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9月9日星期五

震蛋知我心(十八禁)


震蛋知我心(十八禁)

微雨的晚上,巧蕊放工回到她所住的村屋,開啟電視機,跟著打開外賣回來的食物,獨個兒進食後,便開始包裝和處理她的網上生意了。

巧蕊二十五歲,她父母是新界原居民,所以建有這座村屋。她住在村屋的底層,樓上兩層經已出租,因她的弟弟去了外國升學,雙親也跟隨移民,照顧著他們的矜貴幼子。

雨勢稍為停下來,門鈴便響起來,她走去打開木門,是兩位穿著襯衫的年輕男生,他們隔著鐵門,向巧蕊說:『小姐,你好!我們是來誠意地介紹耶穌給你認識的。』

巧蕊正忙過不了,憤然地回答:『你們沒有見到門口有土地公公嗎?』

話畢,她隨即把木門關上。

巧蕊讀書並不靈巧,幾經辛苦才取得副學士學位,畢業後做著一份普通文員的工作,但工作並不如意,近一年她開展了自己的網上生意,漸漸地成了她的精神所依。

晚上十時,雷雨到來,門鈴又再響起來。她走去打開木門,一位穿著黑色長袍子的年輕男生站於門外,巧蕊頓露笑容,然後打開鐵門,讓他進入。

巧蕊以詫異的語調問男生:『為何你會突然到來探望我呀?』

男生回答:『我今晚在這兒傳教,剛剛才吃完晚飯,突然豪雨到來,便想到來你這裡暫避一會了。』

巧蕊:『我去倒一杯熱荼給你飲吧!』

她說完後,便走了去廚房了。

凡天比巧蕊大兩歲,他是巧蕊中學時的學兄,出身在一個律師家庭,雙親皆為虔誠教徒。他中學畢業後,修讀神學,立志為主奉獻一生,沒有想過要結婚。

凡天呆望著飯桌上的性玩具一會,巧蕊便拿著茶杯至他面前。


他喝過茶後,問巧蕊:『你還售賣著這些東西嗎?』

凡天不敢以不潔或者骯髒來形容這些性玩具,因此等負面形容詞,曾經引發巧蕊很大反響,他相信他可以通過教義,加上循循善誘,會把巧蕊從歧途中矯正過來。

過了一會,巧蕊問凡天:『你是否可以幫手包裝這些商品?我要趕快寄出去。』

凡天遲疑了一下才回答:『好吧!』

片刻之後,凡天對巧蕊說:『你這些盒子沒有印刷和標籤的,是因為購買的人有罪惡感,所以懼怕讓人知道呀!』

巧蕊立即激動地反駁:『人類在文明的進化中,才會把性視為私隱,其他動物沒有此等智慧水平呀!這不是罪惡,而是文明呀!』

凡天見自己激怒了巧蕊,不敢再批評她的商品了。

他們倆口子就在狂風暴雨的晚上,在忙碌中閒聊著,沒有再爭拗了。

晚上十一時多,一切包裝已完成,而郵寄標籤也已經貼上。巧蕊對凡天說:『現在還下著大雨,你不如今晚在這裡過夜吧?』

凡天遲疑了一下才回答:『你這裡雖然有三間房,但一間房就堆積著雜物,另一間房就空無一物。』

巧蕊:『你睡梳化椅,怎麼樣?』

凡天:『沒有問題。』

巧蕊跟著去浴室洗澡。她從浴室出來後,取了一條大毛巾遞給凡天,然後對他說:『你也去洗一下澡吧!雖然沒有衣物可以更換,但清潔一下身體也是好的。』

凡天:『謝謝你呀!』

巧蕊:『那麼我先去睡,晚安!』

巧蕊工作了一天,已經十分疲倦,她走回自己的臥房,關上房門,躺下床上一會便呼呼大睡了。

