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2年4月25日星期三

笑談「危險療程」


笑談「危險療程」

世有女人,才有佛洛伊德。女人經常有,但佛洛伊德不常有。佛洛伊德認定「性」是作為人類行為的原動力,並不是來自他自身的「觸角」,而是源自女人。

公元1880年,一位二十一歲的奧地利女生「安娜‧歐」在照顧患病的父親時,出現了言語困難,卻沒有任何生理病徵。

安娜的父親辭世後,她開始拒絕進食,甚至於不願意飲水,兼而手和腳出現麻痺,多次企圖自殺。然而,醫生卻找不到任何她身體機能不妥之處。

當時一名精神科醫生兼催眠術大師「布羅伊爾」為安娜的歇斯底里症作治療。布羅伊爾成功以催眠術提取了安娜心底裡的壓抑,和重拾她的語言能力,可惜她的不同病徵卻此起彼落。

更為糟糕的是,已經有妻室的布羅伊爾,在1882年自動放棄為安娜繼續進行治療,安娜就被送至療養院。

十一年後,布羅伊爾與他的助手翻閱安娜的病歷,研究催眠術治療歇斯底里症時,他的助手無意中發現,安娜要觸摸著布羅伊爾的手部,才可恢復常態。該名助手發覺他們二人相互戀上了對方,而助手確信布羅伊爾自己是認知道的,但他並沒有對其他同袍說出真相,而只是拒絕為安娜再作治療而已!

布羅伊爾的助手為此醒悟到歇斯底里症的深層次下,是潛在的幽禁性慾。布羅伊爾的該名助手,就是「精神分析學」的創始人佛洛伊德。

佛洛伊德(1856-1939)發現了他恩師心底裡的秘密後,他開始對安娜的個案進行詳盡剖析,「安娜‧歐」就被用以剖析人類性格的第一人。她痊癒後在社會非常活躍,成了德國第一位社工,1936年逝世。

佛洛伊德隨後到法國巴黎跟隨數位著名的催眠術大師。他在鑽研催眠方法治療歇斯底里症時,質疑它的效力,漸漸地發展出「自由聯想」,以單對單的方式,讓病人躺臥一張床上,自由地講述她的精神困擾。


1900年,佛洛伊德經過多年的自我分析,出版了被認為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著作,「夢的演繹」。雖然此書非常滯銷,但卻教他聲名大噪。

佛洛伊德隨後的著作,述及嬰孩的性慾和幻想,教他飽受學術界的排斥。他以古希臘神話「奧狄普斯」為基礎的戀母情意結,認為孩童因懼怕被父親發現自己戀上母親,憂懼被妒忌的父親閹割了自己,致使小男孩在五歲後的性慾就被壓抑下來,直至青春期,性慾才再浮現。這一見解備受各方面的質疑和強烈批評。

另外,他認為小女孩在見到小男孩在河邊撒尿,發見自己沒有陽具,從而認定自己是天生「殘缺」,致使發展出自卑心理,教女人成長後,甘願站在男人背後。從此一觀點衍生的陽具妒忌論,不但受到現代女權份子的猛然抨擊,就算早在佛洛伊德已經德高望重的1920年代,女精神分析學大師「凱倫‧霍妮」,已在雜誌撰文批評他不了解女人。

各位朋友,今天社會上那麼多成功女性,原因好可能是她們在童年時,沒有見過小男孩在街角小便,所以成長後,要站在男人的前面。


1907年,一位已經享有盛名的瑞士精神科醫生「卡爾‧榮格」,親往奧地利的首都維也納,拜訪佛洛伊德。佛氏取消了當天的所有預約,與榮格連續交談了十三個小時。隨後佛洛伊德認定榮格是他的繼承人。

卡爾‧榮格(1875-1961)的父親和八位叔父也是牧師,母系家族有著不少當時著名的知識份子。他早年著有基督教的出現是有祂的時代性一書。雖然榮格後來摒棄了基督教,但他的家庭背景,教他的不少理論也用在研究宗教心理學上。

榮格的「人格面具」和「集體潛意識」,是他最廣為人知的理論。他也完整了精神分析學裡「雌雄同體」的觀點,認為每個人的伴侶,就是他或她潛意識裡的另一性別。


1909年,佛洛伊德獲得美國克拉克大學校長的邀請,前往美國講授。而這一旅程,他就與榮格同行。

飽受保守維多利亞時代學者攻擊的佛洛伊德,開始得到國際的認同。

佛洛伊德和榮格在前往美國的船上玩遊戲,互相分析對方的夢境。但他們玩了一段時間後,佛洛伊德拒絕再玩,使榮格覺得受到侮辱。

兩位大師簡直玩到走火入魔,在眾目睽睽下分析對方夢境,慘酷過自己張裸照被放了上「臉書」。

二人的友誼只維持了兩年,佛洛伊德堅定地要求榮格認同他的「性」原動力的見解,弄至兩人的關係去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正值佛洛伊德要把榮格任命為他的繼承人時,榮格憤然地拂袖而去。電影「危險療程」,就是講述他們在這兩年裡(1907-1909)的認識與衝突。


