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8月17日星期三

天使攻破處男關 (十八禁)


天使攻破處男關

此故事承接卡臣的《心中掛著甚麼行李》!請先閱覽卡臣的《心中掛著甚麼行李》!

卡臣原文中的Tony,在此文使用中文名「明堯」,而Tony的女友Ann,則改成中文名「安娜」。

* * * * * * * * *

曲終人散,明堯和安娜走至街上,正下著豪雨,他們乘坐的士回到安娜的家。

安娜一個人獨居於一處屋苑,她比明堯少五歲,是一位護士,畢業後在醫院工作了一段短時期,便轉了在家庭計劃指導會任職。她與明堯認識了兩年,二人卻在半年前才墮入愛河。

他們回到安娜家後,安娜對他說:『現在已經是凌晨五時,天又下著豪雨,你不如留下小休一會吧!』

明堯遲疑了一下才回答:『那麼也不成問題的。』

安娜的住所只有一個房間,明堯在細小客廳的梳化椅坐下,他閉上眼睛休息。

一會兒後,安娜進入浴室洗澡。

安娜洗完澡後,穿著了睡袍從浴室出來,手拿著一條大毛巾,向明堯說:『你不如也去洗澡吧!』

明堯:『但我沒有衣物更換呀!』

安娜:『不要緊的!我可以借給你。』

明堯:『什麼?妳有男性衣服?』

安娜不耐煩地回應:『你不要再囉唆了,快去洗澡吧!』

明堯從浴室出來,身體包裹著一條大毛巾,尷尬地問:『妳剛才進入浴室,取走了我的衣物,現在怎麼辦?』

安娜手中拿著一條粉紅色綁帶比堅尼內褲,走至明堯前,對他說:『你提起大毛巾少許,我幫你穿上內褲,否則很不衛生。』

明堯頓時面紅耳赤地說:『不 ... 不是吧!』

安娜臉露不悅之色,晦氣地說:『不是什麼呀!這條內褲是綁帶的,一定合你穿著的呀!』

話畢,安娜以手掀起明堯的大毛巾,隨之著他自己拿住毛巾,然後為他穿上屬於她自己的比堅尼內褲。

安娜把內褲的繩子紮好後,跟著矯正一下明堯陽具的擺放位置,然後又問:『這樣感覺舒服嗎?不會太緊迫吧!』

明堯尷尬地回答:『可 ... 可以了!』


明堯正欲躺下梳化椅時,安娜跟著對他說:『你入我睡房休息吧!』

明堯驚訝地說:『不是吧!我剛才已在卡拉OK給他們嚇壞呀!』

安娜微笑道:『開玩笑也嚇壞你?』

明堯吞吐地說:『老實說,我出世時,心臟是有問題的,做了一次大心臟手術。母親怕我沒法活下去,才受洗信了教,讓天主保佑我呀!但我不敢跟妳說,我擔憂妳會嫌棄我呀!』

安娜平靜地說:『我的弟弟也有先天性心臟病,所以我自小已經立志當白衣天使呀!我怎麼會嫌棄你呢?』

明堯臉上頓露感激之情:『謝謝妳呀!妳的說話教我放下長久以來心中的包袱,但我不能跟妳做此等事情,我要先諮詢醫生的意見呀!』

安娜:『不用擔心,大部份心臟病猝死也是發生在酒店的婚外情呀!』

他們倆進入房間後,明堯詫異地問:『為何妳的睡床是醫院的病床?』

安娜:『那是我用以體會病人的苦衷啊!』

安娜說完後,便取去圍住明堯身體的大毛巾,著他躺下床上。

明堯躺下後,安娜從床頭櫃取出兩個避孕套。明堯見著,被嚇一跳:『為何妳取出兩個套呀?』

安娜從容地回答:『一個是口交安全套,有果汁味,而且可以塗上不同醬汁,另一個是普通避孕套,用於常規陰部交歡。』

明堯:『但我不能使用避孕套的,這是罪惡的、違反教義的啊!』

安娜:『你怕什麼呢?』

