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7月26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一一六)《性福的源泉》(十八禁)


《性福的源泉》

他倆於媽祖廟內逗留了大半小時,郁順從芷羅的上香和祈拜的神情,感受到一位女生的寬衣解帶,巫山雲雨,是其心靈上的牽絆。他雖然並不熱衷於神靈,卻被這段溫情所迷倒。

離開廟宇後,他們在海濱漫步,郁順伸手經過芷羅的腰背,手掌按著她的另一邊腰部,他倆緊迫的雙肩,洋溢著愛念的交流。

他們步行了一段路後,芷羅對他說:『我要回家洗衣服,趁今天沒有下雨,可以把衣物掛出窗外乾涸。』

郁順:『沒問題!我們上星期才遊覽了。』

回到家後,芷羅取起郁順昨夜更換了的衣物,也一同拋入洗衣機。站於芷羅身邊的郁順見到,立即問她:『若果明早我的衣物還未乾透,怎麼辦?』

芷羅微笑地回答:『那就留在這裡,下次你不用帶衣衫來。』

郁順隨之伸手按著芷羅另一邊肩膀,然後臉轉向她,一張柔中帶剛的嘴唇,吻著了沒有期待的軟唇,芷羅撒嬌地把臉轉開,以半命令的口吻對他說:『你不要妨礙我洗衣服呀!快出去呀!』

郁順離開廚房一會後,洗衣機的滾動聲便響起來,芷羅走出客廳,隨口對郁順說:『我看中一個安裝於浴室牆壁,用以掛乾洗滌濕衣物的架子,可惜我不懂得如何安裝!』

郁順聽後,立即跟她說:『那就出去買回來,讓我幫你安裝吧!』

芷羅頓露喜悅之色:『真的嗎?那麼洗完衫後,我們便出去買吧!』

一小時後,他們到了一處售賣家居用品的零售店,逛了一會後,郁順對芷羅說:『其實你廚房也可以在牆壁安裝一些架子,擺放煮食用具等也較為方便,我家裡也是這樣的。』

芷羅望著一些需要安裝在牆壁的架子,漫不經心地說:『這些我也想到,只是我自己沒有能力安裝而已!』

郁順:『我今天有時間,你就把它們買下吧!』

芷羅在選購架子時,教她詫異的,是郁順竟然有著很多意見,跟昨晚購買衫褲時,他六神無主的面容,判若兩人,他們幾乎為此而起爭執。

他們離開店舖前,問了售貨員在那裡可以買到五金工具,芷羅便帶他至有很多五金店聚集的地方。郁順選定了螺絲批等工具時,芷羅沒有作聲,但當他拿水平尺來看時,芷羅就有意見了。

她馬上對郁順說:『不是吧!我不需要那麼精確的。』

郁順臉轉向她,嚴肅地說:『你不明白這些平衡的道理。』

芷羅頓露不悅之色。她對郁順在店舖裡批評她沒有知識,感到不滿,但她仍然忍受得了。

怎料郁順跟著叫售貨員取電鑽來看,她頓時按捺不住,氣憤地問郁順:『買電鑽來做什麼呀?』

郁順不假思索地回答:『小姐呀!沒有電鑽,怎樣在牆鑽孔安裝架子呀?』

芷羅聽後,更為憤怒:『花費那麼多去買電鑽,我不如請師傅回來安裝!』

郁順也不讓步,堅定地說:『買了電鑽以後也用得上的。』

郁順是想在芷羅面前逞強,所以他一意孤行,但芷羅卻不願意花在工具上的費用,多於架子的價值數倍,她也不認為這些工具將來會用得著。

售貨員按動了收銀機後,芷羅很不願意地打開手袋,她取出錢包時,才發見郁順正在付款。她愕然地看著郁順,郁順沒有為她買的架子付錢,卻為貴價的工具付賬。

離開五金店後,他倆雙手也拿著東西,芷羅不時以含情的眼睛,望向郁順,剛才的怒氣也全消。

他們乘坐的士回到家後,芷羅跟他說要安裝架子的位置時,郁順只是提出一些意見,沒有與她爭論。郁順在自己家安裝任何家具時,他上有母親和數位姊姊,習慣了沒有發言權,但芷羅卻以為他是順從她的要求。

