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6月28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一二)《雨傘下的儷影》


《雨傘下的儷影》

深刻的臉吻,不但迴盪於他唇邊,也教他內心悔疚。畢竟,他不應該去吻別浩雪,如此一吻,可能更加激發起浩雪情感的潮汐。然而,郁順又可控制自己嗎?他站於病房門外,思前想後,下了決心,以後不再見她,他才返回房內,讓她留下一點回憶的慰藉。他始終憫憐浩雪,同情她受著委屈的婚嫁。

悶熱的晚上,有一個熱帶氣旋迫近香港,他回到家後,立即梳洗。

從浴室出來,他走至廚房,倒了一杯凍水來飲。此刻他母親站了在廚房門處,嚴肅地向他說:『明晚我約了表姨媽吃飯,她說有一位親戚在內地的女兒,可以介紹給你。你明天放工後,不要去其他地方,馬上回家,知道嗎?』

郁順聽後,頓時憤怒地說:『什麼?二十一世紀,還有相親的嗎?』

他返回房間,正想關門時,母親並不放過他,她推著門,不讓郁順關上,然後說:『你懂得思想,我就不會找人跟你做媒人。人家已經成親,你還去糾纏她做什麼?』

郁順立即反駁母親:『我怎會料到她會上來我家的?』

母親語氣隨之變得更為強硬,嚴詞地說:『你沒有主動,她怎會上來纏繞你呀?』

郁順頓時啞口無言,他隨之把房門關上。

2011年6月27日星期一

草原上的胭脂馬

此故事承接卡臣的《男公夫人信箱》!請先閱覽卡臣的《男公夫人信箱》

本帖子初稿是放於卡臣留言版的續寫,但總覺有不足和欠缺,才重新整理,於這兒貼上。


親愛的男公夫人:

我暗戀的男同事終於離職了,我失望之餘也轉職去了一家中資民企做工,公司名稱叫蒙牛奶業。

雖然轉了工作地方,但我每天上班依然愁眉苦臉,無法提起精神做事,終日只是惦念著那位我暗戀著,卻狠心地離我而去的男同事。我心知自己可能會過不到試用期,但也無可奈何!

上班一個月後,我就邂逅了從蒙古來的年輕太子爺,他年齡比我少三歲,卻身材魁梧,遠比我暗戀的男同事健碩得多。

我沒有奢望他會注意到我。怎料兩天之後,他走至我桌前,以雄渾的聲韻說我終日鬱鬱寡歡,稱讚我有一種抑鬱美,好像林黛玉的氣質呀!

2011年6月23日星期四

天使之吻

此故事承接卡臣的《陰陽路之停屍間》!請先閱覽卡臣的《陰陽路之停屍間》!

* * * * * * * * *

一個星期後,我再到醫院覆診。覆診完離開,我走至電梯處,待了一會,電梯門打開,真是冤家路窄,竟然是Helen站在電梯裡面。她見到我,頓露慌張的神色。我若無其事地走進電梯,然後按關門掣。

電梯門關上後,我才發見Helen瑟縮至一角,我心裡暗暗地偷笑,上天又安排我可以報多一次仇了,嘻嘻!

我跟著偷看她一眼,覺得意猶未盡,便以喉嚨發出一些怪聲。

哈哈!她立即合上眼睛,跟著失控地大聲尖叫。

就在這個時候,電梯突然停了,只亮了一盞緊急照明燈。

Helen頓時靜寂下來,此刻我才感到慌亂,我是患有「困lift恐懼症」的。

我馬上以驚慌的口吻問Helen:『發 ... 發 ... 生 ... 生 ... 什 ... 什麼 ... 事事 ... 呀?』

Helen白了我一眼,神色自若地說:『電梯壞了嘛!』

她跟著走去取起緊急求急電話,講了數句便放下電話。

2011年6月21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一一)《浩雪的眼淚》


《浩雪的眼淚》

懊惱的獨步,教郁順不願太早回家,他打電話給大男孩,相約他出來閒聊。

芷羅母親宴請他的理由,他逐步意識到不只是感謝他陪伴芷羅回港那麼簡單。憑藉離開醫院時芷羅母親看著他的神情,他認知到明晚的飯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

浩雪送給他的眼藥水,於他手中,掀起了內心的漣漪,教他對芷羅母親的邀請,感到卻步。

他明知不可捕捉浩雪的倩影,眼睛卻沒法子移離她,他極之需要精神上的支援。

郁順到了與大男孩相約的餐廳,大男孩已經到達,他剛放工,未吃晚飯。大男孩便叫了一份晚餐,而郁順只要了一杯凍飲。

郁順吞吐地說:『昨晚你見到的鄭太,其實是 ..... 其實是 ..... 』

雖然郁順沒法說出口,但大男孩已經想起大姐姐的猜測,知道他們曾經是相愛過的。

2011年6月18日星期六

《卡遜雲森號》下集

此故事是承接卡臣的《卡遜雲森號》!請先閱覽卡臣的《卡遜雲森號》

* * * * * * * * *

其實《卡遜雲森號》還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溫馨插曲。

話說《卡遜雲森號》停泊在維多利亞港後,凌雲一時,一名軍官呆坐在母艦的甲板上,他準備跳下海中輕生。

此軍官乃艦上心理學家武德輝中校,他為治療六名參予射殺Mulah的海豹突擊隊員而束手無策,感到頹喪,自己也患上了抑鬱症。

六名突擊隊員射殺Mulah後,包括隊長山打士少校在內的六位成員,同時患上抑鬱恐懼症。他們不敢上岸去蘭桂芳狂歡,擔心Mulah的餘孽報復。《卡遜雲森號》的指揮官,下令艦上心理學家武德輝中校跟他們作治療。可是,武德輝中校跟他們治療過程中,感染了更嚴重的抑鬱症。

