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7月27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六十三)


他們走進了酒店,在大堂的梳化椅坐下。大男孩取出了文件袋,向綠珠說:『我約了客人在咖啡室見面,可能要一個小時才回來。』

綠珠微笑:『不要緊!我會在此等待你!』

大男孩正想站起身時,綠珠從手袋取出紙巾,遞給大男孩:『抹乾你面上的水珠吧!』

大男孩取了紙巾,說了一聲謝謝,便轉身離去了。

他到了咖啡室坐下後,還不到四時,他便打開文件來閱讀。過了十五分鐘,客人未有出現,他並不焦急,因他已經習以為常,認知道一些人是要以遲到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的。

再過了十五分鐘,一位中年略胖的男人走至他面前,大男孩頓時站起來,跟他握手,對男人說:『威老闆,你好!』

威老闆坐下後,隨之問大男孩:『為何你上司沒有來?』

大男孩:『因他要與老闆開一個緊急會議。』

威老闆:『你上司與老闆開會還重要過見我嗎?』

大男孩連忙回答:『當然不是!因一些工潮問題,他們正商議選擇另一途徑,付運你公司的貨物。』

此時侍應生到來,問他們要什麼?他們各自要了咖啡後,威老闆對大男孩說:『把你手上那份合約交給我吧!』

大男孩:『我上司叫我解釋一下修改了的內容給你知。』

威老闆立即氣憤地說:『我在英國牛津大學工程系一級榮譽畢業,美國長春藤大學工商管理碩士畢業。在德國跑車廠做過主任工程師,又在瑞士投資銀行當過基金經理。後來於法國羅浮宮擔任過藝術評審專家,又於中東杜拜出任過石油鑽探顧問。回到亞洲,我又在日本東京大學講授過東亞的經濟前景與未來發展路向,我明天又要到上海復旦大學講解現代企業管理之道!我要聽你解釋這份那麼簡單的合約嗎?你憑藉什麼跟我解釋?』

大男孩被他磅礡的氣勢嚇倒,頓時為之心虛。他沒有料到「解釋」一詞竟然觸動了威老闆的「自卑根」!似乎嚴重過閹割了他的是非根!

他進退兩難,若果不跟威老闆說明清楚,萬一將來威老闆反口,說他沒有解釋清楚,那他豈不是會被責怪失職!

他跟著再向威老闆說:『威老闆文武雙全,才智過人!周遊廣闊!見多識廣!博學多聞!高瞻遠矚!當然不用聽我解釋!但我上司要我告知你修改了的部份而已!』

大男孩不敢再用「解釋」一詞,而改以「告知」。他說了一番奉承說話後,自己也心感詫異,原來拍馬屁的言詞,也是環境迫出來的!書本裡學不到,遇上現實版的「超人」時,就一定要使用,這就是工作經驗了!

誰料威老闆並未領情,他向大男孩說:『你上司也是打工的,我才是老闆,他當然不知道做老闆具備的精明之處。』

大男孩無言以對,他唯有把合約遞上給威老闆了,否則可能會更麻煩。

大男孩百思不得其解。前一次他跟上司見威老闆時,被他挑剔到盡,為何今次他連看這份合約也覺得麻煩?

此時威老闆的手提電話響起來,他從西裝袋取出一隻白金電話:『打令呀!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酒店的咖啡室呀? ......... 什麼?你已經在酒店大門口?』

威老闆放下電話後,面有難色,大男孩便向他說:『威老闆,你約了朋友,那我先行告辭了!』

威老闆:『且慢!你未告知我合約修改了的部份。』

他跟著把合約交回大男孩。雖然大男孩對威老闆的突然轉變,感到莫名其妙,但他不敢怠慢,立即打開合同,向威老闆闡述修訂了的地方。

一會兒後,一位花枝招展,穿著緊身低胸短裙的年輕女子,走至威老闆身邊。她主動彎腰向威老闆濕吻了一口,威老闆便以手掌拍打她的屁股一下,微笑地向她說:『你今日的口氣真是芬香!』

女郎跟著撒嬌地回答:『真的嗎?你不要騙我!』

威老闆隨之站起來,拉開椅子給女郎坐下。他跟著向大男孩介紹女郎:『她叫風花,是我的女朋友。』

大男孩向女郎打招呼後,她沒有理會大男孩,只是向威老闆嗲聲嗲氣地說:『若果不是我問你的助理,我也不知道你今晚要離港,也不知你在這裡享受下午茶。為何你沒有帶同助理出來?』

