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3月14日星期四

性格就是命運(三)冇愛有情

性格就是命運(三)冇愛有情

零星的光線,從座背的液晶螢光幕、或平板和手提電腦投射到漆黑的機艙,伴隨著飛機引擎的隆隆聲響,也教大部份乘客入睡了。

突如其來的猛然機艙震動,使扣上安全帶的指示燈亮起,機長也在廣播中呼籲乘客要扣好安全帶。

入睡了的綺珊,頓時甦醒過來。睡眼惺忪的她,從薄被中伸出手臂,望了一下手錶,腦海裡即時猜測銘冬是逗留在她家裡,或是返回滑鐵盧。十多年沒見,銘冬談吐舉止跟以前沒兩樣,只是樣子成熟了。兩個月前的一場寒雨,教她重遇昔日的心靈。雖然那時只是短暫的相處,但也教她認知道,受過工作和生活洗禮的他,依然保存著往昔的真誠。


十一月初的深秋,樹枝上剩餘的金黃楓葉被一場豪雨所完全奪去。晚上九時多,暴雨教一輛中型美國房車駛入401高速公路旁的一個有著油站和快餐店的服務中心稍作停留。

這個服務中心,位於滑鐵盧與多倫多東行線的401高速公路上。前往多倫多的汽車,很少會在此停留。留下來歇息的,是那些準備穿越多倫多,然後再繼續往東行的車輛。

美國房車停泊好後,一位年約三十歲的男生從駕駛座位舉出雨傘,然後落車。男生隨之走至另一邊車門,以雨傘遮擋著一名與他年齡相仿的女生下車。他們在寒雨中瑟縮地走在一起,直至走進距離不遠的一家快餐店後,兩雙腳步才放緩下來。

女生跟著示意男生先找座位坐下,她就自己去買飲品。

經過多個小時的雨中長途駕駛,男生臉上已經露出了疲態,他走至近窗戶的一個卡位坐下,閉上雙目休息。

片刻之後,女生拿著塑膠托盤走至卡位,她把熱咖啡放於男生前,再把一杯熱巧克力奶放在男生對面的檯面,然後才坐下男生對面的座椅。

男生背後的卡位,有一位跟他背對背而坐的男生,正在低頭看著智能電話上的螢光幕,在埋頭苦幹,他沒有理會周圍發生什麼事,只是間中望一下窗外燈光照射上大片玻璃窗的雨水。因為坐於他背後的一對男女,也默然不語,沒有對他做成任何滋擾。


過了一會,女生才對喝了一口咖啡而放下杯子的男生開腔:『讓她離去吧!我看她的樣子,她是不可能會回心轉意的。』

男生沉默了一會,再拿起咖啡來飲了一口才回應:『你可否不要重覆又重覆這句說話呢?你又沒有經歷過分離之痛,怎知箇中困窘?』

女生頓時啞口無言,她取起熱巧克力奶來嚐一口。

凝固的空氣在他們之間徘徊著,直至女生垂下頭,以彷彿是自言自語的聲音說:『我怎會沒有經歷過?我也跟你一樣,也是逼於無奈的,只是我當時比你現在年輕而已!我已經遭逢兩次分手之苦。我可以告訴你,時間可以沖淡一切,教你重新去享受另一段戀曲。』

男生沒有為意女生的說話內容,他又再重覆了他已說了千篇的問題:『你是女人,你一定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教她留下的?』

女生頓時憤怒起來:『就是因為我是女人,我才告知你,你應該去另覓新歡。女人心無所屬,甚麼靈丹妙藥也沒法子挽留她。』

男生便沉靜起來。但坐於男生背後,低頭向著智能手機的男生,隨之抬起頭來。好奇心教他漫不經心地轉頭,想知悉他背後是什麼一對男女。可是,他的視線被坐於他背後男生的頭顱所阻擋,他只是瞥見女生的一邊秀髮,看不見她的容貌。

