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2月8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九十一)

大男孩在回家的路途上,不斷地思索著靜怡的說話,雖然他不太認同靜怡的觀點,但靜怡卻是道出了他壓抑著的理性。

他回到家後,從梳化椅拾起大姐姐的手袋,然後把倒了在檯面的物件放回手袋中。此刻他發見一個信封,內裡似是一張禮券,上面寫著大姐姐和她未婚夫的名字。他凝神地望著,陷入了矛盾的思緒:他繼續向前走,會有什麼結果?這顆心會否像曇花一現般,在他浩瀚的記憶裡只是浮現過呢?

片刻之後,他把餘下的物品也放回手袋。手袋被放回架上時,他又躊躇了一會,若果大姐姐發覺她的手袋曾被傾倒,他應該如何作解釋?他心裡埋怨自己的姊姊給他帶來麻煩。

他梳洗後,躺下床上,回想過去一個多星期裡,與綠珠共同克服過的困難,是頗為歡欣的。

合上眼睛的他,無法逃避綠珠著他不要理會紐寧的挖苦,挺他去完成這個項目的堅定臉容。他們也在互相扶持下,走過了一段有意義的路途。

他入睡後,兩顆猶如幽靈似的臉孔,交替地浮游在他的夢境裡,教他苦甜參半,他逃不出她們的纏繞和擺佈。

翌日早上,他離開家上班前,走至電腦桌前,拿起大姐姐的訂婚戒指,凝神了一會。明天大姐姐一家人旅行回來,他已經跟朋友去了澳門遊玩。大姐姐有他家裡的鑰匙,他星期天回來後,這隻戒指和大姐姐的衣物,也可能離開了這個斗室,了結了這段一瞬即逝的夢戀。

這個週五的晚上,他放工買了外賣,便回家進食。晚飯後,他整晚坐在電腦前,修補在宴會時所拍的照片,然後把它們放上了網上分享空間。他想把事情告一段落,讓綠珠的臉孔,暫時在他腦海裡屏蔽起來,待大姐姐回來才作打算。

週六的上午,他離開家時,凝視了大姐姐留下的衣物一會,才把門關上。

他到了位於上環的港澳碼頭,相約的數位朋友跟著陸續到達,他們在談笑聲中步入移民局。

登上雙層的噴射船後,一夥人走上了噴射船的上層,坐了在前排的座位。大男孩與其中一位友人坐於近窗戶的雙人座位,而他是坐了近行人通道的位置。大家在談笑風生,大男孩的感情困擾也被拋至九霄雲外。

一會兒後,噴射船緩慢地離開碼頭,船體移動至距離岸邊的大廈不遠處,強力的引擎開始啟動,隨著隆隆的聲響,噴射船的船身,升高離開了水面,向著澳門的方向疾風而馳。


十多分鐘後,一名女生從洗手間出來,經過大男孩身旁,停了下來,她跟大男孩身邊的友人映凡打招呼。他們交談了數句,女生傾斜身體至大男孩處少許,讓另一位女生經過去洗手間。

女生跟映凡滔滔不絕,大男孩感覺到他們互相傾慕,他被兩顆倚慕的心夾在中間,頗為侷促。片刻之後,映凡問他:『你可否轉坐到芷曼的座位?』

大男孩立即同意。他站起身來,轉身望向船尾有兩個位於窗戶的雙座位。他覺得奇怪,為何兩個位置也是空了的?

芷曼跟著對大男孩說:『我是坐於窗旁的位置,我的朋友剛剛又去了洗手間,所以座椅也是空了的。』

大男孩走至近船尾的雙座位,於窗邊的座椅坐下。

他凝神地靜觀窗外的海景,想到大姐姐就快回到香港,念起他在機場跟她告別時,那次激動的擁抱,彷彿只是昨天才發生的事。他仿似是感受著她身段的婀娜之際,惶惑之心不禁油然而生,明天他回到香港,或許是他這段夢寐的終結。

一個巨大的浪花,打上了大男孩凝滯著的窗戶,但仍然沒有教他從憂懼中甦醒過來。甜美的語音、親切的語調和熟悉的聲音,才呼醒了一幕又一幕患得患失的的茫思。

女生:『那麼巧?沒有聽你提及這個週末會到濠江遊!』

大男孩愕然地把臉轉回船艙,綠珠取起放於座椅上的手提包,臉露歡顏地坐下。


大男孩驚訝地問:『為何你會到澳門?』

綠珠:『朋友的姊姊在澳門工作,我跟她一同去探望她姊姊。』

此刻綠珠從手提包取出一包魷魚絲,拆開後,遞上給大男孩。

她以直率的口吻說:『很可口的!』

大男孩便伸手取了一些來吃。

他們在享受著零食時,綠珠問大男孩:『你們住在什麼地方?』

大男孩:『我們住在酒店。那麼你們住在何處?』

綠珠:『我們住在芷曼姊姊的家。』

大男孩心裡是頗感詫異!莫非月老弄人,為何他要逃避的軟香,竟然避無可避,會在噴射船上碰上?他決意嚐試再避。

片刻之後,他對綠珠說:『我要去洗手間。』

綠珠便站起身來,讓他踏上行人通道。

他從洗手間出來,走經他原來的座位時,神情拘謹,想叫芷曼返回她的座位,但他卻欲語還休,不知如何開口跟她說。

芷曼正聽著映凡的綿綿細語,她發見大男孩木訥地站在她身邊,語調溫文地向他說:『看你的樣子似乎心事重重,似有鬱結,快返回你的座位。我的朋友很樂觀,你跟她傾談一會便沒事,這個旅程也將會玩得更為愉快!』

大男孩心感氣憤,幾乎要問她是否一名女相士,可知他心中有結?

