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1月11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八十七)(十八禁)


敬告:本帖子有成年人「性愛描寫」,十八歲以下人士,請勿閱讀!

若閣下為十八歲以上成年人士,而對於成人「性愛描寫」感到不安、嘔心、不道德、頭暈、頭痛、抑鬱、焦慮、情緒低落,甚至恐懼等,請勿自讀!請務必要有性伴侶陪同,和從旁指導,方可考慮閱覽!謝謝你!

* * * * * * * * *

大男孩在回家的路途上,靜怡應允不會挑逗頌楊情懷的容貌,不斷徘徊在他腦海裡,他在分析靜怡說話的可信性。

他又想到海茹這位被靜怡形容成餓虎的女人,腦海中在重播著海茹於宴會裡與頌楊的片段。他得出了結論,認為只是海茹一廂情願而已!

回到家後,他坐於電腦前修輯照片。一會兒後,綠珠在即時通訊欄問他近況,他與綠珠交談了一會,綠珠便去睡了。一段溫馨的談話,教他醒覺到,近幾天真是為他姊夫和靜怡的感情糾葛而煩憂不已,如今才頗為安心。

在電腦前忙碌了一段時間後,他躺於床上,看著床頭櫃上大姐姐留下的戒指,他徐徐入夢了。

星期三的上午,靜怡到達一家酒店時,在大門處遇上周老闆和海茹。他們進入酒店,早已在大堂守候的頌楊見到他們一同到來,甚為愕然!他誤以為靜怡跟海茹是十分熟稔的。

頌楊早了到達,本是要攔截靜怡,想與她作私下交談,希望見一下她的兒子。但事與願違,他馬上站起來,轉身離開。

然而,眼明的海茹立即走至他的面前:『早晨!你那麼早便來到,十分重視這個午宴吧?』

頌楊有點兒侷促地點頭:『是呀!你們要找多一位女司儀,所以我知道這個宴會重要,便提早一點到來了。』

海茹和頌楊走回靜怡和周老闆處,大家打招呼和寒暄幾句後,便走至電梯處。

在等待電梯時,頌楊跟周老闆站在前面,他們在閒聊,而站於周老闆背後的海茹便以含情和曖昧的眼神看著頌楊側面的背影。

這家酒店是周老闆常來擺設宴會的地方,但對頌楊也並不陌生。差不多一年半前,頌楊剛開設了他的環保公司,海茹曾為他介紹過不少客人,他們常來這家酒店的咖啡室聚會。

然而,頌楊從沒有取得周老闆的生意。

周老闆是透過海茹而認識頌楊的。雖然他非常賞識頌楊,希望給頌楊去推廣他公司的產品,但每次也為海茹所阻攔。海茹是希望頌楊建立了聲望,才給他生意。

一名有著在商場上有份量的女人作撐腰的男兒,精靈的頌楊,憑藉他的社交技巧,很快便闖出一點成績。

頌楊要擴張他的公司時,卻遇上資金問題。新公司很難取得銀行的信貸,海茹願意作為他的擔保人。

半年前的一個下午,頌楊帶著他的計劃書,在這家酒店的套房會見海茹。他們洽談了一個多小時後,海茹同意頌楊的計劃書。頌楊取出香檳,倒了在酒杯後,穿著西裝衫裙的海茹,突然站起來進了浴室。

海茹從浴室出來時,身上只掛著一件紫色皮質吊帶低胸露背內衣,和穿上網紋絲襪,頌楊頓時目瞪口呆!


她走至頌楊前,拿起酒杯跟他碰飲後,正欲坐下頌楊大腿之際,頌楊立即站起來,向她告辭。

但他走了兩步,海茹從後拉著他的手臂:『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是要有一位默默地支持他的女人!』

頌楊聽後,冷言冷語:『我是一名不平凡的男人,只有女人崇拜,不需要女人支持!』

他跟著拂袖而去!

