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3年1月16日星期三

奶罩藏春(十八禁)


【肉食女挽救草食男】上集(十八禁)

《奶罩藏春》

大除夕的晚上,香港國際機場的其中一個入閘口,有十多人聚集,他們是來送別一對新婚夫婦去渡蜜月的。大家七嘴八舌,氣氛甚為熱鬧。

過了一會,一位年約二十八歲的男生如廁出來,他走至接近人群處,凝視著一名穿著白色襯衫,紫藍色百褶裙女生的背影,感到有點兒不安。躊躇的腳步,教他停留在女生背後數呎之遙。

此時面向著女生,與她交談的另一女生,向男生揮手。男生惟有繼續向前走。背向男生的女生隨之轉身,二人即時四目相投,男生頓露驚愕的神色,但女生卻向男生臉露可人的隨和笑容。

先前向男生揮手的女生,跟著對男生說:『老公,你記得她嗎?我在我們的婚宴裡介紹過她給你認識的。』

札南臉露困窘之色:『我當然記得她,她是你中學時的學姊,名叫采玉。大學畢業後去了當空姐,遊歷名山大川和見聞人生百態,隨後去攻讀心理學碩士課程,現在是一名婚前輔導員。』

女生再向采玉介紹:『他是我的新婚夫婿,名叫札南,你是否對他還有印象呀?』

采玉便從容地伸出手:『札南,你料想不到我會來送你們飛機的吧!』

札南慌張地回答:『我完全沒有料到妳會來 .....。』

采玉哈哈大笑起來:『你不用驚慌,你太太春夢說你十分害羞,我就提議安排一個漫不經心的婚後輔導課程給你。』

札南頓感愕然!他臉轉向太太:『什麼?那個婚後輔導,是妳們二人刻意的安排?』

兩位女生即時大笑起來。

她們的笑聲結束後,春夢對札南說:『你老婆有先見之明,否則我們渡蜜月歸來,你依然是處男一名。現在你跟采玉交談,雖然還有點兒膽怯,但至少也敢於說話了。』

采玉隨之微笑地向春夢說:『那麼,妳不用再憂心,你們渡蜜月回來,老公仍然是一名處男相公了。』

春夢露出欣慰的笑容:『采玉,今次真是要謝謝妳啊!』

采玉禮貌地回答:『別客氣了,以我們多年同學和交情,我就當做一次義工吧!』

此時一位親戚走近,她著春夢一同走了去另一邊,跟另一位朋友寒暄,春夢才離開了。

札南跟著以驚訝的語調問采玉:『春夢如此大方,竟然讓妳對我作出如此「徹底」的輔導?』

采玉即時笑出來:『你們男人去買數碼相機,都希望人家會送多一隻電池、螢幕保護膠貼和皮袋等。我跟你作輔導,也有一些額外「贈品」的。』

札南目瞪口呆一會後,他的嘴角開始顫抖抖:『那麼,我太太是否知悉我收取了妳的「厚禮」呀?』

采玉笑瞇瞇地凝望著他一會才回答:『我不是跟你強調過,兩個人「黏貼」在一起,親朋也把你們視為一體,就會產生「身份危機」。我的「私房禮」,可以教你面對妻子時,減輕你的身份危機感。』

