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10月11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二七)《靈慾兩相依》(十八禁)大結局


《靈慾兩相依》(十八禁)

兩個星期後的週五。大姐姐和大男孩到一家馳名牛扒的餐廳進食。這家餐廳就位於大男孩居所的同一區分。

他們坐下看了餐牌一會,叫了兩份牛扒餐後,大姐姐好奇地問大男孩:『為何那麼有興緻請我出來吃扒餐?』

大男孩不假思索地回答:『今天是我第一天邂逅你的日子啊!』

大姐姐詫異地說:『這種瑣事你還記得,你真是很好記性呀!』

大姐姐聽後,是甚為心甜的,雖然她只是以簡單的客氣說話回應。

餐湯和麵包放了在檯面,他們為麵包塗上牛油時,大男孩以似是漫不經心的語氣問大姐姐:『我昨天跟郁順通過電話,他問我何時帶你去買戒指?』

大姐姐躊躇了一會,嚥下一口麵包後才回答:『我不覺得一隻戒指有任何意義!你不如節省下來,我們共同開一個銀行戶口儲蓄吧!你認為怎麼樣?』

雖然大姐姐對戒指心存芥蒂,但她不會向大男孩說出這個心裡陰影。況且,她是想跟大男孩有進一步的實質融合。

大男孩聽後,沉思了一會才說:『我又未曾想過投資儲蓄這回事,但你的提議也是可行的。』

大姐姐的提議,受到大男孩的認同,露出歡欣的笑容。


他們吃至中段,一對男女拖著手進入餐廳,大姐姐望著他們的背影一下,沒有理會。

過了一會,該位男生走至大姐姐和大男孩的卡座旁邊,以憤怒的眼神問正在談笑風生的大姐姐:『他是你什麼人?』

大姐姐沒有回答,她躊躇了一下,把正欲放入口中的牛扒,突然遞進大男孩的口裡。大男孩張口噬下時,神色愕然!

片刻之後,大姐姐似是繼續進食,沒有抬頭看秉仁,跟著慢條斯理地說:『餐湯放了在檯面了,你女朋友以期望的眼神看著你呀!返回座椅進食吧!否則她會走過來問你,我是你什麼人呀?』

秉仁怒氣沒消,但呆站了一會,才憤然地返回自己的座位。

大姐姐與大男孩沉默了一會,跟著她又談起話來,似是剛才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似的。而寒霜就在安慰著秉仁,她雖然內心有點兒不舒服,但不是情感的妒忌,只是沒料到大姐姐在秉仁心中的地位,竟然高過她。

這晚秉仁與寒霜回到家後,他電召了佑宜往他家裡。

佑宜進門,見秉仁神色凝重,以為自己跟寒霜的好事被秉仁知悉,他戰戰兢兢地坐下,眼睛徘徊在秉仁和寒霜的臉上。

秉仁嚴肅地向佑宜說:『我想你幫忙,我的未婚妻,竟然移情別戀,你可否幫我懲戒一下她?』

此刻佑宜才鬆弛下來,原來秉仁不是為了他跟寒霜的事,而叫他上來的。

佑宜才問:『那麼你想我怎樣教訓她?』

秉仁:『我素來不要的東西,若果不喜歡,便會自己拋棄,但倘若有人想從我手中搶奪,我就寧願打爛這些心頭好。』

話畢,秉仁站起來,走至大門處,取起手提行李箱,然後轉身向佑宜說:『我要出門,明晚才回來,寒霜會告知你如何做。』

秉仁離去後,寒霜便把秉仁的要求告知佑宜。佑宜聽後,向寒霜說:『這是閒事,我一向也英勇善戰,戰績彪炳。』


他隨之撲向寒霜,想嘴吻她的唇舌。

寒霜馬上將他推開,然後取出手機,按動顯示屏數下後,把它向著佑宜。佑宜看著自己霸王硬上弓的影片,被嚇唬了,目瞪口呆!雙手顫慄起來!

