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6月23日星期四

天使之吻

此故事承接卡臣的《陰陽路之停屍間》!請先閱覽卡臣的《陰陽路之停屍間》!

* * * * * * * * *

一個星期後,我再到醫院覆診。覆診完離開,我走至電梯處,待了一會,電梯門打開,真是冤家路窄,竟然是Helen站在電梯裡面。她見到我,頓露慌張的神色。我若無其事地走進電梯,然後按關門掣。

電梯門關上後,我才發見Helen瑟縮至一角,我心裡暗暗地偷笑,上天又安排我可以報多一次仇了,嘻嘻!

我跟著偷看她一眼,覺得意猶未盡,便以喉嚨發出一些怪聲。

哈哈!她立即合上眼睛,跟著失控地大聲尖叫。

就在這個時候,電梯突然停了,只亮了一盞緊急照明燈。

Helen頓時靜寂下來,此刻我才感到慌亂,我是患有「困lift恐懼症」的。

我馬上以驚慌的口吻問Helen:『發 ... 發 ... 生 ... 生 ... 什 ... 什麼 ... 事事 ... 呀?』

Helen白了我一眼,神色自若地說:『電梯壞了嘛!』

她跟著走去取起緊急求急電話,講了數句便放下電話。

此時我已經感到掌心與背部冒汗,漸漸才發覺自己雙腳正在顫抖。

Helen見狀,問我:『你又搞什麼鬼呀?』

我口部顫慄地回答:『我 ... 我好 ... 好驚呀?快些救 ... 救 ... 我出 ... 出去呀!』

片刻之後,我無法站穩,坐了在電梯的地上。

Helen隨之以蔑視的眼神望著我,嚴肅地說:『你不要再裝瘋賣傻,快站起來。』

我跟著見到Helen轉身,以背脊向著我。

一會兒後,我以微弱的聲音說:『我呼吸有困難呀!』

Helen才轉身看我,可能她見我頭和頸部也冒汗,她才走至我面前,蹲下來,驚訝地說:『你全身冒汗呀!』

我隨即合上眼睛,似是失去知覺。朦朧中只感到兩片溫柔的軟體,搓揉著我的嘴唇。我極力睜開一半眼睛,赫然發見Helen跟我做著人工呼吸,我料想不到我這樣戲弄她,她仍然會搶救我。

我自知有遺傳性糖尿病,從來也沒有戀愛過,想不到我的初吻,竟然在半昏迷中,獻給了一位初出茅廬的白衣天使。


可是,我依然支撐不住,昏倒過去。

翌日中午,我甦醒過來時,發覺自己躺臥醫院的病床上。

過了一段時候,一位醫生走至我床邊,向我說:『幸好有一名護士跟你一同乘坐電梯,她在關鍵的時刻,給你做了人工呼吸,否則你可能已經沒命了。』

下午時分,Helen走至我床邊,她拉上遮蔽的簾幕,我馬上坐起來,問她什麼事?

Helen回答:『我要跟你作例行檢查,和幫你拆去尿喉,你便可以出院了。』

我望一下自己的下體,才明白為何我躺下病床一天多,也沒有去過洗手間。

Helen跟我量完血壓和心跳後,她隨之帶上手套,拿出小型剪刀,左手拿著我的陽具,右手剪掉紮在我龜頭前的綁繩。

這一刻真是嚇傻我呀!她抽血也插到我十分痛,現在我的寶貝跟她手中的剪刀,差距只有毫釐。

Helen跟著以雙手移去包住我陽具的膠囊。

她跟著對我說:『你準備一下吧!』

我聽後感到莫名其妙:準備什麼呢?

剎那間,她快速從我龜頭處,拔出一條大約一呎長的幼管。

此刻的感覺猶如急速撒尿般,我馬上望著自己的陽具,才知道我並沒有失禁。

Helen隨即收拾東西便離去。

回到家的晚上,我輾轉反側,沒法安睡。過去的一天半真是難忘:我的嘴唇被Helen開竅,陽具更被她所啟蒙!