過了一會,向著智能電話埋頭苦幹的男生站起來,他轉身準備去洗手間時,才發覺坐於他背後的一對男女,女生已經不見蹤影了。


他走了去近餐廳出口的洗手間,如廁後從洗手間步出來時,智能電話出現的訊息,教他低頭在查閱。

片刻之後,他垂頭地再向前走了數步,一對波鞋在他的眼簾下出現,他才抬頭張望。

愕然的面容,即時垂下了拿著智能電話的手臂,沒有作聲,腦海頓成一片空白。

兩張默然不語的臉孔,只是凝望著對方。幸而寬敞的餐廳走廊和稀少的人流,才沒有對公眾做成阻礙。

靜默相對的眼睛,教男生的嘴角開始移動,卻發不出聲響。

此刻女生才開腔:『你路過這裡?』

男生:『是的。』

女生:『你與其他人在一起?』

男生:『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我準備去機場接機。』

女生詫異地問:『去機場接機,停留在這裡?』

男生:『我搬了去滑鐵盧市居住。』

女生:『哦。』

女生思索了一下再問:『從滑鐵盧市去機場,只是一個多小時車程,也要在此停留?』

男生:『暴雨令航機沒法子降落,仍然在空中盤旋,我就在這裡等候消息,因機場泊車費用十分昂貴。』

女生:『我和親戚在一起,我們先返回餐桌吧!』


他們一同返回餐桌時,銘冬才知悉,剛才坐於他背後的一對男女,女生就是綺珊。

綺珊跟住介紹與她一起的男生給銘冬認識:『這是我的表弟,名叫醉易。』

她跟住再以手指向銘冬,然後面向表弟:『他是我的前度男友,名叫銘冬。』

銘冬頓感詫異,因為十多年前,綺珊也從未在她的生活圈子裡,承認他是她的男朋友,而事隔十多年,她卻若無其事地直言無諱。

兩位男生握手後,他們各自返回自己的座椅。綺珊就輕聲地對醉易說:『你看見了吧!我完全可以放得下,為何你不可以?』

醉易沒有回答,他腦海裡只在重播剛才綺珊介紹銘冬是她的前度男友時,銘冬臉露的詫異神色。

沉默了一會,醉易突然站起來,轉身走至銘冬身邊,激動地質問他:『你講,你是否真的是我表姊的前度男友?』

銘冬自己也掉進了胡思亂想的深淵,突如其來的質詢教他無所適從,只是面露愕然之色。

綺珊跟著站起來,她走至表弟身邊,向銘冬說:『你不怕承認的,他只是我的表弟而已,我們沒有其他關係。』

銘冬再躊躇了一下,才戰戰兢兢地回答:『是的。你表姊是我的前度女朋友。』

醉易聽後,呆了一會,沒有作聲,隨之向洗手間走去。


綺珊若無其事地坐下銘冬對面的座位。

銘冬跟著問她:『你表弟發生什麼事?』

綺珊:『他被情困,我只是開解一下他而已。』

銘冬:『哦。我剛才被他嚇唬了,以為他是你男朋友,突然醋意大發。』

綺珊微笑了一下便轉了話題,他們就簡單地互道近況。

醉易如廁出來,他只看見銘冬的背影,但卻見到坐於銘冬對面的綺珊臉容。他走至表姊面前,突然質問她:『為何你對著前度男友微笑?你是否跟他舊情復熾?』

銘冬和綺珊頓時啞口無言地望著醉易。

空氣呆滯了一會後,醉易再開口說話:『我是還有希望的。』

話畢,醉易就從卡位取起他自己的雨傘,跟著就掉頭向餐廳的出口走去。綺珊望著他的背影,追問他:『你往那裡去呀?』

醉易轉臉少許:『我返回芝加哥。』

綺珊馬上站起來,一邊追趕他,一邊說:『你發了什麼神經呀?明天你不是要到多倫多開會嗎?』

