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4月27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四十六)

下午時分,大男孩醒過來。他懶洋洋地望著天花板一會,隨之開著他的手提電話,欣賞大姐姐那風姿綽約的神韻。在不知不覺中他又躺於床上一小時了。
 
他起床梳洗更衣後,出去了快餐店吃晚飯。
 

在吃至一半晚餐時,他的手提電話響起來。大男孩拿起電話,是他的好朋友賢明,他約大男孩明天晚上吃飯。
 

大男孩吃完晚飯後,回家途中,經過一家沖印店,他入內逛了一會,挑選了一個精緻的相架。
 

回到家後,他拿出手提電話,把大姐姐的照片下載至電腦中。然後便開了修補影像的程式,在調節和加一些幻化效果至她的柔和音韻中。
 

他就坐在電腦前數個小時,只是對著一 位女人的嬌媚,興致勃勃地左改右修,樂此不疲!
 

直至他感到影像滿意,便把一張相紙放入噴墨打印機,印出了照片。

他在欣賞了照片一會後,走至梳化椅,從大姐姐給他的水果袋中,取出了那個雪梨出來吃,然後把其他水果放了進雪櫃。
 
他吃過雪梨後,便在看電視。

電視正播放一段新聞專輯,他隨手拿起裝有大姐姐內衣褲的膠袋。

此時正播放著大姐姐的未婚夫在講話,他頓時專注地看著,細聽 「他」的救世豪語,沒有留意把手中的膠袋倒轉了,內裡的衣物掉了在他的雙腿上。
 
片刻之後,電視畫面轉了另一些話題,他才見到自己的大腿上是一套性感內衣褲和睡袍,大感詫異!
 
她又不是一位善變的女人,已跟「他」數年,何以她要那麼費神和傷腦筋,飛離一株大樹的高巢,重新尋找愛巢?
 
她有著一名如此驕人的未婚夫,為何她會跑到他這邊來,投懷送抱?究竟她的未婚夫待她有何不妥?
 
他呆思了一會,站起來,把她的內衣物放進了洗衣籃子裡,便走入浴室漱口。
 
他出來後,躺下床上,久久不能入 睡:他心底裡的女神,何以會突然像作夢般,降臨在他的床上?
 
翌日早上,他望見近門處她的高跟鞋,聯想起她的玉腿,體內的荷爾蒙保持高漲不下。
 
晨曦的陽光,教他回味著兩天前與她溫存的詩韻!
 
他起床後,拿著咖啡,在電腦檯子前欣賞她那張照片一會,跟著拆開昨晚新購的相架,小心翼翼地把她的照片放入相架裡。
 
他把相架放於他的電腦顯示屏側旁,看了一會便出門上班了。
 
大男孩放工後,便直接去他與賢明相約的酒家。
 
他走進了酒樓,見到他的朋友,走至他的檯子處,呆望著不遠處一位步向廁所的女人背影,心想:絢夢不是去了旅行嗎?為何她會在這裡?
 
他跟朋友賢明和他的女朋友綠柔打招呼。他們著他坐下兩個空位的其中一張椅子。
 
賢明是大男孩中學時的同學。他的讀書成績不佳,中學畢業後便出來社會打滾。他父親看不起他,著他於自己家庭的小生意幫手。但他堅決拒絕,認為自己在外必有闖出頭的一天,很快便可有一番成就給他父親看。
 
賢明在外打工多年,初時憑藉少年傲氣, 旁若無人。在其他公司,沒有人把他視作是太子爺。他嚐到了苦頭。受盡譏笑與奚落、冷言與責罵,才認知道現實世界不是電視劇集,他根本不可能在兩三年裡闖出成績來。
 
