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2月22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九十三)


綠珠、芷羅和芷曼三人到了家,放人行裝後,她們便到了一家地道的食店午膳,距離大男孩一夥人所落腳的食店,只是相隔數間舖位,但他們卻無緣碰上。

她們三人坐下後,大家看了餐牌一會,芷羅便指著餐牌,對綠珠和芷曼說:『我們就叫這些東西吃吧!怎麼樣?』

她們二人便點頭同意了。

* * * * * * * * *

芷羅在香港工作多年,她的性格自我,獨斷獨行,相戀多年的男友佑宜,結識了一位離婚的女人尼娜後,有意離她而去。芷羅才願意改變自己來將就他。可是,人的根本性子怎可以一下子轉變。況且她男友已經被尼娜的溫酒所馴服了一半,似乎對她這杯獨樹一幟的烈酒,只是習慣性地斟酌了!

芷羅意識到這段感情搖搖欲墜後,她急改自己的性格,對佑宜千依百順。然而,她如此搖身一變,在男朋友面前成了弱不禁風的女子後,苦不堪言!而且弄巧成拙,自己經常神不守舍,陷入神經衰弱的精神狀態,終日焦慮不安,恐怕在男友前,打回原型,忘記了戴上面具。愛情,給她帶來失眠和抑鬱!因為,她自己的靈魂被變賣了。

一個週末的傍晚,她去了見醫生,醫生開了一些抗抑鬱藥給她。晚上她與男友在一個商場閒逛,於一家快餐店坐下吃晚餐。佑宜去洗手間時,他留於檯面的手提電話響起來。她拿起來看,顯示器是尼娜的嬌艷容貌。她頓感氣憤,自己已經脫靈換魂,搞成病入靈魂,還抵擋不住這株桃花的襲擊。

她跟著接了電話,毫不留情地把對方斥罵了一頓,然後掛線。

男朋友回來後,她裝作若無其事,繼續戴著柔弱的面具進食。

當晚回到家,臨睡前,她取出抗抑鬱藥,準備服用。此刻電話鈴聲響起來,是佑宜的來電,他嚴責她無故痛罵尼娜的事。他們激烈地爭吵了一番後,她呼喊要分手,隨之掛了電話線。

芷羅跟著憤然地把抗抑鬱藥擲入垃圾桶,然後返回房間入睡。

翌日,她起床時,已經是十時,嚇了一跳,以為自己由失眠症轉化成渴睡症。為何未服藥,也可以不藥而癒的?

她梳洗後,佑宜又來電話,為昨夜的爭執向她道歉,兼而約她吃晚飯。

她掛了電話線,從垃圾桶取回抗抑鬱藥,呆視著藥瓶一會,雙手無故顫抖。她有一種不安的預感,隨之把抗抑鬱藥放進手袋,準備情況鬧得太僵時,取出藥來,向男友解釋,她是患上了抑鬱焦慮症,才會向尼娜咆哮的!

週日她與男友的晚餐快完結時,檯面放著兩杯餐茶,芷羅慶幸佑宜沒有再追究她胡罵尼娜的事。怎料過了一會,佑宜捉住她放在檯面的雙手,吞吞吐吐地向她說:『我可能愛上了尼娜,但我對你仍然有情有義!我們不如分開一段時間,好讓我想清楚如何做,我現時實在感到很困惑!』

芷羅凝視著男友一會,目瞪口呆!她不知如何回應。

她沉思了一會,抬頭向佑宜說:『我有朋友遊說我去澳門工作,我本來是很猶豫的,但你既然如此說,那麼我就作出決定吧!』

佑宜聽後,遲疑了一下:『那麼你又不用到澳門做事!我昨晚被尼娜痛斥了一頓,跟著又和你發生爭吵,才痛定思痛,才有此建議!你要明白,我昨夜睡得不好,情緒非常低落呀!』

世上只有精明的愚蠢男人,才會向女人盡訴心中情的!

芷羅垂頭一會,她跟著從手袋取出那瓶抗抑鬱藥,然後向他說:『你拿去吧!沒有你,我已經不需要了!』

佑宜拿起藥瓶,以奇異的眼光望著芷羅:『你為何也會情緒低落?』

芷羅隨之站起來,然後向佑宜說:『我沒事了!你今晚記得服藥呀!』

佑宜跟著拉住芷羅的前臂:『你為何那麼急離開?我們還有甜蜜的香蕉船雪糕未吃呀!』

芷羅有點怒氣地回答:『什麼?香蕉?你自己吃吧!我噬不下了!』

她馬上拂袖而去!

那夜芷羅回到家後,甜睡至翌日天明。她的失眠症,果然不治而癒!

