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1月17日星期四

啟蒙運動(十八禁)


【肉食女挽救草食男】中集(十八禁)

《啟蒙運動》

清晨時分。札南甦醒過來,他於被窩裡,以手輕撫著一片裸背,手指感觸著一條胸圍繩結時,平安夜那晚的情景,浮現眼前。

那夜他獨個兒坐在香港中環蘭桂芳的一家餐廳,正在等待新婚妻子從內地公幹回來,與他共渡佳節。

過了好一會,他的手提電話響起來,是春夢來電。她告知札南她要遲三天才回港,著札南自己進食。

札南放下手機不久,一位穿著白色襯衫、紫藍色百褶裙的女生,走至他的桌旁,開朗地跟他打招呼:『新婚一個星期,已經被老婆遺棄了嗎?』

札南以愕然的眼神望著采玉:『妳是 ………』

采玉:『我是采玉呀!你不記得我嗎?』

采玉隨之取出智能電話,展示婚宴中拍下的照片。札南看了一會才說:『對不起!因那晚太多新臉孔,所以我完全記不起。』

采玉跟著便介紹她身邊一位衣著整潔的女生:『她名叫冰蓮,是我的表妹。』

采玉轉向冰蓮:『他叫札南,是我閨中蜜友的新婚夫婿,你以前跟他也有一面之緣的。』

冰蓮伸手與札南握手後,采玉對札南說:『我們今晚沒有訂檯,只是來碰一下運氣,但現在已經沒有座位了。』

札南對冰蓮全無印象,他只覺得奇怪,為何采玉會記得他跟冰蓮見過面。他遲疑了一下:『沒問題。我今晚也要用膳的。』

她們坐下後,本來與周圍氣氛格格不入的平靜檯子,頓時變得熱鬧起來。害羞而靜寂的札南,受到兩位女生的夾擊,漸漸地被她們融入了他的封閉圈子,不時也談笑起來。

這頓得意忘形的歡笑餐,教剛與男友發生大爭吵,欲藉狂歡來麻醉自己的冰蓮,洞悉了采玉的心事。她發見了采玉的眼神,頻頻停留在札南的臉龐上,而札南卻不時避開一雙貪圖的目光。


本來他們打算餐後去看聖誕燈飾,可是冰蓮卻喝醉了。

他們離開餐廳時,采玉與札南便攙扶冰蓮至停車場,進入采玉車子的後座位。采玉便駕車至新界一所村屋,他們合力攙扶冰蓮上了村屋的三樓。冰蓮躺下沙發椅一會後,她的迷糊狀態有所改善,采玉便輔助她進入浴室梳洗。

采玉返回客廳坐下時。札南好奇的問她:『冰蓮並不是飲得太多酒,為何會如此容易便爛醉如泥?』

采玉:『她很少飲酒的,可能昨夜跟男友鬧翻之故。』

札南:『我們要待她從浴室出來,才可離去吧!』

采玉:『這裡也是我的家,我跟冰蓮合租這層村屋的。』

札南:『那麼,這裡如此偏遠,我應該乘坐什麼車子離開呢?』

采玉沉思了一會,若有發現地說:『你不如除下上衫,然後去洗澡,讓我幫你洗滌衫上的嘔吐物,再以電燙斗弄乾,你才離開吧。』

札南:『不用如此麻煩了。況且,我也沒有衣服更換。』

采玉:『我給你一條大毛巾包裹著,你在我房間坐一會,我房內是有一個電暖爐的。』

札南沒有再回應,他只是心跳加速。他沉思了一會便站起來,準備離去。這時浴室傳出撞擊的響聲,二人馬上走至浴室處,浴室門突然打開,冰蓮撫摸著頭顱走出來,向他們兩人說:『不好意思,我誤撞了浴室門,沒有大礙的。』

采玉便攙扶冰蓮返回她的房間就寢。

采玉從冰蓮的房間走出來時,札南問她:『我可否借廁所一用?』

采玉隨口地回答:『當然可以的。』

札南進入浴室如廁後,取了一些廁紙,於洗面盤處弄濕了,然後抹掉上衣的嘔吐物。

沒有上鎖設置的浴室門突然被打開少許,一條粉紅色大毛巾從門縫中遞入,躊躇的手掌,猶豫了一刻,終於接受關愛的好意。

浴缸的浴簾被拉上後,隨之而來的是花灑的流水聲。陷入恐慌性胡思亂想的札南,於不知不覺中淋了十分鐘浴。他最後得出結論,此夜又不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冰蓮就在隔鄰房間,采玉不可能會有何作為的。大不了,他就高聲呼叫。


