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2年1月31日星期二

精靈修女戇神父(十八禁)


【奇幻小說】精靈修女戇神父(十八禁)

公元2024年,一架波音888太陽能塑膠纖維環保航機滑翔降落南太平洋的斐濟群島,下機的乘客,有十二位是帶備氧氣筒和深海活門潛水衣的壯男,他們身負拯救鯊魚的使命。

溫室效應加上海洋溫度提升,令鯊魚的生態環境產生改變。自2018年開始,就發生男潛水員被鯊魚襲擊事件,但他們並不是被吞噬,而是遭受雌性鯊魚強姦。

經環保生物學家深入研究,推算鯊魚為求提高自己族群的適應能力,所以本能上尋求混種,以便繁殖新一代的變種鯊。

此一研究結論並沒有刊登在權威的科學雜誌上,因擔心會影響全球旅遊業和航空公司的業務。

幸而世上有一家不畏強權、不求驗證,但求發聲的維基解密,鯊魚強姦男性的真相才公之於世。一群反對食魚翅的環保人士,遂發起更高層次的救鯊行動,實行捐精救鯊。

首次慰鯊大行動被一名年輕神父所知悉,神父認為捐精救鯊乃違反上帝的意旨。為此,神父自覺身有使、命。使,乃神的差使。命,乃上帝之命。他遂與環保人士一同登機,希望在斐濟群島,作最後努力,勸說環保人士,留精以自用。

在陽光與海灘的海濱,一對年輕土人男女在沙灘中跳舞,娛樂正在午膳的賓客。神父於茅廁如廁出來,見到舞者皆裸露上身,其中一位舞者,胸口兩個猶如椰子般的圓球在不停盪漾,他看到目瞪口呆!此刻他內心正質問自己,為何他不是該名男舞者?


一位站於神父不遠處的巫師,發覺神父長袍腹部對下之處,有正常的蠕動,他微笑起來,然後走至神父前,想著神父返回桌子,坐下才慢慢欣賞。

神父發覺巫師走近,立即按著胸口的十字架,閉目而口中念念有詞。巫師見狀,隨之以禮相待,以手摸著自己胸膛的貝殼珠鍊,也在念念有詞。

此刻航海家麥哲倫的靈魂正在他們上空飛過,他誤以為二人正在作法互攻,念起自己前生參予兩個部落之爭,結果中伏而要覓體投胎,實在氣憤難平。但今次遇上的,一是神父,二為巫師,他無須猶豫,馬上躍進神父的軀體,以助神父之力,把巫師擊敗。

神父意圖借神力壓制本能,麥哲倫的闖入,教他靈量大增,他正念著聖父、聖子和聖靈,頓時把巫師連靈帶體吸入了他的軀體,形成了真正的三位一體:麥哲倫、神父和巫師。

雖然他們是三位一體,但麥哲倫不是神父,神父不是巫師,巫師也不是麥哲倫。他們只是三人行,必有我師焉!輪流執導。


神父跟著步往建在海上的茅廬教堂,準備環保人士入教堂祈求上主保佑時,勸說他們放棄慰鯊行動。

然而環保人士正值吃著龍蝦牛扒餐,享受著香檳,意猶未盡,沒有即時下海的意慾。神父等待了許久,突然內急,走進了茅廁。


這時風和日麗的天邊,水平線外正飛來一隻大鳥。他降落在茅廬教堂上,一名穿著太空衣的太空人躍進教堂裡,他焦慮地尋找神父。

在視線範圍裡找不到神父後,心焦的太空人開啟了紅外線探測器。他發見神父在茅廁處,誤以為該處是告解亭,立即走至茅廁處跪下,然後向神父說:『作為一名太空人,我有責任完成今次任務,作為一位虔誠教徒,我有義務要遵循教規,但我今次火星行,私自帶了十二個超厚身的如意袋,我實在懊惱不已!』

神父隨口問:『為何火星探險要帶安全套?』

大空人:『因為今次有一位女太空人同行,這是研究人類是否可以在火星受孕繁殖的第一步,以便將來可以殖民火星。』

神父:『那麼你是反對殖民火星?』

大空人:『我絕對支持殖民外星的,只是我前三天在這個島嶼,找巫醫以土法割了包皮,以為可以令在外太空的性科學研究會較為暢通無阻,怎料現在龜頭非常敏感。昨晚在行房實驗室裡,作模擬愛撫演練,被女太空人拿起陽具,豎高檢查堅韌度時,竟然一觸即發,猶如火箭炮失控地點火發射。』

神父:『那你被女太空人責罵?』

大空人:『我沒有被她責備啊!她只是含羞地向我說:「高飛狗!對不起!我料想不到自己戴上醫護人員用的手套,也會令你對我情不自禁!若果我赤手空拳,你豈不是會自動噴發?怎麼辦?」』

神父:『女太空人的憂慮也有理由!』

高飛狗:『我便跟女太空人說,這是不要緊的,因上到太空船,我們便要打真軍(真正做愛),不是演習,到時她是不需要用手的。』

神父:『那麼你也言之有理!』

高飛狗:『她跟著拿出一隻震蛋(陰部震盪器)給我看。我看了一會,覺得莫名其妙,便問女太空人:「震蛋完整無缺,有何不妥?」女太空人回答:「這是可以用於太空的震蛋,我昨晚放入自己的陰道試用過,只震了二分鐘便壞了。今早拿去給太空工程師檢查,他們中午告知我,震蛋的微型馬達壞了,是內傷,可能受到外部壓力所致。」』

神父聽後,不自覺地拿了數片衛生紙,抹去頸部流出的汗水,跟著才說:『我會為你祈禱!願主有能力保佑你!』

此時神父體內的神父正在胡思亂想,而他體內的麥哲倫卻興致勃勃,想征服火星,他便向巫師說:『你的先祖可能是來自外星,這是你尋根問祖的機會了,我們一起發功,進入太空人身體,怎麼樣?』