他的座椅雖然被鵲巢鳩占,但也無可奈何,莫非他向芷曼怒吼,罵她正坐著他的座位嗎?女生,就是有這種軟性霸道的專利!這就是男生要甘拜下風的。

此時映凡把一個背包遞給大男孩,然後向他說:『你拿回你的背包,以免下船時忘卻了。』

大男孩接過背包,心情猶如一位古代被逐出家門的悲憫弱婦,無奈地攜著他的細軟,步向船尾。他心底裡在詛咒著映凡:世人總是有異性,沒人性的!

弱男坐下後,綠珠向他說:『我今早出門前,看過你昨晚放於網上的照片,拍攝得十分好啊!』

任何男生被女生稱讚,也會立即醒神的,他的被逐屈氣,頓時煙消雲散。加上他也在想,到了澳門,大家便各散東西了,怕什麼呢?

他跟著再問綠珠:『真的嗎?』

綠珠回答:『是真的!你們到了澳門,有什麼行程?或許可以一同遊玩,你便可繼續跟我拍攝啊!』

大男孩立即口吃起來:『我 ... 我不清楚,我只是跟隨他們的。』

綠珠:『那就隨緣吧!』

大男孩聽後,才鬆了一口氣。他也想隨緣啊!靜怡的說話,已經把他弄至失了方寸,他需要避開身邊的溫顏,才可冷靜地思想。

一會兒後,噴射船已經到了澳門外港碼頭。他們過了移民局後,芷曼的姊姊芷羅已在等候,她跟各人打招呼和寒暄一會。大男孩的數個朋友便走入了旅遊詢問處取旅遊資訊,只有大男孩、綠珠、映凡、芷曼和芷羅五人站在交談。

芷羅知道他們是在船上偶遇,但她見其餘的人走了進旅遊詢問處,只有他們四人留下來,便誤會他們是兩對情侶。

片刻之後,她向他們說:『那麼難得的偶遇,今晚不如一同吃飯?』

大男孩聽後,感到詫異,他以為上了岸便曲終人散,怎可能在晚上竟是另一個開始?

他立即回應:『我們已經有了自己的行程安排了。』

芷羅以莫名其妙的眼神望著大男孩:『行程早已安排,為何他們要走入旅遊詢問處?』

大男孩啞口無言。映凡隨之為大男孩辯解:『他可能剛才被搖晃的船弄至暈眩,所以才語無倫次!沒問題的!今晚就一同進食吧!』

其實映凡是求之不得的。

他們交換了電話號碼後,映凡送他們出碼頭,只有大男孩獨個兒站著,呆望著旅遊詢問處。


綠珠的儀容,閃爍在他眼前。他在感慨著,原來要找一處安靜的空間,有時也是一種奢望!

待續.....

8 則留言:

  1. 去澳門?
    趁何生亂
    贈慶呢

    回覆刪除
  2. 卡臣:

    我在第十三集已提到去澳門,我當時唔知道何生今日會咁亂,所以無更改劇情!嘻嘻!

    回覆刪除
  3. 喔~佛爺呀!也太巧合喇掛(笑ing)!

    我突然異想天開,如果佛爺安排大男孩和綠珠的感情在澳門突飛猛進,那麼,大男孩就真是取捨兩難喇!

    回覆刪除
  4. 唉,如此關鍵時刻,殺出了個俏綠珠,那怎生是好?怎生是好?

    回覆刪除
  5. 咖啡:

    我在噴射船上,碰上一位往澳門倫情的女人。她見到我地,仍然與情夫十指緊扣,若無其事。咁,我唔應該用個「偷」字,但我又想不到用什麼字。你的文詞好過我,就由你來想,用什麼字,去取代個「偷」字。

    我身邊發生過不少巧合事。有一次我在飛機上,碰上一位害我幾乎被人打的印尼華人女生。佢經常著到好似模特兒咁,裙下之臣頗多。不過,我無份,但卻在飛機上偶遇。

    回覆刪除
  6. 校長:

    你的問題,我都唔識答!暫時無可奉告,我都唔知點算!哎呀!佛爺作文自擾!

    回覆刪除
  7. 佛爺︰
    果然係難題!:)

    這是道德問題,每個人心中都有個答案,隨緣罷!

    回覆刪除
  8. 咖啡:

    你別以為我寫的東西荒唐,我見過不少荒謬野!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