沉思的札南突然被一絲女音所驚醒:『對不起!我太過急,要趕著如廁。』

札南愕然之際,他聽到廁板被放下的聲音。片刻之後,馬桶就傳出沖水聲。采玉平和地說:『我幫你拿上衫去清洗。』

札南唯有回應:『真是麻煩你了!』

隨之而來的是浴室門打開的聲音。浴室門被關上後,札南才深呼吸一下,背部比花灑熱水還要滾燙的肌膚才開始冷卻下來。他跟著關上花灑的水掣,然後拉開浴簾,頓時被嚇至目瞪口呆。


一條美腿踏進了浴缸,另一條玉腿跟隨。浴簾再被拉上,花灑的流水聲又再響起來。

一雙驚愕的眼睛,凝神地看著婀娜多姿的胴體,被滔滔流水澆灌。猶如出水芙蓉的裸姿,不時扭動著圓渾豐盈的玉臀。

采玉關上花灑前,她把花灑射向札南一會,然後柔聲地問:『你不會覺得太凍吧?』

札南詫異地回答關心的語調:『我感到舒服了許多。』

采玉跟著取起沐浴露,臉向著被燃燒的目光,把皂液塗上自己的軀體。

全身塗抹了皂液的嬌柔魔體,準備轉身開啟花灑的水掣時,浴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一絲迷糊的音調傳進了他倆的耳朵:『不好意思。我因為飲得太多酒,沒法子忍耐了。』

微型水柱撞擊馬桶盛水的聲音響起時,札南被嚇至牙齒也顫動起來。采玉見狀,她立即上前把札南摟抱著,然後撐起腳尖,以吸吮著一張顫慄的嘴巴,希望他逐漸安靜下來。


然而,一條位於采玉腹部的異物,令她感到不舒服,她隨之伸手往那裡,勃起了的堅挺陽具,剎那間便被兩片溫潤的陰唇所呵護著。

馬桶的沖水聲過後一會,浴室門就被打開,跟著再被關上。

采玉本意是要在浴室激起札南的情慾,沒打算在浴室跟他纏綿的。但此情此境,她已欲罷不能。況且,冰蓮已經如廁,她不會再進入浴室的。

滿佈沐浴露的身軀,札南仿如摟抱著一顆滑不留手的嬌體,而且兩顆豐滿的蠕動乳房,也猶如為札南的胸肌再次塗上浴液。

雖然他倆摩擦得全身滾燙,但寒冷的天氣始終讓濕漉漉的溫存不可能維持太久。采玉惟有開啟花灑,讓熱水為他倆保溫,他們倆就在溫暖的小型瀑布流水中,激盪地摟吻著,一隻粗壯的手掌,失控地抓緊柔滑的圓潤臀部。前後移動的豐盛屁股,煎熬著一條被兩條腿夾住的火熱肉棒。

當兩張嘴唇微微分開時,札南輕聲地對采玉說:『繼續下去我怕會出事,我們不如就此終結吧!』

一張噴火的嘴唇頓時瘋狂地吻上等待回答的嘴巴,憂懼的嘴巴再沒有機會發問,浴室只剩下響亮的床叫聲。采玉已經失去了理智,她只沉醉在這個二人世界的浴缸中,不知道斗室裡還有昏睡的冰蓮。

飽受壓榨的堅韌陽具,終於忍無可忍,絲絲乳白玉漿從采玉雙腿緩緩地流下,與硬朗陰莖摩擦至沸騰的熾烈陰戶,望著過門而不入的玉液,心有不甘。脹紅的龜頭,從沒有探訪過熱帶雨林裡的仙洞。只在洞口吐出黏液。

片刻之後,采玉溫婉地對札南說:『你今晚不要離去,我們可以再來的。』

札南感激地回應:『我覺得應該就此罷休,算了吧!』

采玉凝視著札南堅決的臉孔一會,溫馴地說:『你就讓我擁抱你睡一夜,我保證不會有越軌行為的。』

札南看著她哀求的眼神,沒法抗拒地默然點頭。

花灑流水被關上,浴簾隨之被拉開,采玉遞上一條粉紅色大毛巾給札南,自己就取起另一條白色大毛巾抹身。

札南抹乾身上的水份,他踏出浴缸,正卻拿起他的內褲穿著時,采玉在他耳邊輕聲地說:『我聽到冰蓮起床的聲音,你馬上走去我的房間,然後把房門關上。』

札南被嚇至不知所措,他慌亂地把粉紅色大毛巾遞給采玉,然後裸體奪門而出,走入采玉的寢室,緊張地把房門關上。寒冷的天氣,教他沒有選擇的餘地,只有竄進散發出陣陣女兒香的被窩。