他最後返回自己的家庭小生意做事,而他父親近日身體抱恙,迫得要把一些工作交予這位曾經不知天高地厚的兒子。
 
這位飽嚐世態炎涼的少東,從此不敢再傲視人世。數年的人生煎熬, 教他變得成熟和世故。
 
賢明在外邊的最後一份工作,認識了他現在的女友綠柔。
 
大男孩坐下後,看見檯面有另一套餐具,茶杯已有茶了,好奇地問:『還有另一位嗎?』
 
綠柔回答:『那是我的妹妹,她剛去了廁所。』
 
他們叫了一份套餐後,賢明便向大男孩說:『有事想請你幫忙!』
 
大男孩:『什麼事?』
 
賢明:『我們公司今個週末宴請一些客人,介紹一些新產品。但負責的一位同事家有要事,請了假。你以前玩Powerpoint不是很熟嗎?可否幫忙,趕做一套投影短片?』 
 
大男孩猶豫一會,問:『但我不熟識你公司的產品,也不清楚你要做到什麼效果?』
 
賢明:『沒問題的,會有人輔助你。今天是星期二,星期六晚才要到的,你是否有時間做?』 
 
大男孩:『那沒有問題,我放工後可以在家裡做。』
 
賢明:『那麼謝謝你!』
 
此時一位年輕女生坐下大男孩身旁的椅子。大男孩看著她,目瞪口呆!她的身材和打扮,使他回想起初次見到大姐姐時的青春模樣。
 
該位年輕女子頓感不自在,垂頭望一下自己的衣衫。跟著抬頭問她的姐姐:『我的衣物有何不妥?』

綠柔微笑地回答:『沒有任何不妥。只是人家未見過我有一位打扮如此漂亮的妹妹。』
 
大男孩才有點尷尬地把視線移向賢明和綠柔。
 
賢明和綠柔以曖昧的眼神互相看了對方一眼,他們以為大男孩對綠柔的妹妹一見傾慕。

綠柔跟著向著大男孩說:『她是我的胞妹,名叫綠珠。』
 
綠柔隨之轉向妹妹:『他名叫俊生,是賢明的舊同學兼好朋友。』 

賢明接著便向大男孩說:『綠珠剛大學畢業,未找到工作,她暫時在我的公司幫手。我希望你們可以合作愉快!』 
 
大男孩聽後,伸出手向著綠珠:『十分高興認識你!』
 
綠珠也伸手出來,與大男孩握手。
 
賢明便向大男孩說:『我的同事已把產品拍下數碼影像,和寫了一些介紹文字。本來綠珠是跟我的同事學一點東西的,因她始終欠缺工作經驗。誰料我的同事家有要事。現在綠珠是比較清楚該段投影短片的的製作進度,但她對電腦不太熟識,又乏工作經驗,希望你可給她一點意見和幫助!』
 
大男孩點頭:『我明白!』
 
該晚的氣氛非常良好,賢明跟大男孩談起一些舊日的生活,大家談笑風生。他與大男孩透露他與綠柔快將結婚,或許找他作伴郎。
 
晚飯快將完結時,賢明對大男孩說:『我有一隻金手指(USB Flash Drive)在身,可否立即往你家,抄入你的電腦裡,然後我和綠珠給你作一點解釋?』 

大男孩點頭同意後,賢明便叫侍者結賬。
 
賢明開車載他們到大男孩家。 

在車子裡,賢明與綠柔在討論何時見她的雙親。大男孩與綠珠坐在後排座位,甚為侷促與靜寂。 

片刻之後,大男孩打破沉悶的氣氛,他開口問綠珠:『你大學主修什麼學科的?』
 
綠珠:『地理。』 

大男孩:『我也是修讀地理的。』 

綠珠:『那麼巧!』
 
他們有了共同話題,隨之很融洽地交談起來。
 
一會兒後,綠柔轉身向著他們,說:『你們那麼快便談得來,我們曾經擔心你們是否可以合作?』 

大男孩和綠珠回以微笑。
 
車子到了大男孩家附近的公眾停車場。賢明泊了車後,他們步行至大男孩家,大男孩與綠珠走在後面。
 
這位有著大姐姐多年前模樣的女生,使大男孩更為懷念前夜與大姐姐嬉戲街頭的情景。
 
大男孩和綠珠沿街在談論著一些環保與保育議題,各自表達一些獨有與相反的見解。
 
他們走至大男孩的家門,大男孩才想起:他家裡放著大姐姐的晚裝、手袋、高跟鞋和性感女性內衣物。他們必定會問,為何他這名宅男的宅第,竟然會有如此濃烈的女人味?

待續.....

2010年4月22日星期四

寶麗箂菲林的前世

講起愛迪生,就算連廟祝也認識他。提起Edwin Land,可能連少林高僧也未聞其名。

Edwin Land是繼發明家愛迪生之後,第二位享有最多發明專利的科學家。現代人很多日常生活用品,也是出自他的發明,包括著名的寶麗箂太陽眼鏡。

一位商人的兒子,他進了美國著名的哈佛大學,但中途輟學,從沒畢業。他成立了光學實驗室,聘請了一名女助手,海倫,跟著成了他的妻子。

1937年,他成立了寶麗箂公司。

1942年,他為女兒拍照時,女兒問他為何照片不是即時可以看到影像的?激起他醉心研究即影即有菲林。

世上第一張即影即有菲林,於1947年研發成功。1948年的聖誕節,美國開始發售寶麗箂即影即有相機。


江湖傳聞,Land在退休前,著他的工程師設計一部大型即影即有相機。工程師問他要多大?他伸出雙臂,工程師量度他的胸口,是二十吋。寶麗箂公司便發明和製作了六部20 x 24吋影像的即影即有相機了。若果是量度周小姐的胸,那可能造了36D的菲林了。

該部二佰磅重的大怪物,它的即影即有菲林售清後,便成了大古董!

