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2年12月27日星期四

傳媒淫媒一條褲

禁果日報: 傳媒淫媒一條褲


傳媒淫媒一條褲

半夜三更,香港新界一家四星級酒店,一位年約三十歲男子於房間內,疑因操勞過度,突然暈倒。幸而房內一名二十多歲女子及時報案,救護車趕至,男子已經甦醒,沒有大礙。

禁果日報超能女記者Holly雪,正於酒店大堂的咖啡室,與摯友潘小桃小姐茶聚。潘小姐是淫媒中人,周旋於中上流社交圈子,專為有色之士,物色艷色女郎。Holly雪準備寫一篇有關豪門春宮大搜秘的專輯。

這個突發事件,教Holly雪立即放下專訪,走至案發房間,才得知男事主為時事評論員常歪理。他正躺臥床上「回氣」,下半身被一條洗面巾覆蓋著重要部位。

可是,房間裡的女生拒絕接受訪問,她穿好衣物後,馬上奪門而出。Holly雪便追隨她進入電梯,直至酒店外出的街上,女子終於乘的士絕塵而去。

Holly雪只好返回房間,但救護員拒絕她再進入,著她半小時後才返回。她惟有回到酒店咖啡室,與潘小桃重聚。

》》》》》 請按此閱讀全文 》》》》》

2012年12月12日星期三

伊甸園蛇果宴(十八禁)


【神仙故事】伊甸園蛇果宴(十八禁)

2012年12月21日,是中美洲瑪雅人預言的世界末日。上帝也心潮澎湃,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祂就趕在末日到來前,頒發兩個末日大獎給眾仙,以免自己日後無機會頒獎。

第一個大獎是「最純潔末日獎」:而第二個是「最污穢末日獎」。

上帝於天庭在眾仙面前宣佈:『「最純潔末日獎」,由天使姣姣取得。』

天使姣姣上台,她跪下上帝面前。上帝給了她一瓶金裝蒸餾水,然後向她說:『天使姣姣,賈寶玉終日嬉戲,結果令他的寢室怡虹院,成了古代妓院的代名詞,而你竟然也可把他與林黛玉拆散,這個大獎,妳當之無愧矣!』

天使姣姣領獎退下後,上帝再宣佈:『「最污穢末日獎」,由魔鬼薦楠奪得。』

魔鬼薦楠上台,他跪下上帝面前,上帝給了他一隻金裝鹹豬手,然後向他說:『魔鬼薦楠,羅蜜歐與朱麗葉,他們在殉情之情,其實是暗渡陳倉,別以為我不知,完全是因為你從中作梗,幸好我施法,才隱瞞了一段不潔情史。現已快將世界末日,我就不再顧忌,把這個大獎頒發給你。』

魔鬼領獎退下後,眾仙議論紛紛,天庭嘈吵不已。上帝終於忍無可忍,大聲呼喝:『你們把天庭當作成是市集嗎?如此吵鬧,在討論什麼?』

眾仙齊應:『上帝,倘使真是世界末日,就算我們可以安然無恙,地球再沒有人類,我們也再沒有人供奉,仙位不保矣!』

上帝思索了一會,也有感而語:『那麼我這個上帝也變成君主立憲的帝制,有名無實。..... 吾! ..... 你們有何解決之法?』

眾仙只在嘈吵議論,沒法提出有建設性的方案。

過了一會,站於上帝身邊的仙女妲己,在上帝耳旁喁喁細語。上帝聽後,頓時臉容扭曲:『此方案萬萬不可,有違天規,「創世紀」也要重寫。不能!不能!』

2012年12月2日星期日

仁川機場迷霧夢


仁川機場迷霧夢

初春的清晨時分,航機椅背上的液晶顯示器,出現橙黃色圓圈和長型藍色燈光的跑道,乘客已經扣緊安全帶,空中小姐也返回自己的座椅。A380空中巨無霸正邁向韓國首爾的仁川國際機場,準備著陸。

春蓉向坐在她身邊的若秋說:『我帶你去一處幽靜地方,可以躺下一會,待至早上舖子開門後,我們就一同去吃人參雞粥。』

若秋隨意地問:『我們是否要等待你的親友到來,才一起吃早餐?』

春蓉:『不用等待他們,我知道你不想應酬,而且你乘坐返回多倫多的飛機較早起飛。』

若秋:『那麼,謝謝你!』

春蓉:『你有沒有打算回流香港?』

若秋:『暫時沒有這個計劃,香港租金和生活開支十分高昂。』

春蓉:『多倫多的租金也不便宜,你已經工作數年,也說消費要非常謹慎,才可儲蓄到一點收入。』

若秋:『若果我在多倫多北部的旅遊小鎮找到合適的工作,我會搬回那裡居住。一來可以到我父母開設的餐館幫手,二來我可以住在家裡,節省不少開支。』

春蓉:『那兒冬天風雪十分厲害,你不怕麻煩嗎?』

若秋:『沒有下雪才驚呀!越大雪越好,才有遊客來滑雪,餐館才有生意呀!』

春蓉:『我就很怕寒冷,想不到你會喜愛皚皚白雪。』

航機就在她們閒聊中,降落仁川國際機場。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