巫師同意,他們便企圖衝進太空人體內,可是太空人有太空衣護體,使他們二人的夢想沒法得逞。

麥哲倫跟著對神父說:『我們也是神的兒女,不如一起進入太空人的軀體吧!』

神父馬上憤然地說:『巫師是邪魔妖道,我是名門正教,怎可能跟他合作?』

麥哲倫:『我前生也經常支持一些土著酋長,攻滅敵對部落,從而使他們改信正教。若果我們三人合作,巫師回來後,會帶領族人跟你入教堂受洗的。』

神父聽後,更為憤怒:『簡直是一派胡言亂語。數百年前,西班牙人征服南美洲,以武力迫使當地土著拆毀那些邪魔神廟,跟著就地建築起教堂,而那些土著就願意進入教堂,倚牆而膜拜。數百年過去,不少教堂破爛,才發現原來教堂牆壁內藏邪魔神像,怪不得土著一下子便可依附天主和聽神父講道理!還有,他們也令這數百年裡,真正信奉天主的西班牙裔,在教堂內被邪門神像包圍著望彌撒,簡直是混帳!』

麥哲倫:『但後來西班牙人也把大部份土著誅滅,只有少部份遷移了到中美洲做奴隸,而且也劫掠了他們所有金銀財寶,可以說,他們什麼仇也報了吧!』

此時太空人高飛狗見神父沒有回應,心急地說:『我要趕著返回基地,究竟上主是否會原諒我使用避孕套?』

神父:『前任教宗本薦十六世說過,男妓為了預防疾病,可以使用安全套。』

高飛狗急不及待地再問:『那麼我把自己當成是太空男妓,就沒有犯下「原罪」了,對嗎?』

麥哲倫知道太空人要趕快離去,不想錯失機會,再勸說神父:『我們登錄火星,你也可在火星傳教,將來你擁有一班火星人做信徒,肯定會升做樞機主教,甚至榮登教宗的寶座。』

神父隨即不假思索地對麥哲倫和巫師說:『那麼我們就各盡所能,各取自己所需吧!』

他們三位一體,正欲發功時,麥哲倫對巫師說:『你的奇異超能量最強,請你記住,我們要把神父的軀體跟高飛狗掉換,但要保留高飛狗的臉相,否則上到太空船,脫下太空衣後,女太空人便會知悉我們是異人換體的。』

神父馬上說:『但我沒有割包皮的啊!做太空性行為研究時,女太空人也會識破我們是A貨(假冒)太空人啊!』

巫師自信地說:『你們就看我的本事吧!』

茅廁隨之射出一陣無色無味的幅射。太空衣雖然可以阻擋著外太空的幅射,但卻擋不住三位一體的能量。


片刻之後,「太空人」就跳起來,乘坐他的飛天傘離去,而「神父」踏出茅廁時,他只保留著臉相和陽具,身軀和靈魂卻是高飛狗的。

披著長袍的「神父」,走至十字架下的祭壇時,一群環保人士走入教堂,齊聲向他說:『我們是來祈求上主保佑我們在海中成功覓得鯊群的。』

「神父」:『探險是好事,主必定會保佑你們!』

環保人士見「神父」擺出善意,才敢再說:『那麼上主是否改變初衷,贊成我們親自慰藉鯊魚呀?』

「神父」:『上主當然支持你們啊!如今人類已經破除忌諱,研究在太空做愛,不是為了性歡,而是為了聖靈,繁殖下一代。你們可以在海洋繁殖鯊魚,將來可以於深海建造龍宮,這是神的意旨啊!』

環保人士聽後大喜,齊向「神父」說:『若然慰鯊成功,我們十二人,願歸順你為信徒!』

「神父」微笑起來:『我會為你們祈禱!願主保佑你們!阿門!』

太空人穿上長袍,站立在教堂的祭壇處,就可成為受著一些人敬仰的神父了。

十二名環保人士隨之檢查各自深海潛水衣腹下的活門,試驗開關無誤後,然後為那處點上聖水,跟著興致勃勃地離開教堂,與數十位親朋好友,一同登上太陽能橡膠製造的遊艇,往深海進發。


南太平洋的一個類似巨型深海鑽油台的人工迷你島上,一隻大飛鳥正降落。「大空人」除去降落傘後,便進入以錫箔紙製作升降軌道的避孕套型太空電梯,向天空高速地爬升。

電梯到達外太空的太空站「前奏號」,「太空人」登出電梯時,這次登陸火星的指揮官,性學權威金博士焦急地向「太空人」說:『高飛狗,你往那裡去了?電腦已經倒數至3000,賓妮兔經已上船了。你再遲一點,她便要獨自飛往火星,只可在大空船上用太空震蛋自慰了。』

高飛狗不敢回應,他馬上爬入太空船艙,金博士便向他的背部說:『賓妮兔已告知我你早洩一事,我已經著她要有多一點耐性,對你溫柔一點。』

火星探測船的艙門隨之被關上,而「前奏號」太空站的閘門也緩緩地關閉,準備與探測船分離。

此刻金博士向站於他身邊的首席性愛顧問佛洛伊娃說:『我有十二名得意女門生,也不及你一位女助手,她竟然被評審委員甄選成為第一次太空性科學研究的女太空人。現今火星探測船已準備出發,你可否告知我,你有什麼秘笈令賓妮兔鶴立雞群的?』

佛洛伊娃:『好簡單,因為賓妮兔是一位逃出修道院的修女,根據我先祖佛洛伊德的見解,性慾太強的人才會去做神父,而我就發揚祖傳理論,修女也應該是如此心理。』

金博士頓露詫異的神色:『什麼?你竟然以此沒有科學方法可以推論的精神分析學說來推薦女太空人?』

佛洛伊娃從容地說:『你的科學教化也沒法使你的十二位女門生脫穎而出啊!』

金博士:『幸好我有備無患,我給你讓賓妮兔吃的藥丸,其實是我獨門秘製的「姣激素」。我擔憂她在長途旅程中患上抑鬱症,造成性慾不振,那麼這次研究便功虧一簣。』

佛洛伊娃跟著大笑起來:『我早知你有此著,所以私自把藥丸吃了,沒有給予賓妮兔。』

金博士頓時目瞪口呆。

一會兒後,他憤然地對佛洛伊娃說:『你有沒有弄錯,吃了該粒春藥?那是一粒超High(強勁)製品呀!』

佛洛伊娃也不甘心被斥責,怒氣沖沖地回應:『你竟然不相信我的專業!太空船內就猶如伊甸園,那裡需要依靠藥物來激情?』

金博士立即反駁:『船上又沒有毒蛇,就算是伊甸園,也不可能催情!』

佛洛伊娃更為氣憤:『毒蛇令亞當和夏娃知羞,祂是社會價值觀,是「超自我」,因為毒蛇他們才會有避諱,不敢裸露玉體,盡享性歡。毒蛇認真毒呀!』

金博士:『你是說毒蛇是「超自我」,那麼禁果呢?』

佛洛伊娃:『禁果當然是「本能」!你幹什麼的?為何突然變得如此糊塗?』

金博士頓時靜了下來,憂心忡忡地說:『我們別再爭辯了,你現在有何感覺呀?』

佛洛伊娃怒火地回答:『我什麼異常感覺也沒有。』

金博士露出莫名其妙的神情:『沒有理由的!我試過把該種藥丸給妻子吃了,當晚就被她霸王硬上弓,兼而梅開三度。翌日全身五肢也無力!妻子便怒罵我沒有男子氣慨,跟著便離我而去了。』

