鐵盧的方向奔馳。他的精神狀況是相當疲勞的。倘若不是在綺珊家小睡了一會,他根本不可能返回滑鐵盧。

車子遠離燈光燦爛的多倫多後,高速公路上再沒有街燈。稀少的交通流量,教銘冬開啟了汽車的「巡航」設定,把車速固定在時速一百公里,以免自己不自覺地超速。而且,他的右腳也可放在一旁,只須雙手專注地控制著汽車的轉向盤便可了。

漆黑一片的公路和兩旁荒郊野外的環境,只有汽車車頭燈照射到的地方才教他留神。他在胡思亂想,沒法子跟自己解釋,為何他突然不願意留在冰風家過夜?其實他次日是請了假,不用上班的,公司根本沒有開會這回事。

慣性的歸途,教他在催眠狀態下駕駛,也沒有走錯路,平安地回到他在滑鐵盧的家裡。

他沒有梳洗便躺下床上,跟著以手機打了一段報平安的短訊。躊躇的手指,徘徊於觸感式螢光幕達一分鐘,才觸摸傳送的圖符。這一個訊息,她是否期盼呢?他沒有能力再去深究了,睡魔奪去了他的靈魂。

翌日他起床時,已經是中午時分。他開啟智能電話,才知道在他入睡後一小時,她就起床,回覆了他報平安的短訊了。

他梳洗完後,在吃著午餐時,不斷翻閱她簡單的一句回言。無意中他按錯了鍵,智能電話的螢光幕,出現冰風的影像。

午餐過後,他打開行李箱,取出她十多年前與他分離時送贈的照片,把她掃瞄至智能手機裡,然後把影像以密碼上鎖,收藏在手機內。


一個多月過去,重逢激起內心泛起的漣漪,也慢慢漸趨於平淡。聖誕節到來的一個下午,銘冬於多倫多北部兩小時車程的滑雪渡假村,百無聊賴在閒逛時,迎面遇上一位女人,她左右手分別拖著一位五至六歲的男孩和女孩,女生正逗兩位小孩歡笑。

他呆望著女生的臉龐,直至女生和兩位小孩走近他,女生才發見了銘冬。

銘冬詫異地問:『妳也來這兒渡聖誕假期?』

綺珊:『我表弟對這裡讚不絕口,恰巧又有網上折扣券,所以我與數位同事和他們的朋友一同來這裡住數天。我們明天便離開,返回多倫多。』

銘冬:『我們今天才到達,後天才走。』

綺珊:『你女朋友呢?』

銘冬:『她跟父母和親戚在另一處閒聊。』

綺珊微笑了一下:『料想不到我表弟給你一張網上折扣券,竟然為這裡帶來不少生意。』

銘冬:『是呀!我們是坐一輛七人的車子上來的。』

此時兩位小孩子嚷著要離去。

綺珊便向銘冬說:『我朋友就在咖啡廳飲下午茶,你有沒有時間?我們一同去閒聊一會吧!怎麼樣?』

銘冬:『沒有問題的!我也沒有甚麼事幹。』

雖然綺珊注意到銘冬不時打量她手拖著的兩位小孩,但她沒有跟銘冬作任何解釋。

他們走至咖啡室的一張檯子,兩名小孩便跑到一位比綺珊年齡略大少許的女人身邊。而女人正跟坐於她對面的一名中年男人風騷地說笑。

綺珊隨之介紹中年男人給銘冬認識:『他是古先生,是一名執業會計師。』

銘冬跟古先生握手後,綺珊再介紹風騷的女人:『她名叫凡蘭,是我的同事,古先生是她教會的教友。』

銘冬頓時慶幸自己沒有自作聰明地向著風騷女人說:「古太,你好!」否則真是尷尬不已。

他們閒談了一會,直至古先生站起來,說要回房間看望一下感到不適的太太,銘冬才醒吾到,原來凡蘭這位單身母親,不是古先生的女朋友,怪不得綺珊只介紹他們是教友。

古先生離去後,凡蘭在綺珊面前,批評古太太體弱、多病和無用等等,極盡挖苦之能事。

猶如連珠炮的肆意攻擊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幸好凡蘭的兩名子女要返回房間睡覺,銘冬的耳根才得以清靜下來。

