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12月14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八十四)


世上只有思想發達,頭腦簡單的人,才會認為每件事情發生的個中因由,只有非黑即白。大男孩精神受到困惑,就是因為他認知到世上沒有任何事件是非黑即白的。

他深深地感覺到靜怡是要從他姊姊懷裡,奪回頌楊。雖然他不認同靜怡此時的慾望,但他內心並沒有怪怨靜怡。他認為靜怡在婚前被橫刀奪愛,她對婚姻制度已經幻滅,這完全是正常的。他不可能叫靜怡相信婚姻,從而令她停止搶奪的行為。況且,頌楊身邊還有海茹,大男孩是沒法保護著他姊姊的家庭幸福的。

甜品和生果放上檯面時,頌楊叫侍者不要分配食物,他自己站起來分配了甜食,他知道靜怡喜愛吃什麼的。他把第一碟甜食放於靜怡面前,靜怡有點詫異,但她很快便臉露滿足的微笑。她知道頌楊的心已經開始被她再次勾上了。

頌楊跟著才問其他人要吃什麼?他才照顧賓客的喜好,從而分配食物。大男孩凝視著他姊夫彬彬有禮的神態,越想越覺得不是味道:頌楊很明顯地要索回靜怡的歡心。頌楊又不是主人家,為何他無故擔當了主人家的角色?

其他人見到頌楊的積極行為,以為他是為了自己的生意而鋪路,用意是討好他人,沒料到這位揚言為了女兒而投入環保事業的精英,此刻只是為了挑逗一位女生的情懷。

大家在食甜品時,頌楊不時在吹噓他自己在過去一年的業績,他仿似是初墮愛河似的,要在靜怡心底裡豎起英雄的形象。

襄王有意,神女有心!大男孩看見他姊姊的婚姻已經岌岌可危,但他可以做到什麼呢?

宴會已經到了尾聲,尚權以麥克風致謝賓客參加這個宴會後,各人便準備離去。曲終人散本是尋常事,但糾纏不清的情懷卻在滋生著一些依依不捨的心緒。

棋頓突然吞吐地問靜怡:『今晚是否有人送你回家?』

靜怡頓感詫異和尷尬,她沒有料到膽怯的棋頓竟然敢張口問她。

她未想到如何回答時,頌楊馬上對靜怡說:『若果沒有人送你回家,我可以代勞的。』

棋頓立即垂下頭,默默無語。

靜怡隨之對棋頓說:『我要先返回公司,沒有那麼快回家的。』

大男孩跟著向棋頓說:『我要把投影機等設備搬回公司的,我會送靜怡回家。』

雖然大男孩的說話是對著棋頓說,但他是要說給他姊夫聽的,以便頌楊沒有藉口送靜怡回家。

棋頓跟著站起來,失望地向靜怡說:『那麼我先行離開,再見!』

其他人便跟他道別,但他似乎完全沒有聽見,垂頭喪氣地踏出了宴會廳。

大男孩的心情是矛盾不堪的:他對自己的胞姊從靜怡懷裡奪去頌楊甚為氣憤,但卻不願意見到他姊姊婚姻破裂!

然而,大男孩的意願並沒有達到目的。一位女人的醉影,突然出現在頌楊與靜怡之間,她以手勢示意靜怡移位至棋頓的椅子。靜怡坐了在棋頓的座椅後,她便拖拉靜怡的椅子至頌楊身邊,然後坐下。跟著醉倒在頌楊的肩膀上,醉醺醺地說:『我 ..... 要你陪我!』

頌楊頓感尷尬之餘,轉頭望過她的檯子,她身邊的男人,周老闆,已經不見蹤影。

靜怡也同時發現周老闆已經離開了。她便向頌楊說:『你不如送海茹回家吧!她飲至如此醉。』

頌楊聽後,神色由尷尬轉成詫異,他覺得靜怡真是成熟了,和更為明白事理。但他來不及反應,醉女又再胡言亂語:『我 ..... 要去樓上開房!』

她跟著昏倒在頌楊的肩膀上。

靜怡神情平和地對頌楊說:『你讓她躺一會,然後才送她回家吧!』

愛你的女人,不會妒忌你的肩上,被另一位女人枕著,只有精明的男兒,才會有如此超世思想。

此時綠珠對大男孩說:『我們去收拾投影設備吧!』

大男孩正在呆思,他是想阻止頌楊送海茹回家的,但他想不出任何藉口。他唯有站起來,與綠珠一同去收拾設備。

李老闆、李太、林先生和林太也陸續地離開,檯子只剩下靜怡、頌楊與海茹三人。

靜怡跟著對頌楊說:『我和你一起扶海茹至酒店大堂,然後你去取車,送她回家吧!』

他們合力扶起海茹,乘坐電梯至酒店大堂,走至近大門處的一張梳化椅時,周老闆剛從酒店門外走進來,向他們二人說:『謝謝你們扶海茹下來,我的車子已經停在外面,可否幫忙扶她上車?』

他們便扶海茹上車,周老闆連聲道謝才驅車離開。

頌楊隨之對靜怡說:『我送你回家吧!』

靜怡從容地回答:『不用了!謝謝你!我還有點事要幹。再見!』

她跟著轉身,步向電樓梯。頌楊依依不捨地凝視著熟識的背影,直至她消失在電樓梯的頂端,他才轉身,失落地推開酒店的玻璃門。

靜怡返回宴會廳後,大部份賓客已經離開。她走至尚權和賢明處,尚權對她說:『今晚你的表現很好,尤其是與頌楊合作的一幕。周老闆下星期三中午有一個小型宴會,他要借你跟頌楊一同做司儀,到時我再跟你說詳情。』