佛洛伊娃大笑起來:『你別吹捧自己的春藥了,去申請專利吧!』

金博士凝望著佛洛伊娃,自言自語起來:『我未曾在太空站上進行過臨床實驗,莫非 ..... 』

佛洛伊娃:『我明晚要去香港「蘭桂芳」夜蒲(玩樂),現在就返回迷你島控制中心吧!明早我要乘飛機到香港。若然你粒春藥是有用的,明晚在蘭桂芳被我挑選中的男士就有福了,可以梅開三度呀!』


金博士和佛洛伊娃便一同乘坐太空電梯,返回迷你島的控制中心。他們沒有再說話,佛洛伊娃依然氣憤難平,她臉向電梯的牆壁,視線離開了金博士。

他們到達控制中心,除下太空衣,更換上實驗室人員穿著的白袍,然後進入了金博士的獨立指揮室,等待火星探測船「銷魂號」與太空站「前奏號」分離。

他們各自看著位於他們前方的一個大型顯示屏,默不作聲。金博士在思考著他那秘製春藥的方程式,究竟是X值代錯了,還是Y值放錯了,或許是XY值掉錯了。而佛洛伊娃就在估量她放進太空艙的蛇狀彩色彈性橡膠帶的功效。

過了一會,佛洛伊娃突然以溫柔的語調向金博士說:『我去弄杯咖啡給你享用吧!』

金博士頓感愕然!心想:莫非她信服了我才是真正的科學家?

片刻之後,佛洛伊娃拿來兩杯咖啡,她遞上一杯給金博士。然後柔軟地向金博士說:『我加了一塊冰落咖啡裡作冷卻之用,現在溫度適中,不會太熱,可以立即喝了。』

金博士嚐了一口,覺得十分可口,隨之一飲而盡。佛洛伊娃興奮地接回他的杯子,然後放在檯面。她跟著便拿起另一杯咖啡來飲。

金博士就隨口問她:『這是什麼咖啡?非常美味!可否再來一杯?』

佛洛伊娃嬌媚地說:『這是我家傳的秘製「西班牙烏蠅(蒼蠅)」咖啡啊!』

金博士頓時嚇了一跳,立即氣沖沖地怒罵佛洛伊娃:『什麼?你竟然給我喝一些土製春藥?』

雖然佛洛伊娃又被金博士斥罵,但她並沒有動怒,反而非常溫馴地向金博士說:『那麼我就割愛,連我這杯也奉獻給你吧!』

她跟著把自己手中沒有加冰的熱咖啡倒了一半在金博士身上。金博士馬上站起來,除下他的白袍,原來他的白袍內只穿上一條白色內褲。佛洛伊娃見狀,再把手中咖啡杯餘下的熱咖啡,潑向金博士的內褲。金博士唯有即時脫下自己的內褲。

他正想怒罵佛洛伊娃是否發神經時,一隻異常凶猛的女獸,隨之一撲而上,把金博士按了在地上。她跟著翹起上身,下半身擠壓著金博士的寶貝,然後脫下自己的白袍,雙手伸直撐著地板。兩顆被金色胸罩包裹著的巨大吊鐘,在金博士眼前左搖右擺,金博士凝視著一對搖搖欲墜的金鐘罩一會,才頓悟到原來他那條春藥方程式,漏了計算了一個Z值,就是牛津的地心吸力!所以佛洛伊娃在「前奏號」太空站上吃了他的「姣激素」,就完全無效,而返回迷你島後,在她體內的藥物就受到地心吸力的作用。

世上不少超能科學家,往往犯了基礎知識的錯誤。

金博士洞悉了他方程式的錯誤後,舉手少許,想把佛洛伊娃推開,然後記下他的Z值。此時他體內的「西班牙烏蠅」咖啡發作,下體比熱咖啡還有滾燙,他雙手的指揮權,隨即由思考的腦部轉交了給他享樂的陰莖。半伸出的雙手,緩緩地伸了往佛洛伊娃的背脊,猶如兩條粗大的繩索,把佛洛伊娃緊緊地捆綁在他的懷裡。兩張貪婪的嘴唇,頓時在盜竊著對方的唾液!磨擦著的軀體,在燃燒著對方的感官!

土製春藥加科學春藥,造就了一段太空基地的浪漫!

成也春藥!敗也春藥!金博士的秘製「姣激素」,成就了一段新情緣,敗了他的舊姻緣!


金博士和佛洛伊娃黏合時,迷你島上的外太空,「銷魂號」火星探測船和「前奏號」太空站在電腦操作下自動分離。兩名太空人沒有談話,直至「銷魂號」突然加速,高飛狗嚇一跳,才尖叫起來。

賓妮兔:『你驚什麼?三個宇宙速度:第一宇宙速度是每秒鐘7.9公里,第二宇宙速度是每秒鐘11.2公里,第三宇宙速度是每秒鐘16.7公里。太空站以第一宇宙速度飛行,「銷魂號」飛往火星,要以第二宇宙速度才可擺脫地球的引力,當然要加速,你為何會不知道的?』

高飛狗不敢回應。

賓妮兔再說:『我猜測你可能患上類似婚前恐懼症,所以「銷魂號」航行前,你便「逃婚」,不敢上船。你放心吧!我不是肉食女,不會把你的陽具吞嚥的,雖然這一次是有性無愛的太空性愛實驗。』

「銷魂號」穩定下來後,他們便除去太空衣和頭盔。此時神父正主導著高飛狗的靈魂,他凝視著賓妮兔,目瞪口呆!