大約五分鐘後,綺珊怒氣沖沖地返回銘冬的卡位:『你教我怎麼辦呀?他丟下我一個人在這裡。』

銘冬思索了一會:『我載你去機場,然後你在機場乘坐的士回家,怎麼樣?』

其實銘冬是願意直接送綺珊回家的,但久別重逢,他不敢太過唐突,以免嚇壞綺珊。

綺珊:『那麼你何時可以起行?』

銘冬:『我要待多一會,再查看一下航機何時降落?』

這時綺珊發見銘冬手指載著的訂婚戒指,她猜測銘冬是有所顧忌,所以只是把她當成是坐順風車的人一樣對待。她隨之取出智能手機,告訴雙親她要晚一點才回到多倫多。

電話掛斷後,她便以手機上網,二人再沒有交談,餐桌也靜寂起來。

冷清的檯面突然被銘冬的語音打破了沈靜:『航機在暴雨中沒法子降落,轉飛了渥太華,我暫時不會去機場了。』

綺珊臉上頓露慌張的神色。

銘冬繼續說:『但我會先送你回家,才返回滑鐵盧市。』

綺珊聽後,雖然心情放鬆了,但她卻不知道說什麼才是。腦海裡突然茫茫然一片空白。

銘冬見狀,再說:『妳不願意我送妳回家,我可以送妳到多倫多邊緣的巴士站或地鐵站的。』

綺珊連忙回應:『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希望可以直接回到家的。』

銘冬:『那麼我們起行吧!』

他倆走至餐廳門口,雨勢依然頗大。銘冬沒有遲疑地對綺珊說:『我去取車駛過來,妳在這兒等待我。』

話畢,他就衝出了餐廳,走進了夜雨中的停車場。

一會兒後,朦朧的雨點被漸近的車頭燈照射至越見清晰,一輛房車便停泊在綺珊的面前。她打開車門,看著滿面濕透的銘冬,馬上坐進前座位,然後關上車門。車子就向著服務中心的出口駛去,於細小而頗長的路徑上逐漸加速,重新奔馳上401高速公路東行線,向著多倫多邁進。

此時綺珊從手袋取出一片紙巾,抹去自己臉上的雨珠。

她抹掉自己臉孔的雨水後,再從手袋取出第二張紙巾,躊躇了一會,她抬頭面向著汽車的擋風玻璃,跟著把拿著紙巾的左手,伸向銘冬的右臂旁邊,輕聲地說:『你抹一下臉上的水珠吧!』

銘冬伸出右手接過紙巾,也輕聲地回應:『謝謝你!』

銘冬的紙巾被抹至濕透後,綺珊再取出第三張紙巾。這次她轉身少許,望向銘冬:『你把濕透了的紙巾交給我,然後以我手中的新紙巾再抹一下吧!』

如此簡單的幫助,卻在一個雨夜的車廂裡,因為一段舊情的重逢而變得侷促和不自然。

銘冬抹掉臉上的水份後,車廂就沈靜起來,直至綺珊的手提電話響起,她從手袋拿出手機來接聽,車廂的靜寂才被打破。

綺珊:『什麼?你返回服務中心的快餐店?我正在銘冬的車子上,他載我返回多倫多的家。』

綺珊掛斷電話後,銘冬好奇地問她:『為何你表弟說國語,你就跟他講廣東話的?』

綺珊:『因我舅母是台灣人,我表弟在美國三藩市的台灣人社區成長。其實他聽懂全部廣東話的,但只可說一些簡單的廣東話詞句而已。』

銘冬:『哦。原來如此。』

話題被打開,銘冬再問:『你表弟跟女朋友發生爭吵嗎?所以弄至他言行怪異。』

綺珊跟著回答:『不是跟女友爭執如此簡單。』

綺珊沈思了一會,夜雨的暗淡車廂裡,就道出了一段異乎尋常的戀曲。


多年前的一個仲夏,一位於花旗國土生土長的華裔青年,獨個兒參加了一個西人為主的旅行團到中國旅遊。就在行程的最後一站上海,他邂逅了一位善解人意、身段婀娜多姿的女導遊。