威老闆:『我的助理已經超時工作,十分疲倦,所以我放他半天假。我是一位非常體諒員工的老闆!』

風花便說:『那我今晚送你去機場,以免你那麼孤寂!』

威老闆:『我正在跟另一家公司的營業代表談著正經事,你不如先走。』

風花:『不要緊!我可以等待你!』

威老闆立即皺起眉頭:『今晚我太太和女兒會送我機,你不用送了。』

風花頓感愕然:『她們從不送你機的,為何今次會無故送你飛機的?』

威老闆:『今天是我們結婚週年記念,太太和兩名女兒要與我在機場酒店進食晚餐慶祝!』

此時威老闆的手提電話響起來,他拿出電話,神色有點兒慌張,向對方說:『我正有要事,一會兒回覆你。』

威老闆放下電話後,向大男孩說:『你跟我送這位小姐去坐的士吧!』

他轉頭又向風花說:『你先走吧!我回來後,立即會找你的!』

風花站起來,轉身背向威老闆,然後向前彎腰至九十度角,她的整個臀部便向著威老闆的臉,跟著說:『你看,上次你扯破了我的底褲,今次我穿上了你賠給我的新內褲。本想給你一份驚喜,誰料你今晚又要走了!』


威老闆跟著以大姆指與食指,挾住了她的屁股肉一下,笑嘻嘻地說:『下次回來,我一定再撕碎它的!你先走吧!』

風花雖然不願意走,但她無可奈何!她與威老闆濕吻後,大男孩便送她出去。

他們走至電梯處,風花取出手提電話,撥號後向對方說:『打令呀!今晚你是否要陪伴老婆呀?我很寂寞呀!』

片刻之後,風花再說:『那麼很好!我半小時後會去到尖東,到時坐一下你的新款歐陸跑車。』

電梯到時,風花著大男孩返回咖啡室,不用送她了。

大男孩回到咖啡室,他繼續跟威老闆講解那份合約,但威老闆心神恍惚,沒有回應他。

雖然大男孩仿似對著一個木頭人在說話,但他也覺欣慰,至少沒有被人不斷挑剔,已是樂事了!