賓妮兔:『你不要只顧望著我,除去太空內衣褲吧!我們要作初次性愛實驗了。』

「神父高飛狗」無可奈何,唯有脫衣去褲。他跟著目到賓妮兔的一對乳房,在無地心吸力的船艙左搖右擺,自己的陽具也自動勃了起來,甚為驚慌,顫抖地對賓妮兔說:『你不要走近我呀!』

賓妮兔溫柔地回應:『你不用擔心!我去取一條蛇型彩色橡膠繩,把我們綑綁在一起,就可在無重狀態下試驗交溝。』

話畢,賓妮兔轉身,走向牆邊取掛在牆上的橡膠繩。「神父高飛狗」見到賓妮兔的屁股,馬上興奮起來,他立即飛撲過去,但衝力太大,他反而比賓妮兔先到達牆邊。


他轉身面向賓妮兔時,賓妮兔柔聲地問他:『為何你突然如此心急?』

「神父高飛狗」失控地回答:『你的屁股刺激了我呀!』

賓妮兔微笑了一下:『你十分欣賞我的豪華臀嗎?等一會可以任由你撫愛的。』

賓妮兔從牆上取下蛇狀彩色橡膠繩,正欲把他們二人面對面捆綁在一起時,「神父高飛狗」便問她:『我可否站在你背後呀?』

賓妮兔詫異地問:『為何你要站在我背脊?你臉向我害羞嗎?就算你害羞,也可閉上雙目呀!』

「神父高飛狗」躊躇了一會,結巴地說:『夢娜修女,我是凡仁神父呀!』

夢娜頓時愕然地凝視著凡仁,沒有作聲。

凡仁繼續再說:『我進入了高飛狗太空人的體內,希望去火星傳道。另外還有麥哲倫和巫師也一同進入了這顆肉身。麥哲倫正籌劃他的殖民大生意,而巫師就睡了覺。』

夢娜:『高飛狗,你知道我曾經是修女,我憑著什麼相信你是凡仁神父呀?』

凡仁遲疑了一下:『那一夜,你竄入了我的房間,與我嘴吻和愛撫一會後,大家玉帛相見,我跟你說,只可走後門,不可入前園,萬一你有了身孕,大家也有麻煩了。』

夢娜聽後,依然呆望著凡仁,沒有回應。

凡仁:『你就對我說,若你有了身孕,就跟我私奔。』

夢娜垂下頭在沉思。

凡仁:『夢娜,我認知道我依然是十分愛你的!否則我剛才就不會見到你的屁股便失控地撲向你了。』

夢娜頓時抬起頭來,以手用力把凡仁推至船艙的中心位置,在無重狀態下,凡仁在空中打轉。

夢娜隨之拿起蛇型橡膠繩,鞭打凡仁的軀體,跟著說:『你劣根性不改,今次奉旨入前園,你也想著進後庭,簡直不知所謂!這次若果我們成功性交,將會是人類科技的大突破,你竟然還畏首畏尾!』

凡仁:『對不起!我一直渴望自己可以升做樞機主教,所以才沈溺在後庭,壓抑著對前園的慾望!』

夢娜聽後,更加怒不可遏:『我最憎恨人家依靠走後門升職的!』

她跟著以橡膠繩子,不斷抽打著在空中轉動的凡仁,沒有停手。


此時在迷你島的指揮室,金博士向伏在他身上的佛洛伊娃說:『為何揚聲器那麼嘈吵,「銷魂號」是否發生事故?』

佛洛伊娃:『發生事故就會響起警報,我聽到是「哎呀」和叫「救命」的聲音。』

金博士:『我們站起來看清楚吧!我聽到是慘叫的聲音呀!』

他們倆從地上爬起來,看見大型顯示器,金博士嚇呆了,而佛洛伊娃就在分析夢娜的心態。

片刻之後,金博士緊張地說:『究竟發生什麼事?S&M不是研究的參數呀!我沒有叫他們玩S&M的。』

佛洛伊娃:『莫非潛意識裡,性慾很強的女生,在無重狀態下受到挑逗,會變成熱衷S&M?』

金博士:『這不是分析的時候,我怕會搞出人命呀!』

此時神父體內的麥哲倫和巫師被嚇唬了,逃出了受著鞭打的軀體。凡仁神父立即返回他本來的臉相、身軀和沒有割除包皮的陽具。

過了一會,夢娜才發見這一轉變,她停了手,走近浮在半空的凡仁,凝視了他痛苦的臉龐一會,跟著咬牙切齒地說:『你果然被我打出了原形!』

她隨之舉起手,狠狠地掌摑了他的臉部一巴掌。

在無重狀態下,這一巴掌把凡仁推至牆壁,再反彈出來,夢娜揪著他的手臂,把他扔向另一邊牆壁。凡仁就被夢娜在無重力的船艙內揪送著,沒有抵抗的能力。

此時金博士緊張地問佛洛伊娃:『高飛狗變了什麼人?』

佛洛伊娃也臉露驚訝的神色:『他是凡仁神父,與夢娜共事過的。』

金博士:『那我明白了,他們有情感的牽連,怪不得賓妮兔如此氣憤!』

話畢,金博士立即按掣,把「銷魂號」上的猶如睡袋的充氣性愛管道吹脹。

他跟著拿起麥克風,對「銷魂號」說:『凡仁神父,你馬上走入該個黃色管道裡避難。』

凡仁即時東張西望一會,他跟著便游往該個黃色性愛管道。

他的身體進入了管道少許,雙腳被夢娜拉著。他掙扎轉身,用力踢開夢娜的手。夢娜只有脫手,他便游入充氣性愛管道,以避免夢娜瘋狂的折磨。

夢娜沒有再追逐,教凡仁進入管道三分之二的位置便停了下來,他在張望還在管道外的雙腳,沒有見到夢娜,便躺下喘息。

此時金博士遙控管道充氣,欲保護著凡仁,以免他繼續受到夢娜的傷害。


突然之間,凡仁雙目出現另一對倒轉的眼睛,他才意識到夢娜從性愛管道的另一端進入。

夢娜繼續向前游,她的嘴唇經過凡仁的嘴巴也沒有停下,直至到達凡仁的胸膛時,她伸手往前執著凡仁的陽具,似是想用力把他拔去。

迅速膨脹的性愛管道,管道內的空間很快被收窄,這是設計用來在無重狀態下性交的,卻把他們頭腳顛倒地收縮在一起。凡仁的嘴唇被壓在夢娜的乳溝,他的兩邊臉頰被夢娜的一對豐滿乳房擠著。收緊了的管道空間,也致使夢娜沒法再向前游。

