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12月29日星期三

未曾深愛已有情


他走至她的病床邊,輕聲地對她說:『護士正取輪椅來,我推你出外散一下心吧!』

片刻之後,護士推了一張輪椅至床邊,然後把輪椅的輪上鎖。跟著對衛明說:『你扶病人上落輪椅,一定要先上鎖。』

衛明點頭後,綺華跟著對護士說:『他明白的!他一直有做義工,他可以扶我坐上輪椅的,不用麻煩你了。』

護士便向衛明說:『那麼你要小心,病人身體還是很虛弱!』

話畢,護士便轉身離開。

衛明走前一點,說:『看你今天精神好了一些。』

綺華:『是嗎?我自己也覺得今天好過昨天。』

衛明:『手術後的傷口還痛嗎?』

綺華:『今天還是痛的啊!』

衛明:『那麼你是否還想出去看一下?』

綺華坐起身來,向他說:『你可否扶我坐落輪椅?』

她沒有待衛明回應,隨之伸出手臂,手掌緊握著他的上臂。衛明也以手掌握著她的手臂,慢慢地扶她坐上輪椅。

衛明把她推出病房,直到醫院的餐廳,然後對她說:『我也未曾進食,不如叫一點東西大家一同吃吧!怎麼樣?』

綺華:『沒問題!這裡熱鬧很多,沒有病房那麼沉悶!』

他們叫了食物後,衛明對綺華說:『桂生要陪他母親去治病,所以他著我來看望你。』

綺華面露不悅之色:『我知道!他要去籌備下次遊行示威的事宜。』

衛明遲疑了一下:『我不是故意騙你的,只是桂生著我這樣跟你說。』

綺華:『你不要介意,我不是要怪責你。』

衛明:『桂生說你做完這個手術,未來兩三年可能不可以生育,他母親十分介懷。待你確證完全康復後,他便會迎娶你的。』

綺華:『沒有問題!我還年輕,可以多待數年。我明白他的苦衷,他雖然有數兄弟妹,可是他母親是一位守舊的女人。』

此時檯面放了一些粥和小食。衛明把少許粥放於綺華前面,綺華伸出右手,取起羹匙時,乏力的手腕突然墮下,傾瀉了那碗粥。

衛明馬上抹去檯面的粥,然後向她說:『不如我來餵你吃,怎麼樣?』

綺華尷尬地點頭:『那麼麻煩你了!』

衛明再倒了一點粥在小碗,然後以羹匙慢慢餵進綺華的嘴裡。他不時以紙巾,抹去綺華嘴唇上的粥跡。

綺華吃完粥後,以感激的眼睛看著衛明:『謝謝你呀!』

衛明:『不用謝!今天我沒有什麼事要幹的,待在家也很無聊。』

綺華聽後,猶豫了一會:『那天跟你一起送我入醫院的女生,是否你的新女朋友?』

衛明:『不是!她是我前妻的好友。』

綺華頓時沉默起來。

片刻之後,她以懷疑的口吻問:『那是因為她闖入了你們的生活圈子,才令你們婚姻破裂?』

衛明靜寂起來,垂下頭少許,避開了綺華的眼睛,沒有回答。

綺華見衛明不願回答,以為自己猜中了,沒有再追問。

她跟著說:『那麼你是否搬回家跟父母同住?』

衛明:『不是!我在港島的一幢半新舊的樓宇,租了一個在三樓的細小單位,對著大街,交通非常方便。』

綺華:『那豈不是很嘈吵?』

衛明:『那是嘈雜一點,但我覺得太過孤寂時。倚在窗前俯望街上,也感舒服的!』

衛明跟著在進食,他們沒有再談話。

他吃完後,綺華向他說:『我又感到疲倦,想返回床上休息。』

衛明便將綺華推回病床邊,他鎖好輪椅後,然後扶綺華返回床上。

他跟綺華整理枕頭和蓋好被子後,向她輕聲說:『你休息一下吧!再見!』

衛明轉身,準備離開時,綺華以微弱的聲線叫著他:『你明天會否再來探望我?』