凡天走進浴室,關上浴室門,才見到一套情趣女生內衣褲掛於門後,他伸手摸了一下,只有輕微濕淋,幾近乾涸了。

他洗澡完,抹乾身後,拿起情趣內衣來,把她貼上自己的鼻子,一種似是嗅到巧蕊體香的感覺,教他的鼻孔貼著內衣在品嚐。


過了一會,他才穿回自己的內衣褲和黑色長袍,然後打開浴室門,走至梳化椅躺下。

夜半時分,雷聲大作,巧蕊走出房間,想檢查一下窗戶是否關好。她赫然發見凡天穿上了她的情趣內衣褲,躺臥在梳化椅上手淫。

她走至凡天面前,凡天才發見了她。

凡天立即坐了起來,雙手離開他的陽具,重下頭,不敢作聲。巧蕊凝望著他,也沒有說話。

片刻之後,凡天雙手掩臉,飲泣起來。過了一會,他才說:『你是否可以原諒我?我不願意這樣做的,但似是被魔鬼上身啊!』

巧蕊繼續凝視了凡天一會,跟著伸手摸著他的頭頂,柔聲地說:『你沒有被魔鬼纏身呀!只是過度性壓抑而已!讓我來幫助你吧!』

話畢,巧蕊走去打開一個放於地上的箱子,取出一個情趣避孕套。她跟著走回凡天面前,彎腰少許,然後拉下他的內褲,再把避孕套戴在他的陽具上。

巧蕊隨之坐了在他身邊,以手輕推凡天的身體,使他仰臥梳化椅背。凡天的胸腔跟著便受到一隻溫柔小手的撫慰,而巧蕊另外五隻俏皮的手指,就包圍著凡天的堅挺陽具,與他盡情地嬉戲,凡天的陽具,頓時樂不可支。

凡天雖然在風雷雨電聲中,猶如上了天堂,但他雙手緊握著拳頭,不敢觸摸巧蕊。

凡天陶醉在緊張而刺激的快感一會後,一張濕潤的熱唇,不幸地吻上他的嘴唇,他,就此一觸即發,愛液從陽具中,猛烈地衝進避孕套裡。他跟著不再懼怕這張火熱的潤唇了,只是任由她肆意地蹂躪。他的兩隻拳頭也放鬆下來。

柔唇飽嚐凡天的口舌後,巧蕊便拔出凡天陽具的套子,然後以紙巾抹乾他濕透了的陽具。

巧蕊跟著伏了在凡天的肩膀一會後,她抬起頭來,柔情地向凡天說:『這套情趣內衣是我新買的,只穿過一次,我準備試穿多幾次,若果沒問題,便大量入貨在網上銷售的。』

凡天歉疚地說:『對不起!我馬上除下還給你。』

巧蕊溫婉地回答:『你不用把她脫下,就讓她今夜貼身陪伴著你吧!』

凡天躊躇了一會,再問:『你可否不要把今晚的事告知其他人?』

巧蕊以堅定的眼神回應他:『我當然不會告知其他人,這是我們的隱私呀!』

凡天躺下梳化椅,巧蕊為他蓋好被子。他慢慢進入甜蜜的夢鄉,巧蕊的情趣內衣褲,教他感覺自己的軀體,猶如被巧蕊的靈魂所包裹著。凡天在極度的性壓抑中,失卻了與異性親熱和纏綿的技巧,只懂得沉醉在戀物而已!以致巧蕊的柔唇與他的嘴唇相觸,他便立即崩堤!

巧蕊回到自己的睡房,從床頭櫃取出一隻震蛋和避孕套,然後脫下內褲,跟著躺臥床上,把避孕套套在震蛋上,這是她的個人衛生習慣。隨著震蛋在她的陰核上磨擦,她逐漸地進入與凡天歡欣快慰的天地中。

襄王有夢,神女有心!凡天作為神職人員,教兩顆熾熱的心,雖然在同一屋簷下,也要依賴性物來互訴心中的愛戀。

翌日早上,巧蕊醒過來,她走出客廳,梳化椅子上,只剩下她的情趣內衣褲,上面放著一本聖經。她凝神地看著這個靈與慾的組合,沉思了一會,感悟到凡天的用意:聖經壓著情趣內衣,凡天明顯地傳遞了神靈至上的訊息給她。