突然甲板傳來吵鬧聲,原來一隻快艇,由一名賓妹駕駛,載著另外五名賓妹,偷渡去澳門賺錢。快艇誤進母艦側邊水域,被紅外線夜視儀測知,六名賓妹被擒上母艦甲板。

2011年6月14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一0)《進退維愛》


《進退維愛》

郁順回到家裡,他父母坐在客廳看電視。他取出手信,放於茶檯子上,跟著便閒聊起在澳門的遊歷。父母的反應遲緩,可以說是心不在焉,他感知道他們為浩雪的登門而心煩意亂。

過了一會,母親向父親打了一個眼色,父親便向他說:『剛才浩雪上過來,母親說你未回來。她臨走前,要求取你的手提電話號碼。』

父親未講完,母親已打斷他的說話:『我便叫她留下電話號碼,讓你打電話給她。』

父親跟著遞上放在檯面的一張小紙片,隨之說:『她著你今晚無論如何給她電話。』

母親接著說:『看她的心情是甚為焦灼的。』

郁順垂下頭在聽,沒有回應。

母親待了片刻,嚴詞地問:『你是否與她愛火重燃,從而有了你的骨肉呀?』

郁順馬上抬起頭來,以驚訝的語調高聲疾呼:『什麼?簡直荒謬!握手也會懷孕嗎?』

2011年6月7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0九)《昔愛成女神》(下)


《昔愛成女神》(下)

中午時分,郁順從褲袋取出浩雪的項鍊,以他今天的技術,輕易便把它修復。他走入洗手間,把它戴回身上,心感舒服。此刻他突然念起,在澳門被霓虹燈照耀至金碧輝煌的華麗酒店池邊,曾應承會親手打造一條項鍊給「她」,以報答「她」認領和交還這條項鍊之恩。

浩雪的項鍊,他快速接駁了,掛上頸子後,就恢復了本來的狀態:存在,卻復歸平常,這件護身符也沒有漣漪了。

午飯過後,他返回工作崗位。職業生涯使他對首飾的見識很多,但他反而沒法子構思出一個合適的設計樣本,他懼怕自己造出來的藝術,不合「她」的喜好。他期望「她」收下一條他設計的項鍊時,會露出歡欣的笑容。

放工時刻,他取出手提電話,把「她」的電話號碼於重撥的記憶中,儲存至電話簿裡。

他離開公司前,電腦中儲存了多款修改了的項鍊設計圖,這是他從過往的設計中挑選出來的,他自己很喜歡,卻沒有被他人所接受,所以也就從未打造過。他便把這些設計圖複製至手機裡,因他暫時沒法子拿定主意。

這些他最為欣賞的設計中,只有一個構思,被選取了,但他不知那條打造出來的項鍊,最後情歸何處?若果他依樣再造一件給「她」,「她」會喜愛的機會較大,但卻不是獨一無二的。

2011年6月2日星期四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0八)《昔愛成女神》(中)


《昔愛成女神》(中)

郁順返回芷羅住的大廈門前,開始下著微雨。他徘徊了一回,剛有住客進入,他才跟隨而進。

按動門鈴一會,沒有人回應,他開始擔憂芷羅是否又跌倒?

芷羅已經更換上睡衣,她拐著走路,打開門子,郁順立即伸手扶著她的手臂,她讓郁順進入室內。

郁順關上門後,放下手信的膠袋,立即對她說:『我回來是要取回項鍊的。』

芷羅聽後,漫不經心地說:『我已經把它拋了出街,你剛才在樓下沒有見到嗎?』

郁順頓時按捺不住,大怒:『你有沒有搞錯,你明知我緊張這條項鍊,你竟然把它拋掉,你有沒有一點良心呀?』

芷羅立即反唇相譏:『若果不是我在餐廳幫你認領這條項鍊,你早已經失去它了,你有膽於眾目睽睽下與該條項鍊相認嗎?我跟著還找藉口,靜悄悄地把它交回給你,讓你不會難堪,如今你竟敢罵我有沒有良心!你是否有一些良知呀?忘恩負義!』

芷羅跟著睜眉突眼,雖然她的一隻手臂被郁順扶持著,但仍然以另一隻手的食指,指按著郁順的胸口,憤憤不平地說:『你是否知道什麼叫良心呀?恩將仇報!』

她激動至站不穩,幾乎向後倒下,郁順馬上以另一隻手掌,拉著她另一隻手臂。此刻芷羅的雙臂被郁順的雙手夾住,他們面對面,但雙方卻怒目相向,互不讓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