自我的芷羅在三個月後,離開了香港,轉了至濠江工作。

在香港至澳門的噴射船碼頭,佑宜送別她,向她說:『我會來濠江探望你的!』

然而芷羅的自我性格並沒有改變,或許,她是變得更為自我。


她於澳門買下一個面向海濱的小型住宅單位,憑海寄情。雖然她還遇上追求者,但她已經沒能力再負擔另一段感情了!她,理智地放下佑宜,卻不理性地期望他的到來。

* * * * * * * * *

綠珠、芷羅和芷曼在閒聊了一會,便開始進食。

一會兒後,芷羅向綠珠和芷曼說:『你們那麼奇怪,連男朋友過來澳門玩也不知道,相識不太久嗎?』

綠珠和芷曼便互相望著對方,傻笑了一下,又繼續進食。

芷羅跟著嚴肅地對她們說:『你們要小心,男人心,深海針!』

她們二人繼續垂頭進食,暗自地微笑。

吃完午飯後,她們三人去買了一些手信,返回芷羅的住所放下後,又再去位於郵政大樓旁的旅遊區。


她們跟著走往大三巴,在狹窄的街道,碰上了大男孩和他的朋友。


芷羅對他們說:『那麼巧!我們正想去大三巴和大炮台,不如一同行吧?』

他們隨之回答:『我們剛遊過了!』

芷羅:『那麼陪伴我們再遊一次吧!有美伴行,勝過你們幾位男士獨行吧!』

映凡立即同意,大男孩也認為沒問題,但其餘三人卻不願意再遊,只有一人沒有回應。

醒目的芷羅,立即指著默不作聲的男生:『你!為何沒有回答?你的樣貌,看似是想再遊的,現在只差你一票,就五對五,我便可以決定你們的去向。』

沒有主見的郁順,被強勢的女腔所逼使,四處張望各人的臉色後,腦海仍然被具備侵略性的臉龐所攻佔了,他不由自主地回答:『遊多一次也沒問題的!』


郁順被芷羅的口舌佔了平宜後,他們六男只好掉頭,返回大三巴再遊。雖然大家沒有作聲,但一夥男生,已經被自我兼霸道的芷羅所嚇倒。不願重遊的三人,更不時以鄙視的眼神望向郁順,心裡也慨歎倒楣!

芷羅不時跟綠珠和大男孩、芷曼和映凡拍照,她把他們看作成情侶,完全沒有懷疑自己的判斷力。


在離開大三巴前,芷羅跟他們拍攝集體照,可是她不慎跌倒。芷曼立即走上前扶起她,但芷曼並不夠力,站在芷羅另一邊的郁順,隨即伸出援手。

芷羅走了數步,才發現自己扭傷腳部,芷曼便叫郁順再幫手。

郁順攙扶著芷羅的胳膊,使芷羅減輕了痛楚。他們走至路邊時,大男孩向芷羅說:『你不如去看一下跌打?』

芷羅同意。他們截了一輛的士,郁順扶芷羅坐入後座位中間,芷曼跟著也坐入,郁順便走至另一邊車門上車。映凡躊躇了一下,打開前門,他想跟著芷曼。此時三人立即把他拉回來,異口同聲地對他說:『你是我們的嚮導,怎麼可以走了?』

他們三人是求之不得送走芷羅的。芷羅見到映凡彎腰少許,依依不捨的目光,投射在她妹妹的臉龐上,她便對芷曼說:『你不用陪我了,跟他們去遊玩吧!』

芷曼的眼睛掠過郁順的臉孔,停留在芷羅的面上,詫異地問:『不是吧!就依賴他陪你去看跌打?』

芷羅從容地回答:『不用擔心,他吃不了我的,你快下車吧!』

芷曼只好下車,他們便望著的士快速地離開了。

芷羅在情感路途上受到挫折,她自己沒法面對,卻把這種自然的人性需求,轉化在成就他人的美夢上。

待續.....

6 則留言:

  1. 好似旅遊節目咁
    身歷其境

    下集返深圳啦
    yeah~~~

    回覆刪除
  2. >>下集返深圳啦
    yeah~~~

    哈哈!卡臣好有趣,洞悉先機!

    傻瓜女生,遇上相愛的男人,妳本身已是萬種風情,溫柔何需裝扮!沒有愛的,一切也枉然!

    回覆刪除
  3. 卡臣:

    下集去葡京,同何博士既二三房,一齊食黑松露。嘻嘻!

    回覆刪除
  4. 咖啡:

    就係咁,「沒有愛的,一切也枉然!」但一樣有人搏命做D無關重要的事情!

    回覆刪除
  5. 我也樂於成就他人的美夢呀~~

    回覆刪除
  6. 校長:

    所以你有咁多飲宴,想減肥都唔係咁容易!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