夢娜執著她初戀的陽具折騰了一會,她不再忍心把他拔除,只是不斷抽動著他,渴望再次感受他那柔滑的潤液。那一夜凡仁只是以雙手撫愛過的乳房,鼻子和嘴唇從沒如此近貼地嚐到她的乳香,此時他沒有抗拒這陣芳香。夢娜的乳溝,漫漫地被濕潤的口液所塗美。

發洩了的情緒壓抑,教夢娜逐漸平靜下來。凡仁雖然受著皮肉之痛,但他並沒有想到要寬恕夢娜,而是開始覺醒。


迷你島上的金博士,忐忑不安地凝望著大型顯示屏,憂心忡忡地問佛洛伊娃:『為何充氣性愛管道那麼平靜?他們是否被壓至窒息?』

佛洛伊娃:『不可能吧!管道是充氣的,有空間給他們移動,否則如何在裡面做愛呀?而且管道的感應器顯示他們的心跳正常。』

金博士沒法放下疑慮,他遙控一條內置攝影功能的光纖,從凡仁的腳部進入性愛管道。

光纖從凡仁的雙腿之間前進,畫面漸漸呈現沾粘著潤液的手指,但她們正在輕撫著一個毛茸茸的陰囊。

佛洛伊娃便說:『他們沒事了,這是他倆的隱私,你應該把攝影裝置退出性愛管道吧!』

光纖退出了管道後,金博士恢復了安靜,問佛洛伊娃:『你怎樣認識他們?究竟他倆有什麼糾纏?』

佛洛伊娃:『我是因為凡仁和夢娜向我傳道,才認識他們的。後來夢娜獨自來找我,要求我給予她心理輔導。』

金博士:『她有感情上的困擾,而男主角就是凡仁。』

佛洛伊娃:『對!』

金博士:『那麼她為何會成了你的助手?』

佛洛伊娃:『有一夜她來找我,哀求我收她為徒,說當修女不合她的性格。』

金博士:『你憑藉什麼科學理據收留她為徒?』

佛洛伊娃:『我想到佛洛伊德、卡爾.榮格、凱倫.霍妮等精神分析學大師,也是來自宗教極為濃厚的家庭,而一些精神分析學說支派的創立人,也受過精神治療,才進入了這一學術領域。況且,佛洛伊德的小女兒安娜,她中學畢業後,教了六年小學,後來精神受到困擾,佛洛伊德破格為親人作精神治療,她最後也繼承了佛洛伊德的衣缽。』

金博士沉思了一會才回應:『賓妮兔情緒不穩,況且這是一項有性無愛的研究,賓妮兔與凡仁有情感牽動,我要取消這次宇航性愛實驗。』

佛洛伊娃:『過去數十年的太空研究,經過生理和心理評估,嚴格挑選出來的太空人,也逃不開情感的困擾。而且在太空作有愛有性的研究,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金博士:『我們沒有足夠確切的數據,進行有性有愛的遠航研究。而且,我擔心賓妮兔會再次瘋狂起來。我是要確保他們的生命安全的。』

佛洛伊娃:『情愛不是量度心跳或血壓,從來也是沒有準則的,只是認同一套測試模式而已!』

金博士沒有再回應佛洛伊娃,他取起麥克風說:『「前奏號」請注意!立即控制「銷魂號」回航!』

「前奏號」:『什麼?立即返航?技術上不可行。』

金博士:『那麼有什麼方法可以令兩位太空人立即返回地球?』

「前奏號」:『可以著他們走進「救生艙」,「救生艙」便可脫離「銷魂號」回到地球。』

佛洛伊娃聽後,突然狠狠地掌摑了金博士一巴,然後怒氣沖沖地對他說:『你的十二位門生沒有被選中,你就懷恨在心,不想見到我的助手成功完成這個研究項目。』

金博士頓感愕然!他哀怨地向佛洛伊娃說:『沒有此事呀!你怎會這樣想的?我是負責這個項目的,當然希望它得以成功。』

女人,是全宇宙最敏感的生物啊!

佛洛伊娃沒有接受他的解釋,她在大吵大嚷起來。

金博士只好取來口罩和麻繩,把佛洛伊娃綁紮起來。他跟著遙控「銷魂號」的性愛管道放氣,夢娜便向前游出管道,她拉著凡仁的雙腳,把他也一同拉了出去。


夢娜隨之把凡仁旋轉180度,二人四目相投,內心有著千言萬語,卻沒法子言語,剛才於性愛管道裡的親密糾纏,是他們在地球從未試過的。

金博士見他倆含情脈脈地看著對方,馬上取起麥克風:『賓妮兔,你與凡仁一同走進「救生艙」,這個研究項目取消了。』

凡仁聽見金博士的命令,立即走去拿起蛇型橡膠繩,跟著游至夢娜面前,把橡膠繩交至她手上,然後試圖摟抱著她:『我不想那麼快返回地球,這裡是伊甸園,你就用一條毒蛇綑綁我們在一起吧!我願意跟你明嚐禁果的。』

凡仁說完後,便嘴吻夢娜。夢娜不知如何是好。難得凡仁願意跟她正面交鋒,但金博士卻命她離開。作為一位太空人,她要遵循地球控制中心的指示。作為夢娜修女,她所渴求的,是凡仁神父的愛寵。她進退兩難,以致沒有任何動作,只是任由凡仁的陽具不時碰撞她的外陰。

金博士見狀,再向麥克風說:『賓妮兔,我們今次的方程式,是沒有放入「愛」的數值進行運算的,你即刻帶同凡仁走入「救生艙」吧!』

夢娜似是沒有聽見,她只是渴望著凡仁陽具的慰藉。如今,凡仁的陰莖在她的陰戶外莽撞,她企圖把凡仁緊緊地摟抱在懷裡,忘卻了蛇型橡膠繩的作用。


金博士逐漸認知道賓妮兔被情所迷,失望地向身邊被綁紮著的佛洛伊娃說:『我真是沒有妒忌你的。有性有愛是我上司準備研究的計劃,若然我捷足先登,就算成功,也會被辭退的。』