女導遊對這位洋人旅行團中的「竹笙仔」(北美洲土生土長華裔)特別關心,對他照顧得無微不至兼而關懷備至,猶如他在童年時的母親一樣對他細心呵護。

「竹笙仔」回到美國後,他們依然保持聯絡。不久之後,他便與女導遊成親,然後雙雙飛到美國開始了新生活。

數年過去了。女導遊入籍美國,取得美國公民身份和護照,他們到餐廳慶祝。二人帶醉回到家裡的晚上,躺臥床舖後,「竹笙仔」擁抱著妻子,正欲跟她行周公之禮時,女導遊推開他,然後跟他說:『對不起!我要跟你離婚。』

半醉的醉易哈哈大笑起來:『妳不要飲醉就找這些話題來開玩笑。』

韻霜正經地回應:『我不是開玩笑,我在上海是有丈夫和女兒的。』

醉易並不相信,他再次摟抱老婆:『妳不要再說戲言了。』

韻霜再推開他:『我不是在說笑,我的女兒已經快將七歲了。』

她隨即從床頭櫃取出一張於上海拍攝的家庭合照給醉易看。照片中的韻霜,手抱著未曾足歲的女兒,丈夫的手臂就親切地擁摟著她的一邊肩膀。

醉易看著照片,頓時從醉中甦醒過來,默不作聲。

床上的空氣凝固了一會後,韻霜才再開腔:『你不用擔心,我知道你因為我才買下這一套房子,又作了積極的儲蓄,計劃我們的將來。所以我是不會分享你任何房產和儲蓄的。』

醉易躊躇了一下才回應:『妳是早有預謀的。』

韻霜:『這點我不否認。』

醉易呆了一會:『妳丈夫同意妳這樣做嗎?』

韻霜:『他起初不贊成,但過了一星期,他就改變初衷,完全支持我的決定。』

醉易:『那麼奇怪?』

韻霜:『沒有奇怪的。我們有著共同理念和生活方向,大家也是為了一個家的將來而未雨綢繆。』

醉易又再啞了一會,沒有作聲。

片刻之後,他才再說:『我與你結婚後,沒有再觸摸過其他女人了。我是對妳忠心耿耿的。你丈夫一個人在上海,你可以擔保他不會跟其他女人鬼混嗎?』

韻霜不假思索地回應:『我當然認知道男人是有需要的,但我並不是一位斤斤計較的女人,只要他深愛著我和我們的女兒,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醉易又發呆了一會:『妳每年堅持要返回上海兩次,不是因為掛念父母親?』

韻霜直言無諱:『我是惦念著女兒和夫君。』

醉易又再沉默一會:『你準備回上海,申請他們來美國?』

韻霜:『我不習慣美國的生活,我丈夫已經做了老闆,他的事業蒸蒸日上。上海才是我們溫暖的家。』

醉易頓感愕然:『那妳作出如此大犧牲,弄一本美國護照來幹什麼?』

韻霜以堅定的語調回答:『我只是為了家人而購買一份「家庭保險」而已。萬一黃土大地出了什麼亂子,我們也有地方逃難。』

醉易沒有再作聲了。

韻霜再說:『你有房子,有儲蓄,又是專業人士,將來不愁找不到一位嬌妻的。』

醉易依然沒有回應。過了一會,他飲泣起來:『從來也沒有女人像妳一樣,待我如此體貼入微的。』

韻霜把她的家庭照放回床頭櫃,然後關了燈,她隨之摟抱著醉易,吻上他的頭額,柔情似水的語音,飄散於枕頭上:『對不起!我辜負了你!』

她跟著脫去睡袍,主動地與醉易溫存起來。


此時銘冬的車子已經進入燈光耀目的401公路位於多倫多的路段。綺珊講述完醉易的感情困擾後,車廂又再次靜寂起來。

直至房車離開401公路,進入市區的馬路時,銘冬才打破沈靜。

銘冬:『為何妳會去了芝加哥?』

綺珊:『我跟朋友到拉斯維加斯玩樂,回程時到芝加哥探望他。他竟然哀求我去勸告女導遊不要離開他。』

銘冬:『那妳是否按照他的意願去做?』

綺珊凝視著汽車的擋風玻璃,以毫不妥協的語調說:『難得女導遊不要我表弟的房屋和資產,他應該馬上簽字跟她離婚。』

銘冬沒有再回應。綺珊坐上了他的車子,已教他心潮澎湃。情感之事,豈是「簽字」如此簡單。然而,每個人評議他人的感情糾葛,總是以金錢和財產作為依歸。倘若發生在自己身上,才體會到情感問題是錯綜複雜的。