中午時間已到,芷羅對郁順說:『我們往就近的食肆吃午飯,然後你返回來安裝這些架子,我約了同事商討下星期要做的推廣工作,因我已經耽誤了一個星期的時間了。』

郁順:『沒有問題!』

他們就在住所附近的地道食肆吃完簡單的午飯後,閒逛了一會,停留在一家雜貨傢俱店前,芷羅指著一個輕型組合櫃檯,然後問郁順:『我想買這個櫃子很久,但不懂得安裝,你可否幫我 ..... 』

芷羅未曾說完,郁順跟著回應:『我會幫你安裝的。』

他倆走進店舖,郁順欲從褲袋取出錢包付款,但芷羅按著他的手,對他說:『我會付錢的。』

櫃檯是由軟木造成,甚為輕巧,郁順一人已經把它搬回家。

回到家後,芷羅便收拾一些文件和一部平板電腦,然後放入手提袋。她準備離去時,郁順對她說:『我可能要出外買多一些東西。』

芷羅聽後,立即返回房間,取出另一套鑰匙交給郁順,向他說:『鐵門是要用鑰匙轉多一圈才鎖好的。』

芷羅走至門口,她再轉身對郁順說:『我會打電話回來,你可以接聽我家中的電話。若果是找我的,你就著對方打我的手提電話吧!』

兩個小時過去,郁順不但把浴室和廚房的架子安裝好,連輕型組合櫃也安好了。他躺下客廳的梳化椅一會,覺得甚為歡欣,期望芷羅回來稱讚他。

郁順花錢購買這些工具,完全不合乎經濟效益,但他自己卻完全沒有察覺不妥。然而,他這種魯莽的花費,卻是他邁向正常戀愛心態的必經之途。多年來他對浩雪的單思冥想,令他歪曲了戀愛的概念。這兩天的柔情蜜意,教他重回愛情道路的正軌:愛情,是雙向的溝通和回報啊!

過了一會,他想到出外買一部抽風機,以更換浴室壞了的抽氣扇。

他到了有不少五金店所在的街道,徘徊了一段時間。他返回芷羅家時,手持全新的抽氣扇和油漆等工具和物料。

他花了一小時才更換了新的抽氣扇,主要是他並不熟識抽風機的安裝結構,需要時間摸索,但他沒有放棄,為的是要給芷羅一個驚喜!

芷羅的房門雖然沒有關上,但郁順沒有辜負她的信任,他沒有踏進她的臥室。浴室的抽氣扇重新啟動,他欣賞了一會後,便走去關上芷羅的睡房門,以防止沙塵漂進房內。然後他從五金店中的膠袋取出砂紙,開始打磨浴室門因潮濕而損毀的地方,完成後,他跟著又去打磨廚房門被油煙弄壞的部份,跟著便在地上鋪上舊報紙,開始為兩扇門上第一次油漆。此等家居保養維修,他在自己家也做過,但原動力是來自他母親的責罵。

第一次油漆完成後,他躺臥客廳的梳化椅休息,等待油漆乾涸。他合上眼睛一會後,客廳中的電話響起來,他躊躇了片刻才拿起電話。

一名男生以粗劣的語調對他說:『芷羅呢?』

郁順:『她出了去。』

男生再以質問的口氣問:『她去了那裡?』

郁順:『我不清楚呀!你可以打她的手提電話找她。』

對方沒有說謝謝或再見,瞬間已經掛斷了線。郁順坐回梳化椅,他思索了一會,辨認出電話中男生的聲韻,是芷羅的前度男友佑宜。上次他在餐廳,被佑宜打了一拳和拉下椅子,使他和芷羅雙雙倒地,摟作一團,那時他只覺佑宜野蠻,不覺得是什麼一回事。然而,這個簡短的電話,卻教他感受到威脅,因情感上他已經視芷羅為他的女朋友了。

傍晚時分,胡思亂想的他,沒有心情作第二次油漆。此時家中的電話響起來,是芷羅的來電。

芷羅興致勃勃地說:『我跟兩位同事一同吃晚飯,你也出來吧!』

郁順想到他還未完成第二次油漆,遲疑了一會才回答:『不用了,我又不認識你的同事,沒有什麼話題。』

芷羅知道他的性格,沒有堅持,開朗地跟他說:『那麼我買一點食物回來給你吃吧!』

人就是這樣矛盾的啊!郁順不擅長跟陌生人應酬,但芷羅願意在同事面前認同他,他的幹勁又回來了,跟著取起油筆,作第二次油漆。

晚上八時多,郁順已經收拾好油漆的工具和物料,浴室和廚房的地上只剩下報紙,他躺下梳化椅看電視。一會兒後,鐵門傳來打開的聲音,芷羅與一位女同事一同返回,女同事只是來取一些文件。

