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11月16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八十)


一會兒後,賢明走至綠珠和大男孩之間,他著他們走至宴會廳的一角,然後對他們二人說:『環保專家到來後,便重放開始時介紹過的產品,然後說明那些產品是用什麼循環物料製造,跟著讓專家論證使用那些物料,不但可以使地球更圓,而且可以造福子孫萬代,拯救人類的未來。』

賢明交待了細緻的步驟後,他便離去了。

綠珠和大男孩返回檯子,他們又開始進食和交談,大男孩看見靜怡碗裡的食物,幾乎未吃過,他明白她的心情。靜怡在正式註冊結婚前一星期,被棄之不顧,她那時的徬徨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如今要她重拾那段困苦的回憶,吃什麼也沒有味道。

頌楊的到來,靜怡立即要避開他,使大男孩憶起蒼然的往事,雖然靜怡沒有在他面前怪怨過他,但他實在感到內疚。沒有靜怡的鼓勵和關懷,他可能中學畢業已出來工作了。或許,他當年曾經慕戀過靜怡,連他自己也不醒覺到。如今,他仍然為靜怡的茫然情緒所牽動著啊!

他拿起匙羹,垂頭在沉思,棋頓的說話,喚醒了他:『靜怡未食她碗中的東西呀!』

大男孩正想回答棋頓時,心緒不靈的綠珠便回答:『我拿到房裡給她吃吧!』

她隨之站起來,取了靜怡的碗碟,走向房間。

綠珠打開房門,一陣濃郁的藥油味立即散發出來。

靜怡一個人在房內,更加胡思亂想,憶及很多蒼茫的往事。她真的感到暈眩,塗了大量藥油。

綠珠遞上碗碟給靜怡:『你還未吃呀!』

靜怡取過食物,向她說:『我沒有胃口!』

綠珠沒有留意靜怡的說話,憂心忡忡地說:『我介紹了那個環保專家後,跟著應該如何做?』

靜怡聽後,遲疑了一會:『你不用擔心,那些專家會滔滔不絕地大談他們的研究心得。你只要面露笑容向著賓客,不時以明白的眼神,欣賞地望一下那名專家便可,你不用真正了解他在說什麼的。』

綠珠:『那還有什麼要注意的?』

靜怡:『專家說起話來,是不懂得節制的。所以在適當時候,你要稱讚他一兩句,然後轉往下一件產品,否則他會停留在同一話題,不斷循環再造。』

綠珠遲疑了一下:『什麼是適當時候?』

靜怡:『我會提示你,你記得戴上藍芽耳機。』

綠珠:『我已經戴上了。』

綠珠隨之撥開她柔長的秀髮,展示給靜怡看,她已經戴上耳機了。

靜怡便問:『你那麼快便戴上耳機,十分擔心嗎?』

綠珠:『是呀!我第一次做司儀,要對住賓客,兼而跟專家站在一起講話。』

靜怡聽後,頓時失控地說:『專家也不是人一個。你看他是專家,他可能是一位背信棄義、忘恩負義和見異思遷的無恥之徒,你怕什麼?我從來也不覺得專家是有何足懼的!』

綠珠見到靜怡如此激動,誤以為她以踐踏專家來安撫她。然而,這位與綠珠素未謀面的專家,在綠珠心中的地位,已經跌了一大節了。

靜怡的怒火,恰巧地壯大了綠珠的膽子,她的自信心果然大增。

綠珠憂慮的情緒消散了許多,她跟著對靜怡說:『你快吃下那些食物,讓我可把碗碟拿回去。』

靜怡實在無胃口吃,但她不想令綠珠尷尬,把食物原封不動地拿出去。她吃完後,對綠珠說:『你不用再拿食物給我了,我實在不想吃。』

綠珠:『那麼我返回檯子,你休息一下吧!』

綠珠打開房門,賢明正朝著房間走過來。

他進入房後,嗅到濃烈的藥油味,他向靜怡說:『我正想你先把綠珠介紹給賓客,但你身上散發的藥油味那麼重,不適宜走出去,怎麼辦?』

靜怡遲疑了一會:『你不如問一下俊生,他可能有辦法。』

賢明和綠珠便走出房間。過了一會,大男孩和綠珠一同返回房內,他向靜怡說:『一會兒後,你待手提電腦的訊息,然後向著鏡頭介紹綠珠便可了。』

他隨即操作了電腦一會,然後從箱子中,取出一個電腦用、內置麥克風的旋轉鏡頭,他便和綠珠一同離開房間。

大男孩走至投影機處,把鏡頭接駁至電腦,跟著他把鏡頭放在投影機頂端,鏡頭朝向銀幕和司儀的位置。他隨即走回房間,開啟電腦程式,讓靜怡坐在房內,不但可以清楚見到銀幕周圍的環境,而且她可通過電腦,遙控鏡頭的旋轉角度,洞悉四周的情況。