明堯:『我憂懼末日審判時,靈魂不能上天堂呀!』

安娜:『你眼前不顧,擔憂末日審判?』

明堯憤然地說:『總之,避孕套是不道德和罪惡的,妳不要強迫我使用它。』

安娜:『那麼好吧!你不要這麼激動,我們就擁抱著休息一會吧!可以嗎?』

安娜跟著也躺下床上,蓋好被子,摟抱著赤裸上身的明堯,雙雙入睡了。

早上九時,安娜的臥房只有些少微光,因她以前當夜班護士時,把睡房的窗簾加厚,讓自己在白晝也可以安然地睡覺。

明堯逐漸甦醒過來,他驚訝一張火熱的嘴唇,正在飢渴地吸吮著他的口液。他正試圖以舌頭作聲時,舌頭也被吸了進安娜的口腔裡,在那裡被啜飲和榨取著,沒法動彈。當他的舌頭退回自己的口腔後,安娜的舌頭又再伸進他的口腔,把他的舌頭制服。

舌戰了一會後,安娜的濕潤嘴唇移向明堯的頸項,此刻他才發現自己雙手分別被綑綁於床頭,他仰頭一看,才知道是兩條不同款式的胸圍,綁著他的雙手。他正想說話時,耳朵又被一張濕熱的嘴唇含著,一條柔滑的舌頭,徐徐伸了在他的耳背後,撫愛著那兒的嫩膚。

明堯的眼睛向下看時,才發見安娜只戴著胸罩。他正感到自己被霸王硬上弓之際,嘴唇又被安娜的牙齒咬緊,致使他又沒法子發聲。

明堯漸漸認知道無力反抗,便任由安娜的柔滑嘴唇,品嚐他的嘴巴、頸項和耳朵了。

安娜飽嚐舌頭之慾後,坐起身來,臀部壓著明堯的陽具。她正值解開胸圍時,明堯立即把臉轉向側邊,不敢看著她脫掉奶罩。此刻他赫然看見床頭櫃上的鬧鐘,已經是九時多,頓時驚叫起來:『嘩!不得了呀!今天是禮拜天,我要去教堂望彌撒呀!』


話畢,他的嘴巴立即被一隻豐滿的乳房塞住,他雙眼望著安娜圓渾的乳房,舌尖失控地舔著凸出了的芳香乳頭,沒法子再喊叫望彌撒了。安娜的柔性乳頭,征服了明堯的軟性舌頭。

猶如母親哺乳一樣,明堯在吮吸著安娜交替著的乳頭,垂涎流滿了安娜的乳房,明堯在返回嬰兒時期的簡單行為中,覓得了安全感。


美麗而優雅的哺乳完畢後,安娜站起來,明堯才發現自己雙腳,分別被兩條不同顏色的綁帶比堅尼內褲綑綁著,只有少量的活動空間。

此時安娜拆開一個口交安全套,跟著轉身,以手掌撫慰明堯被一條比堅尼內褲包裹著、勃起了的陽具。她跟著拉脫了內褲的綁帶,明堯的陽具立即彈出豎起。安娜隨之把內褲拉開少許,放置於明堯的大腿上,然後她把口交安全套貼於明堯的龜頭上,她以大姆指和食指,把橡膠圈緩緩地推至明堯陰莖的根部。

明堯突然又喊叫:『妳不能把這些罪惡之物,套在我的器官上,我將來會落地獄的呀!』

安娜隨即彎腰在他的耳邊柔情地說:『甜心呀!一會兒後,你就會明白我,我是帶領你上天堂,不是推你入地獄呀!』

安娜說完後,她走至床尾才爬上床,雙腳分開,跨過了明堯的兩條小腿,彷彿伏在明堯的雙腳處。一對猶如吊鐘的乳房,幾乎觸著明堯的兩條大腿。

她翹起臉蛋,與明堯四目相投,跟著以手輕撫著明堯的陰囊一會兒後,隨之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明堯屹立不搖陽具的龜頭下端,明堯的陽具頓時彈動了一下,他的臉上露出歡愉的神色。

安娜見到明堯沒有作聲後,她手握住明堯的陽具,嘴唇徐徐地含著明堯的龜頭,舌尖在他的龜頭下撫慰著,明堯頓時全身抽搐,雙手欲極力地擺脫綑綁著他們的胸圍,可是他沒法子得逞,只有任由安娜的嘴唇,折騰著他全身的感官神經。