車子到達綺珊雙親的房屋時,綺珊問銘冬:『或許你在我家的地庫休息一下,萬一飛機半夜到達,你也不用再從滑鐵盧出來那麼遙遠。』

銘冬躊躇了一下,他只是向前望著擋風玻璃窗,輕聲地回應:『我是接女朋友機的。』

綺珊臉部頓露尷尬的神色:『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雨中駕駛長途車是非常疲倦的,所以才讓你進我家歇息一會。我父母親不會再介意的,我也快將結婚了。』

銘冬沒有回應。他思索了一會才說:『謝謝你的好意!我想我是不需要在你家休息的。再見!』

綺珊凝視著他堅定的面容一會才說:『那麼好吧!現在還下著大雨,你小心駕駛呀!』

她隨之便轉身落車。她向家門走了數步,再度轉身,遙望著一輛她沒有預料過,和期待過自己會坐上的房車,在交通燈的路口消失。

銘冬是故意逃避綺珊的。這段寒雨重逢,教他內心動盪不已,他不能沒有地方喘息的。


航機渡過了一段北極的高空氣流後,恢復了平穩,綺珊才從回憶中甦醒過來。兩個多月過去,女導遊已經回到她恩愛的丈夫身邊,重新照顧著她可愛的女兒。而綺珊的表弟,就成了離婚輔導中心的「常客」。

待續……

20 則留言:

  1. 佛爺:

    你寫嘢好快手吓喎,前兩日講完,咁快起到貨。

    佛爺好嘢,用男生女生做開頭,過一陣先話畀大家知佢哋係識嘅。再睇落去,原來係銘冬同綺珊,呢個係第一、二集嘅前傳。

    我睇到〝韻霜正經地回應:『我不是開玩笑,我在上海是有丈夫和女兒的。』〞,第一句想講嘅係「我X,唔能係呀 :o」再睇埋落去,先知韻霜所有嘢都係有計劃嘅。

    呢件事情真係有兩個角度去睇,而且結論非常極端,投票真係幾難揀。

    喺醉易嗰邊,韻霜直情係一個仆街喇,處心積慮咁為咗攞本美國護照,自己仲要畀佢玩足咁多年。

    喺韻霜嗰邊,佢簡直係一個節婦呀,犧牲自己咁多年青春嚟為咗「上海嘅家」,佢咁樣做仲偉大過當妓女嚟供仔女讀大學呀,唔係個個做得到。

    我自己就覺得韻霜係一個非常「均真」嘅人,別人用金錢去買一件東西,如果再有贈品送就梗係攞埋o架喇,攞得越多越多好。但佢用多年青春心血,買一本護照,離婚後其實佢可以分身家,但佢都冇咁做到。

    最後,我都係投咗有良心情義嗰個,我覺得佢對醉易有良心,對上海的丈夫有情義 :)

    呢個題目「冇愛有情」改得好呀,形容咗兩個故事 :)

    回覆刪除
  2. 好嘢,加插圗表解釋,我以為飛虎隊要出擊添呀

    韻霜...為了改善家人生活,作了犠性,認真唔話得。佩服佢

    回覆刪除
  3. 世純:

    呢篇野我係週末已經開工架喇!不過前兩日至講,而且作過修改.你對韻霜的意見,我都未曾諗過,我要諗諗佢至回覆你.