他跟著抱了被五花大綁的佛洛伊娃躺下鋪著白袍的地板上,然後除下她的口罩,嘴吻她的玉唇。

佛洛伊娃不但沒有拒絕金博士的嘴唇,反而與他熱吻起來。金博士的手掌也就緩緩地伸至佛洛伊娃的胸脯,搓揉著她那包紮成猶如粽子的胸罩。瞬時之間,一隻祿山之爪,猛然撕去豐盈「粽子」的「葉子」。赤裸的乳房,頓時受著失控手指的無情蹂躪。佛洛伊娃跟著呼叫起來。

過了一會,金博士扯破了佛洛伊娃的內褲,她的下半身頓時蠕動起來,金博士的龜頭就在追逐著她的陰核,雙方糾纏了一會後,佛洛伊娃再次失聲呼叫時,金博士的柔滑龜頭,就從她濕滑的陰戶鑽入。但那條衝勁的陽具只抽動了不到兩分鐘,已忍受不了佛洛伊娃激昂陰道的凌厲吸吮,暖和的汁液被她完全抽出,他跟著躺在佛洛伊娃身上。

片刻之後,佛洛伊娃還在深呼吸時,金博士問她:『對不起!你是否有被強姦的感覺呀?我幫你解開繩索吧!』

這時佛洛伊娃才開聲說話:『你先去取麥克風來,不要浪費時間來解開我的繩索,我要幫你解困,我現在十分享受這種被綁紮的狀態。』

金博士便站起來,取了麥克風,再蹲下來,把麥克風遞至佛洛伊娃的嘴前。

佛洛伊娃便以深情的語調向著麥克風說:『夢娜修女,你帶同凡仁神父走進「救生艙」吧!那是一輛停泊在修道院門外的馬車,凡仁神父願意跟你私奔的。你們將可以到達一個快樂的天地,神靈也阻擋不了你倆的結合啊!』

佛洛伊娃說完後,金博士急不及待地站起來,看著大型顯示屏。

在「銷魂號」上,夢娜的雙腳已經交叉地繞在凡仁的臀部,但凡仁的陽具也只能在她的外陰處敲門。

夢娜聽到佛洛伊娃的說話,她馬上放開夾著凡仁屁股的雙腿,把拿在手中的蛇狀橡膠繩繞過她和凡仁的腰部,然後綑綁起來,迫使凡仁與她一起游往「救生艙」。

金博士見著「救生艙」的閘門關上,他才鬆了一口氣。

他再次蹲下地板,扶起依然躺臥地上的佛洛伊娃背部,然後以手臂放在她的肩背處,讓她坐穩地上。

他隨之好奇地問她:『為何你的說話可以令賓妮兔躍進「救生艙」?』

佛洛伊娃:『其實非常簡單!夢娜一直渴望與凡仁神父私奔,但她的慾念受到無情的壓抑。她跟凡仁神父重逢後,「本我」已經變回夢娜修女。你叫她賓妮兔,這是她作為女太空人的「人格面具」,她根本聽不入耳。致使你向她說什麼「愛」的數據,她完全不會去理解。你就是太過依賴理性去計算,而忽略了感性的精髓!』

金博士聽後,呆視著佛洛伊娃一會,跟著嘴吻她的柔唇。

兩張嘴唇分開少許後,金博士以深情的眼睛看著佛洛伊娃:『為何你改變初衷?願意幫助我!』

佛洛伊娃含情地說:『你讓我陶醉在一次高潮迭起的S&M啊!』

金博士露出懷疑的神情:『真的是這個原因?你不再懷疑我嫉妒你的助手被甄選了嗎?』

佛洛伊娃便故意含情脈脈地說:『可否讓我躺下地上,我們再來一次呀?』

金博士頓露困窘之色:『我已經跟妳梅開二度了!』

佛洛伊娃便以靈巧的眼神看著他:『讓我站起來,然後解開我身上的繩索,我們一同去沐浴吧!』

女人,怎會承認自己誤解了男人?

男人被女人掌摑錯了,也是男人之錯!


緊迫的「救生艙」裡,凡仁緊緊地摟著夢娜。「救生艙」與「銷魂號」分離後,凡仁嘴吻著夢娜的玉唇。

一會兒後,兩張嘴唇分開少許,凡仁柔情地說:『我仍然渴望留在「伊甸園」,不願意返回地球。但是,若然這是一輛用作私奔的馬車,我願意與你並駕齊驅!』

彈性橡膠繩維繫著他倆的距離,雖然凡仁的龜頭依然沒法進入夢娜的陰道,但雙方的陰部已可有頻密的碰撞。鍥而不捨的陽具,教夢娜沉醉在他屢敗屢戰的衝刺,她漸漸發出柔美的呻吟聲。

金博士和佛洛伊娃從浴室出來,大型顯示屏只展現夢娜和凡仁的頭顱,而揚聲器就播出了床叫聲。

金博士凝望著顯示屏,憂慮地說:『他們還在做實驗,怎麼辦?』

佛洛伊娃不假思索地回應:『他們不是在做實驗,這是夢娜修女正在感化著凡仁神父啊!』

金博士似是放下了一點疑慮:『那麼感化總好過在做試驗!』

佛洛伊娃:『你放心吧!夢娜不會把這個打真軍(真正做愛)的過程寫上報告的。』

金博士:『我怎可以肯定她不會向外會報?』

佛洛伊娃:『憑藉我輔導過她!她現在的「人格面具」不是一位科研人員,而是一名浸淫於愛河的情慾女生。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外太空,還是在地球,她只是沉醉在一個超脫物外的情愛境界,享受著愛與被愛。』

金博士:『那麼我去準備直昇機和搜救的設備,然後一同出發。』

話畢,金博士便離開控制室。

佛洛伊娃仍然望著大型顯示屏上夢娜和凡仁的頭頂,她並不知道,夢娜的一隻手正執著凡仁的陽具,另一隻手就在掀開自己的陰唇。而佛洛伊娃只見到凡仁的雙手似是繞在夢娜的背脊。

過了一會,佛洛伊娃看見夢娜的雙手摟在凡仁的背部,雙方便如膠似漆地摟摟抱抱。

她坐下椅子,取起水杯,飲了一口,沉思了一會。她認識金博士的上司,知道他是一個什麼性格的人,所以同情金博士的處境。

她望著顯示屏,感慨人事糾葛,就錯過了這次可以研究有性有愛的大好機會。就在此刻,她突然發見夢娜瘋狂地咬著凡仁的肩膀,雖然她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一回事,但她不打算告知金博士,以免金博士憂心。

她(佛洛伊娃)愛上了他(金博士)!雖然金博士對於佛洛伊娃願意幫他說服夢娜走進「救生艙」的解釋半信半疑,但她的而且確享受了一頓金博士賦予的S&M啊!