采玉聽見她房門被關上的聲音後,她非常鎮定地把浴室的門關閉,然後穿回睡衣,跟著洗滌札南的衣物。


過了一會,采玉的房門被打開,惶恐的眼目,發見穿著厚實棉質睡衣褲的身軀,驚訝地問:『冰蓮有沒有起床?』

采玉把兩個放有濕淋衣物的衣架掛於窗前,沒有回應札南的問題,她只是再走出房間。片刻之後,札南的褲子和鞋襪等也被取回房內,她跟著開啟電暖爐,然後才施施然地關上房門。

札南口吃地問:『妳清洗了我的內褲,我今晚穿著什麼來睡呀?』

采玉不慌不忙地回答:『我今夜要金房藏龍,只要你乖乖地睡覺,無人會知悉你與我裸睡的。況且,冬天的天氣乾燥,明早你的內褲便會乾涸的。』

札南凝視著一套棉質睡衣褲一會,深信采玉只想摟抱著他一夜,沒有他圖的。

表象,往往是與實質有所差異的。


采玉跟著掀起被子,坐下床邊,向札南說:『我們大家也洗濕了個頭,你坐起身來,我跟你作一些婚後輔導,讓頭髮乾涸後,才躺下睡眠吧。』

札南詫異地說:『深夜作婚後輔導,妳有職業病嗎?』

采玉吻了他的頭額一下才繼續說:『你坐起身來吧,我的輔導是對你有裨益的。』

札南躊躇了一會,兩顆被厚厚棉被蓋著的身軀,便倚在床頭處,一場關於婚姻、倫理和性知識的講授便展開了。

差不多一個小時過去,他們濕透了的頭髮早已經乾涸,二人才躺下床就寢。札南對摟抱著的、入侵他人婚姻的嬌媚,竟然有著嚴謹的家庭倫理觀,感到頗為詫異。或許,她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可以是例外的。

凌晨二時多,采玉的房門被敲打,二人被驚醒起來。采玉高聲地問:『什麼事?』

一絲哭哭啼啼的語音透進了房門:『你說,我是否應該明早打電話給男朋友呢?』

采玉鎮靜地說:『你等待一會,我出來跟你談。』

她跟著在札南耳邊細語:『你不用擔心,繼續睡吧。我出去與她談一會便沒事的。』

采玉躍出了房間,她聆聽著冰蓮的傾訴,安慰她和給予她一點正面的見解。

半小時後,采玉才返回自己的睡房。此刻札南已經呼呼大睡。采玉被冰蓮弄醒,經已沒有睡意了.


清晨時分,天邊已現出金黃色的曙光,他們二人皆側身而睡,采玉背向著札南的胸膛。一條不自主地勃起了的堅挺陽具,不安地竄進了兩條大腿之間。

半睡半醒的手掌,無意識地撫摸著溫暖的腿肌。手掌漸漸地詫異為何棉布睡褲如此柔滑之際,睡眠了的豐潤屁股肌肉,突然夾擊硬朗的陽具。札南遲疑了一下,跟著以手掀起被子來偷看,頓感愕然!為何密實的身體,夜半變作幾近赤裸的身軀?

札南立即放下棉被,昏暗的被窩,教他看不清剛才被窩裡的實情。一隻探索的手掌,隨之緩緩地移至裸露的背脊,此刻他發見一條綁帶胸圍繩,札南才鬆了一口氣:幸好她不是全裸的。

這時一絲如夢似醉的語音,飄遊至札南的耳孔:『倘若你鍾愛,你就解開那個繩結吧!』

札南裝作沒有聽見任何聲音,他在盤算如何逃出這個暖烘烘的被窩。此時房外傳來浴室門關上的聲音,他輕聲地問:『今天是聖誕節,為何冰蓮這麼早便起床?』

采玉的回答,就是以她自己的手牽上札南的前臂,把他的手掌按在她暖和的腹部。

札南待了片刻,再微語地說:『我準備起床離去,不知冰蓮會逗留在浴室多久?』

采玉似是變了一位啞女,她只是蠕動屁股,摩擦一條失去自控能力的肉棒,來回應札南表明不會與她再作歡愉的暗示。

精神可以控制,但本能沒法自制。札南雖可堅守原則,但肉棒卻越抗越堅。

札南也變成了啞子,仙棒的屈辱教他腦海裡變成一片空白,沒去子再尋覓婉拒的言詞。

浴室傳出馬桶的沖水聲時,采玉轉身臉向著札南,她跟著以手撐起被子,讓晨曦的柔光透進被窩,然後嬌聲俏氣地問:『我這套白色內衣褲是新買的,穿在我身上,是否性感迷人呀?』