安娜的嘴唇吮吸了明堯的龜頭一會後,跟著順流而下,把明堯的整支陽具也吞入口中。明堯的陽具被安娜的口腔俘虜後,她的舌頭對明堯的陽具實行酷刑。明堯的陽具在安娜漆黑的口腔裡,被安娜的舌頭猛然擊撞,他的陽具抵擋不住連續的虐打,龜頭不斷吐出了一些潤液。

安娜的嘴巴,跟著上下地移動,啜飲著明堯的陽具。他的陽具下端,雖然不時也離開安娜的口腔,有著喘息的機會,但明堯的龜頭,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安娜的嘴唇,由始至終,沒有讓明堯的龜頭逃逸,兼而舌頭沒停止地攻擊他的龜頭,致使明堯被綑綁於床頭的雙手,不停地掙扎著。

明堯在無望的掙扎中,偶爾看見安娜時縮時脹的臉頰,猶如見著天使,他漸漸已經忘卻了自己身處人間,以為自己上了天堂。

過了一段時候,安娜站起來,除去明堯的口交安全套,然後以紙巾清潔他的陽具。她跟著脫去自己的內褲,然後拆開另一個避孕套,把它貼在明堯的龜頭上,緩緩地把避孕套的橡膠圈推下至明堯陽具的根莖。


此刻明堯才從天堂返回人間,呼喊著:『妳使用避孕套,是為了預防疾病傳播,或是用來作避孕目的呀?如果是防止病毒傳播,這個套就是善良的!若果是用作避孕,這個套便是罪惡的啊!』

安娜跟著彎腰在明堯的耳邊輕語:『避孕套是人類文明的發明,它不但可以預防病毒傳播,控制人口增長,而且給予婦女選擇生育的權利。避孕套的存在,不會因為你的信仰而改變屬性的啊!』

明堯並沒有把安娜的說話聽入耳,他依然再說:『妳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呀!』

安娜再度軟語地說:『我不相信你有病毒,我是用來作避孕用途的,你是否滿意我的答覆呀?』

明堯雖然為安娜的嘉言所感動,但他仍有疑問:『那麼為何妳剛才又使用口交安全套?』

安娜:『這是我的個人衛生,你知道我是有著愛潔癖的!』

安娜隨即爬回床上,她張開雙腿,陰戶與明堯的陽具面面相覷,但明堯的恆久信念仍然放不下,他不停地吵嚷著:『我要去告解!我要去懺悔呀!』

在吵嚷聲中,安娜心煩意亂,隨手拾起放於明堯臉旁,她自己剛脫下的絲絲性感內褲,塞進明堯的口腔中,房間裡惱人的噪音,頓時停了下來。從安娜陰唇滲出至她內褲的香液,逐漸地與明堯的口液交融,稀釋了明堯懺悔的意欲,使他漫漫地受到溫婉的感化。

瞬間之後,一隻手掌,把明堯的陽具握著,逼使他的龜頭,不斷撞擊著安娜的陰核。明堯的龜頭緩緩地順勢,舔著安娜的陰唇。臥房內徐徐地奏起聖詩般的呻吟聲,悅耳而清脆。

安娜的陰唇,在舔嚐了明堯的龜頭一會後,她隨之伏了在明堯身上。一對豐滿的乳房,壓制著明堯的胸膛,她的雙腿屈前,猶如青蛙的後腿。安娜跟著翹起臀部,伸手拿著明堯的陽具,垂涎欲滴的陰唇,飢餓地把明堯的整支陽具吞嚥進去。安娜開始蠕動著臀部,不斷抽動著明堯的陽具,激發起了他的鬥志,誓要與安娜濕透了的陰道拼命。

過了一會,安娜拔出塞住明堯口腔的精緻內褲,然後伸手至床頭,分別拉脫了綑綁明堯雙手的胸罩。明堯重獲自由的雙手,頓時繞在安娜赤裸的背脊。片刻之後,他的兩隻手掌徐徐而下,撫慰著安娜的臀部。明堯的手掌,逐漸受到安娜彈性臀部肌肉的衝擊,失控地用力擺動著她的臀部,加強了安娜陰道的抽動力。安娜與明堯,盡入仙境,二人合而為一,忘我地享受著漫遊天堂的樂趣。


