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8月30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二一)《床 變》


《床 變》

日上三竿,一雙柔滑的嘴唇,喚醒了大男孩,他在朦朧中撫摸著大姐姐的秀髮。

過了一會,大姐姐向他說:『我先去梳洗,你睡多一會兒吧!』

大姐姐起床後,藏身在一條綁帶胸圍下的發光數字鬧鐘,頓失天然屏障,它把時間告知了大男孩睜開一刻的眼睛,但他沒有理會,繼續再睡。昨夜的激情纏綿,教他還享受著這張床第。

似是瞬間的時刻,大男孩的嘴唇,再度被一張柔唇所喚醒,他不能再在床上懶惰了。

大男孩進入浴室一會後,家中的電話響起來。大姐姐取起室內無線電話,走入浴室。大男孩拉開浴簾,見到電話的來電顯示,隨之對大姐姐說:『這是我母親來電,你跟她說,我洗完澡後會回電話給她。』

大姐姐遲疑起來:『不是吧!你關上花灑,跟她講幾句吧!』

大男孩堅決地說:『怕什麼呀?你回應她便可了。』

他說完後,便把浴簾拉回,繼續洗澡。

2011年8月25日星期四

福利挑戰耶穌


過去八十年,人類學家也在爭論不休,為何宗教信仰在西方發達國家不斷下滑?

刊登在近期「今日心理學」的一篇文章,提出了嶄新的論證:社會福利奪去宗教信仰的市場。

在137個國家的研究中,發現最多人口沒有宗教信仰的國家,分別為:

瑞典:64% (沒有宗教信仰)

丹麥:48%

法國:44%

德國:42%

然而,在非洲撒哈拉沙漠的貧瘠地帶,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口少於1%。

2011年8月23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二0)《成長的愛戀》


《成長的愛戀》

週五的晚上,大姐姐與大男孩也很晚才放工,大姐姐買了一些外賣到大男孩家,等待大男孩回來,才一同進食。

潮濕和悶熱的天氣,教她到了大男孩家一會後,便進入浴室洗澡。

大姐姐從浴室出來,只穿上內衣褲,身上披上大毛巾,準備坐在客廳,以電風筒吹乾頭髮。怎料卻見到大男孩母親坐於梳化椅。

她頓時嚇一跳,吞吐地說:『伯 ... 伯母!』

她以為已經是晚上九時多,全無意識大男孩母親又會到來。

大男孩母親嚴肅地問她:『為何你放工不回家?竟然來這裡擾攘我的小乖乖!』

大姐姐又被一些為何肚餓便要吃飯的問題考著,唯有直說:『你兒子著我買東西回來跟他一起進食,他說他今夜要晚一點才下班。』

大男孩母親再問:『我兒子一個人不懂得進食嗎?為什麼他要你陪伴他一同吃晚飯?』

大姐姐遲疑了一下才回答:『這個問題你不如問他,我也不清楚呀!』

她跟著取起放在梳化椅的衣物,然後走回浴室才穿上。

2011年8月17日星期三

天使攻破處男關 (十八禁)


天使攻破處男關

此故事承接卡臣的《心中掛著甚麼行李》!請先閱覽卡臣的《心中掛著甚麼行李》!

卡臣原文中的Tony,在此文使用中文名「明堯」,而Tony的女友Ann,則改成中文名「安娜」。

* * * * * * * * *

曲終人散,明堯和安娜走至街上,正下著豪雨,他們乘坐的士回到安娜的家。

安娜一個人獨居於一處屋苑,她比明堯少五歲,是一位護士,畢業後在醫院工作了一段短時期,便轉了在家庭計劃指導會任職。她與明堯認識了兩年,二人卻在半年前才墮入愛河。

他們回到安娜家後,安娜對他說:『現在已經是凌晨五時,天又下著豪雨,你不如留下小休一會吧!』

明堯遲疑了一下才回答:『那麼也不成問題的。』

安娜的住所只有一個房間,明堯在細小客廳的梳化椅坐下,他閉上眼睛休息。

一會兒後,安娜進入浴室洗澡。

安娜洗完澡後,穿著了睡袍從浴室出來,手拿著一條大毛巾,向明堯說:『你不如也去洗澡吧!』

明堯:『但我沒有衣物更換呀!』

安娜:『不要緊的!我可以借給你。』

2011年8月16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一九)《兩心痴》


《兩心痴》

過去的一個多星期,綠珠家有親戚從外國回港,致使她於空閒時間也去了陪伴親戚,沒有再跟大男孩聯絡。況且大男孩也為大姐姐的旅行回來,而沉醉在溫柔鄉,他們二人,似乎是遺忘了對方,直至慶功宴的到來。