    真正的醉易,佢表姊係人地面前,話佢表弟黐線,鬧佢表弟:「拿拿林即係簽字同佢離婚喇!仲諗乜呀?萬一個女導遊改變主意,同你分身家,唔係仲傷.」

    回覆刪除
  4. 卡臣:

    我諗既係一個道德同倫理的關係.現代社會,女人也有婚外情,不出奇,但咁樣做,應該如何看待婚姻的定義呢?

    回覆刪除
  5. 佛爺:

    等你回覆呀 :)

    個女人講到咁明,真正嘅醉易仲諗住「cool」煲,梗係痴線喇。表姊嘅意見都好啱,萬一呢個女人反口,到時真係人財兩失呀。

    回覆刪除
  6. 婚外情....男女各有各玩╴大家累了便回家,當無事發生。當係課外活動

    回覆刪除
  7. 欺騙感情,隨時會摧毁一個人,做不下手!

    回覆刪除
  8. 那男人讓自己的老婆去幹這種缺德的事情,還要來幹嘛,一腳伸佢出黃浦江喇!

    回覆刪除
  9. 世純:

    「個女人講到咁明,真正嘅醉易仲諗住「箍」煲」

    竹笙仔為何會如此癡呆,還企圖去挽回這段虛假的感情呢?

    依我愚見,有兩個原因:

    第一,這段關係有別於一般夫妻關係.女導遊在家庭裡,可能變成一位餐廳女侍者的角色,而竹笙仔就變作了餐廳客人的角色.因女導遊要把竹笙仔當作客人來殷勤服侍,直至她取得美國護照為止.萬一有什麼差池,中途離婚,女導遊豈不是功虧一簣?所以,竹笙仔就對這段「夫妻生活」念念不忘.

    第二,女導遊不要竹笙仔財產.這些存心欺騙的事件,通常也會把「目標男人」榨乾,不留餘地的.如你所說,買東西也會取盡贈品,這是人之常情.然而,女導遊卻沒有這樣做,就教竹笙仔形成了一個深信不疑的看法:「女導遊似是無情,卻是有情! 」使竹笙仔更為泥足深陷,無法自拔了.

    「喺醉易嗰邊,韻霜直情係一個仆街喇」
    我跟你的看法有出入.倘若女導遊跟竹笙仔分身家,竹笙仔就會認為女導遊是「仆街」.但女導遊留了一條康莊大道給竹笙仔去再娶妻,竹笙仔就覺得女導遊就算「無情,也有義」.

    「喺韻霜嗰邊,佢簡直係一個節婦呀」
    從某一角度會覺得這位欺騙感情的女人是「節婦」,而竹笙仔的表姊,也沒有罵過女導遊.為何會如此呢?
    我猜測,女導遊沒有去到盡,她的目的只是一本美國護照.她達到目的便算了,沒有再作貪圖,手下留情.這就造成女導遊的「缺德」行為,不其然地受到美化,令一些人不會指責她.

    無錯,女導遊要跟竹笙仔分身家,竹笙仔真是無法阻擋的.

    在我的觀點,竹笙仔有著再度建立家庭的「硬件」(財產),但他卻失去了維護兩性關係的「軟件」(心靈).

    以上只是我的主觀愚見,不是要你認同的.

    這一集我想出了數個標題,最後都是選了「冇愛有情」.因為我覺得較合適和沒有產生標籤效應.你看透了我這標題的用意.

    回覆刪除
  10. 卡臣:

    婚外情等於課外活動,也十分對呀!不過就是高危課外活動,猶如空中滑翔、攀登喜瑪拉雅山或深洞潛水般,無意外,就好刺激.有意外,就更加激.嘻嘻!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係呀,有啲課外活動令人粉身碎骨,有啲令人有益身心,真係小心啲揀先得。

      刪除
  11. 校長:

    你說得對,竹笙仔從此會變得敏感和多疑,再不會相信伴侶,任何新的情緣,也不可能維繫太久.他有任何優厚的物質條件,也是無補於事的.