巧蕊走上前,取起聖經,然後把祂放在書架上。這是凡天送給她的第十本聖經,巧蕊只是假意學道理,為的是要見到凡天而已!她感慨昨夜的幸運,觸摸到凡天的身軀。

巧蕊跟著取起這套凡天穿過的情趣內衣褲,摺好放回自己的衣櫃裡。


三個月後,巧蕊如常放工攜著外賣的晚飯回家。她走至村口,一位穿著襯衫西裝褲,拖著一個小型行李箱的男生,教她停下腳步。

巧蕊詫異地問男生:『你是來等待我回來嗎?』

凡天:『飛機延遲了,我渴望跟你有一頓最後的晚餐!』

巧蕊愕然地問:『什麼事?』

凡天:『我決定去外國深造神學,可能不會再回香港了。』

巧蕊躊躇了一會才說:『你不願意再見到我?』

凡天垂頭少許:『我懼怕再遇上妳!』

巧蕊:『你害怕被魔鬼纏身?』

凡天沒有抬頭,他以啜泣的聲韻說:『天下有很多惡魔,然而,妳,卻是美麗而善良的魔鬼!這是世上最可怕的魔鬼啊!』

巧蕊伸手按著他的肩膀:『那麼我回家放下外賣的食物,才陪伴你出去進食吧!怎麼樣?』

凡天才抬起頭來:『沒有問題。』

他們到了一家氣氛不錯的餐廳進食,依依不捨的心情,教他們二人說話不多,雙方只在珍重這個最後相聚的時刻。

晚飯至尾聲,凡天打電話至航空公司,得到了航機再延後的訊息。

巧蕊隨即對凡天說:『不如回我家幫手,我希望跟你一同包裝物品!』

凡天同意巧蕊的要求。這次要郵寄的是一些震蛋。他們只有工作上的溝通,沒有多餘的說話,大家也不想提及快將分手的現實。

他倆把要郵寄的震蛋包裝好後,沉默的客廳,終於被凡天的好奇心所打破。

凡天:『為何突然多了女生使用震蛋呢?』

巧蕊:『不是突然呀!震蛋於1980年代已經開始流行起來了。』

《關於震蛋的發展歷史,可以到佛爺另一拙作,「震蛋曲折光芒路」閱覽。》

凡天:『哦,那麼購買的客人全是沒有男伴的女性吧?』

巧蕊:『不是呀!根據美國的研究,在有男伴的女生中,41%女性曾於前奏時使用震蛋,而37%女生於做愛時使用過震蛋。』

凡天:『為何有男伴還需要使用震蛋呢?』

巧蕊:『因為陰核是女生高潮的源泉。』

凡天:『那麼與震蛋有何關係?』

巧蕊:『傳教士式(男上女下)的做愛姿勢,研究發現只有25%的女生會出現高潮,這與男伴陽具的粗幼和長短無關,因為這一姿勢,陽具較難觸及陰核。倘若先用震蛋磨擦陰核,高潮自然滾滾而來呀!』

凡天:『那麼使用震蛋只是為了確保高潮而已!』

巧蕊:『不只是這樣,震蛋可以提高女生的性需要,增強性興奮和增加陰道分泌液,從而減少女生在性交時的痛楚呀!』

凡天:『那麼也不需要使用機械的物件!為何不自然一點呢?』

巧蕊:『根據美國印第安納州立大學的研究,一些健康狀況正常的女生,就算陰核受到男伴手指或舌尖的磨擦,也沒法達到高潮,但震蛋就可以使她們高潮迭起呀!』

凡天:『那麼震蛋慢慢便會代替男伴,非常不自然呀!』

巧蕊:『這是不可能的,震蛋不會跟女生接吻和摟摟抱抱,更加不會與女生調情啊!震蛋也猶如情趣內衣或陰道潤滑劑一樣,是增進性歡!』

凡天:『那麼用震蛋是否會令身體某部份麻痺呢?』

巧蕊:『在使用震蛋的女生中,只有11%女生「間中」出現陰蒂麻痺,而只有3%女生說「經常」陰核會麻痺。研究發現這些女生是過於用力碰撞陰核而已!而且只需要暫停使用一段時間便可以令陰核的感覺恢復正常。』

凡天:『那麼震蛋真是女性陰部的恩物了。』

巧蕊:『震蛋並不只是用於陰部。有一些女生是用於肛門的,但就一定要為震蛋戴上避孕套。當享受完肛門的快感後,便要把避孕套棄掉,然後才可用於陰部。這就可以預防肛門的細菌傳入了陰道。』