過了一會兒後,一名衣著華麗的年輕女子走至威老闆身旁。威老闆立即站起來,與她熱情地擁吻了一會,他雙手不斷揉搓女子的背部與臀部。

女子坐下後,威老闆向大男孩介紹該名女子:『她叫雪月,是我的女朋友。』

大男孩心感詫異:又是女朋友?但他仍然跟她打招呼,女子也沒有回應他,也當他是隱形的。

威老闆隨即緊張地問雪月:『你的兒子怎麼樣?還有發高燒嗎?』

雪月:『今早帶了他去看醫生,吃了藥,現在已經沒有發燒了。』

威老闆半信半疑:『真的嗎?』

雪月從手袋取出一個手提電話。她按掣後,便遞給威老闆:『你看一下這段短片吧!』

威老闆凝視著手機的大型顯示屏一會後,從容地說:『看他的樣子很活潑,應該沒大礙了。』

雪月:『那麼你不用擔憂了!』

威老闆:『那我也可以放心出門!』

威老闆隨之把雪月的手提電話放了在那份合約上。

雪月跟著嬌媚地說:『我上來咖啡室前,已經在這家酒店開了房。你今夜要坐飛機,我跟你按摩一會,那你坐飛機便不會太辛苦了!』

威老闆喜形於色:『你真是對我照顧周全!』

雪月撒嬌地說:『那麼我在房間等待你,你談完公事才上來吧!』

威老闆馬上回答:『我們已經談完公事了。』

威老闆叫侍應生結賬後,他倆站起來,繞著手臂離開時,雪月留了在檯子的手提電話響起來,大男孩才發現該份合約也留了在檯面。

他連忙拿起手提電話,遞給雪月。此刻他看見電話的大型顯示屏上,出現一位年輕男兒的照片。

雪月取了電話,以非常自然的口吻說:『我今夜有應酬,要晚一點才回來。兒子已經退了燒,沒事了。』

她掛線後,威老闆問她:『你老公待兒子怎樣?』

雪月:『他十分疼愛兒子,經常逗他玩耍!他已經放工,趕緊回家看兒子。』

威老闆:『家裡那位傭人怎麼樣?』

雪月:『你出面找來,當然是不錯的!她很懂得照料嬰兒!』

威老闆:『那是我最關注的!』

大男孩跟著把合約遞給威老闆。

他們步行至電梯,雪月柔情似水地問威老闆:『你是否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呀?』

威老闆:『當然記得!今天是我倆邂逅兩週年!』

雪月又撒嬌:『那你有何表示呀?』

威老闆:『我已在機場酒店訂了檯,你跟我按摩完,我們到機場酒店燭光晚餐!還有一件神秘禮物送給你!』

此時電梯已經開門,顯示器指示是向上的。他們走進了電梯,大男孩便向他們揮手道別了。

大男孩回到酒店的大堂,他見不到綠珠的蹤影。

待續.....

2010年7月20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六十二)


大男孩回到公司,他依然心神恍惚:人在辦公室,心繫兩位女生。他遲疑不決,不敢提起電話,約綠珠中午一同進食,以便再拍攝那些照片。

大半小時後,他檯面的電話響起來。

綠珠:『早晨!俊生,你是否收到賢明的電郵呀?』

大男孩慌忙地回答:『有!但我今早很忙碌,所以未曾給你電話。對不起!』

綠珠:『不要緊!我明白!那麼中午在兩天前的同一地點見面,怎麼樣?』

大男孩:『我今天將會很繁忙,不知何時才可吃午飯?不如我放工才往你公司?』

綠珠:『那也沒問題的!』

大男孩掛了電話線後,他才頓悟到推遲見綠珠會更為困惑,晚上的時間更加長,不知怎樣過?

其實他上午沒有什麼事情忙碌的,他只在拖延時間而已!

過了一會,他想改變主意,約綠珠午膳,但他始終沒有提起電話。在他心底裡,他不知自己想做什麼?

午飯過後,他的上司走至他桌前,放下一份文件,向他說:『你把這份文件看一下,有什麼問題過來問我,下午四時你拿到去酒店,交給那位傍晚離港的客人,還要在他面前跟他解釋清楚。』

那份文件他已略知一二,但他仍然往返他上司的房間數次,這樣的行為,時間反而過得較容易,他沒暇顧及感情的煩惱!結果他被上司責罵:『為何你今日變得那麼遲鈍?昨夜沒有回家睡嗎?』

他才靜寂地在自己的桌子處,聚精會神地閱讀那份合約的修訂稿。

下午三時,他拿著文件袋和相機的背包,離開公司,前往酒店。他知道該位客人是十分麻煩的,所以他沒有約定綠珠何時見面。

他走進了地鐵站,才醒悟到拿著相機背包往酒店見客,形象是很不妥的。他無可再逃避,只好取出了手提電話,把情況告知綠珠。因地鐵是會經過綠珠公司所在的地鐵站,他便約她在那裡見面,先把相機背包交給她,然後他自己才往酒店。

他到了他們相約的地方,待了一會兒後,綠珠並未出現,他有點焦急,垂頭看手錶時,一條牛仔褲逐漸出現在他的眼簾下。他抬起頭時,一張歡悅的臉孔,攜帶著一把雨傘和一個膠袋子,頓時熄滅了他的焦慮!