一會兒後,寒霜放下手機,然後以輕鬆的語調對他說:『我們大家也是理性的成年人,不過我的智慧就高過你,所以你不可能牽著我的鼻子走的。』

佑宜正經地問:『這套短片溜了出去,對你也沒有好處!』

寒霜微笑著:『我的事業剛剛起步,你就已經闖出了名堂。我就無梯級可跌,而你就會從高處掉下,從而跌得很痛!』

佑宜遲疑了一會,再問:『你要什麼條件才可毀掉這套片子?』

寒霜:『我是一位善良的女生,只要你不再騷擾我,我是不會傷害你的。』

佑宜跟著垂下頭,以兩隻手掌撐著和覆蓋臉部,非常惆悵。

片刻之後,寒霜站起來,走至他身邊,以手按著他的肩膀,陰聲細氣地對他說:『你壓榨我,也是因為內心不服秉仁凌駕你而已!我不相信你對我還餘情未了。明日下午你便可以一親秉仁前度的香澤,你也可以宣洩心中對秉仁的不滿。』


週六的中午,大姐姐放工時,接過秉仁的電話,他聲言自己出了門,寒霜掉了他家中的鑰匙,著大姐姐到她公司鄰近的酒店大堂,然後交回她的鑰匙給寒霜。

大姐姐到了酒店的大堂,不見寒霜,便打電話給寒霜。寒霜訛言她正在洗澡,著大姐姐上房間交給她。

大姐姐上到房間,寒霜打開房門,她著大姐姐入內坐一下,但大姐姐堅拒,她交出鑰匙便離開了。

佑宜並沒有在房間內,寒霜沒有能力,使用暴力拖大姐姐入房,從而使秉仁的計劃功虧一簣。

寒霜也為之詫異,為何佑宜沒有出現在酒店?他連手提電話也關上。

佑宜整夜不能入睡,要他強暴女生,談何容易!但此事出自寒霜之口,卻教他畏縮。他已有一套霸王硬上弓的短片在寒霜手上,若果再來一次,「善良的寒霜」,豈不是成了他殘暴的奴隸主?