芷羅立即詫異地對郁順說:『你油了浴室和廚房的門呀?』

她們分別走入浴室和廚房查看,見到架子已經安裝好,兩位女生,七嘴八舌地議論一番。雖然郁順沒有機會說話,但他卻欣然地望著芷羅沾沾自喜的神情,和她跟女同事說早已有安裝這些架子的念頭了。

女同事離去後,芷羅才記起郁順未曾吃晚飯。

她才向郁順說:『對不起!我忘記了你未吃晚飯。』

郁順自己也感覺不到肚餓,芷羅的歡欣和喜悅,已教他溫飽。

他在進食了一會後,才對芷羅說:『下午時有一位男生打電話給你,但他沒有留下姓名。』

芷羅直截了當地回答:『他是佑宜,他跟著給了我電話,此人劣根性難改,你不用理會他。』

郁順見芷羅沒有隱瞞男生就是佑宜,他反而放心了。

飯後芷羅陪他看了一會電視,芷羅才對郁順說:『看你的樣子十分疲累,你不如去洗澡,然後去睡吧!明天又要早起床,乘船回港上班。』

郁順問她:『那麼你呢?』

芷羅:『我還有一些工作未完成,要遲一點才睡。』

郁順很不願意才站起來,走進浴室,但他沒有把浴室門關上,因油漆未乾。

他是希望回港前的一夜,摟抱著芷羅入睡的。郁順洗澡完後,從浴室出來,只穿上一條內褲,芷羅見狀,向他說:『你先睡吧!我完成了這些工作後,才可睡覺。』

芷羅正在打電郵,她雖然以為郁順要跟她歡愉,但她沒法子放下未完成的工作。郁順已經非常疲倦,他並沒有與芷羅交歡的意慾,只是想赤身露體地摟抱著她來睡而已!

郁順進入房間後,並沒有把房門關上。他躺下芷羅的床不久,芷羅已聽到響亮的打鼻鼾聲,她站起來,走去把房門關閉。

一個多小時後,芷羅完成了工作,她走進浴室梳洗時,才注意到一直開啟著的抽氣扇是全新的。她洗澡完後,再次打開安裝在沐浴室的牆壁上,可以摺疊起來,用以掛乾衣物的架子來看,覺得十分方便。

她走回客廳,按著郁順安裝好的輕型組合櫃在沉思。下午時分,她拒絕了前度男友佑宜的要求,出席他父親的壽宴,以騙取佑宜母親的認同,讓佑宜母親以為他重返芷羅的身邊,沒有再跟離了婚的尼娜在一起。

此刻芷羅慶幸自己跟一位只擅長口舌之爭的社運義士分了手,她自己也口齒伶俐,郁順的沉默寡言於她來說沒有相干,但他只專長於手工技藝卻對她有莫大的裨益,補償了她生活的不足。


過了一會,她轉身再次欣賞了重新油漆的浴室門和廚房門後,便關掉客廳的電燈,走入睡房,郁順仍舊發出強烈的鼻鼾聲。他仰臥而睡,芷羅的臉頰觸感著他的臉蛋一會兒,她跟著打開被子,凝視著郁順裸露的上身一會,跟著以手掌撫慰著他的胸腔,感激之情,悠然而生!她的手緩緩地移至郁順的腹腔,在那兒躊躇著。片刻之後,她的臉龐伏了在郁順的胸膛上。

她聆聽了郁順的心跳聲一會後,站起來除下睡袍,和脫掉內褲,跟著撕開了一個避孕套的包裝袋。

郁順於熟睡中,逐漸感受到他自己的一雙乳頭被輪流吸吮著,朦朧中也感覺到自己的內褲前端被一隻手掌搓揉著。片刻之後,手掌離開了他的內褲,卻從內褲的頂部伸進了裡面,他的陽具和陰囊隨即被五隻手指所玩弄,緊迫的內褲裡,已經沒有多餘的空間,卻還擠入了一隻手掌,迫使他的陽具沒法避免地勃了起來。