綠珠微笑:『你是否已經待了很久?』

大男孩:『只是一會而已!』

綠珠:『天氣報告說快將下雨,我出來時順便去了買雨傘,所以遲了!對不起!』

大男孩詫異地問:『你不再返回公司嗎?』

綠珠:『我陪伴你去酒店吧!』

大男孩頓感驚訝:『我不是去酒店品嚐下午茶的!我是去見客人。』

綠珠聽後,有點兒氣憤地回答:『我知道!我可以在酒店大堂等待你!』

大男孩:『不用了!我還要返回你公司,取那件舊產品拍攝的,你不如返回公司待我吧!』

綠珠便從她手中的膠袋子取出該件舊產品,遞給大男孩,嬌俏地說:『放入你的背包吧!』

大男孩無言以對,只好打開背包,讓綠珠放了該件舊東西和那個膠袋進去。

他們踏入了地鐵的車廂,列車開行後,有乘客離開座位,大男孩著綠珠坐下。

過了一會,大男孩正在思索如何更明確地把文件解釋給客人時,他的手掌突然被一隻柔軟的小手輕輕地握住,把他從思考的情緒中帶回車廂裡:『你把背包放在我的膝上吧!』

大男孩:『不用了!不太重!』

綠珠隨之伸手拉著他的相機背包,他沒法拒絕,唯有把背包遞給了她。

他們步出地鐵站口,正下著微雨。大男孩感慨地說:『真的下雨了!』

綠珠:『你不如把那個放了進相機背包的膠袋取出來,然後把你手中那個公文袋放進去,以免弄濕了!』

大男孩把公文袋放了進膠袋後,手持著膠袋,誠懇地向她說:『今次真是要謝謝你的細心!』

綠珠回以微笑:『那麼我們走吧!』

她跟著打開雨傘,他倆並肩貼臂,齊步踏上濕滑的街道。

他們步行在微風細雨裡一會兒後,大男孩向她說:『我有背包遮擋著雨水,不會弄濕身體的,你不如把雨傘移過你自己身體多一點。』

綠珠柔聲地回答:『我的衣衫沒有被雨水弄至太濕,只是剛才被一下子的陣風,弄濕了面部而已!你顧著那個公文袋吧!弄濕了文件就很麻煩了!』

大男孩聽後,頗為感動!他轉頭少許,於兩肩之距,望著她那佈滿水珠的臉孔:她那張猶如出水芙蓉的臉蛋,教他幾乎情不自禁,吻上那粉紅真摯的臉頰!

待續.....

2010年7月13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六十一)


《雙鳳入簾》

大男孩離開綠珠的家門後,坐上了一輛巴士。他閉上了眼睛在養神。綠珠輕巧飄逸的舞步、婀娜多姿的旋轉和令人醉酣的悄臉,洋溢在他的腦海裡,教他沒法逃出她懾人心魄的神韻!

尖東海濱的夕陽與晚霞、維港的夜色,活著一首輕柔的背景音樂,伴奏著綠珠的倩影,使大男孩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巴士經過了他的家門,他還懵然不知,直至巴士到了總站,全部人站起來下車,他才醒覺過來,發見自己忘卻了自己的家!

他回到家門,開亮了燈,關上木門,望見「她」留下的衣衫和鞋時,才發現自己的靈魂,剛被一顆充滿活力的精靈所偷竊了。

他開啟了電腦,然後從數碼相機取出記憶卡。電腦啟動後,他把記憶卡裡的影像複製至電腦中。

他打開電郵,見到賢明問他那件產品的拍攝進度。他馬上選了幾張較好的照片,然後開始調整。

他不敢打開那些懾魂的影像,以免影響情緒,使他沒法集中精神。

半小時後,他反覆仔細地確定照片調節無誤後,便把它們電郵了給賢明。

他跟著才去洗澡。今夜的奔走與追逐,使他大汗淋漓,渾身酸臭味。他從浴室出來,坐回電腦桌前,見到顯示器彈出了綠珠的短訊:『俊生,你是否已回到家?』

他便回覆:『我已回到家。產品的影像經已調節好,傳了給賢明,請放心!』

他隨之開啟了製作該個項目的程式。

他開始工作一會兒後,即時通訊又再彈出綠珠的關懷:『你回到家便好了!今夜你汗流浹背,最好先去洗澡!』

他跟著回答:『我已經洗澡,現正做著該個項目。』

大男孩雖然身處有冷氣的室內,但他的背脊開始冒汗出來!片刻之後,他站起身來,走去雪櫃處,倒了一杯冰水來喝。

他返回電腦桌前,繼續做著該個項目。他眼底裡不斷壓抑著於星光大道上目見的輕飄步伐,和那張粉紅的笑臉。

一個多小時後,他已完成了該個項目了,只待微細的調節。此時顯示屏又再彈出綠珠的慰問:『你今晚已經十分奔波,不要太夜才去睡,明晚還有時間做該個項目的!』

他再回答:『我快完成了,待多一會便去睡。』

綠珠:『那我要去睡了,明天見!晚安!』

大男孩:『晚安!』

他再沒法聚精會神了,為何她無故地說:「明天見!」他明天與她沒有約會的。


他跟著便入了浴室漱口。從浴室出來後,他走至電腦桌前站立著,彎腰伸手按著滑鼠,準備關上電腦時,突然之間,心底的浪濤,湧上了心頭。他沒法再度控制自己的心緒了。他坐回椅子,打開跟她拍攝的照片,仔細地觀看著她的每一個神態。

在海濱長廊追跑時,他已在鏡頭中,窺見一雙異樣的眼睛,但他卻沒有在意,以為那是女兒家在鏡頭前的典型神韻!