時移世易,數碼相機令寶麗箂菲林早登極樂!

今年夏天,寶麗箂相機和菲林將會在香港投胎,重返塵世!

這種與1839年,法國著名藝術家,「路易士.戴鳩鑊」所發明的攝影媒體相似,只有一張影像實體,而戴鳩鑊的影像是記錄在一塊銅板上的。

然而銅板攝影技術也於半個世紀後,於1888年被一名銀行小職員,George Eastman,所發明的柯達菲林所完全淘汰。銅板攝影自始也永不超生。

寶麗箂菲林還陽後,她可否重生往日春色?有多少人願意付出高昂的菲林價錢,去重拾昔日的集體回憶? 

2010年4月20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四十五)

他們走至登機閘口,大男孩祝願他們一路順風。大姐姐隨之把他拉了在一旁,母親立即望著他們。

大姐姐從大男孩手中取了那個水果袋,打開了它,然後向他說:『內裡的雪梨已熟了,你今晚要吃了它,其餘的可遲一點才吃。』

他只是迷著她那關心的面容,沒有回答她的說話。

她把水果袋交回給大男孩後,轉身少許,正想步向閘口時,突然又把身體轉回,向著大男孩:『你不要去洗衣店取我那件晚裝,待我回來才去取也可以的。那洗衣店位於我家所住的屋苑,太麻煩了!而且你也很累了,直接回家休息吧!』

大男孩點頭,他頓時確切知道,她著他去取乾洗衣物,只是要中止母親無止境地褒獎她的未婚夫而已!

她轉身步向閘口。其餘的人已陸續入閘,只有母親站在閘口等待她。

她走至母親身旁時,母親嚴詞對她說:『沒有什麼再要說吧!可以入閘了嗎?』

她平靜地望了母親一眼,沒有憤怒,也沒有回答。母親隨之踏入閘口。

一隻手掌,在大姐姐未踏過閘口時,拉著她的上臂,他想跟她說再見!

她回頭一䏬,她那深情而略帶捨不得的眼神,教大男孩即時把水果袋放於地上。他雙手分別伸向她的兩邊手臂,把她扭轉向著他,然後緊緊地把她擁抱在懷裡。她雙手也跟著摟於他的腰部,閉上眼睛,感受著他那臨別的擁慰!


母親看著女兒被大男孩扭轉,跟著被他緊抱著,甚為驚訝!她認為女兒只是一廂情願,但竟也挑出了一位男兒的情竇!實在教母親更為惆悵!

大男孩雙眼俯望地上,他雖然沒有閉上眼睛,但眼前什麼景象,他也視而不見。

過去的兩天,她給予了他生命中最為浪漫的日子:他撫慰與熱吻著她的喜、怒、哀、樂!她那七情六慾,已依偎在他的懷裡!

此刻在他腦海裡,只浮現著在酒樓時的情境:他的自信心,被兩位女人的誇耀對話,拋至九霄雲外,而他卻無力應對。

她把他的錢包掉下檯面,制止了對他個人的奚落。她兩次把手袋放於他身上,表明她們對其未婚夫的抬舉是徒勞的,絲毫沒有動搖她的情感。 兩名女人,再也沒有攻擊他的空隙。

他感動至熱淚盈眶,不知跟她說什麼才是!他連對她說再見也不懂得!

他倆只有摟抱,沒有說話!

一會兒後,她抬起頭來,凝視著他。她隨之打開手袋,取出一片紙巾,抹去他眼睛的淚滴。然後轉身,步入閘口,沒有回頭再看望他。

他站於閘口,看著他們的影子消失了,才轉身離開。

他走進了機鐵車廂,望著那些座位,遲疑了一會,回想起她著他為她扣上衫鈕的一幕:她那趣怪嬌縱的神韻,輕佻嫵媚

他坐下近窗戶的座位,把水果袋放於他身邊的座位。

列車開行後,他望著窗外,腦海中似是一片空白,又似是有著很多回憶與感觸。

列車過了青馬大橋後,他取出了手提電話,不斷在重複欣賞他為她拍下的數張影像。

輾轉間列車已到了站,原來看著她留下的數幅嬌憨的神韻,比聽音樂還更容易消耗時間。

他沒有按她臨別的吩咐,不自覺地轉乘地鐵到她所住的屋苑。他步行經過了他們早上一同吃過粥的店子,他慢下腳步,看著他們曾經逗留過的檯子:她在口花花面前,把他認作未婚夫!

