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1月18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八十八)

午宴過後,雖然靜怡沒有理睬頌楊的要求,離開了宴會廳,但她並沒有即時返回公司,她莫名其妙地走進了酒店的咖啡室坐下。若果頌楊不是去了酒吧,而是入了他與靜怡相約的咖啡室,他是會與靜怡相聚的。可是,他卻踏入了酒吧,被一位心儀著他的女人所碰上。只是一廳之隔,就改變了頌楊的際遇。教他欲重拾舊愛時,卻滋長了另一段新感情。命運,就是如此弄人!

咖啡放了在檯面後,靜怡取起杯子,嚐了一口,臉轉少許,望向大玻璃窗外的維港景致,她在凝神地思索著。


她沒法原諒頌楊當年的逃婚,一位令她難堪至極點和受盡精神折磨的男生,但他父母對她卻是不薄的,至少他們當年過了大禮,沒有要求回收。

她在反覆思量自己會否做得太過份,或許,她是可以讓頌楊父母,正式見一下他們的孫兒的。況且,頌楊只是強調他雙親很想見一下他們的孫孩而己!

一會兒後,她的呆思被大男孩的電話所喚醒。她從手袋取出了電話,躊躇了一下才回答。

大男孩:『宴會結束了嗎?』

靜怡:『完畢了。我一個人獨自在飲咖啡。』

她意識到大男孩的意圖,是要知道她是否與頌楊在一起。

大男孩:『我姐夫有沒有糾纏著你?』

靜怡:『沒有!他只是說他雙親想見一下我的兒子。』

大男孩聽後,沒有回應。他不知如何作答。

靜怡猶豫了一刻:『你認為我應否讓我的孩子,見一下他的祖父母?』

大男孩仍然沒有回答。

靜怡:『你覺得我是否做得太過不近人情?』

大男孩依然沒有回應。

靜怡跟著說:『我準備離開咖啡室,返回公司,遲些再談吧!你姐夫去了見周老闆,我沒有與他在一起。』

靜怡掛了線後,她便叫侍者結賬。

女生在人情世故上,始終優越過男生很多。靜怡逐漸覺得,她不能把頌楊的父母,也拒人於千里之外,他們是沒有傷害過她的。

靜怡理解到大男孩的顧慮,她不再徵求他的意見了。

她離開了酒店,返回辦公室一會,便出外見客人。

在往見客人的途中,她的手提電話響起來,是大男孩給她電話。

大男孩:『我已打電話給我姐夫的雙親,他們說今晚有時間一同吃飯,你是否可以?我已經叫他們不要告知我姐夫,他們同意了。』

靜怡遲疑著,沒有回應。她沒有料到大男孩會改變初衷的。

大男孩再次問她時,她才回答:『好!今晚七時後沒問題!你跟他們約時間和地點吧!我要趕著去見客人。』

大男孩願意作為一位協調人,安排他們見面,始終教他們的重聚沒有那麼尷尬。

黃昏時刻,靜怡在回家途中,遇上大男孩,他們不是偶遇,而是約定了的,只是早一點碰面而已!

大男孩:『他們已經在酒樓訂座。』

靜怡遲疑了一下:『你不再憂慮我會與你姐夫扯上關係嗎?』

大男孩:『你應承過我,不會碰他,我相信你會守信用的!』

靜怡微笑了一下:『人的感情,是最難妥協的!否則婚姻制度不會崩解!』

大男孩:『我明白!如你所說,若果我在結婚前,未婚妻突然不辭而別,我也會對她永遠失去信心,除非 ..... 』

靜怡:『除非什麼?』

大男孩:『除非有感情以外的利益。』

靜怡微笑地問:『你怎樣知道我沒有這樣想?』

大男孩呆了一下:『我只是猜測而已!』

靜怡感慨地說:『人心難測啊!我也沒料到你姐夫會 ..... 』

雖然靜怡住了嘴,但大男孩是領悟到她想說什麼的。

他們返抵靜怡家後,靜怡帶同她的兒子便離開,她沒有跟父母親說是去見頌楊的雙親。

他們三人到達銅鑼灣一家酒樓時,頌楊雙親已經在等候,他們佔了一張中型檯子。靜怡讓她的兒子坐了在頌楊母親的身旁,而大男孩便坐了在頌楊父親的身邊。

大家寒暄了一會後,頌楊母親叫了一些頂好的菜餚,跟著她便逗她的孫兒說話。

頌楊父母也喜上眉梢,他們終於可以與這位沒有名份的孫兒見面和逗他玩耍。靜怡並不是因為頌楊的多次要求而作出讓步,她只是藉此回報頌楊雙親的當年情:那時他們認為頌楊最終是會娶她的。