充滿動感的照片,消磨了他大半小時。他臨關上電腦前,把該個項目上載至電郵分享空間,並且留言著她看一下。他不打算明天再見她了!

他躺下床上,合上雙目,她那甜容稚笑、豐胸柔肩、纖腰滿臀和秀麗長髮,猶如洪水般,沒法阻擋地,浸淹了他的眼眶!

夜半時分,他內急。如廁後返回床上,卻不能入睡。他看著床頭櫃上,她留下的訂婚鑽戒:那個情盪的夜幕、那個溫存的晨曦,那段纏綿激烈的床第之歡,彷彿重現眼簾。

他的情感於兩位「她」之間的汪洋裡遇溺,困惑地掙扎著,幾經糾纏,他才可安然入睡。

翌日早晨,他起床梳洗後,拿著咖啡杯,坐於電腦桌前查閱電郵。此時他才發見賢明昨晚已回了他的電郵,只是他被情所惑,沒有留意而已。

賢明滿意該件產品的照片,但他要該件產品與它的舊款式一同拍照,以便給客人作比較。

該封電郵是同時發給綠珠的,此刻他才恍然大悟,為何綠珠昨夜說:「明天見!」

兩名樣貌近似的女人:一位成熟;一位青春!一是舊雨;一為新知!他關上電腦,提起裝著相機的背包,離開家門。他,無暇再思想!無路作選擇!無法避見她!或許,命運在作弄、玩弄和愚弄著一名善良而敦厚的宅男!

待續.....

2010年7月8日星期四

K I S S


一名男藝術家,晚上住了進醫院的病房,等待次日清晨做手術。

翌日早晨,他清醒時,發覺全身軟弱無力,立即按動緊急求救掣。

護士進房,見到心跳儀表的數據,大為緊張。此時病人隨之昏了過去。

一會兒後,護士拍打他的面部。他逐漸甦醒過來後,驚見護士的臀部在病床旁,向著他的面部,左搖右擺。

病人凝視了護士的臀部一會後,才逐步恢復氣力!

片刻之後,病人大喊:『姑娘呀!我有心臟病的,你可否脫去你的紅色內褲呀?』

護士轉頭:『什麼?我除了條底褲,你的心跳每分鐘會躍升至超過一佰二十次,到時立即會心臟病發呀!可能無得救了!』

病人慌張起來,跟著胡言亂語:『不是!不是!我不是要Kiss Your Ass!我的意思是:你可否換上一條白色底褲呀?』


護士:『我今早原本是穿白色底褲的。』 

病人:『那你為何換了紅色的,你想我無命呀!』

護士氣憤地回答:『醫生今早被情婦糾纏著,現在才趕回來,幫你做手術,植入心臟起膊器!』

病人:『那麼關你條底褲的顏色什麼事呀?』

護士:『你剛才的心跳,一分鐘只有三十次。我馬上告知醫生。醫生叫我想辦法提升你的心跳。』

病人:『醫院沒有強心機嗎?』

護士:『那時情況危急,你又以無助的眼神,半昏半睡地望著我!我便立即更換上一條準備穿去賭波的底褲。』

病人:『怪不得我逐漸感覺非常良好了!』

護士:『那是當然的!你現在的心跳,已提升至每分鐘六十次了!』

病人:『姑娘!那麼請你繼續以屁股向住我,還要不斷蠕動著,直至醫生到來為止!求求你!』

護士:『你放心!我是一名十分專業的看護!』

病人自言:『原來救命,也和藝術創作的原則一樣,也需要KISS (Keep It Simple & Stupid),不一定要依賴儀器,最緊要遇上一名有創意的護士!』

2010年7月6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六十)


翌日清晨,大男孩起床梳洗後,他於互聯網上,找到了相機上光圈與快門關係的網頁,然後電郵了給綠珠。

綠珠起床後,她看到大男孩的電郵,按入它的連結,快速閱讀了一下,她已經知道那些不是她有興趣,和可以掌握的玩意。

她吃完早餐,更衣上班時,在衣櫃裡取出一件新買的粉紅色吊帶短上衣。她望著該件性感短衫,躊躇了一會後,把它放回衣櫃,取出另一件便服穿上身。她頓悟到穿上該件衣衫回公司會帶來不少閒話!