札南直言地說:『妳夜半換上這套如此惹火動人的內衣褲,昨晚在浴室內,妳應允我不會再有任何出軌所為,妳是欺騙了我對妳的的信任啊!』

采玉隨之放下被子,她伸手至他倆的下體處,硬朗的陽具,再被兩條渴求的大腿夾住。不知所措的軀體,跟著被溫柔的手臂摟抱著。兩片臉頰接著便黏貼在一起,軟語傳進了不忿的耳朵:『我相信你,才欺騙你啊!』

札南堅拒的身體隨即軟化,但勃起了的陽具卻變得更為堅硬,在一雙腿子之間彈跳起來。

浴室傳出漱口的聲音時,采玉再在札南耳邊輕語:『冰蓮的男朋友欲跟她口交,但她堅決拒絕,認為她自己那兒的味道不好,他們就此鬧翻了。』

札南聽後,衝口而出:『我也不明白,男兒怎麼可以為女人口交的?』

采玉毫不猶豫地回答:『你沒有在水中暢遊過,又焉知魚兒得水之歡呢?』

她跟著轉身,掀開被子跳下床,走至衣櫃,取出一件羽絨外套,披在身上。這時札南才清晰地目見嬌巧的白色內衣褲包裹著的玲瓏浮凸的胴體。采玉走回床邊時,札南即時把臉轉向牆壁,背向著她。

他驚懼了片刻,沒有震動的床舖,教他感到詫異,莫非采玉站於床邊躊躇,不敢上床?


一條嬌小玲瓏的白色內褲,在札南的鼻子前,猶如吊鐘般左右擺動。采玉彎下腰,嘴巴貼著他的耳朵柔語:『味道不錯吧?』

被乳白內褲香燻了的臉孔,慢慢地轉向天花板,雪白內褲隨即掉落一張迷濛的臉上,覆蓋著一雙愕然的眼睛。

纖巧白色內褲被掀開時,兩個膝蓋已經跪於札南頭顱兩旁的枕頭上。枕南的雙目只是望著披著粉紅羽絨外衣的柔軟胴體,和兩顆被巧小白色奶罩包裹著的高聳乳房,因為那兒是他一對眼目,最為穩妥停留的地方。

轉眼間,兩片垂直的厚唇吻上一張沒有期待的嘴巴,逼使他的眼睛轉向,猶如明珠般光滑的陰戶,一絲不掛,教他頓感愕然!昨晚在浴缸邂逅的濃蔭密林,何以在一夜之間,竟然消失至無影無蹤?

幽香撲鼻的仙氣,透進了緊閉的口腔,激活內裡沉睡的舌頭。微微張開的嘴巴,一條沒法子抗拒誘惑的舌尖,破繭而出,與兩扇垂直厚唇之間的小玉相親相依。

浴室傳出花灑的流水聲時,光滑陰戶已塗抹上垂涎與陰液的混合物。動人心弦的床叫聲徐徐地奏起,采玉又再墮入了仙境,不知人間何世。幸而冰蓮沈溺於花灑的流水中,思索著如何跟她男友和解。她與男友的分歧,根本與性事無關,只是夜半的傾訴,被蠢蠢欲動的聆聽者借題發揮。

在冰蓮漫長的沐浴中,采玉放縱地享受著被她征服唇舌的柔滑呵護,她全身逐漸沸騰至淋漓盡致,不時以手抓弄札南的頭髮。頸項以下被厚身棉被覆蓋著的札南身體,也不及他的兩邊臉頰來得溫暖。熾熱的陰戶與大腿,使他的頭顱和頸子,在冬天的晨光裡也流出了滴滴汗水。

花灑的流水聲停止前,采玉把披在她身上的羽絨外衣拋至床邊的椅子。赤裸的屁股徐徐地退入被窩中,直至兩顆滿盈的乳房觸犯札南的臉頰時,移動著的身軀才停留下來,讓札南的臉蛋享受一下彈性雙峰的愛護。