「救生艙」在進入地球大氣層時,「救生艙」與控制中心的無線電通訊中斷了十五分鐘。此時兩個頭顱摟在一起,夢娜含羞地在凡仁的耳朵細語:『你是否知道我們成功了?』

凡仁也在夢娜的耳邊詫異地回應:『哦!是嗎?我不太清楚啊!我只知道自己的汁液仿似是被榨了出來,我還以為是夢遺啊!』

夢娜便以嚴肅的語調向他說:『回到地球,你不要告知任何人在「救生艙」發生的事情,所有問題由我來回應便可,知道嗎?』

凡仁憂心地問:『我知道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但是,萬一你有了身孕,怎麼辦?』

夢娜:『我是有避孕的!這次研究沒有包括受孕的部份,因為在微重力狀態下,以老鼠作過受孕試驗,發現出生的老鼠發展遲緩,不及在正常地心吸力下受孕而出生的老鼠優良,所以,以人類在無重狀態下的受孕研究,不可能馬虎進行。』

愛情是自私的!夢娜是另有打算,她憂慮凡仁離開這輛私奔馬車後,會獨自走回修道院。


在南太平洋的海上,十二名慰鯊行動的環保人士浮出水面,他們甚為失望,因為沒有遇上鯊魚。

潛水員游至遊艇側邊時,高空出現一個火球。火焰熄滅後,高速下墮的物體,突然彈出三個大型降落傘。

「救生艙」下降至海面處,距離環保人士的遊艇不太遠。一輛大型直昇機飛至距離「救生艙」較近的地方,低空放下一輛橡膠快艇。快艇上有一男一女,它觸及水面時,橡皮艇的引擎便啟動,衝向「救生艙」。

橡膠快艇到達後,繞著「救生艙」駛了一個圈,隨之以尾部向著「救生艙」,然後射出一條鋼纜,勾住「救生艙」。快艇便飛馳往環保人士的遊艇。

快艇在環保人士的遊艇處停下。金博士在橡皮艇上取出聰明手提電話,按了數次觸感式顯示屏,「救生艙」的門便自動打開,一對面對面站著,腰纏彩色彈性橡膠繩的赤裸男女,側著身子走出來,以便遮掩著大家的私處。

十二位潛水員和遊艇上的乘客見狀,甚為譁然!

有數位浮在海中的潛水員開始輪流發問。

潛水員:『凡仁神父,為何你會上了太空?』

凡仁躊躇著,因為他不知道夢娜是否讓他回應這問題。

夢娜隨之說:『因為這是受到神靈的指示!』

潛水員:『那麼為何他會穿衣上天,赤裸下海?』

夢娜從容地說:『因為他在伊甸園,受到愛情的薰陶!裸體是愛的見證!』

潛水員:『為何神父會遍體鱗傷的?』

凡仁頓感尷尬,他望向夢娜。夢娜十分自然地回答:『這是他覺醒的代價!』

潛水員:『那麼為何你倆被一條蛇型橡膠繩索綑綁在一起?』

夢娜微笑地回答:『這是情愛凌駕神靈的結果!』

夢娜沒有再讓潛水員發問,她跟著問金博士:『下一次有性有愛太空漫遊,我們可否報名參加?』

金博士:『有性有愛的太空研究,是需要已婚的夫婦才合基本資格,你們就 ......... 』

夢娜隨即向佛洛伊娃打了一個眼色。

佛洛伊娃馬上說:『我現在宣佈,夢娜和凡仁,現在共諧連理,結為夫妻。』

十二位潛水員和遊艇上各人頓感愕然!金博士聽後,也目瞪口呆!

佛洛伊娃再說:『今年是龍年,我們就祝賀他們白頭到老,永結同心!』

眾人仍然沒有反應,他們被這突然而來的宣佈所嚇唬。

此刻夢娜突然摟抱著凡仁,嘴吻著他的嘴巴。驚慌的凡仁,雖然不敢莽動,但他的陽具,卻失了控制,勃了起來。幸好夢娜的玉體把他遮蔽著,他才不至於出羞。

持續的熱吻消除了大家的疑雲,潛水員突然撥打海水至夢娜和凡仁身上,猶如一對新人走出教堂時的情景,祝賀之語和鼓掌聲從海上至遊艇上隨之此起彼落。

過了一會,佛洛伊娃問眾人:『你們是否歡迎這對新人上船,為他們倆舉行一個別開生面的新婚派對呀?』

夢娜和凡仁分別披上大毛巾後,就在鼓掌聲中登上遊艇。

傍晚時分,他們吃著自助式晚餐。夢娜拿著碟子取食物時,佛洛伊娃走至她的身旁向她說:『我料想不到你潛意識裡的壓抑,竟然在狹窄的「救生艙」中宣洩了。』

夢娜詫異地問:『你怎會知道的?』

佛洛伊娃微笑地說:『我走過來問你,只是想確定一下我的觀察而已!你放心吧!我不會向其他人說的!』

夢娜跟著躊躇了一會,然後才吞吐地說:『我不願再參加太空性愛實驗了!對不起!剛才我的問題欺騙了大家!』

佛洛伊娃取起一些沙律,放至夢娜的碟子,跟著以靈巧的眼睛,望著夢娜困窘的模樣:『你剛才給我打一個眼色,我已經認知道,你是要迫使凡仁神父還俗的。』

夢娜:『謝謝你的體諒呀!』

佛洛伊娃隨之以眼神示意夢娜望向站在遠處的凡仁:『你取了食物後,走過去跟你那位戇頭戇腦的夫君解困吧!他被人家問至啞口無言了。』

夢娜聽後,以幼稚和認真的臉孔說:『他並不戇直!他是挺聰明的啊!』

佛洛伊娃微笑地看著夢娜:『所以他戀上了你。』

夢娜的反應,就像小孩被問及是否想吃糖果般,無條件地點頭。

夢娜離開後,金博士走至佛洛伊娃的身旁,他看著夢娜的背影遠去後,才對佛洛伊娃說:『夢娜如此聰穎而靈慧,航天處有不少精英追求她,我真是無法理解,她竟然會為一位如此愚戇的男生死心塌地的!』

