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2月15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九十二)

大男孩在幻影中,被返回的映凡所喚醒。一會兒後,他們一夥人步出了碼頭,乘坐酒店的巴士,向酒店的方向駛去。

* * * * * * * * *

數百年前,葡萄牙人把槍炮傳入日本,結束了東瀛富有榮譽的、馬上弄劍的武士道階層,也把熟食帶進日本,日本才開始有天婦羅等熟食。二次大戰時,日軍席捲亞洲至印尼蘇門答臘,卻沒有入侵這個全無天然屏障和防禦力量的半島,為的是對葡萄牙人的一種情意結。濠江雖小,卻有著她的獨特地運。

一個有著雙重性格的歐陸東方小城,濠江到處也是林立的賭場酒店,紙醉金迷,淫業處處,幾大家族操縱著這個葡式城市的命運。然而,地道的濠江人,卻過著簡單而純樸的日子,他們並沒有沾染上覆蓋在城鎮上的金石浮華。

憑藉賭業,這個充滿歐陸風情的奇城,數年前個人國民生產總值,曾經是亞洲之最。

他們坐在小型巴士上,談笑之餘,也詫異著狹窄的街道,除了車輛外,卻充塞著小型電單車。他們到達酒店安頓後,便外出午飯。


他們在一家地道的舊式熟食店坐下,映凡對其他人說:『這家食店已經有很悠久的歷史了!』

映凡的外婆是澳門人,婚後不久,外公便過了香港覓食,繼而與一位女人同居。若干年後,他外公開設了一家五金店,女人便很自然地成了店子的老闆娘。他外公在香港的朋友,完全不知道他外公在濠江有一名正室。

映凡童年時曾經跟隨外婆,在澳門生活過,對這裡親切的社區鄰里關係,猶有感情。

後來映凡的外公外婆辭世,他便沒有再踏足過濠江了。

他們叫了飯菜後,映凡感慨地說:『這裡變化真大!簡直難以置信!童年時外婆經常跟我說,她婚後希望丈夫離開這處沒有生機的地方。』

大男孩跟著說:『但她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她卻失去了自己的夫君。』

映凡:『很難說啊!她從親戚中得知丈夫有了另一個女人,曾經哭至精神崩潰,這是我母親跟我說的。』

大男孩:『後來她便接受了。』

映凡:『我猜測也是如此吧!』

此刻一些小食已放在檯面,大家便開始進食。

一會兒後,大男孩又問:『那你怎樣去到香港?』

映凡:『我外公讓我母親在香港誕下我們兩兄妹。』

大男孩:『那麼他一直有照顧你外婆!』

映凡:『對呀!他定期寄回家用給外婆,所以我母親和舅父童年的生活也不錯呀!』

他們停了說話一會,便商量行程。其他四人計劃飯後要去參觀博物館,而大男孩和映凡卻不以為然。

大男孩跟著又問映凡外公的家事:『我有一次跟你經過你外公的五金店,你說店子已經跟你們沒有關係了。』

映凡正在進食,他停了一下才回答:『我外公晚年,跟那個女人的關係搞得很僵,而他跟那個女人所生的子女也成長了。他便把舖子給了那個女人,讓她的生活可以有所依靠。他自己便帶同一點積蓄,返回澳門,回到我外婆身邊。十多年後,我外婆辭世。本來十分健康的他,也在三個月後突然患上肺炎,他跟著也離世了。』

大男孩聽後,沒有回應。過了一會,他感慨地說:『可能他再沒有生存意志了!』

大家靜了一會,大男孩又問映凡:『你外婆又會原諒他?』

映凡:『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外婆的傳統舊思想,或許是她念著外公一直有照顧著她吧!』