衛明躊躇了一會才轉身,向她說:『明天桂生會來看望你。』

綺華失望地回答:『謝謝你今天來探望我!』

翌日,桂生到達綺華的床邊,綺華正在熟睡。他拍醒了綺華:『你今天怎麼樣了?衛明說你可以去餐廳進食,你今天是否也想去餐廳坐一會?』

綺華充滿倦容:『我今天精神不太好,不去了。』

桂生遲疑了一會:『那麼我先走,我還有一些遊行的標語未製造。』

綺華:『那麼 ..... 再見!』

數天之後,綺華可以出院。她更換好衣衫,坐於床上。一張她沒有期待,卻是盼望的臉孔,出現在她面前。

她十分愕然地問:『為何會是你來接我出院?』

衛明:『你母親來不及這裡,她通知桂生,但桂生正忙碌著搞遊行的事宜,他便叫我來接你了。』

綺華以不太穩健的腳步站起來,衛明便以手掌握住她的上臂,讓她坐上輪椅,然後推她至醫院的大門,與她一同坐的士回家。

自此以後,衛明便故意避開了綺華,沒有再見過她了。

綺華在康復後,想宴請衛明吃飯,以謝他探病之恩,但衛明也婉拒了。

她在桂生那裡打聽到衛明的住址,多次故意在他所住的大廈附近經過,可是幸運之神並沒有眷顧著她。

半年後,在一次遊行示威的上午,綺華在聚集準備遊行的人群中,突然好奇地問桂生:『為何衛明從來沒有參加過遊行?』

桂生:『很久以前他參加過,後來他說他的雙腿不是生來遊行,而是長來做義工的,他便沒有再參加了。可惜!他兩個月前遇上意外,現在躺了在家,連義工也不能做了。』

綺華聽後,頓露驚愕的神色:『為何從沒聽你提過的?』

桂生有點兒氣憤地回答:『我搞遊行已經忙到不得了,那裡有時間跟你說一些無謂的事情啊!』

綺華聽後,悶悶不樂。她沒有通知桂生,在遊行隊伍未曾出發,便擅自離開了。

她站在巴士站等候時,前面的女人轉身張望,是一張不太陌生的臉孔,綺華跟她打招呼。

女人是衛明的前妻,她以鄙視的眼神把綺華從頭至腳打量一下,跟著惡意地說:『為何你形單影隻?你不是跟衛明在一起嗎?他大概已經唾棄了你這位不知羞恥的女生吧!自己有男朋友,還去勾引有婦之夫,簡直下賤!』

女人罵完綺華後,隨之轉身,以背脊向著她。

綺華頓感愕然,她並沒有被一段無理的羞辱所衝擊,而是這段羞辱浮現了一段她不知道的、深藏著的戀慕!

她上了巴士,衛明的前妻走上了巴士的上層,反而教她沒有那麼尷尬。

她下巴士後,走入了一家粥麵店,買了一些粥和小食,然後走至一座半新舊的大廈門前,她跟隨著一些大廈的住客進入大廈。她認知道若果她先按大廈門前的防盜對講機,對方是不會開門的。

到達了住戶的單位時,她躊躇了一下,才按下門鈴。

一位年輕女生打開木門,隔著鐵門問她:『你找誰人?』

她頓時愕然!心想:半年不見,他已經有女朋友了,怪不得他避開她!

她吞吞吐吐地說:『我 ..... 我 ..... 我是來找衛明的。』

女生隨即轉身,把木門關上少許,走回屋內,喊叫:『阿哥!你有朋友來探望你!』

一會兒後,木門打開,女生推著輪椅至鐵門,衛明呆視著鐵門外的她,目瞪口呆。



他的胞妹跟著不耐煩地問:『你未曾睡醒嗎?你是否認識她?』

衛明才慌忙地回答:『開門給她吧!』

綺華見他坐在輪椅上,眼溢淚珠,深情地凝視著他,沒有說話。

衛明的胞妹見他倆心神恍惚,欲言又止,猶如一對久別重逢的戀人,便對衛明說:『我今朝忘卻了買早餐上來,現在你有朋友買了早餐來探望你,那我先走,我可以早一點見男朋友了。』