上午時分,大男孩打電話給她:『綠珠,你有沒有看過我的電郵?』

綠珠:『有,但我完全看不明白!』

大男孩:『其實很容易,你先把相機固定在三腳架上,然後把曝光模式選在光圈先決,把光圈調至最大值,即是把光圈收至最細,再按下快門便可了。』

綠珠:『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不如我午飯時拿相機給你?』

大男孩:『今天我約了同事午膳。』

綠珠:『那我放工時拿給你,怎麼樣?』

大男孩:『那我傍晚去你那裡取吧!』

綠珠:『沒問題!今晚再見!』

下午時分,大男孩打電話給綠珠:『我有一些公事要去尖沙咀東部,我要遲一點才可以離開那裡,到時才給你電話。』

綠珠:『那沒有問題,我在公司等待你。』

大男孩掛了電話線,他在前往尖東的途中,收到綠珠的來電。

綠珠:『俊生!不如我往尖東跟你會合,怎麼樣?』

大男孩:『那也是可以的,到時再聯絡。』

放工時分,大男孩辦妥公事後,他取出手提電話:『綠珠!你在那裡?』

綠珠:『我正在前往尖東海濱長廊的星光大道。』

大男孩:『那我往那裡找你。』

大男孩走至尖東海濱,他見不到綠珠,便倚在海濱的欄杆處,遙望著對岸的香港島。

不少遊客在他身邊擦身而過,靠背在欄杆處拍照,大男孩並沒有理會他們,他在惦念著遠方的人兒。


一名穿著粉紅色吊帶露臍上衣和短褲的女生,站了在他身旁一會後,他才轉頭望了她一下:『綠珠!你站了在這裡很久嗎?』

綠珠微笑:『一會兒了!我見你好像在想什麼?似乎想得十分入神!』

大男孩:『沒什麼!』

他跟著以驚奇的口吻問綠珠:『你今天如此衣著上班?』

綠珠:『當然不是!今天太熱,汗流浹背,我回家洗了澡才出來。』

大男孩:『你不是只交相機等給我嗎?你還有其他地方去?』

綠珠:『昨晚你請了我吃飯,今晚我請回你,怎麼樣?』

大男孩:『不用那麼浪費了,小意思!』

綠珠:『那麼我請你吃快餐?你今晚也要吃飯的。』

大男孩:『好吧!你那麼堅持,我推不了你的。』

綠珠:『那你跟我走吧!』

她便把裝有相機、三腳架和那件產品的背包交給大男孩。

黃昏的海濱,景色非常迷人。綠珠領著大男孩在星光大道一帶遊憩,完全沒有離開那裡的意圖。過了一會,大男孩笑問她:『你想在這裡取靈感做那個項目嗎?』

綠珠聽後,靈機一動:『此刻的陽光那麼醉人,不如在這裡拍下那件產品?』

大男孩想了一下:『很好的提議!但要找地方擺放該件產品,不能用手拿著,因要收細鏡頭的光圈來加大景深,快門速度便會很慢,一定要用三腳架。』

綠珠四周打量一下:『那裡有一個花槽,不如放在那兒拍幾張照片,怎麼樣?』

大男孩:『那很好!』

大男孩把相機固定在三腳架後,綠珠便把該件產品擺放在花槽上。

綠珠:『可以拍攝了嗎?』

大男孩:『可以了!我每拍完一張,你便轉動一下產品的位置,我要取不同的角度來作選擇。』

綠珠:『我明白!』

他們合作得很好,一會兒便完成拍攝了。

大男孩把影像展示給綠珠:『你看,收細光圈便可以把整件產品清晰地表達出來。』

綠珠:『那麼開大光圈豈不是沒用?』

大男孩:『開大光圈加上把變焦鏡調至長焦距,用來拍人像,可以非常突出主體。』

綠珠聽後,好奇地問:『那麼這支鏡頭是否有長焦距呢?』

大男孩:『有。』

綠珠:『那麼現在金黃的暮色,教人陶醉!你是否可以跟我拍幾張照片?』

大男孩:『可以!』

綠珠:『那我可否把手袋暫時放於相機的背包裡?』

大男孩便把背包遞上給她。他取回背包後,把腳架也放了進去,然後把它揹於背上。

他提起相機,向綠珠說:『我們可以開始了。』

綠珠就在海濱長廊中,搔首弄姿,以輕盈的步伐,婀娜的舞姿,奔放地旋轉在星光大道上,活著一位舞蹈員!