札南又呆了一下:『什麼?我妻子豈不是被妳欺騙了?』

采玉又笑起來:『你連洞房花燭夜也堅持要穿著牛仔褲上床,我挽救了你們的婚姻才對啊!放心吧!我告訴春夢,我在聖誕節過後兩天,在我的辦公室跟你做輔導的。』

札南不知如何回應時,他性格剛烈的母親走至他們面前,嚴詞地向采玉說:『我兒子已經成家,妳不可以與他談笑風生的,以免招惹是非。』

采玉微笑地回應梅姨:『我已經有伴侶,不會打你兒子主意的,放心吧!』

梅姨把采玉從頭至腳掃瞄一次,跟著才轉身離去。

札南望著他強勢母親遠去的影子,才驚訝地問采玉:『什麼?你已經有伴侶?』

采玉隨之以怪異的眼睛望著他一會:『你不用震驚!我只是敷衍你母親而已。我暫時沒有伴侶,只有性伴侶。』

札南遲疑了一下,才戰戰兢兢地問:『那麼,妳有多少位性伴侶?』

采玉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我現在只有一名性伴侶。』

札南慌張起來:『妳不是說笑吧!妳不要教我內疚喎!』

采玉跟著又笑出來:『我十五歲已經破處,當時出現身份危機,反叛到不得了,情慾之事,已經不再教我迷茫了。』

札南詫異地問:『我一直也是一位「裙腳仔」,從來也沒有出現叛逆行為喎!』

采玉:『只有三分之一的青少年會出現身份危機。我是屬於那三分之一,而你,就是屬於另外的三分之二。』

札南聽後,思索了一會,再問:『那麼,為何妳會繼續去求學的?』

采玉:『沒有跳出身份危機的青少年,便會一直墮落下去。少部份躍出身份危機的青少年,就會比沒有經歷身份危機的青少年更為奮發圖強。』

札南靜寂了一會,再問:『那麼,我何時可以跳出與妻子的身份危機呢?』

采玉掩嘴笑起來:『我與你說過很多遍了,伴侶之間的身份危機是一直存在的,所以適度的爭吵和衝突,是解脫身份危機以維繫感情的要素。』

札南猶豫了一會,再問:『那麼,我與妳,是否也存在身份危機呢?』

采玉頓時大笑起來:『當場沒有。肌膚之親,加上社群和親朋也把一對伴侶看成是一體,才會有身份危機的。你母親也不會把我們視作為一體的,更何況是其他人了。』

這時春夢走近他們二人,她向札南說:『我們要入閘了。』

他們便走至入閘口,春夢和札南隨之向各親朋道別。此刻札南突然問采玉:『天寒地凍,妳沒有穿外套嗎?』

采玉微笑了一下,春夢便對札南說:『人家跟朋友在樓上的酒樓吃晚飯,她走下來跟我們送行而已。』

采玉隨口向札南說:『我們今晚乘飛機去甘肅,為當地山脊的貧困兒童做義工。』


一對新婚夫妻踏上蜜月之旅後,親友也陸續離去,只有采玉依戀著閘口裡的背影。直至一隻手掌按上她的肩膀,她才被喚醒。

冰蓮感慨地問她:『捨不得?放不下?』

采玉口吃地回答:『沒 ..... 沒有呀!』

冰蓮:『飯菜已經放了上檯面,群情鼓噪,他們著我來叫你馬上回去。』

采玉:『那麼我們走吧!』

她們在走回酒樓的途中,冰蓮隨意地說:『妳只跟他認識如此短暫,就戀上了他,不似你的作風。』

采玉遲疑了一下才回應:『我從春夢的言談中,早已對他十分了解,只可惜一直沒有機會相遇。』

冰蓮望著采玉感觸的神色:『算了吧!人家早已心有所繫了。況且,妳也奪去了他的初夜。』

采玉沒有再說話。她們走至電樓梯處,采玉才開腔,以肯定的語調說:『我不跟他開竅,春夢這次蜜月旅行也是浪費掉的。』

兩雙步伐踏上電樓梯的金屬板後,冰蓮輕聲地問:『妳是否覺得愧對了春夢?』

采玉沒有躊躇,她以堅定的語氣回答:『我從沒有這種感覺,愛情就是自私的。倘若春夢願意放棄札南,我是可以承接一顆失落的靈魂的。』

電樓梯上到閣樓,她倆踏出金屬板,冰蓮以勸告的口吻說:『妳不要再作不切實際的奢望了,就此劃上句號吧!不要破壞人家的家庭幸福吧!』

