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11月23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八十一)


頌楊坐下後,他取出手機,打電話回家:『老婆!我今晚被主人家留下吃飯,要遲一點才回來。』

他掛線後,李太對他說:『你那麼顧家,真是一名絕種好男人啊!』

頌楊禮貌地回答:『沒什麼的!我也不想太太擔心我而已!』

李老闆和他隨之談起一些環保的議題。

大男孩卻在憂心地思索,沒有理會他們的偉論。他以為頌楊演說完後便會離開的,萬萬沒有料到頌楊會被海茹留下來。

一會兒後,第七味菜放上檯子,把他從沉思中喚醒來。最為緊張靜怡的棋頓,望向綠珠,以左手指著靜怡的座位,問:『你是否要拿一些食物給她?』

綠珠回答:『不用了,她說沒胃口!』

棋頓:『她很嚴重嗎?』

綠珠:『她好像是心事重重似的。』

棋頓聽後,便垂下頭,沒有再作聲了。

綠珠跟著輕聲對大男孩說:『還有兩次產品介紹,但最後一個介紹,有不少灰色地帶,需要靜怡來主持,我是撐不下去的!』

大男孩遲疑了一會才回答:『我去看一下她!』

大男孩隨之離開了座位,他去問侍者取了一杯橙汁,然後走往房間。

他打開房門時,見到靜怡以手掌撐持著額頭,手肘壓在椅子的扶手上。

他進入房間後,立即把門關上,走上前把手中的橙汁放於檯面。然後蹲下,輕聲地問她:『你怎麼樣了?』

一句簡單的問候語,令陷入抑鬱不堪的靜怡飲泣起來,她沒有回答他。

大男孩從檯面取起她的一包紙巾,拿出一張紙巾遞上給她。

往日的回憶,一張開朗的臉孔,一雙曾經鼓勵過他的眼睛,一副神采飛揚的模樣,如今卻落幕不已,教他心酸!

頌楊未出現之前,他還以為靜怡已經從傷痛中復元過來,絲毫沒有料到,她那刻骨銘心的痛楚,仍然埋藏於心底。

片刻之後,靜怡氣憤地說:『我有什麼比不上你家姐?他竟然說他投入環保事業,是為了他與你家姐所生的女兒,簡直是胡言亂語。』

大男孩:『我知道他在撒謊。』

靜怡:『我早已跟他說過,著他不要脫離現實,他就嫌棄我。他現在又不是走回我著他走的道路嗎?』

大男孩:『這是他逼不得已的。』

靜怡氣憤地問:『什麼逼不得已?』

大男孩遲疑著,他不知道是否應該把事實告訴她。

片刻之後,他嚴肅地說:『他父親的公司倒閉了。』

靜怡頓時目瞪口呆:『為何會這樣的?』

大男孩:『他們結婚後不久,爆發金融海嘯,他父親公司的產品被外國以不合規格為理由,大量退貨。』

靜怡垂下頭,沒有再作聲。一段意料不到的消息,教她踏出了抑鬱與憤恨的心境。

愕然的心緒過後,一種條件反射的迷信心態在滋生:她為大男孩姊姊嫁了頌楊後,頌楊便家道中落而交集著詫異和挖苦的思緒。

現實世界,商業社會,受薪階層,老闆是不會姑息員工的過份情緒的。房門之外,是一個爭奪產品市場的重要宴會,是一場戰役,沒有人情,只有利益!大男孩擔心,靜怡可能會為這一役的情緒崩潰,而喪失這份工作。

大男孩沉默了一會,輕聲向她說:『他逃婚,是他不對,又不是你做錯,你不用避開他的。他現在坐了在我側旁,我也可當作若無其事的。』

靜怡聽後,抬起頭來,再次目瞪口呆看著大男孩,問:『為何他沒有離去?』

大男孩:『他正想離開時,海茹著他留下,擔心他肚子餓,賢明便讓他坐於我們的檯子。』

靜怡遲疑了一下:『為何海茹那麼關愛他?』

大男孩:『我以前並不認識海茹,所以不清楚,但從海茹的神緒,他們似乎曾經有過一段曖昧關係。』

靜怡:『他可能曾經利用過海茹!簡直不知所謂!』

大男孩:『我也是這樣想。』

靜怡跟著冷嘲熱諷地說:『你家姐今次真是報應了。螳螂捕蟬,海茹在後!』

大男孩沒有再回答。一會兒後,才說:『你今晚的表現一直也很好,我也知道你十分關切地幫助綠珠。如今只差兩次產品要介紹,壓軸的一次,會很具挑戰性的。你可否復元,踏出你的靈魂陰霾,走向銀幕的前端,重拾你的自信呢?這是也可讓他知道,你是可以在人生舞台上重演的。』