靜怡聽後,頓感愕然,她以為沒有機會再碰上頌楊了。

她謝謝老闆的讚賞後,便走至房間,打算與大男孩和綠珠一同收拾設備。

靜怡踏進房門,她看見綠珠站立著,以不捨的眼神望著跪在地上收拾東西的大男孩,她頓時窺見女兒家的心事。

她隨之對他們說:『我去外面看看有什麼東西要收拾的。』

過了一會,他們把所有裝備放上手推車,走至停車場,放進了七人的車子。尚權坐了在前座,他們三人便上了後座位,最後一排放滿了設備。

車子離開停車場,駛上馬路時,各人已很疲累,沒有再說話,只有綠珠還在逗大男孩在閒聊。

他們第一站到了綠珠家,綠珠下車時,靜怡微笑地對大男孩說:『你送她上樓吧!不要談太久,我們還有慶功宴的。』

賢明跟著轉身向大男孩說:『我們待你回來。』

大男孩沒有在綠珠家門逗留,他很快便返回車子,車子便繼續向公司駛去。

他們到達公司,卸下設備後,靜怡向尚權說:『老闆,你們先行回家吧!不用待我們了,我們放下設備後,便會自行回家的。』

尚權和賢明便驅車離去。

大男孩和靜怡把設備放回公司,他們返回街上時,走了數步,一隻手從後拍著靜怡的肩膀。他們轉身,棋頓望著靜怡,欲言又止。

靜怡雖感詫異,但她遲疑了一會後,對大男孩說:『你不如去隔鄰的便利店逛一下,看看有什麼東西要買!』

大男孩以疑慮的眼神看著靜怡,沒有離開。

靜怡再對他說:『去吧!這裡是大街大巷,不會發生事故的!』

大男孩才離開,走進便利店。

棋頓便吞吐地向靜怡說:『不如讓我送你回家吧!』

靜怡禮貌地回答:『不用了!俊生會送我回家的。』

棋頓堅持:『你讓我送你回家吧!』

跟著他雙手快速地捉著靜怡的雙手,然後激動地說:『靜怡,我知道你是喜歡我的!你只是礙於雪月在我身邊,你才不敢親近我。其實你不要介意,我和雪月是沒有感情的,我只是愛你而已!就算雪月發見我和你在一起,她也不會介懷的。』

靜怡驚訝地呆望著他,沒有回答。棋頓跟著試圖以雙臂擁抱靜怡,靜怡便立即把他推開。

棋頓隨之歇斯底里地說:『靜怡,全世界的人也看不起我,只有你對我另眼相看,我知道你是欣賞我的。你何不給我一個機會,也給予你自己一個機會,讓我給你帶來幸福和歡樂。我知道你未曾結婚的,你手上戴的戒指是用來騙人的。我知你心裡只有我,沒有其他人的!』

棋頓隨即蹲下,雙手掩臉痛哭流涕。

靜怡不再驚恐,她以憐憫的眼神望著可憐的棋頓,沒有回應他任何說話。

片刻之後,大男孩走回靜怡身邊。靜怡才對棋頓說:『你站起來吧!我們送你回家。』

棋頓再飲泣了一會,跟著才站起來,垂頭沒有作聲。靜怡便從手袋取出紙巾,給他抹去淚水。

一會兒後,靜怡對大男孩說:『我們叫的士,先送他回家吧!』

他們截了一輛的士,送棋頓回家。靜怡坐了在前座位,大男孩和棋頓便坐了在後座。

棋頓的家位於一座高尚住宅屋苑。棋頓以鎖匙打開單位的門時,雪月正欲關上客廳的燈。她十分愕然地問:『為何你們會送棋頓回來?』

靜怡回答:『他可能喝醉了,我們在街上遇見他。』

雪月跟著怒罵棋頓:『你去洗澡後,才返回你自己房間睡。』

她隨之轉身,步向自己房間,然後關上門,跟著傳來鎖門的聲響。

他們離開了棋頓的家門,踏入電梯後,大男孩感慨地問:『為何年輕夫妻也會分房而睡的?』

靜怡沒有回答。

大男孩跟著自己回應自己的問題:『可能二十一世紀的夫妻關係,已經返回十九世紀的維多利亞時代吧!』

靜怡仍然默然不語。

他們便默默無言地步向地鐵站了。

待續.....

6 則留言:

  1. 卡臣:

    咁你睇街頭賣藝表演,有無打賞比人架!嘻嘻!

    回覆刪除
  2. 唉,我還未經歷過可以令我下跪的愛情,是我不夠福份了 :(

    回覆刪除
  3. >>靜怡在婚前被橫刀奪愛!

    不全是的!以我記得,是她和頌楊之間的愛情已去到一擊即破的階段了。:)

    回覆刪除
  4. 校長:

    我也從未見過有人向女生跪下的,只在電視或電影中看到。嘻嘻!

    回覆刪除
  5. 咖啡: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靜怡是看不見她與頌楊的衝突所在,從而被大男孩的姊姊乘虛而入的。而大男孩更加沒法知道靜怡和頌楊的分歧,所以,靜怡和大男孩也會認定,是大男孩的姊姊橫刀奪愛的。

    為何要找社工或婚姻問題專家去調解兩性關係呢?因為他們才可以從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去找出問題的所在。而這些兩性關係的專家,本身受著情困時,也很難找出自身問題所在的,因為他們是當事人時,便會瞎了眼的。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