海茹在簽署擔保書後,便立即對頌楊的靈體提出要求,令頌楊的自尊心受辱。況且,頌楊依然有後援,他是可以向父母提出要求的。

海茹跟著在商場從中作梗,要把頌楊幹掉。但她發覺為時已晚,頌楊已建立了他的名聲,她已無力毀謗他的聲譽。而且,在任何領域稍為有名氣的人,也會飽受流言蜚語的攻擊的!

海茹對頌楊的愛被拒,轉變成恨!她發覺自己沒法毀掉他的前程,卻使她由恨衍生成仰慕。

往後的日子,海茹也以溫情的微笑,柔性的關懷去面對頌楊,而頌楊也以禮相待。周老闆一直也器重頌楊,所以頌楊與海茹,仍然保持著密切的來往。

這個午宴是周老闆找頌楊作司儀的,並不是海茹的意見。然而海茹已痛定思痛,她要用愛去打動頌楊,而不是要脅,更加不會暗地裡摧毀她心底裡的硬漢子。

他們四人走進了一個小型宴會廳,坐於一張小檯子,在商討宴會時的步驟與程序。

雖然頌楊有點兒心不在焉,但海茹卻有著無比的耐性,跟他詳述宴會的程序。靜怡是看得很清楚的,她對頌楊忐忑不安的因由瞭如指掌。

他們把全部細緻步驟談妥後,周老闆和海茹分別離開了一會,跟客人寒暄。頌楊便趁機問靜怡:『我雙親想見一下我的兒子。』

靜怡:『那是你的私事,我們正在談公事。』

靜怡隨之站起來,往洗手間走去。

頌楊跟著也站起來,想跟隨靜怡。但海茹正帶了一位客人介紹給頌楊,他只有與客人和海茹在寒暄,沒法離開。

宴會開始後,頌楊雖然心神恍惚,但他仍然有著專業精神,而且靜怡在輔助著他的不足,致使這次宴會令靜怡的表現更為突出。

宴會結束後,曲終人散。靜怡和頌楊站起來,跟同檯子的賓客道別。客人離開後,頌楊問靜怡:『我要跟周老闆談一會,你可否在咖啡室等待我?我想跟你談一會。』

靜怡:『我要趕快回公司,否則老闆會以為我偷懶。』

頌楊:『那麼我今晚想見你。』

靜怡:『我是因為老闆叫到,才會見你!我是不想再見到你的!』

靜怡說完,隨之轉身離開。

頌楊向她的背影說:『我雙親願意供養他們的孫兒,他們不需要DNA驗證,只要你定期讓他們探望他便可了。』

他說完後,靜怡沒有回頭,她的背影便逐漸遠離他,消失在宴會廳出口的人群中。

頌楊呆立了一會後,海茹走近他,他們便一同去見周老闆。

人群散去後,頌楊也獨個兒離開宴會廳。海茹打點一切後,獨個兒走了到酒店的酒吧飲悶酒。

她飲了一杯酒後,發現不遠處有一張她關愛的臉孔,已飲了數杯酒。她走至醉醺醺的男人身邊:『你沒什麼事吧!是否生意上有什麼困難?我可以幫助你的!』

頌楊醉語:『你沒法幫我的!』

他跟著伏了在檯面痛哭流涕。

海茹跟著對他說:『你不要離去,我去開一間房讓你休息。』

海茹離開一回便返回酒吧,然後扶頌楊上房。頌楊並不是太醉的,他還可以自己走路,只是情緒極度低落而已!