柔唇離開他的乳頭後,他感覺到自己的內褲被一雙手,慢慢地褫奪而下。他的陽具只享受了短暫的自由,一個橡膠套子隨之貼著他的龜頭,套上緊縮的圈子徐徐而上,直達他陽具的根基。

郁順漸漸甦醒過來時,他依然疲憊不堪,然而,一條剛柔並濟的舌頭,撬開了他的嘴唇,擅自闖入他的口腔,挑撥他沈睡了的舌頭,與他作貼身肉搏戰。

舌頭之戰教郁順雙手繞在芷羅的背肌,輕撫著她的美膚和臀部。


郁順雖然疲倦,但經過一番苦戰,他的舌頭終於擊退了芷羅的唇舌。芷羅的舌頭鳴金收兵後,她就在床上站了起來,身體移至郁順下體的位置,雙腳腳板分別放於他的大腿兩旁,跟著蹲下去。她的陰戶與郁順陽具的距離,幾近相觸。芷羅隨之以手執著郁順的陽具,逼使他的龜頭,與她的陰核和陰唇嘴吻。郁順的龜頭沒法子逃逸,被從上而下的陰唇壓榨著,他滿臉通紅,但芷羅的陰核並沒有留情,不停與之狂吻,不讓他有喘息的機會。

柔情似水的呻吟聲隨即充斥著臥房,這些教人快慰的樂音,鼓舞了郁順的陽具,教他誓要奮發向上,力戰到底。

片刻之後,芷羅猶如觀音坐蓮的姿勢,教郁順的陽具,雖然強悍有力,但也敵不過芷羅的陰唇。芷羅的陰唇,仿如大莽蛇吞嚥小動物一樣,先把郁順的龜頭吞入,以控制住他的全身。小動物依然掙扎著,他的龜頭不時逃出,但最後也被一雙濕潤而垂涎的陰唇所含啜著,郁順的陽具就此緩緩地被徹底吞噬。

然而,郁順的陽具仍舊不斷拼命求生,他沒有放棄生存意志,經常幾乎成功地逃脫,可惜他膨脹起來的龜頭,沒法逃出芷羅緊湊的陰唇,致使每次也功敗垂成,他的陽具重新被吸吮進去。

此時芷羅雙手按著郁順的腰部,郁順伸出雙手,按著她的胸脯,搓揉著她被胸圍包裹著的圓滿乳房。他的兩隻手掌,也被芷羅的一對乳房所俘獲了。


芷羅的陰道把郁順的陽具折磨一番後,她推開郁順沈溺在她乳房的雙手,然後伏了在郁順的胸膛上。郁順的陽具似有苟延殘喘的機會,但過了一會,芷羅的臀部開始蠕動起來,郁順的陽具,再次奮戰不懈,但他被搖晃的陰唇所糾纏,沒法擺脫她的啜飲。

僵持的局面徘徊了一段時間,最後芷羅的陰唇咬牙切齒地吮吸不甘就範的陽具,郁順的愛液,沒法再躲藏在他的陰囊內,他們無條件投降,向芷羅的陰道歸順。

芷羅從陰道拔出郁順的陽具後,她沒有穿回內褲,隨即躺下郁順的胸膛,舌吻他那兒的肌膚一會後,跟著也呼呼大睡了。

美妙的性福,就始於二人的互相關懷!

翌日清晨,芷羅梳洗後,才叫醒郁順。郁順梳洗時,她便準備早點。

他倆在享用早餐時,芷羅以開玩笑的口吻向他說:『你一下子便梅開三度,再不回港,很快便會彈盡糧絕。』

郁順雖然感到尷尬,但也大笑起來。

芷羅堅持送郁順至外港碼頭。他們互相吻上對方的臉頰後,芷羅凝望著郁順攜著他上星期為她而留下的手信膠袋,微笑地目送他的背影。郁順踏過了閘口,轉身向他的情愛女伴揮手道別。

待續.....

4 則留言:

  1. 卡臣:

    睇完一套日本AV片,跟著照抄個情節囉!你唔覺得好熟識咩!嘻嘻!

    回覆刪除
  2. 校長:

    是否可以令你全情投入呀?嘻嘻!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