凡天停了一會,他才說:『我料想不到人類本能也有那麼多學問啊!』

巧蕊:『這是因為你受著過份性壓制所致啊!』

凡天跟著說:『我要打電話問一下航空公司的航機情況。』

凡天取起電話,跟對方談了一會,放下電話後,向巧蕊說:『航機延遲至明早。』

巧蕊:『那麼你就在這裡逗留一夜吧!』

凡天沒有遲疑地回答:『那麼謝謝你的好意!』

凡天也想與巧蕊相對多一點時間啊!

巧蕊跟著入了浴室梳洗。她從浴室出來後,對凡天說:『你也去洗澡吧!』

凡天走入浴室,他洗澡完畢後,才發覺細心的巧蕊忘記給他大毛巾,唯有打開浴室門說:『巧蕊,我沒有大毛巾抹身呀!』

巧蕊從房中走出,只穿戴著胸圍和內褲,手拿著大毛巾,向凡天說:『我幫你抹乾身上的水份吧!』

凡天目瞪口呆,沒有回答,大毛巾已經在他身上磨擦起來,而他的陽具也頓時露出了喜悅的神態。

巧蕊跟凡天抹掉身上的水份後,向他說:『你可否與我共進一頓有男伴的震蛋晚餐呀?』

凡天沒有回答,巧蕊隨之轉身,但她的一隻手,仍然拖著凡天,走進她的臥房。此刻凡天從後才看見巧蕊臀部的透明紅點內褲,上面繡有紅色LOVE字樣。


巧蕊坐於床上,背倚靠床頭架,她替站立在床邊的凡天戴上避孕套後,手足無措的凡天才對巧蕊說:『我只會跟你使用震蛋而已!不會有進一步的行為的。』

巧蕊柔和地對他說:『我不會勉強你的,若果你叫「停」,我會釋放你,不會霸王硬上弓的。你就坐下床上吧!』

凡天坐於她身旁後,她跟著取起放在床上的震蛋,然後套上避孕套,跟著對凡天說:『你要注意,不要讓震蛋觸及我的肛門,因有時那裡的細菌,會通過震蛋傳入陰道的。』

巧蕊隨即脫去內褲,凡天驚訝地看著她燦爛的陰毛,目瞪口呆。此刻震蛋遞至他的手掌,巧蕊以自己雙手把凡天的手指合上來夾著震蛋,她跟著以一隻手,夾著凡天的手背。

震蛋的電源開啟後,巧蕊的手,扶持著凡天夾著震蛋的手指,然後溫柔地導向他至她自己的陰核處輕觸,這隻機械震蛋,慢慢地生出了靈性,而且變得十分溫情,充滿著憐愛。

凡天的手在巧蕊的引導下,漸漸地成熟起來,知道如何按摩巧蕊的陰核。過了一會,巧蕊的手掌便離開凡天拿著震蛋的手背,她的手跟著移至凡天的胸膛,輕柔地撫慰著他的胸肌。

巧蕊閉上眼睛,臉上流露著激烈的掙扎神情,凡天也伸出另一隻手,撫摸著她柔滑的肩膀。一會兒後,凡天把身體傾前,巧蕊的空虛熱唇,終於得到凡天嘴唇的慰藉,他倆的舌頭在漆黑的口腔內,互相擁抱,傳遞著關懷的訊息。

片刻之後,巧蕊伸出雙臂,繞在凡天的背脊,而這隻充滿靈性的震蛋,逐漸把巧蕊帶入仙境。

凡天的嘴唇,緩緩地移至巧蕊的耳朵,含吮著她的耳垂,教巧蕊突然激動起來,手指失控地抓緊著凡天的背肌。

在高潮迭起的愛撫中,巧蕊伸手往她自己的背部,解開胸圍的扣子。


巧蕊的胸罩被脫去後,她躺臥床上,凡天再取起放下了的震蛋,繼續為巧蕊的陰核撫慰,而他的嘴巴,卻在貪婪地吸吮著巧蕊凸出的奶頭,教巧蕊伸出雙手的手掌,緊迫地搓揉著凡天的頭髮。