札南的臉孔被親愛了一會後,赤條條的臀部便再向後移動少許,濕透的兩扇厚唇之間的小玉,誤撞了一條幾近貼著腹部陽具的龜頭,裸股沒有再向後退,一絲軟音輕飄至札南的耳孔:『我是一位「陰核高潮型」的女生,我不會吞噬你的肉棒的。』

玉臀隨之翹起少許,才再向後進發。嫩滑的陰戶很快便壓住一條堅挺陽具的根部和陰囊,猶如青蛙後腿的姿勢,采玉兩邊膝蓋屈前,夾在札南兩旁的腰部身軀,陰戶隨即從陰囊處緩緩而上,直至厚唇之間的小玉,與龜頭情意地交愛,小玉黏上龜頭吐出的潤液後,才沿著陰莖返回陰囊。

厚唇與肉棒相互摩擦一會後。采玉便以雙臂撐起上半身,兩顆在白色纖纖胸罩包裹的乳房,搖搖欲墜,不時輕觸仰天的寬敞胸膛。在晨曦金黃光線下,燃燒著札南的眼球。

浴室的門被打開,跟隨是傳來冰蓮關上房門的聲音。冰蓮在房間內裝扮時,鄰房的被窩經已鬧得熱烘烘,溢出仙洞的陰液,與陽具洩出的滑液,水乳交融,無分彼此地混為一體,互訴愛意。

似是徘徊不進的糾纏,終被札南以手掌輕輕地按著采玉的後腦,把她的頭顱推向他自己的臉部少許所喚醒。采玉張開閉合上的眼睛,然後俯身至札南的胸膛,把耳朵貼著札南的嘴巴,悠然的輕語便傳進了采玉的耳孔:『我的防線已經崩潰了,妳俘虜我吧!』

采玉喜形於色,她把臉轉向札南,兩張火燙的嘴唇隨即吸吮起來。垂涎在他倆的口腔中穿梭了一會後,柔美的聲線,再度溜入札南的耳洞:『雖然我並不沉醉陰道之歡,但我是希望你對我留下燦爛而難忘的回憶的。』

話畢,一隻嬌柔的小手,伸往二人的下體處,豐盈的屁股隨即翹起,猶如八爪魚嘴口的吸盤陰道,隨即品嚐龜頭湧出來的滑液。沒有防禦的龜頭,片刻之後就被陰唇咬著不放,整條堅挺不屈的濕漉漉陽具,便緩緩地被吞食進去。

這時采玉的嘴巴移至札南的耳旁,柔聲地說:『你就快射精時,就告知我,我會立即釋放你的陽具的。』

札南點頭示意他明白。

采玉伏於札南身上後,札南的雙手就不斷抓弄蠕動著的渾臀,緊迫的陰道沒有留情地抽動著堅硬的陰莖,直至采玉再在札南耳邊輕語:『我準備撐起身體,讓你可以搓揉我的乳房。』

她說完後,兩顆豪邁的吊鐘乳房便呈現札南眼前,任由他雙手娛樂了。


一會兒後,采玉伸手至自己胸口,掀開奶罩上的布少許,好讓札南的手掌掌心,可與她兩顆堅挺凸出的乳頭肌膚相親。

札南的下體也不時向上頂撞,陶醉地衝刺著熾熱而濕淋淋的窄狹陰道。

鄰房冰蓮開關衣櫃門的聲音,並沒有干擾他們倆的纏綿,二人已經共赴巫山,雲雨心靈,進入忘我境界。采王不時俯下身軀,與她心儀的嘴唇糾葛。


被窩裡的氣溫被燃燒至沸點時,兩顆如膠似漆的胴體正摟抱在一起,采玉暫停了抽動被她陰道含蘊的頑強陽具,稍作歇息。此時房外傳來冰蓮關上房門的聲音,札南正欲告訴采玉,他快將射精。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采玉的房門被敲擊。