他隨後步入商場,於一家洗衣店,取出單據,交予店員,有點不自然地說:『我來取一套乾洗的女裝晚服。

那名女店員取了單據後,找不到她的晚裝,走出來向他說:『先生!對不起!你太太的衣物明天才可以取的,可能未到。』

大男孩向店員說:『不是已經到了嗎?可否再找一下?』

店員對他說:『我試找多一次。』

此時,大男孩才知道大姐姐不是忘記取回乾洗的晚裝的。

片刻之後,店員拿了一套晚裝出來給他,問:『這是你太太的衣服嗎?』

他點頭,其實他並不認識該套衣衫,他跟著取出錢包付費了。

他步出店子,走至地鐵站時,覺得他曾見過她穿上該套晚服的。

走進了地鐵的車廂,他腦中突然浮出了一幅畫面:該套晚裝,是出現在昨夜被她撕碎了的訂婚宴照片中。

他乘地鐵返回自己的家。踏進家門,望見她的華麗晚服、 手袋、高踭鞋和那個內衣褲的膠袋,感覺仿如隔世!

他打開衣櫃,躊躇了一會:她曾命他不要把她未婚夫送的華麗晚裝放進他的衣櫃,但這套晚服又如何呢?

他思索了一會兒,最後把她訂婚時所穿過的晚裝放了進他的衣櫃裡。

然後他除去衫褲,走至放有兩套睡衣的梳化椅,拾起那套她穿著過的睡衣,著在自己身上。

他看著小飯檯上那支還是嬌艷的玫瑰花一會,便走至床邊,躺下入睡了。

他實在十分疲倦,無精神再作任何遐想了!

她的體香,黏貼上他的肌膚,徘徊在他的床被,籠罩於他的斗室。一名本是自由身的男兒,他的家居,已被陣陣女兒香所入侵了!

待續.....

2010年4月13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四十四)

他倆步出了車廂,母親見女兒挽著大男孩的手臂,立即把臉轉向另一邊,裝作看不見他們。父親正推了行李車至行箱處,大男孩便幫手把行李箱放上推車,大姐姐便扶著行李推車。母親對他們的合作視若無睹!

此時他們四人輕鬆了很多。大男孩推著行李車,大姐姐走在他身邊。父母親走在他們後面。

父親提起相機,拍下他們的背影:大姐姐的臉轉向著大男孩說話。

拍完照後,父親向母親說:『半年來也沒有見過女兒那麼高興了。她與前度男友運籌帷幄決戰街頭巷尾,可能勝負令她憂心忡忡,失去笑容。現在「他」已勝出,她可能已筋疲力竭,決定退出戰陣。

母親聽後,白了父親一眼:『你為何在胡言亂語?天下豈有把功勞斷送之理?

父親想了一會:『可能女兒已厭倦那種猶如在廟街獻唱的生活,希望重拾一些平凡的日子吧!』

母親沒有再回答。她從父親的說話,更加認為大男孩的角色是不重要的,問題是要女兒回心轉意而已!

他們走至旅行團集合的地方,父母親便坐下椅子。母親隨之拿出手提電話撥號,然後怒氣沖沖地向著電話說:
….. 你何時來到機場? …..
….. 你不要誤了我們的旅程! ……
….. 你立即趕來機場,放下你那位不知所謂的女朋友! ……
….. 兩星期她也等不著, 你就當擁有一支曇花! ……
….. 你不要再跟她糾纏! 旅行回來後,她已找了另一個人了! ……

母親跟著掛了電話,氣憤地在深呼吸!

父親抬頭望著女兒和大男孩,面部沒有轉動,只是兩隻眼球走向坐在他身邊的母親,然後彈回眼睛的中間,對他們說:『你們去走一下吧! 弟弟至少要半小時才會到。』

他倆轉身離開,走了數步後,大姐姐伸手至大男孩的手掌,他 們兩隻手掌猶如兩片磁鐵般,隨之十指緊扣在一起。母親望著他們的兩隻手,怒火地向父親說:『你又製造機會給他們!我看他們不會維持太長久。旅行回來後,絢夢肯定會把他忘記得一乾二淨!』

父親在拿著他的數碼相機,看著那片液態顯示屏,在查看機上的設定,自言自語:『昨晚俊生跟我談及有關「銳化」影像功能,原來數碼影像在電腦調整過程中,會矇矓起來。所以最後一可以做「銳化」,影像才會清晰的。』

母親聽後,怒問:『我現在跟你說他們不會長久,你就回答什麼最後才清晰?究竟有沒有聽我的說話?