咖啡桌只剩下他們二人時,綺珊隨意問銘冬:『我也未見過你女朋友,不如介紹給我認識。』

銘冬頓感詫異,他沒料到綺珊會有這樣的要求,只是雙目凝視著綺珊的臉蛋,沒有回答「可」或「否」。

綺珊洞悉到不太願意的眼神,即時轉了話題:『我要返回房間休息一會,今晚想過一下滑夜雪的滋味。再見!』

話畢,她就站起來,步離咖啡廳。

沒有回眸的背影是感知道,她受著一對雜亂眼睛的注目。


晚飯過後,銘冬在雪坡上滑行至平坦的地域,失望的眼神在搜尋四周一會後,他再返回雪坡上。第二次再度滑下至平地時,他期盼的臉孔,雙腳穿上雪橇正步向上山的機動繩索。

綺珊見到銘冬,她並沒有露出詫異之色,只是微笑地問:『只有你一個人來滑雪?』

銘冬問非所答:『雖然我教曉你滑雪,但我沒有教過你晚上滑雪,我實在有點兒擔心。』

綺珊沒有遲疑地回應:『今晚我是可以學識滑夜雪的,以後就……』

銘冬立即接駁綺珊的說話:『以後妳可以自己滑夜雪,不須要我再教妳了。』

兩人形成了默契,大家也心知道,只是希望重拾一點兒愉快的回憶而已,不願再有他圖。他們隨之一同登上雪坡。

他們幾近同步地衝下雪坡接近十次。在最後一次落坡時,綺珊體力不支而跌下,銘冬滑至她身邊,然後伸出他戴上手套的手臂。

綺珊隨意地向他說:『我現在不是十多年前,每次在雪中跌倒,也要依靠你扶起來。我是可以自己站起來的。』

銘冬沒有退回手臂,堅定的語音伴隨著噴出白氣的口腔:『我現在還是樂意扶妳站起來的。』

坐在軟雪上的軀體,隨之伸出容許救助的手臂。強壯的手掌,很容易便使一顆在雪地上東歪西斜的身體重新站立起來。

兩隻戴上手套、緊握著的手掌,於一雙含蓄眼睛望向她的手掌時才鬆開。

離開了滑雪場,二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銘冬梳洗後便躺下床上入睡。他於矇矓中,被子被掀開,一顆穿上半透明吊帶短裙睡袍、內裡包裹著性感蕾絲內衣褲的胴體,竄進了溫暖的被窩,二人隨即熱吻起來,跟著扭作一團。

兩張嘴唇分開少許時,銘冬對她說:『我今晚滑完雪,現在十分疲累。對不起!晚安!』

沉醉於夢鄉的他,摟抱著若隱若現的玲瓏胴體,他不是夢到了伊甸園,而是夢見於雪坡上,與他一起飛馳而下、全身被臃腫禦寒衣物包裹著,只露出少許臉龐的身軀。

此夜他的本能被昇華,變成有靈冇慾了。

待續……

11 則留言:

  1. 等咗第4集好耐lu,終於有得睇,不過而家好忙,先留言後欣賞:)

    回覆刪除
  2. 個手提電話會唔會係綺珊有心留低嘅呢,仲叫埋佢入屋添喎。 :p

    「二人再於同一雨傘下,走了數十步短暫的路途」<-- 同舊情人相遇,仲做埋以前做過嘅同一樣嘢添,當年被棒打鴛鴦,銘冬當然點滴在心頭喇。

    「銘冬如廁後,以小毛巾洗臉時,不時抬頭望向洗臉盆上的鏡子,目光一片混亂,不時問自己,她對他,還有餘情嗎?」 <-- 我忍唔住要答喇,從種種跡象,綺珊對銘冬都仲有一份情。 :p

    銘冬便跟她「禮貌性」地擁抱和接吻 <-- 一對未婚夫妻用「禮貌性」呢個字,咁見外,好似有D嘢咁喎。

    「重逢激起內心泛起的漣漪,也慢慢漸趨於平淡。」 <-- 啱啱平伏番心情,點知又喺滑雪渡假村見到,究竟係咪綺珊知道銘冬會去,所以又自己安排去先?

    綺珊隨意問銘冬:『我也未見過你女朋友,不如介紹給我認識。』 <-- 綺珊開始進攻喇,佢要知已知彼,了解咗冰風先。 :p

    滑夜雪呢一幕D對白好正喎,好有互相暗示嘅感覺。大家都get到對方講乜,但係又唔肯明言喎。

    「他於矇矓中......跟著扭作一團。......對不起!晚安!」 <-- 呢段寫得好呀,刻意唔開女主角個名,非常有意思。

    哎呀,中晒計呀,中晒計呀 :o 我最初睇標題「有吻冇愛」,我仲以為係綺珊同埋銘冬喺滑雪場一吻後離開,原來另有所指,故事發展唔通會好似之前討論過嘅「中年夫婦」咁。 :)

    請快D出第五集喇,我等到長晒喇。 :p

    回覆刪除
  3. 餘情未了,銘冬和綺珊這晚該會徹夜難眼,想起舊記憶!

    回覆刪除
  4. 世純:

    哈哈!你幾乎為我這一集作了頗為詳盡的解釋!