采王逼不得已,她躊躇了片刻,惟有高聲問:『什麼事?』

狹窄潮濕的陰道裡,突然山洪暴發,勁力陽具噴射出乳白漿液至漆黑的深谷,二人頓時緊緊地摟抱至幾乎合為一體。

在同一時間,房門外傳進興奮的說話:『我今日約了男朋友,不與你吃早餐了,你自己找歡樂,沒有問題呀嘛?』

兩張火燒的嘴唇跟著吸吮在一起,致使采玉要等待了好一會才可回答:『沒有問題的。祝你們和好如初呀!』

冰蓮再說:『你昨晚輔導了我,我今日竟然要你獨個兒過聖誕節,現在你又遲遲才回答我,你是否責怪我太過自私呀?』

采玉不耐煩地回應:『我沒有責備你呀!只是剛被你吵醒,我還是睡眼惺忪而已!你快出去吧!不用囉唆了,以免令你男朋友再產生誤會呀!』

冰蓮才釋出疑慮:『那麼好吧!再見!』

采玊才輕鬆地說:『再見!』

冰蓮步向大門時,采玉和札南只是四目相投,相對無語,默默無言。直至大門和鐵門關上的聲音傳進睡房裡,札南嘴角移動數下,他欲言又止,始終沒法子開腔。

采玉凝望著他的嘴巴,吻了一下才說:『你不用擔心,我家裡備有一粒事後避孕丸作不時之需的。』

札南躊躇了一會:『為何一些人對這種避孕丸如此反感?』

采玉平靜地說:『這是因為他們無知,才會被衛道之士誤導。濫交的人,緊張自己健康的,就隨身帶備多個避孕套。視自己身體如無物的,就當隨意性交若無其事。怎會因為一粒事後避孕丸,而增加人們濫交?情到濃時,那會顧及有沒有事後避孕丸的。』

札南:『那麼又是,性交是本能為了傳宗接代。』

采玉:『人類的交合,已經不再是為了傳宗接代,動物才是。心理學家研究發現,決定不再生育的夫婦,他們會更為享受性生活。』

札南:『哦!這又是社會流傳的一個謬誤。』

采玉:『這是衛道之士,以偽科學來作反科學宣揚所致。』

札南沉默了片刻,尷尬地說:『其實剛才在中途時,我的陽具在妳的陰道內已經輕微洩洪了。』

采玉笑起來:『我早知體外排精是不可靠的避孕方法,我著你這樣做,只是讓你認識到一些宗教人士倡議的避孕法,根本是行不通的。』

札南感激地說:『妳是我的啟蒙老師,我不知如何謝謝妳?』

采玉故意地問:『你是否要趕著離去?』

札南直接地回答:『我已經被妳開苞,不用急於溜走了。我可否再睡多一會?』

采玉嬌滴滴地問:『我可否繼續俯臥在你身上?』

札南沒有回答,他只是收緊摟抱在裸露背脊的雙臂。二人也徐徐地進入夢鄉了。溢出的黏液,就在二人的陰部,結成膠著狀態。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這是千古不變的永恆規律。而且,伴隨著成事的不利因素,有時是會反過來,變了催化劑。冰蓮跟他倆在同一屋簷下,本來是應該阻擋了采玉巧嚐札南的。但采玉略施妙計,冰蓮的存在,反而助「玉」為「慾」了。

【肉食女挽救草食男】下集(十八禁)《靈影相隨》


QR Code  啟蒙運動

11 則留言:

  1. 嘩,小弟一口氣睇晒 :O

    札南梅開二度,第一次水戰時做了門外漢實在可惜 :( 好彩第二次補番數啫 :)

    第二次完事後采玉與札南的對話,富有教育意義,幾好 ;)

    回覆刪除
  2. 世純:

    這一集有7,500字,大部份內容都係性戰,所以唔係灑鹽花,係落鹽磚!嘻嘻!

    科學研究是要依靠實驗證明假設,衛道之士就以假設來狡辯謬論.

    回覆刪除
  3. 哇,好長,番屋企至睇 ^^

    回覆刪除
  4.   何止落盬磚,簡直起了間鹽屋,是堡壘呀!

    回覆刪除
  5. 啱啱投咗「不知道」一票。 :p

    哈哈,鹽份直迫「死海」呀 :)

    回覆刪除
  6. 哼,男生死在女手!

    女人厲害呀 ><

    回覆刪除
  7. 哈哈,勾埋姐妹老公,好不倫喎!真係越嚟越激呀!

    回覆刪除
  8. 卡臣:

    哈哈!你的譬喻好有級數,下次我寫鹽炮台.嘻嘻!

    回覆刪除
  9. 世純:

    死海就快乾塘,我都希望鹹到直逼死海呀!嘻嘻!

    回覆刪除
  10. 校長:

    咁至有故講呀嘛!點解武則天咁多故仔?因為D人想聽囉!嘻嘻!

    回覆刪除
  11. Arm:

    我見慣激野,所以隨手可以寫得出.嘻嘻!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