佛洛伊娃漫不經心地回答:『世上有不少愛情,是科學沒法子解釋的!』

金博士聽後,卻以男性的角度去思考,感慨地說:『霍金在七十歲接受過訪問,被問起宇宙有什麼東西是他沒法子理解的。天體物理學家的回答是:「他最不明白的是:女人!」』

全文完

* * * * * * * * *

天體物理學家霍金有言,人類的未來,就取決於是否可以移居外星。

人類要在外星殖民,必先要解決在外太空繁殖的問題。

現今人類受孕的因素,是基於在地心吸力下進行。在無重狀態下做愛,猶如在地球上做高難度運動,而且人類的精子和卵子在無重狀態下結合,胎兒也在無重狀態下孕育,是否會正常?

在太空中做愛,一直是航天研究的忌諱。直至近十年,才被開始進行論證研究。

美國太空總署,為了保持其在太空研究的領先地位,也早已對太空性愛進行深入的探索。

俄羅斯的航天專家認為,人類在宇宙適應了無重狀態後,在太空性交跟在地球做愛是沒有分別的,不需要使用彈性橡膠繩把二人綑綁著,或使用猶如睡袋的充氣管道,讓太空人在裡面交歡。

一些論證研究認為,在地球使用的十多式做愛方式,有四式在無需工具輔助下,可以在太空中有效地使用。

姑勿論做愛技巧的難度,心理問題卻是難倒科學家的。

一次長達三年的太空旅程,太空人是否需要親密關係呢?

在太空船上安排不同配偶在工作,是否會破壞工作環境?對於沒有性伴侶的太空人,又會有何影響?

若果容許太空性行為,是一夫一妻制,或是雜交?是有性無愛,還是有愛有性?人類在太空艙內,在同一個群體中,是否可以接受每晚與不同伴侶睡眠?

「希望、恐懼、妒忌的憂煩,愛情底那崇高的一半情緒和痛苦,我也未曾嚐過,除了她的苦楚。」這段十九世紀的西方愛情詩句,就是二十一世紀,研究太空性科學最嚴峻的障礙,這是心理學家刻不容緩要解決的難題。


精靈修女戇神父  QR Code

16 則留言:

  1. 卡臣:

    等夜晚先喇!香艷D呀嘛!嘻嘻!

    回覆刪除
  2. 嘩!
    故事好瘋狂,講天馬行空,我那及你

    有故事有資料,好嘢

    回覆刪除
  3. 吓!無重,咁攬實時咪冇感覺咯:p

    回覆刪除
  4. 卡臣:

    可能我看你瘋狂,你看我瘋癲!我又覺得你的思維天馬行空過我喎!

    最近看一篇太空性科學的研究,心想:車!晨日已有心理學家提出喇!再睇真D,哦!原來已經研究出彈性橡膠繩和充氣管道架喇!咁我至構思到這篇小說囉!

    回覆刪除
  5. 咖啡:

    人類親密行為基於牛津第三定律,你的見解也有道理,但實際情形就未知!但太空穿梭機上了天咁多次,美國會否已經試驗過而無講。因為美國以清教徒立國,保守勢力很強,唔想把這些事情張揚。

    回覆刪除
  6. 我倒覺得到了人類可以克服星際距離,無愛之虛擬性交該是常態了,換句話說,只需要進入一個特別室或駁上一些儀器,興奮高潮都可以得到,但那時愛情變成了甚麽東西,或處於甚麼位置,就難說了。

    回覆刪除
  7. 哈哈,做完喺無重狀態下搞嘢嘅實驗,下一個目標都應該係研究吓點生仔嘞!三年太空旅程,隨時生兩件都得啦!

    回覆刪除
  8. 校長:

    那時愛情變成了甚麽東西,或處於甚麼位置,就難說了。

    你這句結論就是太空性科學的關鍵。

    在外太空如何做愛,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可以解決。若果是有性冇愛,問題也不大。問題是:萬一性產生了愛,就大件事了!而且是極有可能的。

    另外,若然有性有愛,在擠迫的太空船內,有一方移情別戀呢,怎麼辦?

    如何處理愛的位置?就是最為頭痛的問題啊!

    回覆刪除
  9. Arm:

    哈哈!無人提過三年抱兩的問題,你諗D野仲前衛過科學家呀!

    回覆刪除
  10. 奇怪!怎么神父对屁屁的性理反应这么大,难道他就是歪歪入身?唔怪得歪歪失踪啦!

    卡兄,原来歪歪在佛爷这儿!!!

    嘎嘎嘎~~~

    回覆刪除
  11. 嘿嘿:

    你的留言不見了,我在電郵複製出來。

    * * * * *

    嘿嘿:

    奇怪!怎么神父对屁屁的性理反应这么大,难道他就是歪歪入身?唔怪得歪歪失踪啦!

    卡兄,原来歪歪在佛爷这儿!!!

    嘎嘎嘎~~~

    回覆刪除
  12. 嘿嘿:

    神父是禁慾禁到失了常態!他們不同歪歪和你的心態。嘻嘻!

    回覆刪除
  13. 不理甚麼學術研究, 無重環境造愛可能係一門生意. 我覺得年輕男女, 甚至悶極的老夫老妻, 都會想一試無地心吸力下會否更興奮!

    回覆刪除
  14. 30 Something:

    你的意見十分前衛,未有人提過這個建議。

    荷李活拍過一套電影,男女演員在急速下墮的飛機上做愛,有二十秒鐘是失重狀態,但時間太短,無法得知真正的感覺。

    上太空做愛,一定有不少伴侶想體會,真是一門大生意!因為男女雙方你情我願,只要解決技巧問題便可,不需要顧慮心理障礙。

    你這個前衛意念,或許將來真是會成為事實!

    回覆刪除
  15. 嘿嘿

    歪歪不在這裡,他跟愛人在西方嘆世界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