采玉臉轉向冰蓮,以嘲笑的表情說:『我不會再纏繞他,但他在這個蜜月之行,也不可能忘卻我給予過他的溫柔。』

冰蓮遲疑了一會才回應:『妳如此自信自己的魅力?』

采玉望向冰蓮:『他會與妻子床第之歡時,被我的倩影迷糊。』

這時她們經已步至飯桌,冰蓮不願再說,她隨口敷衍采玉:『那妳的嬌媚卻是勝過春夢的。』

她們二人坐下椅子後,大家便開始進食了。采玉滔滔不絕地談天說地,她是要教自己強行忘掉一段曇花一現的激情。

他們進食至尾聲,采玉彷彿聽見隆隆的引擎聲在機場的跑道響起,她鬱結地想像著春夢牽走了她的情郎,沈默地垂頭吃著甜品。


春夢和札南乘坐的航機衝上雲霄後,一隻嬌柔的手掌按上札南的手背:『采玉跟我說,你從小就被一位強勢母親所擺佈,致使你床事不靈,其實你是有著不少潛能的。』

札南感觸地說:『我也覺得她有不少見解非常新鮮。幸好妳刻意安排我給她作輔導,否則我還是錯誤地理解兩性關係。』

春夢聽後,驕傲地回應:『所以你從今以後要聽我的說話去做,知道嗎?』

札南:『知道了。』

札南遲疑了一下才問:『采玉年長過妳多少歲?她的思想似是相當成熟的。』

春夢:『她跟你同齡,我讀初中時,她已經是高中生了。』

札南:『怪不得人們常說同齡女生都比男生成熟。』

春夢隨之笑了出來:『采玉跟我說,她問你是否知道什麼叫SM?你竟然回答Super Man。』

札南頓露尷尬的表情:『她待人如此斯文,我料想不到她會問上如此前衛的問題嘛!』

飛機到達目的地後,他們入住了酒店,正是凌晨時分,春夢先入浴室洗澡。她從浴室出來後,札南才去沐浴。

札南洗澡完後,踏出浴室門時,傳出嬌俏聲:『老公,不要關上浴室的燈光,以免房間太黑暗。』

札南走至床邊,春夢驚喜地說:『老公,你只穿著一條內褲從浴室走出來,采玉是怎樣輔導你的?你跟她會面一次已初見成效了。』


札南喜形於色,他隨手掀起蓋在春夢身上的被子,見到婀娜的胴體,頓時嚇至慌張起來:『老婆,我知錯了。』

春夢笑淫淫地回應:『你望見如此嬌艷的軀體,知錯已經太遲了。』

話畢,札南就被扯了上床,他的嘴巴即時被吸吮著。身體被摟摟抱抱一會後,春夢把他壓倒在床上。一雙豐盈的乳房,隨之夾著恐懼的臉頰。札南凝視著轟目的豪乳,牙根顫抖地說:『老婆,我不想的,只是沒法招架而已!』

嗲聲嗲氣的語音跟著傳入札南的耳朵:『你老婆如此性感,你當然招架不住了。』

彈性的乳房再壓榨震驚的臉蛋一會後,春夢便坐了起來。她以雙手揉搓自己的乳房數遍,然後嬌聲地問札南:『我穿著這件綁帶白色奶罩,是否比任何女人也性感呀?』

札南顫慄地回答:『妳當然是最性感迷人的。』

春夢再俏皮地說:『你老婆性感,你都驚到牙震?』

一團圓滑而豐盛的屁股,隨即在她壓著的下體蠕動了數次,姣好的音調再次教札南恐慌:『我知道這件雪白乳罩一定會令你雀躍的。』


札南被嚇至不敢回應。春夢就甜絲絲地解脫上身的胸罩,然後把它繞過札南的頸項,跟著在那兒打了一個繩結。

札南忍受不住了,哀懇地說:『老婆,我好後悔呀!我真是愛你一生一世的。』

春夢笑瞇瞇起來:『采玉跟我說,你是一個不懂得表達自己情感的人,你後悔是正常的。』

她說完後,便離開札南的身軀。札南內褲裡,隨即受到五隻手指的入侵。

過了一會,一條男裝內褲被拋擲至床頭櫃。春夢隨手拿起一個避孕套,折開它的包裝,把它戴上一條堅挺的陽具。她跟著伏回札南的身體。

札南臉露難堪之色:『老婆,我從來沒有戴過避孕套,覺得它夾得很緊,感覺非常不舒服呀!』

春夢凝望著他,笑呵呵地說:『你老婆的陰道更加狹窄,莫非你的陽具永遠也不進入嗎?』

仍然被一條白色內褲遮掩的陰戶,隨即與一條堅強的陽具摩擦起來。札南驚魂未定之際,他的耳珠已經受到興奮牙齒的嚥咬。柔軟的聲線溜進了札南的耳孔:『老公,我是否要把綑綁在你頸子的胸圍收緊一點呀?』

