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7月26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一六)《性福的源泉》(十八禁)


《性福的源泉》

他倆於媽祖廟內逗留了大半小時,郁順從芷羅的上香和祈拜的神情,感受到一位女生的寬衣解帶,巫山雲雨,是其心靈上的牽絆。他雖然並不熱衷於神靈,卻被這段溫情所迷倒。

離開廟宇後,他們在海濱漫步,郁順伸手經過芷羅的腰背,手掌按著她的另一邊腰部,他倆緊迫的雙肩,洋溢著愛念的交流。

他們步行了一段路後,芷羅對他說:『我要回家洗衣服,趁今天沒有下雨,可以把衣物掛出窗外乾涸。』

郁順:『沒問題!我們上星期才遊覽了。』

回到家後,芷羅取起郁順昨夜更換了的衣物,也一同拋入洗衣機。站於芷羅身邊的郁順見到,立即問她:『若果明早我的衣物還未乾透,怎麼辦?』

芷羅微笑地回答:『那就留在這裡,下次你不用帶衣衫來。』

郁順隨之伸手按著芷羅另一邊肩膀,然後臉轉向她,一張柔中帶剛的嘴唇,吻著了沒有期待的軟唇,芷羅撒嬌地把臉轉開,以半命令的口吻對他說:『你不要妨礙我洗衣服呀!快出去呀!』

2011年7月21日星期四

再度床會 (十八禁)


再度床會

此故事承接卡臣的《前度約會》!請先閱覽卡臣的前度約會

* * * * * * * * *

兩個星期後,Andrew重返診所,見到Crystal從醫生房出來,神情抑鬱而憔悴,他走上前,問她什麼事。

Crystal臉露不安的神色,向Andrew說:『超音波掃瞄證實我有子宮纖維瘤,要做手術。』

Andrew便安慰她:『這是很平常的事,今天醫療科技先進,不用憂心吧!』

話畢,Andrew被護士叫了入醫生房。他從醫生房出來後,Crystal已經不見蹤影了。

一星期後,Crystal再約Andrew吃晚飯。

在餐廳裡,Crystal向Andrew訴苦:『我男朋友知道我要做手術後,離開我了。』

Andrew詫異地問:『為什麼呢?』

Crystal:『他家裡是九代單傳,他母親知道我有纖維瘤後,便逼使他與我分手。』

Andrew聽後,頓時衝口而出:『簡直荒謬呀!你男朋友找藉口棄掉你而已!』

2011年7月19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一五)《靈慾的項鍊》(十八禁)


《靈慾的項鍊》

婆娑的水影黏附在玻璃窗上,雖然風雷雨電未息,但他倆的嘴唇在吮吻了一會後,便雙雙進入夢鄉。甜睡的臉龐倚於一邊肩膀和上臂,她的一隻手掌伏在大汗淋漓的胸肌。被窩裡赤條條的男生,被一位只戴上胸罩的女生緊貼著,女生項鍊的玉墜,安枕地躺臥男生的手臂上。

教芷羅發情的,並不單是這條專業打造的項鍊。她在購買避孕套時,認為不一定會用得上,只是顧及他們共聚兩夜,可能會情不自禁。然而,郁順除去上衣後,她發見他已經放棄那條塑膠板項鍊:一件教她耿耿於懷、沒法子放得下的簡單廉價飾物,她就不再猶豫這段情懷了。

芷羅熄滅心中顧忌後,她是故意讓郁順發現避孕套的,以使這位木訥的男兒知悉她的心意。郁順也心領神會,他隨之認定了這是送上項鍊的巧妙時機。

郎情妾意,很多時是受眾多因素所驅動,不是個人能力可以主宰的。

凌晨一時多,雷電作響,他們一同被吵醒。芷羅柔聲地對郁順說:『我要去洗澡,你睡多一會吧!』

話畢,郁順又再呼呼大睡了。她起床後,穿回內褲,取起睡袍,然後拾起綑綁了的避孕套,走出睡房,把房門關上,才走往浴室。

2011年7月12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一四)《淫慾的靈魂》(十八禁)


《淫慾的靈魂》

郁順於渡輪上,凝望著晨光的海景。他沒有期望過可以再與浩雪把臂同遊,雖然昨夜有點兒誠惶誠恐,但如今回憶起來,卻是頗為窩心的。

一艘前往澳門的噴射船經過,掀起一些浪濤,使渡輪搖晃起來,他的心緒才從昨夜返回今晨。

此刻他取出手提電話,打給芷羅。芷羅未睡醒,她母親接了電話,然後才喚醒她。芷羅睡眼惺忪,只了簡單的回應,然而郁順卻編織了一個故事,跟芷羅解釋昨晚失蹤的原因。

郁順放下電話後,他仍然在咀嚼芷羅的回應,衡量她是否相信他的謊言。其實他是不需要向芷羅交待他自己的行蹤的,芷羅又不是他的女朋友。但浩雪遇上芷羅後,她咄咄逼人的姿態,要他停止與芷羅交往,反而教郁順對芷羅從一段無意識的戀意,浮上了心頭,不知不覺中,把芷羅視作女朋友。

這一早他返回公司,取得了準備送給芷羅的項鍊。項鍊的原型設計是基於浩雪的塑膠板項鍊,郁順拿於手中,凝神地看著,昨夜被窩裡,浩雪戴著塑膠板項鍊的昏暗朦朧體態,頓時迴盪於他腦海裡。

2011年7月5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一三)《情歸何處》


《情歸何處》

驟雨下的步履,頗為溫馨。芷羅母親故意走在他們前面,讓他們有成雙成對的感覺。他們三人回到家後,芷羅母親留下郁順坐一會,芷羅入了房間,她母親要查問一下郁順家庭的近況,但這些內容不方便直接問郁順母親。芷羅母親似是覺得,芷羅與郁順會成為一對,他要對郁順家知多一點。況且,她以腦海裡既有的概念,把郁順看成是小孩,認為可以任由她盤問。

郁順毫無心理準備,當然是有問必答。況且,他並沒有記起雙方的母親曾經發生激烈爭吵,他以為當年發生的事,只是芷羅母親氣憤,以致大家便疏遠了。憑藉晚飯時的融洽氣氛,他更誤以為兩個家庭的分開,是搬遷和其他因素做成。

過了一會,芷羅從房中走出客廳,她坐於郁順身旁,打開一本相簿,展示給郁順看。郁順凝視著這些照片,陷入了無限的回憶中,沒有說話。

芷羅看了相簿一會,也沒有言語,她跟著站起來,走入房間,從細小的檯上飾物櫃取出一隻塑膠公仔,然後拿出客廳給郁順看。

郁順望著公仔,露出莫名其妙的神情。芷羅便翻了一頁相簿,指著一張有少許褪色的照片,跟著說:『你是否記得呀?這是我五歲生日時,你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呀!』

郁順遲疑了一會才回答:『我暫時記不起,但這照片顯示確實是我送給你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