海茹扶頌楊至房間的床躺下,她跟他脫去皮鞋和蓋上被子,然後便離去,因她還有一點事務要辦的。

差不多三個多小時後,海茹拖拉著一個行李箱重返酒店房間,頌楊剛從浴室梳洗出來,身上只穿著內衣褲,他以感激的語調向海茹說:『謝謝你!我沒事了!』

海茹:『我擔心你醉醺醺駕車會出意外!所以開了房讓你小睡。』

頌楊跟著走至床邊,正欲拿起他的衣服穿上時,海茹對他說:『中午不少賓客說你跟靜怡合作得很好,他們說下次最好也有靜怡跟你合作,周老闆也是這樣說,但我不以為然。你認為怎麼樣?』

頌楊立即回應:『我認為找靜怡一起會有較專業的形象和效果。』

海茹:『我覺得只有你已經足夠了!但你也這樣想,我是可以考慮下次也找靜怡的。』

自覺聰穎過人的頌楊,面對著靜怡不理睬的態度,束手無策。他以為海茹又採取跟上次擔保他公司信貨一事的手段,要以他的靈體來交換,才會聽從他的意見。

此時頌楊手中正拿著他的襯衫,他隨手把衫掉下,然後走至海茹前,突然伸出雙臂,把海茹摟抱著,柔情地說:『謝謝你那麼珍重我的意見!』

海茹被頌楊突如其來的擁抱嚇一跳,她呆視著他。數個月前的陰影,教她甚為顧忌,不敢再以要脅的手段去逼使頌楊就範,她不想為此而失去心儀的男兒。

她還在猶豫著,不知如何回答時,她的嘴唇已經被頌楊的嘴巴輕輕地摩擦著。她沒有期盼的夢境,竟然在毫無預兆下出現。

頌楊的熱吻和緊抱,使她的雙手也摟抱在頌楊的背後,漸漸地收緊。

她閉上眼睛,與期待已久的嘴唇溫存一會後,那張情意綿綿的嘴唇便緩緩地離開她,一隻手掌把她轉身少許,使她側倚在他的胸前。

另一隻手掌隨即壓在她的胸脯,她本能地伸手握著那隻壓於她胸部的手掌的前臂,想把他推開。但她的嘴唇隨之又被吸吮著,使她那隻手頓時變得軟弱無力,她的乳房,便任由那隻手掌在撫慰了。

片刻之後,她那握著頌楊前臂的手掌,慢慢地移至頌楊的半邊胸膛和肩膀,在那裡輕輕地撫摸著。頌楊的手也緩緩地移至她那白色襯衫的鈕扣處,慢慢地把她們逐一解開。那隻探索的手掌,隨之伸了入她的襯衫內,在裡面好奇地摸索著。


一會兒後,他們走至床邊,此時她的手提電話突然響起來,她走去拿起手袋,取出手提電話,把它關上。此刻頌楊就脫掉自己的內衣褲,一絲不掛地坐於床邊。

海茹走回頌楊面前時,頌楊立即伸出雙手往她的背後,進入了她的西裝外套後,摟抱著她的腰背和臀部。她的身體隨即前傾少許,若隱若現的胸罩局部地呈獻在頌楊的眼簾裡。頌楊的頭顱跟著在她胸前左右晃動,試圖掀起她的西裝外套和白色襯衫,鑽進她的乳房大門:一條紋理標緻的胸圍。

海茹的雙手,也走至頌楊的頭部後面,在撫弄著他的頭頸和上背的肌膚。她不時也失控地,把頌楊的頭按向自己的身軀。


頌楊被她芬芳的體香所纏繞,他的雙手慢慢地除去她的西裝外套,她的襯衫也徐徐地脫下,露出了柔軟雪白的肩膀。頌楊的雙手,便延伸至她的背肩,輕揉著她那兒的美膚。

過了一會後,海茹轉身,以背部向著頌楊,她跟著脫下西裝裙和絲襪。頌楊隨即伸手撓在她的腹部,把她拉至坐了在他的大腿上。頌楊的雙掌跟著向上延伸,按著她的一對豐滿乳房,貪婪地搓揉著,他的嘴唇便在柔滑地按摩著她的背部。海茹的的雙手,也往後伸延,撫摸著頌楊的腰肌。她的臉龐,微微向上,閉上眼睛,在享受著溫情的愛撫。