在很短時間裡,相機的反光鏡不斷發出「啪啪」的聲響,機頂的閃光燈在連續閃亮著。一會兒後,數十張影像已寫入了記憶晶片裡。

他們幾乎由星光大道的一端走至另一邊,綠珠忘卻了自己是在街上,她彷彿是走在舞池中,美妙地跳躍在地上那些手印之間,陶醉在她那完美的舞步中。


拍攝完畢後,大男孩好奇地問:『你平時也習舞蹈的?』

綠珠點頭後,她笑問大男孩:『你是否想跟我跳舞?』

大男孩:『我不懂舞蹈的。』

綠珠微笑:『那我可以教你。』

她跟著問大男孩拿回背包,取出自己的手袋。她從手袋取出一包紙巾,遞上一張給大男孩。然後再取出一張,抹去自己身上的汗水。

片刻之後,她跟大男孩說:『我們去吃晚餐吧!』

他們步行至一家快餐店門前,她問大男孩:『你要吃什麼?我入去買,今晚的夜色很美麗,我們返回那裡進食。』

綠珠從快餐店出來,他們走至一張椅子坐下。他們一邊進食,一邊欣賞維港的夜景。

一片夜色伴風餐後,大男孩取出數碼相機,展示剛才拍攝綠珠的影像給她:『你看,開大光圈和使用長焦距,景深變得很淺,主體也就非常突出!』

綠珠看了一會:『我的神情很好,我自己也很滿意!謝謝你!』

大男孩:『那麼我們可以走吧!』

綠珠點頭。他們站起來,走至垃圾箱處,拋棄那些快餐的包裝物,再步行了一會,綠珠對大男孩說:『我在雜誌見過一些模特兒,跳躍在背景是繁燈的街道和美輪美奐的建築物,模特兒一邊是幻化了的彩色線條,但樣貌卻很清晰!朋友跟我拍過,可惜做不到那些效果!』

大男孩:『那是要把相機調至後簾幕慢速快門,以閃光燈來照射人物,而且需要有三腳架才可做到。』

綠珠:『我不明白你說什麼!但現在可否試一下?』

大男孩:『當然可以!我們有三腳架。』

他們走至一處面對華燈的海景,環境卻很暗的地方停下來。大男孩把相機固定在三腳架,調整了設定後,便對綠珠說:『我數一二三後,你便從此一點跳至那一點,我們要拍很多次,才可取得一張好效果的照片。』

綠珠:『我明白!』

綠珠又再次跳躍,也在熱情地旋轉。相機的反光鏡啪一聲過後一刻,閃光燈才射出強光。幻彩的線條在她身旁飛躍,記錄了綠珠停留在夜空中的優美動態和怡人的神色!


他們拍攝了數十張影像後,大男孩對綠珠說:『我相信足夠了。有不少影像也有很好的效果。』

綠珠從鏡頭前,走至相機後,問:『可否讓我看一下?』

大男孩便展示給她看。

綠珠喜形於色,向大男孩說:『那是我要的效果了!』

大男孩收拾起相機後,向綠珠說:『那我送你回家吧!我回到家還要繼續做那個項目。』

他們在七彩繽紛的夜色中,步向地鐵站。綠珠雖然意猶未盡,但她開始醒覺到,大男孩是需要時間去完成該個項目的。

大男孩送綠珠回到她的家門,向她說:『我把相機等帶回家,今晚我修補了照片後,會電郵該產品的影像給賢明。若果他同意,我便不用再拍攝了。』

綠珠深情地說:『謝謝你今夜為我拍照,留下了我成長以來最美麗動人的時刻!』

人像攝影是雙向溝通:一顆傾慕的心,一段惦念之情,印記了綠珠可人的臉龐,歡欣的笑容、怡人的神韻與百媚的體態!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