在經歷了殘酷的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1918)後,1923年,佛洛伊德為他的理論作出重大修改,認為人類除了有「生的本能」(性)外,還有「死的本能」(毀滅)。同年他也被診斷出患上口腔癌。然而,每天吸食20支雪茄的他,依然沒有放棄這個習慣,他前後經歷了33次手術。

1939年,納粹德國佔領了奧地利後,作為一位著名猶太裔學者,他被迫流亡英國。他在移居倫敦不久,這名第一位系統化地剖析人類個性的劃時代先驅便與世長辭了。他的四位沒有出走的妹妹,後來也為納粹黨所殺害。

佛洛伊德的一位孫兒,成了英國一位著名的抽象派裸體畫家,最近才辭世。兩三年前拍賣他的一幅傑作,成了在世畫家中,以最高價售出的作品。

卡爾‧榮格與佛洛伊德分道揚鑣後,他於39歲時患上了精神病,沒法子再工作。經過三年時間周遊列國,他終於自己治癒了自己,從而創立了「分析心理學」。他的部份理論,也為研究「中年危機」而鋪路。

榮格隨後非常活躍,直至1955年他的妻子離世,他才隱居在瑞士,而陪伴著他終老的,是一位他於1925年前往東非旅遊時邂逅的英國女士露絲。

1961年,這位影響著當代西方文學、哲學、藝術、編劇和導演,甚至於科幻電視電影「星球大戰」的跨世代宗師,在他瑞士湖畔的山莊上,告別塵世。


堅定不移地深信「性」為人類行為原動力的佛洛伊德,一生只與他的髮妻有肌膚之親。然而,以精神才是主導每個人行為力量的榮格,卻有一段「打屁股」的婚外情。各位女士,倘若妳們的男伴是滿口仁義道德,兼而嫉淫如仇,那麼,妳們就要警惕一下了。嘻嘻!

各位楚楚可憐的男士,請不要責怪女生敏感、多疑和神經質,因為沒有女人的歇斯底里,佛洛伊德和榮格也會猶如沒有遇上伯樂的千里馬了。

至於為何「莎賓娜」可以掀動佛洛伊德與榮格的分歧呢?這完全是因為女人才是主宰著這個世界的靈體。信不信?……由你!


笑談「危險療程」 QR Code

16 則留言:

  1. 嘩,好詳盡,我都想去睇吓出戲。完全沒有心理學背境會看得懂嗎?不過我相信,看了你這個介紹,我應該比很多人看得懂...

    回覆刪除
  2. 原來呢套戲係講佛洛伊德架~

    我都讀過一個心理學入門課程,不過乜都唔記得,淨係識咗佛洛伊德。

    回覆刪除
  3. 好正呀!等我在女仔面前拋下書包講心理學,一定冧到女!

    回覆刪除
  4. SKII:

    倘若你對心理學有興趣,不妨去看一下這齣戲,是否明白不要緊,至少可以帶出新思維。

    聽聞戲中佛洛伊德和榮格的對話是真實的。而且飾演佛洛伊德的男演員閱讀過不少佛洛伊德的著作,又到訪過佛氏在維也納的住所,兼且取出他自己祖父留下的雪茄來品嚐,才出演這部戲的。

    回覆刪除
  5. largeheadboy:

    你只是記得佛洛伊德,證明你的荷爾蒙正常,兼而是一位真正的男子漢!嘻嘻!

    回覆刪除
  6. 卡臣:

    你千奇唔好在女生面前講佛洛伊德的本能,人地當堂以為你好猴禽。你要講一下超自我,話自己高超過柳下惠!坐懷不彈!嘻嘻!

    回覆刪除
  7. 嗯,未睇,怕悟性不高,看不到核心意念來。

    回覆刪除
  8. 我喜歡睇心理描寫的電影,呢部講大師的好吸引。

    回覆刪除
  9. 睇過一些佛洛依德的理論, 亦睇過你講的Interpretation of Dreams...不過真係頂佢唔順, 所有事情都與「性」有關, 有時真係覺得佢幾不知所謂.

    回覆刪除
  10. 卡臣:

    你小心艷情上身,甩唔到身!嘻嘻!

    回覆刪除
  11. 校長:

    我想你會從另一角度,得出對二十世紀初,衝破維多利亞保守思想的人物的看法。這些劃時代的見解,沒有固定的答案,各人有各人的頓悟。或許,你會有新的思維!

    回覆刪除
  12. 咖啡:

    這齣戲是因為講及佛洛伊德和榮格才教我注意。我看過一些香港、台灣和西方的電影介紹,似乎無人提及兩位大師相識之前,和決裂之後的歷史,所以我才來胡鬧一下。倘若對他們二人沒有認識,而只看他們在1907至1909年之間的事跡,是會一臉茫然的。

    回覆刪除
  13. 30 Something:

    雖然佛洛伊德是我的偶像,但我並未有如此水平去看他的名著「夢的演繹」。

    以我有限的認知水平,我只知道佛洛伊德在本能、潛意識和幼兒心理裡重點談「性」。他的超自我是指社會道德價值觀,而我不時用來構思小說情節的「自我防禦機制」,也很少提及性事的。

    回覆刪除
  14. 哈哈,究竟你偶像係佛洛伊德定佛洛伊娃先?

    回覆刪除
  15. Arm:

    我的偶像其實是慾海淫娃啊!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