父親望著數碼相機背,漫不經心地回答:『女兒一下子訂了婚,銳化了她必嫁未婚夫的影像。但在往後的交往,她是否會嫁未婚夫的影像漸趨向朦朧。她與俊生的關係也漸漸清晰,你何不待女兒決定,她最後「銳化」那一位心上人的影像呢?

母親立即怒言以對:待至最後才「銳化」,如你所說,影像已經不會再被調節了!

父母親跟著沒有再談話 了。

大姐姐與大男孩安靜地慢步了一會後,她便問他剛才在列車上,要你幫我扣鈕,有否嚇壞你?

大男孩甚為尷尬,不知如何回答。雖然他也對兩粒衫鈕會同時自然鬆脫存疑,但他不願去問她。

一位在性格上駕馭著他的女人,卻深愛著他!他為何要與她爭鋒?

大姐姐望了他一眼,隨之在偷笑:『不用怕!你對著我這隻狐狸精,陸續艷福不淺,慢慢便會習慣被我玩弄

大男孩驚訝地回答:『嘩!再來!我會受不了的!

大姐姐笑著:『現在給你再享受兩星期獨身的日子。待我旅行回來,我要重拾你這個玩偶,到時你就沒有那麼自在了。

大男孩知道她是跟母親鬥氣,但也憂心她會玩過了火,嚴肅地對她說:『你在我父母面前,不要玩這些遊戲!以免嚇壞他們!』

大姐姐聽後,停了下來,轉身走在他面前,以大姆指和食指夾著他臉蛋的肌肉,然後用力拉出數下,跟著輕佻地對他說: 『我何時說過要見你的雙親?』

大男孩聽後,了一會。他也詫異自己竟然衝口而出,結巴地說:『我即是說,若果將來 …..

她以滑稽的面容看著他那不知所措的臉孔。

一會兒後,她把頭頂撞他的胸膛數下,然後向他的嘴唇濕吻著,隨之合上眼睛。

大男孩被她突如其來的濕吻嚇了一跳!

她的趣唇離開他那含羞嘴巴時,嘻笑地向他說:『不玩你了!放心吧!我在你父母親面前會有分寸的!

此時一對中年夫婦在他們面前停下來,與大姐姐打招呼。

大姐姐便向他們介紹大男孩:『他名叫俊生,是我的男朋友。

她跟著對大男孩:『他們是李先生和李太,是我們以前旅行時認識的團友。今次也相約一同去旅行。

大男孩跟他們握手後,大姐姐便對他們說:『我父母親已在集合地點等待,因我弟弟有一點私事,他還未到所以我們在閒逛一會。

該對夫婦便跟他們暫別。他們走了十多步,女的鬼祟地向後望一下他們,然後立即跟丈夫:『絢夢的未婚夫不是那位就快上任的議員嗎?為何她若無其事地介紹身邊的男兒是男朋友?你有沒有看見她向他濕吻?

男人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沒有見到他們接吻。若果有,那又如何?現在一半結婚的,也有一半離婚了,更何況是未婚夫。你的腦筋塞了嗎?一 會兒見到她父母,不要亂問,以免尷尬!

李生和李太走到大姐姐父母的面前時,李太隨之母親說:『剛才碰上你女兒和男朋友在散步。』

母親馬上糾正:『那男兒只是我女兒的舊同學,是普通男性朋友,不是男朋友。』

李先生和李太聽後,互相望著對方,呆了一會。

此刻父親才打破靜寂,向他們說:『女大女世界!女兒自有女兒福!

大家跟著在寒暄,談著旅行的事宜。

過了一段時候,弟弟來到機場,他遇上姊姊和大男孩,三人便一同走到集合地點。李太以莫名其妙的眼神看著大姐姐與大男孩緊握的手掌。

他們跟著便去辦理登機手續付運行李。一切辦妥後,領隊對他們說,有一些團友還未到,著他們去走一下,大約一小時後集合。

李先生和李太未吃早餐,他們不喜歡吃飛機上的食物,所以大家便去機場的酒樓坐下。

他們站在酒樓的一張圓型飯檯前,母親叫女兒坐在她左邊,兒子坐於她右邊,父親坐在兒子的右邊,大男孩便坐於父親的旁,跟著才是李先生和李太。母親此一佈置,是要大男孩遠離女兒的座位。李太是看在心裡的。

李太叫了一些點心後,閒談了一會,點心便到,只有李生和李太在進食,他們只吃少許東西和飲茶而已。

李太發現大姐姐在注視著大男孩和她丈夫閒談的神色,不似是普通朋友。

他們快將吃完時,好奇心使李太按捺不住,她故意起大姐姐的未婚夫當選議員的消息。母親立即順勢,大肆稱讚女兒未婚夫是何等的優秀和能幹。

她們滔滔不絕地交談,母親和李太的眼睛不時也望向大姐姐,雖然二人的動機不同。母親是希望女兒會被她說服,回到未婚夫身邊。李太就純粹是多管閒事的女人心而已!