況且,秉仁只跟他說要懲罰大姐姐,沒教他如何做。如此嚴峻的懲處,會否是寒霜的主意?用以逼使他泥足深陷,以報復他對她的霸王硬上弓。

寒霜坐在房內的床上,她深感苦惱,心裡責怪著佑宜。

過了一會,她的手提電話響起來,是她的新男友打來的。她心不在焉地跟男友閒聊一會後,內心感到需要慰藉。

她跟著訛說有親戚回港旅遊,提早離開,所以留下一間已租住的房間,著男友到酒店找她。

大半小時後,房門打開,寒霜與男友熱吻起來。房門關上後一會,浴室便傳出流水聲。流水聲完結後,溫馨的床上,絲縷繩索,妙韻激情,寒霜為新男友締造了開苞大典。

經過一番地動天搖後,床褥再沒有震動,寒霜的臉龐,依偎在大汗淋漓的胸膛,感受著愛的真蒂。她不時抬頭少許,吻上一雙沒有附帶條件的嘴唇。


深夜時分,秉仁回到家,寒霜已躺臥在他的床上。秉仁拍醒她,問:『今天怎麼樣?』

寒霜遞上她的手機,秉仁看著短片展示的、經過翻雲覆雨的酒店凌亂房間,沒有說話。

直至他看見一個拋在地上、有著內涵的避孕套,他才自言自語地說:『佑宜真醒目,霸王硬上弓也懂得使用避孕套!』

秉仁放下手機後,吻了寒霜的嘴巴一口才問:『你有沒有把該避孕套取走?』

寒霜堅定地回答:『我當然拿走才棄掉。』

秉仁並沒有問及事情往後的發展,因他志在發洩對大姐姐心中的憤恨,引發什麼後果,與他無關。他也沒有理會為何大姐姐沒有報案,認為大姐姐不敢把此事張揚。

秉仁跟著走進浴室。他沐浴後便躺下床上,跟寒霜熱吻起來,巫山雲雨,隨之無情地散落床上。寒霜在半天之內,假情真愛,嚐了二度春風。

翌日清晨,寒霜走出客廳,秉仁向她說:『我今朝要去教堂做禮拜,你有什麼地方去?』

寒霜遲疑了一下才說:『我可否跟你一同去教堂?』

他們吃過早餐後,離開家門時,寒霜才發現,秉仁與大姐姐的水晶訂婚相框已經不見了。

寒霜經已認知道,她開始受到秉仁所接受和認同。


三個星期後,一個小型商業聯誼會的聚餐,這年由靜怡擔任司儀,本來大男孩不是這個圈子裡的人,但靜怡叫大姐姐買多一張餐券,夥同大男孩一起出席。

餐飲至抽獎時段,靜怡站在台上說:『現在請秉仁議員出來為大家抽獎。』

秉仁在掌聲中走上台,講了公式化的演說後,向賓客說:『我要邀請一位曾照亮過我生命的女士,讀出得獎的號碼。』

他說完後,走下台至大姐姐所在的檯子,誠意地向大姐姐說:『你可否出來幫我忙?』

大姐姐沒法拒絕,她望了坐在她身邊的大男孩一眼,便跟秉仁走上台。

秉仁此舉引發眾多奇異的目光。那些知道大姐姐是他未婚妻的賓客,甚為詫異他的未婚妻坐了在另一張檯子。那些對他們關係陌生的賓客,卻為一位「照亮過我生命的女士」跟另一位男生同坐而不解。

抽獎過程十分順利,但大男孩卻悶悶不樂,垂頭凝神地望著檯面在沉思,他以為秉仁要藉此機會,奪回大姐姐的芳心。

到了壓軸的頭獎時,秉仁突然向賓客說:『這個頭獎,是由本屆商會會長萬老闆所贊助,當然要留給助我贏取議員席位的紅顏知己所讀出。』

他的眼睛隨之轉向台下側邊的檯子,然後說:『請寒霜上台幫我讀出頭獎的號碼。』

數位曾參加他競選團隊的人,立即目瞪口呆!因他們只認識大姐姐,不知道寒霜有份參予他的競選工作。

寒霜上台,她讀了抽出的頭獎號碼後,無人走出來領獎。寒霜再講多一次,大男孩才站起來。

靜怡立即向他說:『這位先生快出來領取獎品吧!』

大男孩從秉仁手中接過頭獎的信封後,他轉身走一步,已是大姐姐站立的位置,他想著與她一同返回座位。

機靈的靜怡馬上走至他們面前,把他倆截住,然後問大男孩:『先生,你取得了這個二人歐遊大獎,會否跟你身邊的女朋友去遊玩呀?』

大男孩料想不到會給靜怡這樣問,他遲疑了一下,突然伸手經過大姐姐的背脊,以手掌按著她另一邊肩膀,喜出望外地回答:『我當然會跟她一同去旅行的,這是我多年以來的夢想啊!』

靜怡隨之問大姐姐:『你是否為男朋友取得頭獎而感到高興呀?』

她跟著把麥克風移向大姐姐的嘴巴。

神情肅穆和落寞的大姐姐,突然笑容可掬地對著麥克風說:『我們快將結婚了,這個大獎正值可讓我們到歐洲渡蜜月呀!』

話畢,她轉身移至大男孩面前,雙手繞著大男孩的脖頸,熱情地嘴吻著他的嘴唇。全場隨即報以熱烈的掌聲。

一些賓客跟著不斷在吹口哨和喊叫:『咀大力一點呀!不要停下來呀!非常精采呀!再激一點吧!我們絕對不會介意的!』

大姐姐的嘴唇離開大男孩的嘴巴後,又再跟他吻上,秉仁看著大姐姐閉上眼睛陶醉的臉蛋,他雙目幾近著火。

熱吻過後,大姐姐繞著臉露尷尬神情的大男孩,在口哨聲和歡呼聲中,返回他們的座椅。

宴會起始時,秉仁見到大姐姐與大男孩坐在一起,他頓感意猶未盡,要當眾奚落大姐姐,但他沒有料到人算不如天算。

秉仁回到自己的檯子後,不停在飲酒,但寒霜沒有阻止他,因她的心情也猶有餘悸:大姐姐沒有報復,當面拆穿她另有心儀男友。

過了一會,萬老闆走至秉仁身邊,問他:『你何時有了如此嬌豔動人的女朋友,也沒有介紹給我認識呀!』

秉仁才介紹寒霜與萬老闆互相認識,他跟著繼續灌酒。


餐宴結束時,萬老闆自告奮勇,開車至酒樓門前,兩名秉仁的朋友,扶著醉醺醺的秉仁,進入歐陸豪華房車的後座位,而寒霜就坐了在前座椅。

萬老闆有美在旁,駕車時也吹著口哨,樂不可支。

車子開行了一會,寒霜窺見駕車盤上的手指,配戴著一隻金戒指,她的臉便轉向坐在她右邊的風騷萬老闆,問:『萬老闆,為何你沒有偕同夫人一同出席宴會呀?』

萬老闆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太太陪同兒子去了外國,安排他升讀大學的事,她要三個月後才回來。』