她垂下頭,沒有回答。

大男孩遲疑一會,以親切的語調再說:『靜怡!你是一位我仰慕的大姐姐!我想不到任何理由,你被絆倒後,會站不起來的。』

他隨之站起來,轉身離開房間。他把房門關上時,見到靜怡目光呆滯地在沉思。

靜怡在房內,突然又哭泣起來。她拿起紙巾,拭去淚滴。她呆視著電腦一會,跟著取起檯面的橙汁來飲。大男孩的說話提醒了她,也鼓舞了她。她在抑鬱、怨憤和失敗感中掙扎,試圖重建自我形象!

大男孩回到座位後,綠珠問他:『她怎麼樣了?』

大男孩回答:『我也不知道,最後兩次產品介紹,也可能要你做司儀。』

綠珠:『那麼我們快點兒吃,然後去準備一下。』

棋頓低頭在進食,但他並沒有被頌楊和李老闆的環保噪音所干擾,他是窺聽著綠珠和大男孩的對話的。

片刻之後,他站起來,走向房間。他的手按著房門上的圓形門鎖,躊躇了一會,始終提不出勇氣,去轉動那個門鎖。他垂頭步回自己的座位。

棋頓的行為,被聆聽著頌楊在說話的李太,完全窺視在眼內。

綠珠初做司儀的表現不太差,他們的三人組合十分和諧,尚權和賢明也不再過問了。

綠珠與大男孩吃完後,便一同離開座位。他們走至投影機處坐下,在商議如何表達最多灰色地帶的最後一次產品介紹。

然而,他們並未找到妥善的方法時,尾二的產品介紹時間已到,但這次只是介紹一件簡單的產品,他們並不擔心。

綠珠走向銀幕時,大男孩便通過電腦,通知在房間裡的靜怡。投影機的燈光亮起時,機頂上的鏡頭也轉動起來。

此次介紹的時間較短,在接近尾聲時,頌楊突然走至銀幕,他待綠珠說完,便從綠珠手中取過麥克風,跟著大讚該件產品的環保效益。

頌楊講完後,他返回座位時,靜怡打開房間,她從頌楊的背後,靜悄悄地溜出了宴會廳。大男孩見狀,馬上站起來,尾隨著她。

他們走至宴會廳外不遠處時,大男孩趕上了她,在她背後問她:『你是否要回家?』

靜怡轉身,以堅定的眼神回答:『大姐姐要做一場好戲給他看!我要先去洗手間整理一下。』

她說完後,沒有待大男孩回應,便轉身繼續步向洗手間了。

大男孩以欣賞的眼神,望著她那高貴的背影消失在遠處,他才轉身離開。

他返回宴會廳,走向站在投影機旁的綠珠。綠珠隨之問他:『她會回來嗎?』

大男孩從容地回答:『她已經沒大礙了!可以回來做壓軸的介紹。』

綠珠和大男孩返回座椅後,頌楊、李老闆和林先生三人,又在熱烈地討論環保事宜。

過了一會後,頌楊的手提電話響起來,是他妻子打給他的,問他何時才回家?

此刻海茹拿著酒杯走至頌楊右邊身處,她站了在他身旁的上菜位,側身面向他。靜怡剛巧回到她的座位,其他人便禮貌性地慰問她,只有頌楊在講電話,他的視線也被海茹的身體阻擋了,所以他看不到靜怡。

座位圖

頌楊講完電話,把電話放於檯面後,海茹拿著酒杯,向他說:『恭喜你啊!你的環保議題,幾乎每檯子也在討論。』

頌楊頓感愕然,他沒有料到,海茹對他的姿態,是那麼具「進取性」,竟然明目張膽地走至他身旁祝賀他。他畢竟是有婦之夫啊!

女人狩獵,從不畏懼俗世的眼光!

