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9月6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第一二二集)《愛情的誤會》


《愛情的誤會》

晨早起床,大男孩雖然無故被大姐姐責罵,但並沒有使他憤慨,因他早已被自己母親罵了很多次,批評他的廚房不整潔,只是他沒有料到,大姐姐竟然與他母親,有著相同的行為和心態。

大男孩梳洗出來後,便走至電腦桌,坐下上網,他不敢走入廚房,怕觸動大姐姐的神經。

過了一會,大姐姐以托盤拿出咖啡和麵包出來,他才走回小飯檯子。

他們進食了一會,大姐姐對他說:『我今晚要回家吃飯,否則我母親會有意見,你是否跟我回家?』

大男孩遲疑了一下,:『我今晚約了朋友吃飯,然後跟他安裝新買的無線路由器,或者待下一次才跟你雙親吃飯吧!』

大姐姐:『那麼我們吃完早餐,便出去尖東海濱逛一會,怎麼樣?』

大男孩:『沒問題!』

大男孩感到大姐姐的語氣明顯溫和了許多,跟先前清潔廚子時的暴躁性情剛剛相反,他也不知道大姐姐何時買了一個托盤回來。

女人,就是喜怒無常的動物啊!

他倆吃完早餐後,離開家門,走至街上時,大男孩對大姐姐說:『我忘記了取手提電話,我要回家取。』

大姐姐:『那我在此等待你吧!』

大男孩返回大廈一會後,佑宜便從大姐姐未婚夫所住的大廈走出來,他見到大姐姐,便立即跑過馬路,走至她面前。

佑宜:『秉仁昨夜醉酒駕駛,發生小意外,現躺在醫院檢查,他著我取這部平板電腦到醫院給他。但我今朝要趕著去教堂,你就代我拿給他吧!』

話畢,他就把一個小巧名牌皮袋硬交給大姐姐。

大姐姐:『我今朝也有事情要做,不能去醫院呀!』

佑宜沒有理會,他馬上截了一輛的士離去。

大男孩走出大廈時,他看見佑宜和大姐姐談話,但他並沒有走上前跟他打招呼,而佑宜也沒有見到大男孩。

佑宜上了的士後,大男孩才走至大姐姐身邊:『為何你會認識佑宜?』

大姐姐:『他是秉仁的忠實「粉絲」。』

大男孩:『哦,我還以為你是通過尼娜而認識他的。』

大姐姐聽後,詫異地問:『他就是尼娜的男朋友?』

大男孩:『是呀!』

大姐姐:『他叫我把這部平板電腦帶到醫院交給秉仁,秉仁昨夜發生交通意外, .........』

大男孩聽後,臉露困窘的神色,吞吐地說:『那麼我返回家等你回來吧!』

大姐姐望著他的臉孔,溫和地跟他說:『我們一同去醫院,跟著才去尖東!』

大姐姐說完後,她以手繞著大男孩的手臂,然後走向地鐵站,她認知道此刻不能讓大男孩自己返回家裡待她。

他們到了醫院的大堂,大姐姐向大男孩說:『你在這裡待我,我很快會回來,怎麼樣?』

大男孩點頭,他也明白他是不宜跟大姐姐一同上病房的。

大姐姐進入了秉仁的頭等病房,把平板電腦遞給躺臥床上的秉仁,眼睛投射往站在床邊的兩位女生,然後才轉向秉仁,正經地跟他說:『佑宜著我交給你,看你的臉色,應該很快可以出院。』

秉仁得意洋洋地回應:『我知道你一定會找藉口來探望我的啊!我傍晚可以出院了,你到時再來陪我回家吧!』

世上最英偉的男人,也會以為一位愛他的女人,會視他床邊站著的兩位女生是花瓶,絕不介意的。

大姐姐隨之看了兩位女生一眼,才向秉仁說:『兩位美人左右夾住你回家,就算你腳軟,她們也可支撐得住你的。』

話畢,大姐姐便轉身離去。

大男孩在醫院大堂的椅子坐下,取出手機,忐忑不安地上網。他在胡思亂想中,肩膀被一隻溫情的手所喚醒:『我們去尖東吧!』

大男孩抬起頭來,詫異地問:『那麼快便回來?』

大姐姐:『我放下平板電腦而已!』

大男孩:『他沒大礙吧!』

大姐姐隨口回答:『他今晚可以出院了,還叫我陪伴他出院。』

大男孩聽後,臉上頓露不安的神色。大姐姐見狀,知道自己說了不該講的話,她住口了。兩人就在沈默中離開醫院。

他們上了巴士坐下,巴士開行一會後,大姐姐向大男孩說:『我們不如直接去酒樓附近逛街,不要去尖東了,以免飲茶遲到。』

大男孩:『我也擔心會遲到,令母親發怒。』

大男孩說完後,他吻了大姐姐的臉頰一下。大姐姐跟著把頭依傍於大男孩的肩膀,大男孩跟著伸手經過大姐姐的背脊,以手掌按著她另一隻上臂。

她並沒有跟大男孩解釋什麼,只是擺出了她重視與大男孩家人的聚會,已經釋放了大男孩的疑慮了。

這次茶聚,大男孩的姊姊一家也有到來,他的姊夫和姊姊,不斷在講述旅遊的見聞,精神十分投入。然而,大男孩的雙親,尤其是他母親,只顧觀察和猜測,究竟頌楊是否知悉他父母跟靜怡有往來,沒有理會他在說什麼。頌楊關心妻室的好男人本色,是教大男孩母親白費心機的。