    回覆刪除
  12. Jessica Chan:

    哈哈!我聽聞上海有不少這類男人,若果要把他們掉入黃浦江,我想,黃浦江浮出的這類男人,數量多過最近漂浮的死豬.嘻嘻!

    回覆刪除
  13. 卡臣:

    高爾夫球名將,老虎‧活士,都係玩「課外活動」,被前妻打穿頭.所以操「課外活動」,真係要小心.嘻嘻!

    回覆刪除
  14. 佛爺:

    你分析「竹笙仔為何會如此癡呆」嘅兩個原因好有條理,不愧為愛情心理學嘅專家。

    「喺醉易嗰邊」同埋「喺韻霜嗰邊」 <-- 我當時嘅意思係喺呢兩個人嘅親朋好友嗰邊。即係如果我係醉易個表哥,我會覺得韻霜係仆街,咁樣玩弄我表弟。如果我係韻霜嘅好姐妹,我會覺得我個friend好偉大,為上海個家咁犧牲。

    你有時太客氣喇,我鍾意睇別人對事情嘅睇法,可以令我更加多一個方向去思考。 :)

    哈哈,你呢集真係寫得好o架,利用「醉易韻霜」事件,交代咗銘冬、綺珊嘅前緣,兩人相隔多年,愛已煙消雲散,卻留下一段情,真係好難得。

    睇嚟呢個故事仲有排寫喎,仲有兩人嘅另一半未出場,唔知佢哋會唔會之前又係識嘅呢 :o

    回覆刪除
  15. 世純:

    我是因為你的意見,才回想起男女在一個家庭裡的「角色」理論.我也要謝謝你!

    「我當時嘅意思係喺呢兩個人嘅親朋好友嗰邊。」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只是聯想到一些見解而已.

    你喜歡看人家的觀點,這是一件好事,不是人人可以做到的.

    綺珊和銘冬的另一半,他倆是互不認識的.

    我見過一對中年恩愛夫妻,我一直不知道,原來他們少年時代是戀人,因為家庭反對而分手,後來各自結婚.一次在街上的偶遇,使他們重逢.那時二人大約三十歲,不再顧及上一輩的約束.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他們各自離婚,然後再度結婚.我這個故事的範本,就是來自這對夫婦.

    回覆刪除
  16. 因為我自知唔係咁醒嘅人,所以聽完其他人嘅觀點,可以令自己睇嘢睇得全面一D。

    雖然呢對「中年恩愛夫妻」嘅前夫同埋前妻比較無奈,希望佢哋都睇得開喇。不過,就「中年恩愛夫妻」嚟講,呢個結局真係完美呀。

    回覆刪除
  17. 世純:

    我無想過這對中年恩愛夫婦的前妻和前夫的感受,因為我不認識他們.你又給我從另一角度去思考.

    回覆刪除
  18. 佛爺:

    前夫/前妻某日番到屋企,另一半好認真咁講:「我喺街上遇到當年嘅相好,佢先係我真愛,對唔住呀,我要同你離婚。」

    我諗當事人聽到之後,一定無比震撼,腦內湧出大量問題。

    你唔係咁兒戲呀?
    你唔係考慮清楚先同我結婚嘅咩?
    你當我係咩呀?
    你話走就走,我哋一齊幾年喇?

    回覆刪除
  19. 世純:

    我沒有形象過這對恩愛夫婦跟前妻和前夫開腔要求離婚的情境.你說得對,他們的前妻和前夫也馬上會提出你所列出的問題.但我想到的是另一情況.

    有多少人是跟初戀情人結婚的呢?相信有不少人也不是與少年時代的戀人成親.倘若他們再次在街上相遇,會否馬上愛火重燃呢?這個可能性不太大,因為愛情是會熄滅的.

    所以,我就推斷到,該對恩愛夫妻,他們本來的婚姻生活,也是不美滿,甚至是很差的,他們才會一直惦念著往昔的快樂時光.街上的偶遇,只是一條導火線,引爆兩人本來的惡劣婚姻.

    你對我這個推測有何意見呢?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