大姐姐甚為困窘,她被兩名人生經驗豐富的女人,兩面夾擊,無以自容。大男孩見狀,也沒法出,愛莫能助。

況且,一名男兒之口,怎可能敵得過兩位已婚女人的口齒

此時李先生叫李太不要再說話,著她快點兒吃。

母親還沒有停口,她向李太說:『我女兒的未婚夫還買了一件名貴晚裝送給她,讓她穿上參加「他」的慶功宴。』

大姐姐聽後,垂下頭,打開自己的手袋,裝作在找尋什麼似的。她不敢回應她們的談話,只在沉思

她突然靈機一動,從手袋取出一張乾洗衣服的單據,然後抬起頭來,向大男孩說:我拿了一套晚裝去乾洗,忘記取回你可否幫我去取

大男孩聽著兩位長輩女士,在不停地稱讚自己心愛女人的未婚夫,也感很窘和自卑,他只是侷促地微微點頭。

大姐姐跟著再向大男孩說:『拿你的錢包給我,讓我把收據放進你的錢包內,以免你掉了單據。』

大男孩遲疑了一下,才從褲袋取出錢包,然後遞給她。

她把收據放進大男孩的錢包後,傳遞給大男孩時,大男孩正和李先生在談話,還未伸手出來接錢包,她便故意鬆手大男孩的錢包便跌了在檯面,而且打開了。

一名女生的照片,頓時浮現在眾人的眼前。


太本來正在進食,她立即放下筷子,站起來少許,快速伸手往檯子上,取起該錢包,目不轉睛地望著錢包中,那名嬌媚女子的照片。她的眼球隨即在照片、大姐姐若無其事的表情、與大男孩尷尬的神色之間徘徊

片刻之後,李太才把錢包交還大男孩,向他說:『你女朋友十分嬌美!』

然後李太才提起筷子,繼續進食。

母親臉上頓現驚訝的神色!她和李太,再沒有提起大姐姐的未婚夫了。

一會兒後,李先生著侍者結賬。此時大姐姐站起來,走至大男孩身邊,跟他說:『我要去廁所,你我看著我的手袋。』

大男孩頓感愕然,他不知如何回應時,大姐姐已把手袋放於他的大腿上,然後用手提起大男孩的手按著她的手袋,才轉身離開。

母親和李太呆視了一刻,眼睛才恢復轉動。

大姐姐從廁所出來,走至大男孩身邊,取回她的手袋後,站在那裡,沒有離開。片刻之後,大家也站起來,步離飯檯

他們離開酒樓,走出門口時,大姐姐突然對他們說:『上一次旅行,我和李太在這裡拍了一張照片,現在想再一起合拍一張。

她們二人便站於酒樓門前,父親準備提起相機時,女兒便向父親說:『且慢!』

大姐姐隨之走至大男孩面前,以很自然的手勢,把手袋掛了在他的肩膀上,然後走回李太身邊拍照。

大男孩雖然有點不自然,但也沒有尷尬之色了。反而母親甚為尷尬和氣憤。

父親為她們拍完照後,大姐姐走回大男孩的身邊,取回手袋,跟著便挽著大男孩的手臂。

他們隨之乘電樓梯返回機場主層,準備入閘登機。

早晨時分在家裡時,她不願母親見到大男孩錢包存有她的照片,以免產生爭吵。但此情此境,她被迫至牆角,又不能當眾斥責其未婚夫的不是,又不能與母親爭辯。母親明褒其未婚夫,暗貶大男孩。她無可選擇,唯有以靜制動,以柔制剛地表明她與大男孩的愛侶關係, 以免在旅行回來,大男孩會退下戀線!

待續.....

2010年4月6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四十三)

母親看著女兒與大男孩談吐的開懷神色,慢慢認知道她是不能以強硬態度去中止他們的愛侶關係,否則他倆會以為自己是苦命鴛鴦!實行遠走高飛,這不是母親想見到的結果!