商業宴會多數是利益關係的籠絡,就算是慶功宴也不會是例外。

賢明的公司在產品發佈宴會後,取得不錯的訂單,慶功宴不只是宴請公司的同事,連同一些有份參予介紹生意的中間人也有被邀請,本來這是一些慣性的平常做法,沒有爭議性的,可是,今次卻有例外。

賢明的父親尚權,跟尼娜的前夫陽祥是相當諗識的。尼娜曾在一個宴會裡,為賢明說過好話,致使賢明取得一位對他不太熟識的老闆的信任,從而使賢明得到了一些訂單。

世事就是那麼兒戲,尼娜貴為陽祥妻子時,雖然不懂得業務,但只是數句簡單的嘉言,就令賢明得到一位陌生老闆的青睞。

然而,尼娜經已離婚,賢明的父親尚權,就不認為要於慶功宴邀請尼娜。尚權白手興家,眼光非常銳利,體會到依靠權貴之道。尼娜的前夫陽祥不在香港,本來邀請尼娜是沒有問題的。但尚權知悉尼娜是沒有事業野心的人,加上她已經離婚,對尚權將來的生意毫無幫助,為何他要宴請一位失去倚靠的女人。

2011年8月14日星期日

陰戶需要標籤


一位年輕女生進入一家紋身店,神情肅穆!

紋身師隨之問:『姑娘,有什麼可以幫助你呀?』

女生正經地說:『我要於陰戶處紋上文字。』

紋身師皺眉一下,立即說:『姑娘一定是要紋上男朋友的名字。』

女生:『非也!我只要紋上「非請勿進」四字真言而已!』

紋身師頓露詫異神色:『我做了紋身師十多年,從未遇見過要求在陰戶處紋上此四字。』

2011年8月9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一八)《私人空間》


《私人空間》

大男孩與大姐姐到了大男孩堂姊亦娟的家,大男孩於途中已給了亦娟電話,但沒有提及他會與大姐姐一同前往。但大姐姐這次沒有抗拒陪伴大男孩到亦娟家作客,因前一天他們已經一起飲過茶。

亦娟的女兒已經十多歲,她中學畢業時,男朋友到了外國升學,寂寞的放洋生活很快便使她的男朋友另結新歡,與她分手。那時她才發現自己有了身孕,她在向她表哥訴苦時,一直暗戀著她的表哥蔚理,雖然快將大學畢業,但仍然不顧家人反對,火速與亦娟成親。親朋好友也為之嘩然,紛紛議論蔚理表面上似是充滿書卷氣,實質卻是禁不住肉慾之徒,才逼不得已,奉子成親。

蔚理的父親從商,家境充裕,但蔚理並沒有子承父業,他與亦娟結婚後,女兒出生時,他正就讀碩士。女兒入讀幼稚園期間,蔚理取得博士學位。

蔚理只醉心科學研究,經常返回內地作科研。他視亦娟與前度男友所生的女兒為己出,待她如親生女兒。蔚理也沒有跟亦娟誕下任何子女。這位科學怪人教亦娟過著不少猶如守生寡的日子,但亦娟依然忍受得了。或許,她是感激著蔚理給予她的恩澤啊!

2011年8月2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一七)《尼娜的宿命》


《尼娜的宿命》

* * * * * * * * *

佑宜和尼娜,最先出現在第九十三集九十四集

* * * * * * * * *

郁順在噴射船上,腦海裡沈溺在過去週末的甜蜜裡。噴射船快到碼頭時,他才想起他攜帶的手信,是可以轉讓給大男孩的。他正欲取出手提電話時,又顧忌大男孩會問他,為何會送了芷羅回澳門?

然而,他並沒有躊躇了太久。他回憶起他跟芷羅坐夜船到澳門前的晚餐,大姐姐與大男孩對他和芷羅的認同,他不再羞怯了。

傍晚放工後,郁順約了大男孩在一個商場裡的快餐店見面。他到達時,大男孩與大姐姐已經到了。

他們買了餐在進食時,郁順才對大男孩說:『我從澳門帶回上一個星期留下芷羅家的手信,你要什麼?我可以轉讓給你。』

話畢,郁順估計他們二人會問他,為何無故去了澳門?怎料大男孩只是向他說:『那麼謝謝你!我料想不到你還記得,我要求你叫芷羅下次回港幫我買一些手信。』

大男孩說完後,大姐姐隨之對他說:『你跟俊生真是十分夠朋友,纏綿在溫柔鄉也沒有忘記他的委託。』

他們三人跟著大笑起來,此刻郁順才認知道,原來他送了芷羅回澳門,大姐姐與大男孩反而是視作正常的行為,毫無詫異的神色。

晚飯至中段,一位與大姐姐年齡相若的女生走過他們的檯子,向他們三人打招呼。大男孩和郁順只是在澳門見過她,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大姐姐卻對女生說:『吳太,你好!』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