兩星期後,正是颱風吹襲香港,我到醫院覆診糖尿病。

離開醫院後,正是狂風暴雨。我走至巴士站,一輛巴士剛到達,前面的女生趕緊上巴士時,幾乎被暴風雨吹至滑倒,我馬上從後伸手拉著她的手臂。

她轉身時露出痛楚的神色,似是扭傷,我便說扶她上巴士,她點頭同意。

猶如瀑布的流水,打在巴士的玻璃窗上,我們坐在一起,Helen不時以感激的眼睛望著我。

巴士在一條斜坡駛下時,我問Helen住在那裡?

她回答:『我住在香港仔。』

原來我們住在同一區,我送她回到家門,才知道犬家住在同一屋苑。

雖然我們臨別時交換了手提電話號碼,但大家可能也因為懼於靦腆,沒有再聯絡。

三個星期後,我在香港仔中心,再次邂逅Helen,她微笑地主動跟我打招呼,然後問我:『我請你吃午飯,以謝你上次在風雨中扶助我,怎麼樣?』

我們就進入了一家普通茶餐廳。大家看了餐牌一會,她問我要吃什麼?我指給她看後,她勸告我改選另一份套餐,說對我的身體較為有益,我就聽從她的意見。

一年後的一個晚上,夏天第一個颱風吹襲香港。我做著會計的工作,放工後已經十分疲乏。回到香港仔,更是混身濕透。

晚飯後我站於窗戶前,望著街外雷電交加的情境,決定更衣出門。

我乘坐巴士到了瑪麗醫院,站於醫院出口處大約半個小時,Helen突然跑至我面前,雙手繞著我的脖頸,興高采烈地吻著我的嘴唇一會,然後才說:『我沒有料到你會來接我放工呀!』

我們就繞著手臂,提著雨傘,步往狂風暴雨的巴士站。

這一年我的健康狀況好轉了很多,Helen不時也督促我服藥和管制我的飲食習慣。雖然她沒有正式承認是我的女朋友,但每次我去參加親戚朋友的飲宴,她也願意陪伴我出席,還於宴中不時管制著我的飲食,同檯子的人也露出目瞪口呆的神情,她卻表現出若無其事。

然而,每次我提起在醫院的電梯裡扮鬼嚇她時,她也撒嬌地於我胸腔打一拳,這才是名副其實的女拳啊!


天使之吻 QR Code

12 則留言:

  1. 正喎!
    估唔到咁甜蜜呀個結局
    謝謝續寫

    回覆刪除
  2. 你連拆尿管過程都知?親身經驗嚟架?

    回覆刪除
  3. 卡臣:

    係睇完一陣後,才突然靈感到,嗯!可以有下文!

    回覆刪除
  4. naruto:

    經歷過兩次架喇!一次躺下,一次坐係病床到,睇住剪繩,拔管,係好得人驚架!個護士一下手震,個祠堂就係咁先架喇!

    不過插入去係最哂時間既!因為要綁繩,固定條管。

    回覆刪除
  5. 好戏!

    冤家路窄成良缘,
    恩怨情仇反成甜,
    难得卡哥再来续,
    反侧辗转不停连。

    回覆刪除
  6. 佛爺,原來係你親身經歷,我真係替照顧你嘅白衣天使抹一把汗。

    回覆刪除
  7. um um, 佛爺把故事結得好情色!

    回覆刪除
  8. 嘿嘿:

    嘩!那麼有詩意呀!不過,形容得很恰當呀!

    回覆刪除
  9. 歪歪:

    我係發花癲入醫院架!所以五肢都被綁住!上半身兩肢,下半身三肢。

    果D護士仲讚我乖,話我只係講鹹濕野,無講粗口呀!話我好斯文呀!嘻嘻!

    回覆刪除
  10. 校長:

    係咪即係:先有情,後有色?咁係咪思想太古舊呢?嘻嘻!

    回覆刪除
  11. 哈哈,掹尿喉嗰段寫得真係頂癮!不過我絕對唔想有機會試!

    回覆刪除
  12. Arm:

    住了在醫院時,是不會憂心或恐懼的,而只會以平常心去面對。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