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3月17日星期四

蕭姑娘妙韻復陽春(18禁)


故事大綱:卡臣

加鹽加醋:佛爺

晨曦,杏花樓裡,蕭姑娘於台上吹簫一曲,樂畢,全場報以熱烈掌聲。她致謝後,攜簫回自桌,歡容滿臉,同桌姊妹侯婷香問:『姊何以今早心情甚佳?娛樂眾生。』

蕭姑娘放下貴簫,舉茶而品。茗畢,曰:『昨夜只款一名恩客,夫甚野猛,財色兼收,連夜春夢,睡眠充足也!』

侯婷香:『只得一恩客,那麼清淡,何喜之有耶?』

蕭姑娘:『貴客也!以一添作五!吾感足矣!』

同桌另一姊妹妙手春即問:『簫技精湛乎?客甚欣喜?重賞之?』

蕭姑娘:『稍待片刻,吾將詳言之。』

此刻一名小二站於桌旁:『三位姑娘要什麼?』

蕭姑娘:『先來三隻魚翅灌鮑魚餃。 ......... 』

侯婷香:『嘩!那麼豪氣!發達乎!吾昨夜只得一不舉客,形同獨守空房!』

蕭姑娘:『此飯我請客!勿憂!』

小二轉身離去之際,蕭姑娘呼喚之,曰:『加兩條牛鞭。』

妙手春愕然:『汝不見沉悶?每夜已對鞭而品。』

蕭姑娘:『昨夜乏鞭嚐,空虛也!今作補償!』

侯婷香:『職業病乎?』

蕭姑娘:『是也。』

小二離,侯婷香急問:『有何恩客,那麼富貴?』

蕭姑娘:『昨夜有一位老爺,被帶至吾房,他瑟縮而坐床。我著他脫帶寬衣,他堅拒,著吾先令其器顯陽春,方允寬衣解帶。』

妙手春:『此君名魯任松。』

蕭姑娘:『汝何以知其人?』

侯婷香:『吾輩已服侍過他矣!』

蕭姑娘:『那麼奇?』

妙手春:『昨夜有老翁被帶至吾房,吾脫外服,剩下肚兜與內褲,才知翁坐床邊而拒脫服。他命妾必先令其器起行,方去衣而行房。吾於其器處,使出蘭花手,隔褲按摩達半句鐘,也未能使其器生出陽氣,遂帶他至侯婷香廂房。』

蕭姑娘轉望侯婷香。

侯婷香:『吾脫外褲而坐其雙腿,來一道隔褲觀音坐蓮。連續坐立十八次,亦不果。他沒付分文,憤然離去。』

侯婷香看著蕭姑娘:『沒料他竟入汝廂房。』

蕭姑娘:『昨夜頗蕭條,乏恩客,吾只穿肚兜與內褲,躺臥床上,正欲入睡,忽有客被引入,久旱逢甘霖,老翁也令吾沾沾自喜。』

妙手春:『汝只善口技,恩客也不脫褲,何喜之有耶?』

蕭姑娘:『吾先在其器耍弄十八招蓮花手,不果!遂脫內褲,再施展觀音坐蓮,打下三十六椿,無功!』

妙手春:『此兩套招式,吾輩已出過,無效也。』

蕭姑娘:『吾遂耍弄本姑娘絕技,以口向其褲處狂噬三口。老翁褲破而陽出,吾頓目瞪口呆!翁連忙以雙手掩其器。』

侯婷香:『何也?』

蕭姑娘:『其器為一犬鞭也!』

兩姑娘頓感嘩然:『為何如此?』


蕭姑娘:『吾追問之。一個月前,怡虹院籌款擴建,休假一天。老翁不知,早吞噬春藥,卻被拒門外。他回家,欲罷不能,遂以蜂蜜塗其器,引家犬以自娛。誰料犬患感冒,打噴嚏誤噬其寶。翁攜犬至大夫處,痛不欲生!於醫館內,翁與犬齊被麻醉。大夫於犬腹中,取翁之寶器,已斷成三截,而犬不幸突然心臟停頓,返魂乏術。大夫人急智生,割犬之寶,移翁之身。』