頌楊雖然面有難色,而且神情尷尬,但他不敢怠慢,匆忙拿起酒杯。

他微笑地站起來時,眼睛上升至過了海茹的肩膀之際,被海茹背後熟識的臉龐,嚇至神不守舍。近乎休克的狀態,使他手中的酒杯傾倒了。

海茹立即放下酒杯,取起餐巾,抹著他身上的紅酒。她一邊抹,一邊對他說:『為何你那麼不小心呀?』

正在與李太閒聊的靜怡,隨之站起來,她走去問侍者取多幾片餐巾,然後遞給海茹。

靜怡以平淡的眼神,看著海茹跟頌楊抹掉衣服上的酒跡。然而,頌楊的眼睛,卻避開了靜怡的視線。

海茹為頌楊抹乾衣衫後,侍者換了一隻新酒杯給頌楊,兼而為他添加了酒。

海茹再與頌楊碰酒杯,她飲著酒時,沾沾自喜,以甜蜜蜜的眼睛,柔情地看著頌楊。她以為頌楊的失儀,是她的溫婉所致。她在甜思,頌楊仍然為她而神魂顛倒的。

片刻之後,海茹轉身向著靜怡,她伸手指著頌楊:『他是一名才華洋溢的環保專家,名叫頌楊。』

靜怡走前少許,向他伸出手:『我叫靜怡!是今晚的司儀。很高興認識你啊!剛才因為有點兒不適,才離開了一會。』

頌楊矜持地伸出手與靜怡握手。他慶幸靜怡沒有與他相認,否則可能打破了他「絕種好男人」的生意商標。

靜怡很想知道為何海茹會認識頌楊,她隨口問海茹:『你認識他很久嗎?』

海茹從容地回答:『差不多三年了。那時我第三次離婚,心情不佳,朋友介紹,便參加了他的環保聚會。』

靜怡聽後,衝口而出:『什麼?你那麼短時間離離合合,不會對婚姻產生恐懼感嗎?』

海茹漫不經心地回答:『有什麼不妥?兩個人一起要靠感覺呀!婚姻是內衣;感覺是外衣!內衣可有可無,外衣就一定要大方得體的!』

靜怡望著這位「不穿內衣」的女人,啞口無言!

她返回自己的座位後,「不穿內衣」的女人便向頌楊說:『遲些才找你,我有朋友要推廣她的新款環保內衣。』

海茹離開檯子後,靜怡問李太:『你是否認同她的內衣與外衣的婚姻見解?』

圓滑的李太回答:『各人有各人的生活方式。』

李太遲疑了一會,先望向棋頓,再轉向靜怡:『明晚是我們結婚週年記念,在家有一個小型宴會,你們有沒有時間來參加?』

棋頓的臉隨即轉向靜怡,他沒有回答。

檯子的兩個男人的腦神經頓時受到刺激:李老闆背脊立即冒出汗來;頌楊馬上望向棋頓。

靜怡婉轉地回應:『謝謝你的邀請!我明晚也有家庭宴會,所以沒法參加你們的週年婚宴。』

靜怡的平靜教頌楊感到恐慌!他在苦思著,把她過往的行為作抽絲剝繭地分析,生怕她有甚麼復仇詭計。

男人做錯事,女人會若無其事,男人反而更覺可畏!

此刻頌楊突然發見靜怡手上戴的戒指,為何會跟他當年準備與她結婚的戒指相若?忐忑不安和心煩意亂的他,竟然掉轉思考方向,心想:莫非她虛擬自己已經嫁了他?對他仍然一往情深,餘情未了!

男人!在思考感情生活時,往往是自私心排第一,分析力排第尾!

待續.....

6 則留言:

  1. 卡臣:

    我怕我描寫得唔清楚,驚被人諗歪佐呀嘛!嘻嘻!

    回覆刪除
  2. 佛爺︰

    大男孩家姐可能「腳頭唔好」都被你寫埋,嘿嘿!靜怡啖氣消晒啦!

    阿李太好似好留意阿棋頓喎!難道又有枝節:p

    回覆刪除
  3. 咖啡:

    李太和棋頓無枝節。我觀察到現實中有某類型女人,會同情戇居男。

    「腳頭唔好」係條件反射的一種,就算唔迷信的人,有時都避不了,會相信的!

    回覆刪除
  4. >>男人!在思考感情生活時,往往是自私心排第一,分析力排第尾!

    怎麼...怎麼連我的弱點都寫出來了...

    回覆刪除
  5. 校長:

    我只係寫自己的錯處,無諗過寫佐全世界既男人都做錯既野架!我都係學成龍大哥講野咋!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