他們開始進食時,頌楊母親不時把孫子抱上自己的膝上,餵他飲湯等,而頌楊父親不時也抱一下孫兒。

過了一會兒,頌楊父親取出一部相機,著大男孩跟他們拍照。

拍攝完後,大男孩把相機遞交回給頌楊父親時,隨口說:『你的相機型號是最新產品。』

頌楊父親興奮地回答:『我收到你的電話後,便立即出去購買這部新相機,我還擔心來不及充電呢!』

他們吃至中途,大男孩去了洗手間。而頌楊母親便從手袋取出兩封精緻的利是(紅封包)交予靜怡,靜怡沒法拒絕,她收下了。她也認知到,收下這兩封利是,頌楊雙親是希望日後可以再探望孫兒的。

大男孩在洗手間裡,見到一位男生很熟面孔,而男生也覺大男孩有點兒面熟,但他們互不相識。

大男孩先行離開洗手間,男生尾隨他。大男孩返回自己座位後一會,男生走至靜怡身旁,跟她打招呼。靜怡便向其他人介紹:『他是我表哥,名叫明軒。』

靜怡跟著介紹其他人給明軒認識,明軒並不認識頌楊的父母,但從他們的姓氏,尤其是靜怡兒子的容貌,跟頌楊母親很相近,他猜測到年長夫婦是頌楊的雙親。而他在靜怡的相簿中,曾經見過大男孩,他就以為大男孩是與頌楊有血緣關係的。然而,教他無法理解的,是頌楊竟然沒有在場。

他們寒暄了一會,明軒便返回與同事飯宴的桌子了。

過了一段時候,靜怡表哥與同事的晚飯已完結,他們一夥人離開酒樓後一會,明軒獨自返回,他跟靜怡道別,又問她週末有沒有其他地方去。

此刻一位女生出現在明軒身邊,沒有作聲。片刻之後,明軒望向她,她才說話:『我們以為你去了洗手間,誰料你在這裡!他們已經走了,著你送我回家。』

靜怡隨之向她表哥說:『你先走吧!人家趕著回家,再見!』

靜怡的平淡語調,教大男孩注視著她滿不在乎的神情。他洞悉到靜怡並不戀慕她的表哥,一種不安的情緒,浮上心頭,他懷疑自己安排此次會面,是否恰當?

晚飯結束後,他們在街上逛了一會。

銅鑼灣的購物中心,是不夜天,熙來攘往的遊人,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教人忘卻了充滿生活壓力的現實。他們就在美輪美奐的時代廣場前分手,靜怡拒絕了頌楊雙親開車送他們回家的要求。

兩夫婦凝望著靜怡推著手推嬰兒車和大男孩的背影,逐漸地遮掩在霓虹招牌下的遊客裡。

頌楊父母走至停車場的電梯處,碰上了頌楊和海茹燭光晚餐出來,他們也是去取車。

海茹的手繞著頌楊的手臂,頌楊見到自己雙親,立即想把海茹的手甩開,但他已經來不及,而且海茹也不願放手。


頌楊惟有向海茹介紹:『他們是我的雙親。』

他跟著口吃起來,不知如何跟父母介紹海茹才是。

海茹隨之向頌楊父母說:『我是頌楊的紅顏知己和生意上的夥伴,我名叫海茹,很高興認識你們。』

她跟著非常大方得體地伸出手,分別與頌楊父母親握手。

一位已經是三次離婚、在商場上有份量的女人,可會是含羞答答的?相信只可以在神話故事中才會看到。

電梯到達時,頌楊父母先步入電梯。他們進了狹小的電梯,頌楊母親站立在海茹的後面,近距離凝視著海茹繞著她兒子的手,幾乎以為自己患上了腦退化症:眼簾下的女生,是否她的媳婦?

他們踏出了電梯,各自去取車,海茹十分有禮貌地向頌楊父母說:『我要趕著去機場,我回港後,再與頌楊約你們吃晚飯吧!再見!』

頌楊聽後,不但露出尷尬神色,而且也被海茹的說話嚇一跳:她不是要見「家長」吧!

海茹隨即對頌楊說:『我們走吧!』

此刻呆站在電梯門外的頌楊,才懂得起行。他在海茹身旁,已經化作成一位失貞的處女了!

待續.....

6 則留言:

  1. 卡臣:

    我個鹽田無哂鹽喇!乾哂塘喇!想鹹都鹹唔出喇!陰公!

    回覆刪除
  2. 唉,有了小朋友,一切就不能灑脫,絲連藕斷,牽住了幾多癡怨的心!

    回覆刪除
  3. 一見面就開了個頭,假如現實中,就離大男孩姐姐亦知道事實不會遠了!頌楊的婚姻怕難保了。

    回覆刪除
  4. 校長:

    我看了你的意見很久,不知如何回覆你!我重想一下這一節的故事,你說得很精確:「牽住了幾多癡怨的心!」 

    回覆刪除
  5. 咖啡:

    我未曾見過玩世不恭的男生,會甩掉不了女生的!郎心如鐵!

    但假情真意的男生,會給自己帶來極度麻煩!幾乎搞到九勞七傷,才可甩脫癡情女!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