寒霜:『那你回家豈不是非常鬱悶麼?』

萬老闆:『那又不太過的,我喜歡與海為家,今晚就準備在我的遊艇上渡過。』

車子到了秉仁家後,秉仁的兩位友人便扶了他下車離去,而寒霜卻坐著不動。

萬老闆好奇地問寒霜:『為何你不上秉仁的家?』

寒霜以憂鬱的眼神向他說:『我今晚心情不佳,想去海邊吹一下海風,你可否在尖東海濱放下我呀?』

萬老闆遲疑了一會才說:『你一個年輕女生,那麼晚還獨個兒往海濱乘涼?不如到我的遊艇處會較為安全啊!』

寒霜:『那麼不好意思呀!妨礙著你呀!』

萬老闆:『不要緊,我只是一個人而已!況且,我的為人是很隨和和不拘小節的。』

寒霜:『那麼,謝謝你呀!萬老闆!』

萬老闆臉頰的肌肉突然抽搐了一下,跟著才說:『你不要叫我萬老闆那麼隔膜吧!就叫我朗哥好了。』

寒霜隨之露出甜美的笑容,深情地向萬老闆說:『朗哥!今晚霜妹真是打擾你呀!』

萬老闆聽見,頓時喜形於色,他原本只想跟寒霜同車而行,已感到滿足。

朗哥與霜妹,便驅車至深灣遊艇會。萬老闆頓感自己回到少年時啊!

寒霜不是恐懼她自己將來會受到跟大姐姐相同的對待,所以才另覓崖岸。她深明大義,認知道什麼是情場交易,她只是要找多一位供應商或經銷商而已!


大姐姐與大男孩坐在巴士上,只有少許談話,內容也只是圍繞著晚宴時的食物,沒有提及抽獎的事宜。

回到大男孩的家裡,大姐姐除去晚裝,便走至浴室,她於馬桶坐了一會,思索著大男孩為何變得如此沈靜?完全沒有再提她今晚的出位言行,但看他又不似發怒。

過了一段時候,她才走至沐浴的地方。花灑開啟後,弄濕了她的身體。一顆赤裸的胴體,走進了浴室,他的身體也被濕透後,他便關上花灑,然後從她手中取過沐浴露。香噴噴的沐浴露,就從一隻溫情的手掌,塗在她的身上。她跟著也取過沐浴露,為大男孩的身軀塗擦。她跟著轉身,以背脊依傍在大男孩胸膛,一雙魁梧的手掌,分別在她的乳房和腹部搓揉,她閉上眼睛,仰面與一張期盼的嘴唇熱吻起來。


動情的手指,並不安份地享受她的胸腹。他們逐漸移至她下體的林蔭處,撫慰著她那渴望的陰核。柔順的呻吟聲,徐徐地演奏起來,教人陶醉在浪漫浴室的氣氛。

花灑再被開啟後,流水打在他倆的身上,沖洗了他們身體上的沐浴液。片刻之後,兩顆互相渴求的軀體,迎面摟抱和摩擦起來,火熱的嘴唇,在流水中交接著,互訴心中的愛意。

兩雙嘴唇在盡情玩樂後,一張嘴巴移至她的乳房,品嚐著圓渾的乳房,舌舔著她那高聳凸出的奶頭,享受著她的乳香。

大男孩站起來後,一隻纖巧的柔手,在無意識中,執著了堅挺的陽具,她的陰戶跟著受到剛柔並濟龜頭的撫愛,她的另一隻手,頓時變得凶狠,不斷抓緊大男孩的背肌。大男孩的雙手,分別繞在她的背部和臀部,搓揉著圓滿的臀肌。