愛液從明堯的陽具射出後,安娜立即拔出明堯的陽具,然後除下他的避孕套,再以紙巾清潔明堯的陰莖。

安娜從櫃子取出新內褲穿上後,再返回床上,伏了在明堯身上,舌舔他的乳頭一會,然後把頭側臥明堯的胸腔,歉疚地說:『我剛才是不知所措,才把我的內褲塞入你的口中,我不是故意的呀!對不起!』

明堯隨即以手掌撫摸著她的秀髮,感激地說:『妳塞進我口腔的幽香內褲,教我茅塞頓開,我以後不會再去告解和懺悔了。』

安娜聽後,放下忐忑的心緒,以手掌輕撫著明堯的胸腔,溫文地說:『我要睡多一會,你去教堂望彌撒吧!』

明堯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已經望完彌撒了,剛才妳奏出的聖詩十分動聽啊!』

明堯的讚美,雖然教安娜羞澀起來,但卻使她有膽量地再問心中的另一顧慮:『你是否會怪怨我綑綁你在床上呀?』

明堯:『我沒有埋怨妳呀!妳的綑綁,解脫了我被無謂教義的束縛啊!』

安娜跟著仰面望著明堯:『你是否說實話的?』

明堯:『當然是呀!無人知曉何時世界末日,妳說得對,現世的健康和生活不顧,去憂慮末日審判,是不應該的。』

安娜聽後,吻了明堯的臉頰數下,臉部再倚在他的胸腔上。明堯一隻手按著安娜的背肌,另一隻手撫慰著她的秀髮,他們倆蓋上被子後,雙雙進入了甜蜜的夢鄉。

生活就在眼前,生命就在於珍惜眼前啊!

天使攻破處男關  QR Code

10 則留言:

  1. 果然有SM情節
    又充滿哲學的討論
    好啊

    回覆刪除
  2. 卡臣:

    好輕度S&M咋!明堯都無任何損傷,只係被榨乾芝嘛!嘻嘻!

    回覆刪除
  3. 这篇我喜歡:
    『無人知曉何時世界末日,你說得對,現世的健康和生活不顧,去憂慮末日審判,是不應該的。』

    你跟我有同一觀念,但你我之不同是情慾建在愛与靈有別。沒愛就无慾。

    哈哈,什么是愛液呀? 值錢嗎?
    Link 入我 blog! 放在comment 內。

    http://hollycowplanet.wordpress.com/2011/08/01/%e6%84%9b%e5%b0%b1%e6%98%af%e8%bf%99%e6%a8%a3/#comments

    回覆刪除
  4. 『生活就在眼前,生命就在於珍惜眼前!』
    『開心就在當下,開悟就在於享受當下!』
    『轉機就在放下,轉化就在於懂得放下!』

    回覆刪除
  5. 匿名
    你懂得放下嗎?
    匿名
    你放下了嗎?
    匿名
    你开心嗎?
    匿名
    你能不做匿名嗎?

    回覆刪除
  6. 牛牛:

    謝謝你對這篇淫文的垂青!我會繼續加油,生抽加老抽,再加魚露,越鹹越好。嘻嘻!

    回覆刪除
  7. 匿名8:15:

    謝謝留言!你的對句幾有意思!

    回覆刪除
  8. 『煩惱就在放下,煩憂就在於不懂放下!』
    『轉機就在匿名,轉化就在於放下匿名!』
    『開心就在閣下,開悟就在於尊重閣下!』

    回覆刪除
  9. 『煩惱就在放下,煩憂就在於不懂放下!』
    『開心就在閣下,開悟就在於尊重閣下!』
    『轉機就在匿名,轉化就在於放下匿名!』

    『尊重閣下,閣下開心!』
    『放下匿名,匿名轉機!』

    回覆刪除
  10. 匿名就像一个天真的小屁孩。
    難道匿名認為轉一次匿名,就是一个轉機?

    『尊重閣下,閣下開心!』
    誰是閣下? 她开心不开心,会牵动你的心绪嗎?

    『放下匿名,就是轉機!』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