凡天飽嚐吮奶之歡後,巧蕊伸手往自己的陰部,移開該隻震蛋,然後把電源關上。她隨即張開雙臂,示意凡天伏在她身上。

片刻之後,凡天的身軀,已經被巧蕊的雙手和雙腿圍繞著,他的陽具在磨擦著巧蕊的陰戶,似是在那兒駐守,按兵不動。然而,巧蕊早已經被震蛋弄至陷入了瘋癲的狀態,她那濕淋淋的陰道,對著緊貼著洞口的陽具虎視眈眈,要噬之而後快。不一會後,巧蕊伸手執拿著凡天的陽具,凡天的陽具雖然堅挺不屈,但這正是巧蕊下體濃蔭森林裡濕漉漉的黑洞所垂涎的。

一會兒後,從凡天陽具的莖部至龜頭,逃不了兩片緊湊陰唇的貪吃啜飲,被巧蕊的緊迫陰道,毫不留情地逐漸吞噬。凡天的臀部,隨之也被巧蕊的雙腿用力纏繞著,致使他的陽具,不斷飽受巧蕊潮濕陰道的無情蹂躪和折騰。

悠揚悅耳的呻吟聲伴隨著凡天陽具的忘我衝刺,直至他的雙臂突然緊摟著巧蕊激情的身軀,他被巧蕊陰道吸吮著的陽具,隨即被榨取了愛液。

巧蕊依然非常激動,凡天就舔吻著她的頸項和耳朵。但他的嘴巴從巧蕊的一隻耳朵走向另一隻耳朵時,被巧蕊貪婪的嘴唇截獲。致使凡天的舌頭也一併被俘虜,被扯拉入巧蕊的口腔內,再次受到酷刑。

巧蕊平靜下來後,才拔出凡天的陽具,除下他的橡膠套,然後以紙巾清潔他的陰莖。

她穿回內褲後,臉部依偎在凡天的胸膛。凡天伸出手臂繞在她的肩背,他不忍心走出梳化椅睡了。

翌日清晨,凡天醒過來,發覺巧蕊已經不在他身邊。他立即走出客廳,見到巧蕊以花紙包裝著一本書。

他向巧蕊說:『早晨!你那麼早起來,很忙碌嗎?』

巧蕊微笑地回答:『我只是包好一本書送給你而已!』

凡天詫異地問:『什麼書呀?』

巧蕊:『你在飛機上才拆開來看吧!』

凡天回以微笑。

凡天吃完巧蕊為他而做的、他們倆最後的早餐後,巧蕊請了半天假,她要送凡天至機場。

在機場的登機閘口,巧蕊失控地擁抱上凡天。她跟著把包裝好的書遞上給他,然後對他說:『我希望這本書可以給予你心靈上的慰藉!或許有一天,你頓悟到真實的靈性,回來找我吧!』

凡天聽後,頓時眼氾淚珠,對她說:『我會思考你的說話的。』

凡天入了閘後,巧蕊含著眼眶溢出的淚水,目送凡天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踏上意大利的旅途。

飛機衝上雲霄後,凡天打開公文箱,取出巧蕊送給他的禮物。

他拆開來看,頓感詫異,原來是一本「素女經」。

他翻開書本,發見內裡有一張摺疊起來的紙張。他馬上取出來看。


凡天看後,伏了在打開的公文箱裡,飲泣起來。此刻他誤把公文箱裡的聖經,推了落座位外的行人通道。一位走經的空姐,拾起聖經,然後問他:『先生,你掉下了聖物呀!』

凡天沒有抬起頭來,他隨口回答:『我沒有掉下任何聖物,我只是留下了遺憾!』


半年後,巧蕊把凡天送給她的十本聖經,捐贈了教會。她慢慢地相信,凡天不會再回到她身旁的。

一年後,巧蕊突然收到凡天的電郵,相約她在尖東一家位於酒店裡的高級餐廳見面。這封電郵教巧蕊數夜不能安眠,但她最後決定去修整了一個高雅的髮型,和穿著一套華麗的服飾赴宴。