大姐姐的父親當年曾經短暫離家出走,以迫使他自己的父母接受他這段戀情。母親不願見到女兒重蹈覆轍,成了父親年輕時的影子。

他們從地鐵到了機場鐵路快線站。上了列車後,大姐姐與大男孩坐在一起,她叫父親為他倆拍照。

父親為他們拍完照後, 大姐姐便叫父母親坐在一起,然後著大男孩為父母親拍照。

大男孩為他們拍完照後,父親便站起來,與大男孩在觀望數碼相機的影像。

此時母親坐了在窗旁的座位,她著女兒坐在她身邊的座位。女兒坐下後,母親對她說:『你跟我坐,讓父親和俊生一同坐,他們有很多話題要談

女兒聽後,覺得母親也開始認同大男孩,她便點頭同意。父親和大男孩便坐了在她們後面的座位。

列車開行後,母親跟女兒說:『你表妹已經成為母親, 你也應該快點兒結婚。』

大姐姐聽後,興奮地回答:那是了一點,但也可以考慮一下的。況且我與已經相識很多年了!

母親:我跟你爸爸戀愛多年,結婚前發生了一次大爭吵。大家沒有見面一段時候,幾乎要分手。我們和好後,就決定結婚了。

女兒回以好奇的眼神:『從來沒有聽你提起?

親:『這是多年前的事了。

女兒:『那麼現在回憶便變成是甜蜜的。

母親:『兩個人走在一起,激情過後,大家對另一半都有所要求,希望對方將就自己,也必然會有爭拗的。

女兒聽後,甜蜜的自言自語:『那他還很遷就我的!

母親:『我和你父親結婚數十年,經常也吵起來,也就一樣可以共同生活到現在

女兒笑著:『那是生活情趣嘛!

母親:『你跟未婚夫有什麼衝突,也不應找另一個人來作報 復,大家應該心平氣和坐下來談!

大姐姐頓時面色大變,她才從夢中醒來。

一片紙巾,令她迷失於地鐵車廂!一言未婚夫,令她從機場快線列車裡甦醒過來!母親怎會一下子便改變主意,接受大男 孩她真是沐浴在愛河中,失去了觀察力和判斷力

女兒頓時失去了方寸,有點激動地說:『我不是找他來復仇的

母親沒有理會女兒的回應,她繼續說:『你繼續任性下去,將來會後悔失去一位如此有為的未婚夫的!

女兒氣憤地回答:『我現在已沒法忍受「他」,也顧不得將來會如何懊悔了!

母親想了一 會,問她:『「他」是否有了另一個女人?』

女兒遲疑著,想到「他」身邊有很多女人,不止一位,叫她怎樣回答?她不說「他」與高爾夫球名將,老虎.活士有著相同的基因的。

她停了一下,想到多情就等於無情。 毅然地回答:『「他」最愛女人,!』

母親見女兒的答案莫名其妙,停了一會,繼續說:『「他」今早第一次打電話來,我告知「他」我們吃完早餐會回來。「他」果然再來電話,証明「他」 是緊張你的!

女兒怒氣地回答:『我也不明白,「他」究竟緊張些什麼?

母親詳和地說:『「他」是心掛念你,才會在與你臨別前,聽到你的聲音!

女兒沒有回答。她曾經是「他」的愛侶,在與「他」的電話交談中,憑藉女人的直覺,她深知「他」沒有捨不得她的意圖,但卻猜不透「他」苦纏的目的。

女兒隨之負氣地回答:『麼今早我在電話中送了「他」一個冷盤「他」應該嘗到很回味吧!

母親聽後,雖然面有異色,但仍然心平氣和向女兒說:『到了機場,你打電話給「他」,著「他」在我們回來時接機。「他」是願意的。

女兒待了一會,以嚴肅的臉孔,轉向母親:『旅行回是挺開心的事,我不想見到一位令我掃興的人

母親想了一會,望了女兒一眼,臉部轉回向著前方,漫不經心地:『前晚你去完「他」的慶功宴後,是否在 「他」家裡渡過一夜?你們發生激烈爭吵嗎?