大男孩感慨著:『你外公輾轉大半世人,兜兜轉轉最後也回到元配身邊!』

他們跟著又在進食,大家把話題轉至遊覽的景點上。

此刻大男孩突然念起大姐姐,不知她是否已經平安回到香港。

午飯後,他們打算去澳門博物館,但大男孩和映凡也沒有興趣參觀,他和映凡到了位於海濱的觀音像遊覽。


他們離開觀音像的展覽館,走過那條石橋後,映凡隨即回頭,凝神地看著觀音像,感觸地說:『你是否相信緣份?』

大男孩聽後,他是意會到映凡想說什麼的,但他依然問:『你想說什麼呢?』

映凡仍然抬頭望著觀音像:『其實在噴射船上,芷曼去洗手間時,我早已認到她的背影,但我不敢跟她打招呼。』

大男孩:『因你心理作祟。』

映凡沒有回答,他只是自己在思想著。

片刻之後,映凡才回答:『我很久沒有回過澳門,竟然在船上遇上她,我相信這是一次難得的緣份!』

大男孩:『你們是怎樣認識的?』

映凡:『我們本來在同一家公司,同一個部門工作。』

大男孩:『那麼近水樓台呀!』

映凡:『那時我們卻沒有太多交談,我雖然對她有好感,但她已有男朋友。』

大男孩:『原來如此!』

映凡:『後來她轉了另一個部門,卻經常回來問我,部門的人事糾紛變成怎樣?』

大男孩:『她情緒還依附在原來部門的人事糾葛上。』

映凡:『是呀!』

大男孩:『你就與她相熟起來。』

映凡:『是呀!但我後來轉去了另一家公司,再沒有與她聯絡。』

大男孩:『直至今天才重逢。』

映凡:『可以是這樣說。後來我返回舊公司,聽舊同事說,她因為失戀,情緒失控,辭職了。』

大男孩:『那你為何不再找她?』

映凡:『我也不知道自己那時在想什麼?』

大男孩遲疑了一下:『我見你們在噴射船上交談的姿態,以為你們十分熟絡。』

映凡:『我也覺得很奇怪啊!分隔一段時間,竟然談得很投契,或許是以前種下的因!』

大男孩聽後,他的思緒被導向往大姐姐處,回憶起與她重逢時,她的憂鬱模樣。他沒有再聚精會神聽映凡的傾訴。

一會兒後,映凡拍一下凝思著的大男孩肩膊:『今夜晚飯時,若果她們三人先到,芷曼會跟她姊姊坐在一起,她的朋友綠珠必然會坐在芷曼身邊。我與綠珠不相熟,但剛才下船時,我看見你跟她談得很投緣,你可否叫綠珠讓個座位給我和芷曼坐在一起?』

大男孩聽後,心感愕然!他遲疑了一下:『隨緣吧!』

映凡臉露不悅之色:『如此簡單地幫我說一句話,你也做不到。我們剛才在移民局排隊過關時,我見她跟你談笑自若。』

大男孩頓露尷尬之色,他無奈地說:『可能芷曼會主動提出要你坐在她身旁的,不用憂思吧!』


他們二人便離開觀音像,往博物館與其他人相聚。

待續.....

10 則留言:

  1. 想起《非誠勿擾II》那句精彩的對白︰婚姻怎麼選都是錯的,長久的婚姻就是將錯就錯!

    回覆刪除
  2. 咖啡:

    我無睇過《非誠勿擾II》,不過這句對白真係好精采。

    我這節故事,有幾成係真架!唔係完全虛構架!起碼我自己信囉!嘻嘻!

    回覆刪除
  3. 本想講,我睇這篇有一種感覺,有些寫緊你自己的感覺。

    回覆刪除
  4. 咖啡:

    你的直覺咁犀利?哈哈!唔同你解釋咁多,等你保持你的感覺!

    回覆刪除
  5. 讚呀

    喜歡故事發生在異地
    像無記有些電視劇在外地取景
    好似身歷其景
    喚起自己對澳門的印象

    回覆刪除
  6. 卡臣:

    我澳門D路熟過九龍。我去九龍唔敢搭巴士,只搭地鐵。

    回覆刪除
  7. >>輾轉大半世人,兜兜轉轉最後也回到原配身邊...

    其實也就是回到原來的起點,人生抉擇與命運,很多都是如此的!

    回覆刪除
  8. 校長:

    你又幫我這一節做了結論。人很多時在無止境的追求中,迷失了!幾經艱辛,到頭來只是跑回起點而已!

    回覆刪除
  9. 人生的起点也是終点!在舞台上演完戲,空手來空手去。塵歸塵土歸土,老土更老土!

    回覆刪除
  10. 牛牛:

    塵歸塵土歸土,手錶金筆歸檔舖!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