她隨即走至梳化椅,取起手袋,然後離開。

大門被關上後,室內頓時靜寂起來,他們相對無言。

片刻之後,綺華問他:『廚房在那裡?我去取一些碗筷來,然後一同吃早餐。』

衛明給她指示後,她走至細小的客廳,放下粥和小食在飯桌,然後走入了廚房。

他們在平靜地進食,沒有太多說話,只是綺華在詢問衛明發生意外的經過,她沒有提及她來這裡時,碰上了他的前妻。

衛明終於壓抑不了他腦海裡的疑問:『為何你會突然來探望我?』

綺華遲疑了一下才回答:『我剛剛從桂生口中,才知道你發生了意外。』

衛明:『那你們不是要參加遊行示威嗎?』

綺華頓時啞口無言。片刻之後,她才說:『那些遊行示威已經變成是家常便飯,毫無意義,所以我決定脫隊。』

衛明聽後,沒有再追問下去。他沒法猜測綺華是來報恩,還是另有他圖。

他們吃完早餐後,其實已經快將中午,街上傳來越來越大的嘈雜口號聲,綺華站在窗前,看著街上的人群,沒有作聲。

衛明看著她一會,問:『你是否想重新插隊?你下去吧!』

綺華才從呆思中甦醒過來,轉頭望向他:『我待遊行隊伍過後,推你出外走一會。』

她說完後,又再轉頭看出窗外,衛明沒有再問了。

遊行隊伍快將過去時,綺華向衛明說:『我推你到外面散一下心吧!』

他們走至街上,於走了不遠處的店子停下,綺華目送著遊行示威行列的尾部,逐漸消失在遠處。

衛明跟著問她:『你的心情是否還依依不捨?』

綺華:『沒有!我只是感慨!我擅自離隊,他也沒有給我電話!搞遊行示威是為了什麼呢?他連我也不顧了!』

衛明:『那麼現在我們往那裡去?』

綺華從輪椅後向前彎腰少許問衛明:『你可否給我你家的鑰匙,讓我複製一套?』

衛明頓感詫異,他沒有回答。

綺華再說:『你是否相信我?』

衛明沒有回應,他沒法子再躊躇,只有從衫袋取出鑰匙,遞給綺華。綺華從他手中取過鑰匙,走進了身後的店子。她從店子出來後,把鑰匙交還衛明。

他們在街上走了一個多小時後,便返回衛明的住處。綺華從手袋取出鑰匙,打開衛明家的鐵門和木門,然後推著輪椅進入室內。

衛明入了房休息,綺華便用著放於客廳的電腦上網,打發時間。

傍晚時分,衛明醒過來,他移動身體至輪椅時,綺華聽見房內有聲,走入房裡。

衛明十分詫異地對她說:『我以為你回家了!』

綺華扶著他坐過輪椅:『你雙親來了,正在客廳看電視。』

衛明:『他們開門見到你,是否感到非常詫異?』

綺華:『不會!你的妹妹已經告訴他們。』

衛明:『那麼你今晚有何打算?』

綺華:『你父母說跟我們一同吃晚飯。』

衛明臉露問號:『你不用回家收拾行李嗎?』

綺華:『你知道我明天要去旅行嗎?』

衛明:『我是從桂生那裡知道的,你們這個星期放大假,參加了六天的旅行團。』

綺華:『我下午已經打電話告知他,我不會跟他去旅行。』

衛明頓現憂鬱的神色:『那不太好吧!你們一行十多人,你突然缺席,他會很難堪的!』

綺華沒有再作回應。她推了衛明至洗手間。衛明從洗手間出來後,他們在客廳閒聊了一會後,便出外吃晚飯了。

晚飯時,衛明的母親問綺華:『你是如何認識衛明的?』

綺華知道她不可能說實話,不是桂生,她那兒會認識衛明。

她態度認真地回答:『我是在做義工時認識衛明的。』

晚飯後,他們返回衛明的住宅,看了一會電視,綺華便跟衛明的父母離開了。

一個教衛明忐忑不安的晚上,一段教他逃避不了的戀情,他懊悔讓綺華複製了他家的門匙!他實在沒法入睡,直至清晨。

綺華回到家後,她向母親說:『我明天不去旅行了。』

綺華母親聽後,驚訝地問:『什麼?你現在才取消明天的旅行?你搞什麼鬼呀?』

綺華晦氣地說:『總之,我不想去了。』

她跟著入了浴室梳洗了很久。

從浴室出來後,她打開行李箱在客廳的地上,開始收拾衣物。

綺華母親走過:『什麼?你在浴室梳洗了那麼久,出來又改變主意,願意與桂生去旅行了!你不要那麼幼稚吧!好像小孩那麼善變!』

綺華從容地回答:『我剛才只是說晦氣話而已!』

綺華母親:『那便對了,成年人,處事要成熟一點啊!』

翌日早上,衛明還在熟睡中,被一隻溫婉的手按於臉上喚醒,他甚為愕然!

綺華:『我買了早餐來,你快點起床,我今個星期陪你去醫院做物理治療!希望有一天,我真的可以跟你一同去做義工!』

衛明梳洗後,坐在輪椅上,綺華將他推出客廳時,他凝視著一個陌生的行李箱,不禁熱淚盈眶!


未曾深愛已有情 QR Code

22 則留言:

  1. 嘩!
    乜今次咁感動呀
    聖誕冥想後
    激發新靈感呀?!
    keep住呀

    回覆刪除
  2. 雖然唔知前因後果,又是一段從心出發情感!