隨著他們的撫愛漸入佳境,他們站起來,海茹便躺臥床上,頌楊跟著伏壓在她身上。他在吻愛著海茹的頸項、耳朵和臉頰一會後,兩張火辣的嘴唇便吸吮在一起,兩條身手靈活的舌頭,隨之展開了激烈的交鋒,在互相拚命地追擊著對方,相方不時被對手的嘴巴俘虜,互有輸贏。

此刻頌楊的手提電話突然響起來。個人化的鈴聲,是海茹也熟識的,她知道是頌楊的妻子來電。

頌楊立即跳下床,他意圖走去關上手機,但海茹卻誤以為他是要去接聽電話。她馬上也站起來,把頌楊拉回床邊,然後把他撲倒在床上。

海茹跟著壓在頌楊身上,她的臉頰在不斷柔撫著頌楊的臉蛋。電話的鈴聲停後,他倆的嘴唇,又在相互地柔合在一起。

片刻之後,第二次鈴聲響起來,海茹的手隨即伸了在頌楊的背後,把他緊緊地摟抱著。頌楊便一手撫摩著她背部,另一隻手就撫揉著她的圓臀,二人頓時摟作一團。

鈴聲過後,海茹的雙手從頌楊的背脊和床鋪之間伸出。她的雙手跟著伸往她自己的背後,解脫了她的胸圍扣。然後她把奶罩拉出,橫放在頌楊的頭額上。她那豐盈的雙乳隨即在頌楊的胸膛蠕動和磨擦,兩張嘴唇隨後又再吸吮在一起。


一會兒後,第三次鈴聲響起來,海茹的兩隻手掌分別緊握著頌楊的手掌,她的雙乳使勁地擠壓住頌楊的胸膛,臉龐緊貼著他的臉頰,雙腿緊緊地夾住他堅挺的陽具。頌楊絲毫沒法動彈,他完全被綑綁著。


鈴聲完後,海茹待了一會,跟著翔起她的臀部,然後脫去她的內褲。他們二人的陰陽二器,隨即在互相激吻著,滋潤的靈液緩慢地滲出了動情的靈器,在互惠著對方的靈性。


他倆的慾器,在糾纏了一會後,第四次鈴聲響起來,海茹隨之伸手至他倆的下體交接處,再次翔起她的屁股,頌楊的精壯陽具,跟著徐徐地被一頭張口而垂涎欲滴的餓虎,無情地徹底吞噬了。