兩姑娘再次嘩然:『那翁醒來,豈不嚇倒?』

蕭姑娘:『翁醒,大夫告其器已毀,而犬亦身故。故取犬器,植翁之體。翁能否還陽之氣,要看造化矣!翁惟有節哀順變!』

兩姑娘恍然大悟:『此乃翁昨夜到訪之意也!』

此刻魚翅灌鮑魚餃等放於檯面,她們三人開始進食。

片刻,兩姑娘再問:『隨後如何?』

蕭姑娘:『翁突感內急,求夜壺,吾遂遞壺。翁求幫忙,他要以一腳撐於牆壁,形同犬射尿,方可成事。吾與翁迎面齊立,翁雙手按著吾雙肩,伸一腿撐於牆上,吾乃替其持壺,予之方便。』

兩姑娘頓時互望對方,目瞪口呆。

蕭姑娘:『吾觀其面色,知其射尿進度。憑藉尿撞夜壺陶壁之聲,吾感翁之犬鞭,仍然孔武有力,何以不舉?事畢,吾著其於房中大水桶沐浴。』

蕭姑娘停了一下,舉茶而飲。

蕭姑娘:『老翁沐浴之際,吾於床下搜尋古籍。』

兩姑娘齊問:『什麼古書?』

蕭姑娘:『素女經是也。然吾急閱而不得要領,遂念及翁撒尿之神態,莫非 ..... ?』

兩姑娘再追問:『莫非什麼?』

蕭姑娘:『吾遂以道具狐尾一條,繫於臀部,再以貂皮毛項巾,圍於臀後,以顯犬感。翁沐浴畢,吾著其免穿衣,站於床尾三尺之遙。吾站其前二尺,幾近貼床,背向老翁。吾遂擺動雙股,令狐尾左右搖晃,形同犬尾。』

兩姑娘再問:『有作用乎?』

蕭姑娘:『片刻,吾轉偷窺其器,果然奏效。遂脫下肚兜,繫於背上,令雙奶盡露,而以肚兜上之天狗食月繡花圖挑逗之。片刻,吾爬床而上,雙手撐直,雙膝跪床,再擺動臀部,使狐尾再度搖擺,作犬隻求偶狀。』

兩姑娘呆目蕭姑娘。

蕭姑娘:『未幾,老翁突然從後一撲而上,雙手按吾腰。吾遂伸手助其引路,其器緩緩而進,魚水之歡始矣!』

蕭姑娘停下來,以筷子夾起牛鞭而嚥。再曰:『一會,吾感其興奮至極,遂其所願,佯裝叫床聲。』

此刻妙手春望向侯婷香:『昨夜吾只聞犬吠聲,似未聞叫床聲。』

侯婷香:『吾也是如此。』

蕭姑娘:『吾叫床後,翁器突然銳不可當,不斷抽送,吾似入夢,躍身仙境,仿見天犬。』

蕭姑娘停下來,思量片刻:『怪不得吾於半知半覺中,也感自身似發出犬吠之聲。』

兩姑娘追問:『跟著如何?』

蕭姑娘:『一會,翁以雙掌伸前於吾胸脯,緊握吾雙乳,盡搓揉之能事。吾雖感血氣沸騰,卻乏力支撐,遂伏下床上。翁器拔出,吾感空檔,幾近失瘋。幸翁即把吾轉身,吾與之面向,似見一精壯仙男。吾急不及待,交叉雙腿於翁臀後,翁股被圍,先後退而前衝,其器再進吾房,勢如破竹,直搗黃龍,吾遂盡入仙境,不知凡世俗事矣!』