女兒沒有回答。她內心在糾纏著,應該說什麼才是?想了一會,打算不回應母親的問題。

片刻之後,母親正想開口再問她時,臉向前方,突然以平靜而堅定的語氣說:『前晚我沒有赴「他」的慶功宴。

母親聽後,呆了一會。隨後驚訝地問:『你稱讚「他」是一位才,花了那麼多私人時間幫助「他」競選議席。現在「他」勝出了,你竟然缺席「他」的慶功宴?你是否思覺失調?』

女兒聽後,雖然甚為氣憤,但還可按捺得住。她深呼吸了一下,臉轉向母親,有點怒火地說:范蠡助勾踐興國稱雄,功成身退,是智慧之道。

母親回答:『你是否想得太過份?』

女兒不假思索地回答:『我真是想得太過份!「他」沒有把我當作是謀士,只是把我當成是走卒而已!』

母親沒有再說話,她的臉轉了望出窗外。列車正高速地奔馳在青馬大橋上。

大姐姐向母親坦然說出對未婚夫的不滿後,忐忑不安的情緒雖過猶存。若果母親追問她前夜去了那裡,她準備直言她與男友在一起她不想再被母親囉唆

此刻母親渴望女兒不是在大男孩家裡渡過,而是在其他女朋友家中逗留,甚至和朋友在夜店留影。她不敢再問下去,雖然答案會有數個可能性,但她懼怕面對事實,寧願在心裡留下多個不同的猜想。她不再究根問底了

列車奔過了青馬大橋後,母親的臉從望向窗外,轉回看著女兒。她垂頭凝望著女兒的雙手,然後以手提起女兒那隻已經沒有戴上訂婚戒指的手,平和地向著那隻手說:『你那麼大了,不再是一隻小手了。對人對事也不可太衝動,以免日後覆水難收!』

母親仍然凝視著女兒的手,沉思了一會,繼續說:『將來你面對兩隻結婚戒指時,你不可能左右手各戴一隻戒指的!

女兒雙眼望前,沒有再回答母親的說話。

一名糾纏著她的大男人,一位被她糾纏著的大男孩。母親認為,女兒只是一隻小鳥,最終會選擇築巢在一株大樹上。

母親抬起頭,臉轉向著女兒:『旅行回來,你會冷靜下來,重新戴上那隻訂婚戒指的!』

話畢,母親才把女兒的手放下。

母親冠冕堂皇的說話並沒有打動女兒的心緒!她們並沒有再交談,女兒在思量著如何回答母親的說話。

她們各自在靜寂中沉思著,只有父親和大男孩在滔滔不絕地講他們那些「怪物」。

列車很快便到了機場了。


大部份乘客也站起來,去取行李箱,陸續離開車廂。他們不太著急,因還要待弟弟的。

片刻之後,他們去取行李箱時,大姐姐突然對大男孩說:『你用手機幫我在車廂裡拍一張照片,留在你的手提電話中,讓我打電話給你時,你看影像便知道是我。』

父親跟著微笑地對他們說:『你們去拍照吧!我先拖行李箱出去。』

大姐姐便走回座椅坐下。但母親站立於近門處,沒有離開車廂,她很不放心,要看著他們,擔心他們會在離別前接吻或擁抱!

正當大姐姐在搔首弄姿之際,母親突然對她說:『你的衫鈕鬆開了,快把它們扣上。』

大男孩才注意到,大姐姐胸部最前端位置上的衫鈕,不知何時,真是綻開了,露出內裡的粉紅色胸罩。

他正待她扣上衫鈕時,大姐姐嗲聲嗲氣對他說:『你幫我把它們扣上吧!』

大男孩遲疑著,不敢亂動,因母親就站在他後面不遠的地方。

他猶豫的神色正在思考如何應對時,大姐姐嬌媚的眼睛不斷向他的雜亂眼神進行重度「電擊」。

面對著強力的電流,大男孩的情感在極短時間裡,已經不勝負荷。他的神緒崩潰了!他不由自主地伸出一隻手,至她的緊身襯衣處,小心翼翼地為她扣上胸前的兩粒小鈕。

然而,她的心跳和呼吸,令他微微顫慄的手指,逃不過她那雙動態乳房的碰撞。

他驚險地為她扣上鈕扣後,感覺猶如是麻痺了的手指,按下了手機的快門了。

母親見狀,隨之轉身離開車廂。她十分氣憤!懷疑那兩粒衫鈕不是自然鬆脫,而是故意被解開的。

大姐姐站起來後,大男孩把手機拍下的數幅影像展示給她看。他沒有在意,她並沒有留神那些影像。

他仍然暈眩未定之際,一口香吻,在不知不覺中,飛撲至他的臉頰。那雙輕俏的紅唇,在離開他那不知所措的臉色時,她那趣怪的眼神向他撒嬌:『你剛才的表現很好!大姐姐非常滿意!我們走吧!甜心!』

她隨即挽著他的手臂,步出車廂。

大男孩沒有想過,原來乘坐香港機場鐵路快線,會是如此驚心動魄的!

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