海茹緩緩地發出響亮的呻吟聲,蓋過了頌楊手提電話的美妙音韻。此次鈴聲何時結束,海茹和頌楊已沒法感受到了。

一頭猛獸,在舔著頌楊的臉龐,她撲壓在他身上,徹底地蹂躪著她早已垂涎的靈體,不停地消耗著他的體能,使他沒法逃逸。

過了一段時候,飽受該頭悍獸的不斷地野蠻撲擊的頌楊,已經沒法再支撐下去了。他的愛液,就被她那狂暴而飢饉的虎口,狠狠地吸吮了。

一會兒後,頌楊便軟化下來,他雙手只是輕放於她圓滿的屁股上,再沒有反抗的氣力了。

猛獸已經飽嚐獸慾,她氣喘的聲浪徐徐地緩慢下來,獵物已經被她制服,她也不再憂慮他會逃跑了。

片刻之後,她從頌楊的身上緩緩移下,側身倚靠在他的身旁,頭頸枕於頌楊的手臂上。她不時舌吻著他的臉頰和耳垂,她的一隻手掌就在他的胸膛上緩緩地撫摸著。


過了一會後,第五次鈴聲響起來,海茹輕聲地問頌楊:『你是否要去接聽妻子的電話?我不會介意的!』

平臥的頌楊,隨即把她枕於他手臂的手掌,握住她的上臂,然後轉動身體向著她,另一隻手隨之繞過她的身軀,伸往她的背後,把她緊摟在懷裡:『我是不會令你難堪的!』

海茹甚為感動,她的餓唇又再吸吮在頌楊的嘴唇上,而頌楊的手掌,就在撫慰著她的背部和臀部,他妻子電話的鈴聲,似是在為他倆歡愉後的擁吻,作最後的伴奏。

熱吻過後,海茹跟他說:『我今晚要乘飛機離開香港,你是否有時間送我到機場?』

頌楊:『我今夜陪伴你燭光晚餐,然後送你機。』

海茹:『我要先去洗澡。你是否也要洗澡?』

頌楊:『當然要!你身上散發的香水味那麼怡人和持久。』

海茹溫情地說:『那麼我們便一同沐浴吧!』

他倆隨即一起下床,兩顆赤裸裸的胴體,十指緊扣地牽著手,兩臂相觸,溫馨地步往浴室。

頌楊心底裡認知到,與海茹的親密關係,是他可以再見靜怡的重要渠道!

待續.....

15 則留言:

  1. 今集果然hard core!相都加料!
    描寫入木三分,互有攻守,好嘢!
    你無令大家失望啦!

    回覆刪除
  2. 卡臣:

    最緊要你話夠「深度」和「韌度」,因你已經有期望,我幾驚你話無野睇呀!嘻嘻!

    回覆刪除
  3. 何止有睇頭,直情有高潮添

    回覆刪除
  4. 卡臣:

    哈哈!咁投入!咁你有無睇到張寫字檯底啪啪聲呀!嘻嘻!

    回覆刪除
  5. wow, 得死咩!我敢說今次只有男 blogger 會留言!

    回覆刪除
  6. 校長:

    有一些西方作家話,睇中國的愛情小說,只係得「含蓄」兩個字,無味喎!咁!你覺唔覺得我呢篇野仲係太過含蓄呢!嘻嘻!

    回覆刪除
  7. 哈哈,仲含蓄?肉帛相見咯....

    回覆刪除
  8. 校長:

    玉帛相見,可能身體語言好拘謹,唔夠直接囉!咁都可以叫做含蓄卦!嘻嘻!

    回覆刪除
  9. 唓!又話有兔男郎叫我睇,都冇! 咁就叫四仔嗱?我來加兩句,寫完就变五仔了。

    哈哈! 要加3D熱化閱讀思維嘛。女的加对白:「呀,唔,啊,呵,嗯,噢。。。。」所有口字边的字少不了啊。

    仲有仲有:「Humm,我唔準"佢"出去,我要"佢"最快樂最快樂,我要你在我身上享受愛最完美高上的一刻。」

    回覆刪除
  10. 噢!咪住,咪住,佢地有性無愛,最後嗰句唔寫得。我这句是只出於女作家心態寫的,因我相信女人是「有愛才有性」!绝对先愛後性!否則no way!

    回覆刪除
  11. 深情的牛妖:

    佛爺知錯啦!以後唔敢再挑起妳的妖氣啦!你千奇唔好淫我個博客呀!佢受唔起你既傲氣同霸氣,你一出招,佢就會洩氣架喇!妳大妖有大量,饒恕我個小淫博啦!好嗎?

    回覆刪除
  12. 我過黎劃蛇添足一下啫, 唔係踩塲呀!
    Humm,,,,,

    回覆刪除
  13. 牛牛:

    我知道你唔係踩場!你咁強勢出擊,我要扮一下弱男,受虐!跪地求饒!咁你至會High架嗎!係咪!

    哈哈!證明我扮衰有兩道散手,牛妖都會信!嘻嘻!

    我唔係講正經野,無人會踩場架!只係有人放四仔廣告架咋!

    我知道你講笑,唔洗甘介意!笑下喇!

    回覆刪除
  14. 傻佛,我獨具惠眼,我一眼看穿你啦。大家也是"凶襟"大的人! (E級)
    去看我blog留言。Hug hug!

    回覆刪除
  15. 牛牛:

    我胸襟大過你好多,你得個E級,我係G級,大你兩級呀!你點同我鬥呀?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