侯婷香:『那翁有否出陽精?』

蕭姑娘:『當然有之,其春囊沒損,其腎仍有力,而其犬器,更無堅不摧,金槍不倒。』

兩姑娘又問:『完事後,老翁感滿意乎?』

蕭姑娘:『事畢,翁大喜,從衣袋中取出銀票一張。嘩!五倍於市價!吾遂送贈翁珍貴之香吻一口。』


妙手春:『那汝精湛之簫技,昨夜豈不是無用武之地?』

蕭姑娘:『吾雖善口技,但也需靈活運用他長,不可故步自封,才得郎財矣!』

妙手春:『為此,姊今晨乃吹簫奏樂,噬鞭自樂,以釋原慾!』

蕭姑娘:『是也!汝輩需活用身技,以得所需,掌財自可得慾也!』

三名姑娘飽嚐早點,準備離去之際,一家貴客,從廂房而出,經過三位姑娘之桌時,貴客中,一名老翁向蕭姑娘微笑點頭。

貴客離去,蕭姑娘呼喚小二。小二走上前,突然十分恭敬,問:『蕭姑娘有何吩咐?』

蕭姑娘:『結賬吧!』

小二:『剛才魯大爺已跟汝結賬,汝輩可離去矣!』

20 則留言:

  1. 好嘢!
    果然古意盎然
    文字充滿美感
    描寫精準
    相信花了不少心思
    比我的大網好千倍
    讚好!

    回覆刪除
  2. 卡臣:

    謝謝你的讚許!我寫時不時翻閱你的大綱,務本沒有遺留你的要點。

    此文構思時,本想寫成一級而已!所以才採用較舊文句。但後來發覺無法寫成一級,否則會很乏味。而我已構想了語句,就不願再改了。

    回覆刪除
  3. 狗鞭?似曾相識喎。。。哈哈,諗到喇,係肉蒲團!呢篇何止係18禁呀,直頭係88禁添啦,如果俾有心無力嘅老人家睇到,咁狗公就真係遭殃喇!

    回覆刪除
  4. 佛爺,唔駛出乜嘢3D版,你用舊式文句寫三級,都已經搞到我面紅。

    「狐尾續貂」我就聽過,「狗鞭續人」都係第一次,咁算唔算係人獸交㗎?

    期待更多你同卡臣嘅合作!

    回覆刪除
  5. Arm:

    係喎!咁樣好易誤佐好多狗命!點算呢?

    回覆刪除
  6. 歪歪:

    唔好意思,我唔知你咁怕醜!

    至於內容,唔關我事架!你問卡臣喇!嘻嘻!

    回覆刪除
  7. 哈哈,唯有再寫續集,講老翁因為興奮得滯,狗上風死咗,等老人家唔敢學!

    回覆刪除
  8. 佛爺

    你中文文學根基打得好扎實
    是否博覽古代文學呢?

    敬佩敬佩

    回覆刪除
  9. Arm:

    係喎!寫故事要有警世意義!下集寫老翁變成一隻大色狗,殆於金槍不倒。

    回覆刪除
  10. 卡臣:

    我對中國文學,乜都唔識,只係搵黎開玩笑。我根本唔係讀書既材料架!

    回覆刪除
  11. 校長:

    其實係,條狗鞭,好勁!

    回覆刪除
  12. 佛爺

    咪咁謙
    唔係人人寫到咁嘅古文

    校長都得嘅

    回覆刪除
  13. 卡臣:

    唔係謙!我真係無乜文學修養。我看了你的大網,笑了一番。翌日腦裡已經自動出現要寫的輪廓。跟著我就乘勢諗到蕭姑娘,整個情節就陸續浮現腦中,好似鬼上身咁!反而最難想的是個標題,費了我很大腦力才想出!

    回覆刪除
  14. 好似鬼上身咁<--可能你被隻民初女鬼上身,繼而寫成

    題目就搶眼啦
    好似仙樂飄飄處處聞

    回覆刪除
  15. 卡臣:

    下次最好有兩位東瀛魔女上身!將我前後夾攻! 

    回覆刪除
  16. 半文言文,睇明一半。。
    好似电视做聊齋D故仔咁嘅?

    回覆刪除
  17. 牛牛:

    這個是鹹故,唔係鬼故喎!

    回覆刪除
  18. Oh, really? 我觉得鬼話連篇喎!!!

    回覆刪除
  19. 牛牛:

    撞鬼你咩!我邊有鬼話,純粹係正當對話。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