    那對教我詫異的中年恩愛夫妻,給了我很多思考人性的索引.他們重逢後,各人自己的夫妻關係非常良好嗎?我的猜測是:肯定不可能.然而,他們也不可能一下子作出轉變,反反覆覆之餘,主觀願望也要有客觀因素才可能成事,不知你是否同意?

    綺珊和銘冬,大家也在試「水溫」,而且,雙方也不知道對方與伴侶的關係,所以,踏出一步,就退回半步,任何一方也不敢妄動.況且,各人也被本身的一段關係拖著,不能亂來.還有家長的壓力,需要面對.

    哈哈!不少情侶或夫妻,在眾人面前,也作「禮貌性」擁抱和接吻,其實背後各自出外「搵食」.

    多倫多外圍的渡假村,冬天經常要減價,來吸引遊客.所以很多人貪便宜,一窩蜂咁去,不時也會遇上朋友的.邊到有得平,啲人就去邊到.你咪以為去到全鬼佬的渡假村,以為只喺聽見英文,廣東話粗口,不時都在耳邊盪漾.由早至晚都間中聽到「抄蝦拆蟹」.

    「綺珊開始進攻喇,佢要知已知彼,了解咗冰風先。」
    綺珊搵冰風來比較,表示她「心火未熄」,你說得對.

    「大家都get到對方講乜,但係又唔肯明言喎。」
    你講得對.我是想描寫他們有相同的內心世界,但卻不可能說出口,卻可在微言輕語中,捕捉到對方的意圖.

    「對不起!晚安!」
    滑雪的衝擊,使他提不起對未婚妻的性慾.

    哈哈!「有吻冇愛」.銘冬根本沒有跟綺珊吻過.你又諗快咗.嘻嘻!

    我買了做相簿的網上折扣券,就快到期,已經付了三分一錢,唔做相簿,等於比人打荷包,所以續集唔可以出咁密囉.嘻嘻!

    回覆刪除
  5. Jessica Chan:

    哈哈!滑完雪,躺下床,就應該呼呼大睡,不過睡到半夜,他們就可能失眠.嘻嘻!

    回覆刪除
  6. 佛爺:

    「那對教我詫異……才可能成事」呢一段,我當然同意喇。如果佢哋兩人遇唔番當年嘅舊愛侶,就唔會離婚,我估佢哋會繼續過一D冇也感情嘅婚姻生活。

    故事當中,綺珊種種嘅作為,的確係比較進取,雖然未至於烈女段敢愛敢恨,但係都有意無意充滿暗示,可能係因為母親嘅壓力喇。至於銘冬,佢做事好君子,雖然內心蠢蠢欲動,但係實際行動上就點到即止。如果銘冬能夠主動一D,大踏一步,我諗人好快就事成喇。

    「你又諗快咗」 <-- 哈哈,係呀,上一集係「冇愛有情」,我咪咁諗囉,估唔到原來係另有所指,所以我大呼中計呀。 :p

    咁你快D做好相簿喇,唔好蝕底,做完先出第五集喇。呢個故事,可能要寫十集八集先完得。

    回覆刪除
  7. 世純:

    「故事當中,綺珊種種嘅作為,的確係比較進取,............... 如果銘冬能夠主動一D,大踏一步,我諗人好快就事成喇。」

    那對中年恩愛夫妻,男的沈靜和不苟言笑,女的就外向和健談,所以我猜測,他們重諧連理,女方應該較為主動。

    「哈哈,係呀,上一集係「冇愛有情」,我咪咁諗囉,估唔到原來係另有所指,所以我大呼中計呀。」

    哈哈!此地是多元化,可以好多鹽花,可以是非常含蓄和內向的。嘻嘻!

    你估得對,我心中已有整個故事的大概輪廓,大約寫十集.

    回覆刪除
  8. 佛爺

    世純最叻幫故事做撮要,我的故事給他三言兩語歸納了,好精闢。

    男女有攻有守,下集應該有突破啩我估

    佛爺唔落鹽花,睇你守到幾多集先?

    下集叫「有靈無慾」呀,哈哈!



    回覆刪除
  9. 卡臣:

    「佛爺唔落鹽花,睇你守到幾多集先?」

    哈哈!我今次要守身如「肉」,憐香惜「肉」,你睇住嚟呀!


    下一集叫「冇靈有慾」呀!嘻嘻!

    回覆刪除
  10. 「冇靈有慾」?

    睇怕鹽造的堤壩要崩堤了,災情慘重

    回覆刪除
  11. 卡臣:

    普通堤壩崩堤就災情慘重,鹽造堤壩崩塌,山洪暴發的淡水,頓變成鹹水,兼而鹹過死海,浮力超強,所以肯定唔會有傷亡。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