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1年1月4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八十六)


他們雖然平靜地慢步回家,但二人內心也非常忐忑不安。靜怡在心緒不靈地揣測頌楊知道她有著他們的孩子後,會有什麼行動。大男孩卻憂慮他姐夫會重返靜怡身邊。他腦海裡沒法抹去剛才頌楊母親見到她的長孫時,那種愕然驚訝的複雜神緒,和她那略帶顫抖的手,在不知所措地打開手袋。

靜怡見到頌楊母親是想觸摸一下她的孫兒的,但大男孩的突然轉身,令她錯過了這個機會。

默默的腳步,教他們二人猶如受著催眠般,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回到靜怡的家。

他們進入屋後,靜怡從大男孩手中接過兒子,把他抱了入房。大男孩站在客廳,漫無目的地四處打量,他發見了一個相框,教他沒法控制自己的手,他拿起來看。照片中除了靜怡、她的兒子和她的雙親,還有一位男生站在靜怡身旁。

大男孩手拿著相框,在呆思著,他喜見靜怡身邊有一位男生。

片刻之後,他完全沒有留意靜怡已經站了在他身邊,向他說:『那是海洋公園。』

大男孩被嚇了一跳,慌亂回答:『我知道是海洋公園。』

靜怡好奇地問:『這張照片有什麼地方令你如此著神?』

大男孩遲疑了一下:『照片中的男生 ..... 我不認識的。』

憑藉女人精靈的直覺,靜怡馬上回答:『他是我的表哥。』

大男孩頓時想到一些古舊小說的情節,從容地說:『他從外國回來探望你們。』

靜怡:『不是!他剛離了婚!心情不佳,來找我母親傾談。因我母親照顧著他的童年和少年時代。』

大男孩聽後,覺得情況比他想像中還好,他把相框放下,然後問靜怡:『你母親希望你與他走在一起。』

靜怡點頭。:『母親希望我可以有一頭歸宿。』

大男孩躊躇了一會,跟著問:『倘若頌楊要見他的孩子,你會怎麼辦?』

靜怡聽後,氣憤地說:『他是我的兒子,與你姐夫毫無關係!』

大男孩十分詫異靜怡的回應,他以為靜怡是希望跟頌楊復合的。

他猶豫了一下才說:『昨晚我見你對他的態度,似乎 ..... 似乎 ..... !』

靜怡更為怒不可遏:『你以為我會與他和好嗎?那是不可能的!我只是要讓他知道,他當年的所作所為,會令他一輩子後悔!』

大男孩以愕然的眼睛凝視著她:『你沒有原諒他!為何還會向他示好?』

靜怡臉露憤色,繼續說:『換成是你付出了那麼多,你也不可能原諒一位如此回報你的女人!』

大男孩頓時啞口無言。

他猜測靜怡是要復仇,可能是要擾亂他姐夫的家庭關係而已!

客廳霎時靜寂起來。

片刻之後,他仍然想不出任何理由來說服靜怡停手,只有對靜怡道別:『我要回家了,晚安!』

靜怡便打開家門,讓大男孩離去,他們沒有再說話了。大男孩踏出她家門數步,靜怡立即把鐵門和木門關上。

大男孩乘坐巴士時,目光呆滯地望出窗外,他心底裡開始怪怨靜怡,認為她的復仇是過份的。

回到家後,他把宴會時數碼相機的記憶卡插入電腦,複製影像至電腦後,便開始修輯。

他只是慣性地修補照片,心底裡實在是心煩意亂,他不願見到自己胞姊的家庭被靜怡破壞。

雜亂的思潮教他不時看一下大姐姐的相框,想問她的意見,但始終只是腦海裡的漣漪而已!