這一個心跳的日子終於到來,巧蕊到那家高級餐廳,凡天已經到達,而他只穿上襯衫和西褲,沒有西裝外套。

巧蕊坐下後,凡天向她說:『你今晚打扮得非常漂亮動人呀!』

巧蕊反而有點兒生硬地回應:『謝謝你的欣賞!』

凡天:『我們叫了餐飲才談吧!怎麼樣?』

巧蕊:『沒有問題。』

他們跟侍者落了單後,凡天問了一輪巧蕊的生活近況,他才跟巧蕊講述在歐洲的見聞。

他們在吃著主菜時,巧蕊見凡天談得興高采烈,她才問他:『你今次是回港作短暫停留,還是打算長住呀?』

凡天以興奮的眼神望著巧蕊說:『我找到了新工作了,是做人壽保險推銷員。』

巧蕊頓時目瞪口呆,愕然地問:『你不再為教會工作了嗎?』

凡天以堅定的眼神望著巧蕊:『過去一年,我漂流海外,一個人在靜寂的晚上,只是惦念著你啊!』

巧蕊聽後,只是垂下頭,沒有作聲。

片刻之後,她才問:『你讀神學,去賣人壽保險,是否應付得來呀?』

凡天正經地回答:『銷售人壽保險和傳教是一樣的,沒有一件實物,最緊要令客人相信你,我就是有這種技巧呀!』

巧蕊跟著微笑了一下,凡天便與她談著找工作的經過。

晚餐至尾聲,凡天從一個標緻膠袋中取出一個紅色絲絨錦盒,然後放在巧蕊面前。

巧蕊愕然地望著錦盒:『什麼事?』

凡天微笑地說:『你打開來看吧!』

巧蕊打開錦盒,她頓時呆了。

凡天誠懇地說:『你可以嫁給我嗎?』

巧蕊頓時垂下頭,含羞起來。片刻之後,她仍然低著頭,輕聲地問:『你為何會有如此意念?』

凡天:『我在梵蒂岡接受完驅魔治療後,才發覺自己精神為之一振。跟著在羅馬的街頭閒逛,見到一家性商店,走進去遊蕩了很久,看一下可否帶給你一些新意念。就在此時,我就想到打造一件金飾向你求婚。』

巧蕊跟著才抬起頭來:『我以為你是一位十分古板的人,怎麼時候會突然變得如此靈巧?』

凡天:『那是因為你送給我的「素女經」,對我起了啟蒙作用呀!』

巧蕊:『我對你有那麼大的影響力嗎?』

凡天:『你不要不斷問我問題吧!你還未回答我的要求呀!』

巧蕊再次垂下頭,含情脈脈地說:『謝謝你這件金製的震蛋模型呀!我十分喜愛它,我是樂於接受這件禮物的。』

凡天:『那麼我們結賬,然後往海濱逛一會吧!』

巧蕊:『沒有問題。』

他倆走至尖東海濱,逛了一會後,凡天遇上昔日教會的同事姜化。

姜化以詫異的眼神,垂頭少許凝視著凡天拖著巧蕊的手一會,然後抬頭看了巧蕊一眼,跟著才把臉轉向凡天,問:『她是你什麼人呀?』

凡天以堅定的語調回答:『她是我的未婚妻。』

姜化頓感愕然:『你不是相信天主嗎?』

凡天微笑地說:『我信愛情,亦信緣!』

他跟著吻了巧蕊的臉頰一下,然後拖著巧蕊繼續向前走。


震蛋知我心  QR Code

6 則留言:

  1. 嘩!
    有資料又有奇情故事
    好精彩呀

    多寫這些故事呀

    回覆刪除
  2. 一個引人入性嘅童話故事!如果喺現實世界,凡天開竅之後,肯定會第一時間溝件金絲貓,巧蕊就算等到變望夫石都唔會等到佢返嚟!

    回覆刪除
  3. 卡臣:

    我鍾意艷情,唔喜歡奇情!嘻嘻!

    回覆刪除
  4. Arm:

    你講得對,故事最緊要引人入性!至於金絲貓,我就唔好喇!嘻嘻!

    回覆刪除
  5. 校長:

    情慾呀情慾,人之所慾也!嘻嘻!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