札南未及回答,他的嘴巴又被吮吸住。兩隻溫情的手臂繞至他的背脊,把他緊緊地摟抱著。札南也就逐漸鬆弛下來。

二人糾纏在激烈的嘴吻一會後,兩張火熱的嘴唇分離以作歇息。春夢隨手整理一下綁紮在札南頸項的乳罩,札南誤以為她想把胸罩收緊,頓時驚懼起來。春夢跟著再欲吻上愛郎的嘴巴時,她下體突然感到有異常震動。她詫異了一會才離開札南的軀體,然後察看一條依然是堅固的陽具。

春夢即時怒氣沖沖地摑掌了札南的臉頰兩下:『我還未曾脫下內褲,你已經做了「快槍手」,還說愛我一生一世,我話你餓我一生一世就真。』

札南苦苦哀求地說:『老婆,我不會餓妳一生一世的,你讓我懺悔,不要嚇唬我,我是可以餵飽妳的。』

春夢再摑多札南兩巴掌,更為氣憤地說:『懺悔什麼呀?采玉告知我,她靜悄悄地跟你作過測試,發現你對這款純白色內衣褲最為興奮,特意送一套給我,著我渡蜜月時一定要穿上,你就會按捺不住了。我料想不到你真是按捺不住,未曾做愛已無情。』

札南頓時目瞪口呆。他上床前掀開被子,見到春夢穿著的內衣褲與采玉那夜穿上的是一模一樣時,誤以為妻子洞悉了他被采玉奪去了童貞,要大興問罪之師,才被嚇至驚惶失措。

他平靜下來後,溫柔地對春夢說:『妳給我數小時「回氣」,我保證在天亮前,可以再度餵食妳的。』

春夢沒有回應札南的應允。

一個綑綁了的避孕套被拋下地毯後,春夢解下綁紮在札南頸子的奶罩,然後戴回自己身軀,跟著躺下床上,背向著札南就寢去了。

性格就是命運,命運就是性格。前半生有著一位虎媽,下半生就注定有一位悍妻來延續人生了。

【肉食女挽救草食男】中集(十八禁)《啟蒙運動》


QR Code  奶罩藏春

12 則留言:

  1. 嘩!好多心理學對身分的理論。

    學到嘢呀。

    如果有婚前性輔導又唔錯喎。

    回覆刪除
  2. 卡臣:

    婚前輔導在西方有一定普遍性,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應該有.因心理學家作過研究,婚前輔導,肯定降低離婚率.

    發明身份危機的心理學家,他成長之後,才知道他自己是一名私生子.他父親根本不是他的生父,但他已沒法子找回他的生父了.

    回覆刪除
  3. 我暫時沒有伴侶,只有性伴侶。 <--呢句好正 :)

    另外,我又要「婚前性輔導」,我都有身份危機呀 :P :P

    回覆刪除
  4. 世純:

    若果你唔識做愛,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可以教你做愛的!嘻嘻!

    回覆刪除
  5. 佛爺,食色性也 ;)

    搞嘢同食嘢都係人之本性,小弟做人多年,又點會唔識呢?

    何況現令資訊發達,多元化日劇充斥網上,呢D事情多看便懂得「竅門」之所在喇 :P

    回覆刪除
  6. 世純:

    哈哈!我在開玩笑而已!別太認真!嘻嘻!

    但現實是有一些夫妻,婚後一段時間,也不知道有做愛這回事,直至他們要生育.

    有一些夫婦,因為做愛姿勢不正確,做成不育.這種情況,家庭計劃指導會是會臨床教他們做愛的.

    回覆刪除
  7. SM=Superman, 真係要好純情同好有創造力先答得出!

    回覆刪除
  8. 佛爺,

    我知呀 :)

    「有一些夫婦,因為做愛姿勢不正確,做成不育」 <--- 好似話之前有報導過,有D夫婦,一直都係插錯咗後面嘅「竅」,所以一直冇所出呀 :P

    回覆刪除
  9. 30 Something:

    我真係見過不少純情男生架喎!

    回覆刪除
  10. 世純:

    哈哈!我諗入錯後門是以訛傳訛,除非有用潤滑油!嘻嘻!

    回覆刪除
  11. 佛爺一三年連環出擊,犀利!

    回覆刪除
  12. Jessica Chan:

    這個故事的意念在聖誕節前已經形成,但寫得太長,才拆成三集.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