大男孩自己也沒有留意,他在修輯綠珠的照片時,倍加用心,務求達到完美。

他於電腦前坐了一個多小時後,便躺下床睡覺了。

翌日他如常上班,一切似乎回復原貌。他放工後,步行至地鐵站時,他的手提電話響起來,是他姊姊的來電。

翠芳:『我的女兒病了,你可否來抱她一同去看醫生?我找不到頌楊,他關上了手機。』

大男孩:『沒問題!我馬上來你家。』

電話掛斷後,大男孩看了一下街上的交通情況,知道找的士是不可能的,他立即走進地鐵站。

他到達他姊姊家後,見到她心急如焚,便抱起他熟睡的外甥女,和他姊姊一同去醫務所。

他們離開醫務所,返回大男孩姊姊家的大廈門時,翠芳對他說:『你是否上來吃晚飯?』

大男孩遲疑了一下,他望了一下他手中抱著的外甥女,便點頭同意了。

他們吃晚飯時,翠芳打了多次電話給頌楊,而且留下口訊,但頌楊也沒有回覆。

直至晚上九時多,大男孩向他姊姊說:『醫生說她只是感冒,沒有大礙,我回家了。』

大男孩回到他家的大廈門前,見到一張熟識的臉孔,但他裝作沒有看見。

男人走上前,跟他打招呼:『我們可否一同去餐廳傾談一下?』

大男孩冷言冷語:『我很疲累,要回家休息。』

男人:『你對著遊戲機也可以通宵達旦,不可能那麼早便疲倦的!』

大男孩依然冷言:『你的長相似遊戲機嗎?』

男人:『對不起!我用錯了比喻!我不會阻你太多時間的。』

大男孩氣憤地說:『你是否知道你的女兒病了?』

男人:『我當然知道!』

大男孩:『但你對自己的孩子卻莫不關心!』

男人:『我就是知道你在,所以才放心!』

大男孩:『那麼你回家吧!』

男人:『我關心我的孩子,我才會來這裡等待你!』

大男孩:『你等我幹什麼?』

男人:『我想見一下我的兒子!』

大男孩:『我何時跟你生了孩子?』

大男孩隨之走至大廈鐵門,男人從後拉著他的手臂:『你可否給我一次機會?』

一對年長夫婦,是大男孩的鄰居,也在同一時間返回大廈,他們聽見「你可否給我一次機會?」頓時望著男人拉扯著大男孩的手臂。大男孩甚為尷尬,惟有跟他說:『好吧!我們去餐廳才談。』

他們在餐廳坐下,快速叫了飲品後,男人立即說:『我打過電話給靜怡,我說要見一下我的兒子。她沒有回答便掛了線。我再打電話數次,已經沒有人接聽。你可否跟我打電話給她?』

大男孩:『我打電話她也不會接聽的。』

頌楊遲疑了一下:『我跟你的老闆尚權很熟絡,我可以在他面前幫你說好話。』

大男孩頓感詫異,原來頌楊以為尚權是他的老闆。

他敷衍地說:『靜怡從沒提及過她的兒子是你經手的。』

頌楊堅定地說:『她的兒子無可能不是我的。』

大男孩聽後,憤慨地說:『什麼不可能?有男人去嫖妓,回家後立即與妻子交合,他的陽具沾粘了妓女接待他之前的嫖客留下於陰道的精液。男人的妻子懷孕了,結果生出了一個異族孩子,他就以為妻子紅杏出牆了。』