他們倆從浴室出來後,躺下床上,互相摟抱著赤裸裸的軀體,呼呼大睡,沒有提起晚宴抽獎時的嘴吻。


清晨時分,天邊依然是深藍色,大男孩的私處,受著一隻充滿愛慾手掌的撫慰,勃起的興奮陽具喚醒了他。

他們倆嘴吻了一會後,溫暖的嘴唇,吻著大姐姐的頸項和耳朵,回應晨曦的情意。

過了一會,只穿戴著性感胸圍和內褲的大姐姐坐起身來,掉頭向著床尾,她脫去大男孩的內褲後,伏了在他的身軀上。她隨之以手撫慰著大男孩的陰囊。

片刻之後,紅潤的龜頭,被一條靈巧的活舌所濕潤著,他雖然不斷搖晃,似是想逃匿,但他終被數隻巧妙的手指所馴服。溫柔的嘴唇,跟著不斷把他先擒後釋,讓他逐漸地融入她的口腔。在那充滿唾液的口腔裡,巧舌柔吻著情意綿綿的龜頭,而緊合的兩唇,卻在圍攏著堅硬的陽具。

床頭的一端,大男孩以手拉脫一條綁帶彩紋內褲的繩子,赫然發見沒有林蔭遮蔽、猶如明珠般光滑的陰戶,目瞪口呆!他遲疑了一會,害羞的舌尖,才輕觸敏感的嫩膚。親善而直率的赤裸陰戶,對他戰戰兢兢的唇舌,回以可愛的笑容,漫漫地鬆弛了他靦腆舌頭的矜持,他就毫無畏懼地與她親愛起來。


太陽剛露出地平線時,他倆從浴室出來,倚傍在酒店露台的欄杆處,背後兩隻手臂交織,他們在欣賞著雪山頂峰呈現金黃色的曙光。

雪山從睡夢中甦醒過來後,他們才走至酒店的餐廳,吃著自助早餐。

大姐姐為大男孩的咖啡落糖時,一位中年女團友走至他們的桌子,跟他們打招呼,然後問:『昨天幾乎在飛機上渡過,我也沒料到瑞士距離香港是那麼遙遠的,昨晚真是累得要命,躺下床後便呼呼大睡。你們是否睡得好呀?』

大姐姐:『我們昨夜梳洗後,也立即上床入夢,睡得很好啊!所以今早精神飽滿。』

女團友:『你們二人是什麼關係呀?』

大姐姐:『我們是新婚來渡蜜月的。』

女團友:『我就已經離婚,今次帶同兒女來旅行而已!恕我唐突問一句,我離了婚,也有戴上戒指,為何你們二人新婚,也沒有戴上戒指的?』

大姐姐:『我們相信愛情依賴著心靈、諒解和體量,不拘謹於形式。』

女團友:『那麼你丈夫以什麼向你求婚呀?』

大姐姐:『我在心情困窘中重遇上他,從而燃起愛火。情到濃時,大家也心有靈犀,渴望將來永遠相依相伴。』

女團友:『我前夫就以一隻燦爛的鑽戒向我求婚,可惜他沒有珍惜該隻他送出的戒指啊!』

大姐姐:『所以我不需要一隻不能連繫心靈的飾物。』

女團友:『那我不妨礙你們吃早餐了!』

早餐過後,旅行團出發至鐵力士山的山腳。在傾斜度甚為嚴峻、高速爬升的登山纜車上,大男孩緊摟著有點兒畏懼的大姐姐,給予她無微不至的安全感。

愛情的維繫和安全感,不在於求婚和嫁娶的形式,而只在於二人懂得珍重得來不易的親密關係啊!

(全文完)

8 則留言:

  1. 噢~!完結喇,happy ending!你會不會有不捨呀?有冇少少抑鬱呀!

    回覆刪除
  2. 唉,終須一別!我就是懷想綠珠!

    回覆刪除
  3. 大結局了!
    好嘢!好激呀
    期待下一個故事
    今次的相好正啊

    回覆刪除
  4. 咖啡:

    每次我靈感乾涸時,我也想把這篇拙作草率大結局。但今次我是用心去寫,為的是要好頭好尾。

    今天不再是十九世紀,長篇小說已經無人睇。我雖然感性上不捨得,但我理性知道,我要把這個故事落幕。

    回覆刪除
  5. 校長:

    本來綠珠只會短暫出現,但她卻成了我鍾情的角色,我也捨不得她的離開。

    回覆刪除
  6. 卡臣:

    寫長篇小說好難頂,吃力不討好,以後只會寫一集過的短篇。

    我原來想放一D仲香艷的照片架!宜家已經好收歛架喇!

    回覆刪除
  7. 沙漠之狐:

    我知道你一直追著這個故事,謝謝你的支持!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