    回覆刪除
  3. 卡臣:

    我係被歪歪那篇「重生」感染!冥想之後,覺得年尾流流,要寫番一篇突破鹹像,「從良」呀嘛!試一下唔落鹽,落糖囉!嘻嘻!

    回覆刪除
  4. 咖啡:

    這篇的情節很含糊嗎?我只是嘗試寫一篇兒童適宜的散文小品而已!

    回覆刪除
  5. 情節不含糊,我意思是雖然你沒有交代各人前情的緣起緣滅因由,但知此刻是從心出發!

    回覆刪除
  6. 卡臣:

    你要搵歪歪不時來鞭策我,否則我條鹹根又起!江山易改,鹹性難移!嘻嘻!

    我意想不到你會讚這篇「淡文」!其實我非常喜歡這篇的內容,雖然描寫得很平淡。我原本構思的標題是「平淡是福」!

    回覆刪除
  7. 咖啡:

    這篇故事,在我靈感到時,就是此文的第一段,所以就不再往前再描述了。

    我的故事情節是已婚的衛明,喜歡了他好友桂生的女友。而桂生卻冷落了女友綺華,他時常找衛明去照顧她。事情慢慢被衛明的妻子發現,他們便鬧離婚。

    然而桂生依然找衛明去關照綺華。綺華對衛明日久生情。在她住進醫院時,是一個人生命中最為脆弱的時刻,此段戀情被急速燃起。綺華知道衛明已是單身,但衛明卻顧忌綺華是他好友的女友,所以他便採取逃避的方式,去壓抑他內心的戀意。這就是我構想這個故事的大綱了。

    回覆刪除
  8. 卡臣:

    新年快樂!春意綿綿!春色無邊!

    回覆刪除
  9. 佛爺,呢篇小品証明咗你寫細膩深情嘅故仔原來係咁出色(跳出色情),我嗰篇拙作邊有咁大威力呀。

    文中兩人响病後互相扶持,彼此嘅情傃透過雙手嘅接觸傳達,勝過一下嘅翻雲覆雨。

    最後,祝你新年快樂!新女越多!

    回覆刪除
  10. 感動!

    男人係咪最鍾意逃避想愛又不能愛的人?

    回覆刪除
  11. 佛爺︰

    既然大家都講,我都講埋一份喇!你果種形象真係好突出,最初睇你嘅網誌時,仲以為自己入咗果啲網站:p 哈哈!

    新年快樂!

    回覆刪除
  12. 歪歪:

    你真係讚得我好開心!嘻嘻!不過咁,我真係比你篇「重生」感染,才突然想到寫一篇無鹽小品。老實說,你描寫得細膩過我,文筆也絢麗過我!

    回覆刪除
  13. SKII:

    你這個問題,我比你考起!

    我猜想,若果是玩世不恭的男兒,他們不會放過任何身邊的獵物。而一位對愛情認真的男生,就會逃避他心儀,卻不能有愛情結果的夢中人。不知你是否同意?

    回覆刪除
  14. 咖啡:

    這是我構思過的!愛情博客,多得很!有味博客,也有不少!所以,我就定位在二者皆有。

    我的鹹故笑話,背後也是有引喻的!

    況且,有情無慾,是宗教和道德觀,只是超自我,不合作人性!有性無情,是動物原始本能,不是享有靈性的人類。而且,只有性,人會變得空虛和孤獨!

    回覆刪除
  15. 佛爺:

    去了珠三角幾天,回來後要追回很多東西,今天重新細看,很有情味的言情小說。

    內容告訴我,感情是要經營的,變化每刻裏都在撩動,謝謝你給我們一個出色的描劃!

    回覆刪除
  16. 校長:

    「感情是要經營的,變化每刻裏都在撩動,」

    謝謝你給予的總結!我是從小時候聽過的一些感情事,想到這個故事的!後來我才知道,愛情是有條件的。但你的總結,更為精確!

    回覆刪除
  17. 佛爺,雖然感情世界是沒有邏輯的,但你又說得好有邏輯,如此說來,愛的逃兵也許是好男人!

    也喜歡校長的“總結”。

    回覆刪除
  18. SKII:

    哈哈!未「上」就逃便是好男人,趙完鬆就是壞男人!嘻嘻!

    回覆刪除
  19. 佛爺,係喎!「趙完鬆」就唔駛問,一定係衰人添喇!

    回覆刪除
  20. SKII:

    所以一種行為,如愛的逃兵,也要看它的性質,才可決定好與壞!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