頌楊聽後立即面紅耳赤,他幾乎要跟大男孩吵起來,但他還是按捺得住,沈得住氣,平靜地說:『可以進行DNA驗證,以證實他是我的兒子!』

大男孩:『你要驗證來做什麼?』

頌楊:『如果證明他是我的兒子,我雙親會供養她的孩子。』

大男孩遲疑了一會,以嚴肅的眼神看著頌楊:『靜怡的一位表哥離了婚,他正在追求靜怡。我相信你不用擔心她日後的生活。』

頌楊臉露疑惑:『你是否在順口開河?』

大男孩有點氣憤地說:『你以為靜怡不能沒有你嗎?』

頌楊沉默了一會,突然激動地說:『我的直覺是永遠沒有錯的,我有十足把握,靜怡仍然惦念著我,她忘不了我,否則她不會對我又愛又恨!她是絕對需要我的!』

大男孩聽後,憤怒地回答:『姊夫!你是否知道你自己在對著誰人說話呀?』

大男孩跟著站起來,怒氣沖沖地獨自步離了餐廳。

頌楊呆若木雞,精明的他,竟然失控地對著妻舅,傾訴他的婚外戀。

大男孩回到家後,心煩意亂得很。他雜亂地做著不同的事:上網、打遊戲機和看電視等。他想制止頌楊與靜怡重拾舊情,但無奈他感到乏力。

翌日傍晚,他放工後,漫無目的地到了一家商場的快餐店,那是他在數月前,與大姐姐重逢的地方。

他進食完後,沒有離開,雙目呆滯地在沉思。

一會兒後,他看見一名小孩在商場的走廊站著,神色迷茫地張望。他遲疑了一下,才打量小孩四周,發覺沒有成年人與他在一起。

他隨之站起來,跑至小孩處蹲下。小孩見到他,馬上嚎啕大哭。他跟著把小孩抱起。

大男孩返回快餐店坐下,取出手提電話。

一會兒後,靜怡神色慌惶地出現在大男孩身邊,她把小孩抱起,吻了他數次,才對大男孩說:『謝謝你!我只是轉身一會,他就不見了。』

大男孩:『不要緊!最重要是你的兒子不會走失了。』

靜怡:『我去買晚餐吃,你要吃什麼?』

大男孩:『我已經吃飽了。』

靜怡買了晚餐,她跟兒子一同在進食時,隨口問大男孩:『為何你會來到這裡晚膳?』

大男孩:『我念起一個人,我很想見到她!』

靜怡:『我是否認識的?』

大男孩:『你不可能認識她!』

靜怡跟著轉了話題:『你姊夫找過我很多次。』

大男孩:『我知道!』

靜怡:『你怎會知道?』

大男孩:『他昨晚在我家的大廈門前等待我。』

靜怡:『他想叫你誘我出來?讓他見一下我的孩子!』

大男孩點頭。

靜怡:『明天中午我會與他一同做司儀,我會見到他的。為何他那麼急不及待?』

大男孩:『可能他被雙親逼使。』

靜怡聽後,沒有回應。而大男孩也不願意對靜怡說,頌楊父母願意供養她的孩子。

大男孩跟著又問:『你是否會讓我的姊夫,見一下你的兒子?』

靜怡望了他一下,沒有回答,隨之在餵兒子進食。

他們吃完晚餐後,在商場逛了一會,大男孩便送他們回家。

靜怡打開家裡的鐵門和木門後,大男孩向她說:『我要回家休息了。』

靜怡:『謝謝你今晚尋回我的孩子。』

大男孩正想轉身離去時,他吞吐地問靜怡:『你 ..... 可否讓我姐夫 ..... 』

他停了口,不敢再說,怕觸怒靜怡。他實在沒法找出恰當的句子來問她。

靜怡從容地回答:『你放心吧!看在你的份上,我跟你姐夫的恩怨,可以一筆勾銷,但兒子是我的。』

大男孩依然神色凝重地說:『那麼謝謝你!』

他準備轉身離開時,靜怡再跟他說:『今日海茹打了數次電話給我老闆尚權,提醒他著我明天去跟你姐夫做司儀。她要讓你姐夫明日中午有最出色的表現。你可以說服我不觸動你姐夫,但海茹這頭飢狼餓虎,噬男無數,嚼之而後快,我不知你姐夫如何能逃出她那鋒利的虎口狼牙!』

待續.....

6 則留言:

  1. 這一集的靜怡,表現出其有情有義,很明顯頌楊配不起她了!同埋唔知點解,靜怡開始給我「大姐姐」的影子!

    回覆刪除
  2. 咖啡:

    靜怡已經找到了自己生活的方向,而頌楊還在情海浮沈。你說得對,靜怡已經踏過了他的前面了。

    我是要把靜怡與大姐姐的性格劃分,可能我做不到,所以你覺得她有大姐姐的影子。

    回覆刪除
  3. 卡臣:

    證明你是男生,不是女生扮的,所以留意到精蟲的走勢!嘻嘻!

    回覆刪除
  4. 嗯,佛爺,逐漸寫到了人生的一些無奈與慨歎,就是小說成功的地方了!

    回覆刪除
  5. 校長:

    謝謝你的鼓勵!我寫寫下,開始有一點路數,認知到不能空談情而無物的。世間上很多事情也沒法解決,而只可放下。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