過了一段時間,大姐姐站起來,走去洗手間。翠芳望著大姐姐遠去的背影,跟著對大男孩說:『你這個女朋友,可能一腳踏兩船,兼而有一名兒子了,你自己留意一下吧!你家姐素來是一位醒目女人,才提醒你呀!』

(關於翠芳的誤解,詳見第一0三集

大男孩未來得及回應,他母親立即說:『上次只是一場誤會而已!不要再提了。』

翠芳沒有理睬母親的說話,繼續擾攘一番,母親終於忍無可忍,呼喊翠芳:『你什麼也不知道,不要胡亂猜想了。』

翠芳被母親怒言後才住口,母親不願女兒不停在胡鬧,萬一大姐姐回來聽見,大家吵嚷起來,誤把靜怡兒子的事講了出來,情況會更壞。

然而,神經質的翠芳,卻觸動了兩位男生的神經。雖然頌楊沒有料想到他的妻子,曾經見過他的兒子,但他被妻子的擾攘,引起杯弓蛇影。況且,頌楊杯裡那條蛇,是真的,他的確有一名私生子。而大男孩卻被姊姊翻起剛剛去醫院的記憶。

一位有著神經質的人,無可避免地弄至他周圍的人疑神疑鬼。

他們飲完茶後,翠芳便與女兒返回娘家,而頌楊就獨自離去。大姐姐與大男孩在街上逛了一會後,他們也於地鐵站分手。

傍晚時分,下著大雨,大男孩獨個兒出街,他走過對面行人道等待巴士時,見到一輛歐陸名車駛入停車場,坐於後座位的是大姐姐的未婚夫秉仁,而秉仁側邊卻坐有一位女生,可是佈滿雨水的玻璃窗,教大男孩看不清楚該位女生的容貌。

大男孩上了巴士後,他感到忐忑不安,中午時他姊姊翠芳的無故吵鬧,開始刺激了他的神經。他呆思了一會,取出手提電話。可是,命運在作弄他,大姐姐的手機沒有開啟,家裡的電話也沒有人接聽。他頓時改變主意,取消與朋友的晚飯,而改了去大姐姐的家。

他到了大姐姐的家門,按了門鈴很久也沒有人回應,失望之餘才離開。此刻他才覺得自己肚餓,走進了大姐姐一家人經常到的粉麵店,竟然見到大姐姐的父親,獨個兒坐於一張小圓檯。

原來大姐姐與雙親出外購物,他們剛回來,大姐姐與母親把物品先拿回家,而父親就在這粉麵店等候她們回來。


大姐姐走進粉麵店,見到大男孩,詫異地問:『你今晚不是約了朋友嗎?』

大男孩頓露尷尬臉色,吞吐地說:『我 ... 我 ... 朋友不肚餓,不 ... 不 ... 吃飯了。』

大姐姐凝視著他的困窘表情,她漸漸意識到是什麼一回事,她隨之與母親坐下,取起餐牌來看。而父親便跟大男孩講著他的相機,他沒有理會為何大男孩突然到訪。

大姐姐的出現,教大男孩的心緒馬上平伏下來,他跟著放鬆心情,與大姐姐父親暢談起來。

一個在雨中車廂裡朦朧的影子,一位神經質女生的吵嚷,大姐姐並不知道的,她只是以為是在離開醫院時,她沒有著意的一句說話,教大男孩失卻常態。

然而,大姐姐並不知道秉仁已經返回家裡,若果她於晚飯結束後,返回自己的家,她憂慮大男孩會整夜神不守舍。

他們離開粉麵店,步行至大姐姐家門時,大姐姐問他:『你跟著回家嗎?』

大男孩:『還未回家,我仍然要去朋友家,為他安裝無線路由器。』

大姐姐:『那我陪你一同去吧!』

大男孩:『不用了,天還下著雨,我安裝完便回家的。』

他知道大姐姐沒有送未婚夫回家,已經安心了。但大姐姐卻沒有理會他的說話,向他說:『你跟我回家,取回正在充電的手機,然後我陪伴你到朋友家吧!』

大男孩感到詫異,他沒法子理解為何大姐姐突然要跟他一起,但他也無法拒絕伊人的要求。

愛情產生許多誤會,而誤會卻昇華了愛情啊!

待續.....

8 則留言:

  1. 愛情升華?變親情?咁快!

    我只知道,生活中的細節打敗愛情!

    回覆刪除
  2. >>大姐姐跟著把頭依傍於大男孩的肩膀...

    令我想起那性情要強的前度,她常說不愛把頭依傍在男生肩上。最終有一次她還是倚了,呵呵,就這麼一次,卻要我甜蜜舒暢很久了!

    回覆刪除
  3. 咖啡:

    生活中的細節打不敗愛情,只是愛得沒技巧,沒有時刻去檢視愛情,愛情才會被生活中的細節所打敗!嘻嘻!

    回覆刪除
  4. 校長:

    多強的女生,也需要男人的肩膀,因為,男人才是至高無上的!嘻嘻!

    回覆刪除
  5. 男人的膀頭重要外
    X頭也很重要

    回覆刪除
  6. 佛爺︰
    你講得有道理!

    回覆刪除
  7. 卡臣:

    X頭,我知道你一定是指舌頭或手指頭,肯定不會是龜頭!嘻嘻!

    回覆刪除
  8. 咖啡:

    如何維繫兩性關係,有很多研究。婚前輔導,是否可以減低離婚率?答案是肯定的!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