大男孩返回投影機一會兒後,靜怡於房間裡的影像,便出現在銀幕上,揚聲器便播出靜怡的聲音:『各位貴賓,我有點兒不適,所以由綠珠暫代我做司儀,希望大家見諒!』

綠珠跟著拿起麥克風,慌亂地說:『各位賓客,我 ... 我是綠珠,因靜怡有點兒不適,所以我暫代她。等一會,等一會,我們會有一位環保專家來,給大家講一下我們公司的產品,所 ... 所用的物料是對環保有好處的。謝謝各位!』

綠珠放下麥克風後,急忙走入房間,對靜怡說:『剛才嚇壞了我。』

靜怡微笑:『你就當熱身吧!講多一會便會適應的。』

綠珠:『我也希望如此。』

靜怡跟著鼓勵她:『你比我第一次做司儀的表現還要好呀!』

綠珠:『真的?』

靜怡:『真的!你放心吧!你年輕沒經驗,技巧不純熟,人們不會怪責你的。那些男人,只會挑剔一些自信心十足的女演講者,他們會使盡百般武藝,奚落女中豪傑。你,他們會憐香惜玉,表現男兒風度的!』

綠珠聽後,大笑起來。她的心情變得更為輕鬆。

她跟著對靜怡說:『那麼我先返回投影機處。』

綠珠離開房間後,她見到遠處有一張陌生的臉孔,跟賢明和數位男士在交談,她走至大男孩身邊,以眼神問大男孩:『那位應該是環保專家吧!』

大男孩只是向前望,木無表情也回答:『我知道!』

此時賢明揮手著綠珠過去。綠珠走至他們面前,賢明便介紹綠珠給他認識。

大男孩見綠珠離開,他立即以藍芽耳機告知靜怡,頌楊已經到了。

放於投影機上的鏡頭隨之轉動起來,片刻之後,鏡頭停在瞄準著環保專家的位置。若果鏡頭可以發射子彈,環保專家可能會中彈。

他們寒暄了幾句後,綠珠沒有帶專家直接走向銀幕,而是莫名其妙地橫向走向投影機。或許她是有點兒緊張,想藉著一張熟悉的臉孔,來舒緩一下情緒。

他們經過一張位於投影機不遠的檯子後,一位坐於該處的,正在說話的大約三十歲的女生突然轉頭,看著專家的背影。

大男孩的樣子看似木訥,其實他不斷注視著頌楊的動向。當綠珠從後輕拍他的肩膀時,他立即轉身站起來,伸出手,然後對頌楊說:『很高興認識你!』

頌楊見到大男孩,十分愕然。綠珠也沒有留意,她未曾介紹,大男孩已經自動回應了。

她跟著向大男孩介紹:『他名頌楊,是一位環保專家。』

大男孩沒有任何表情。

綠珠跟著介紹大男孩給頌楊。

兩名沒有相認的親戚在握手,頌楊心知大男孩對他的憤恨。但他們的尷尬場面並沒有維持太久,該名留意著頌楊背影的女子,她已經走至頌楊的身邊,對他說:『頌楊,我沒料到來這裡演講的環保專家就是你!』

頌楊臉露詫異之色:『是呀!海茹!我本來趕不及的,但先前的講座提前結束,所以便可以來這裡了。』

海茹跟著伸手往頌楊襯衫的頸部,幫他整理摺曲了的衣領,然後問他:『你近況如何?生意好嗎?』

頌楊:『過得去,不太差!』

海茹聽後,臉露自滿的笑容:『保持聯絡吧!你生意上有什麼要我幫忙,來找我吧!』

頌楊尷尬地回答:『謝謝你!』

海茹:『那麼我不阻擾你了。』

海茹便返回她的座位,綠珠和頌楊也走向銀幕。

靜怡雖然身在房內,但她透過那個內置麥克風的鏡頭,聽到他們的對話。她立即通過藍芽耳機問大男孩:『為何你姐夫會認識海茹?』

大男孩:『我也不清楚,我不認識她。』

靜怡的問話,使大男孩意識到,剛才海茹跟頌楊交談時,語調含溫,眼神含情,嘴唇含蜜,舌頭含糖,而頌楊卻面有難色。大男孩隨之轉頭望一下背向著他的海茹,她身邊坐著一位頭頂光禿禿的花甲男人,相信是她的父親。大男孩記起,男人和賢明的父親尚權,在宴會開始前,閒聊了很久。他頓時在想,莫非他姐夫在婚後,曾與這位太子女有過一段曖昧關係?她,是否曾經助他,從空洞的環保理論,走進實質的環保事業呢?

隨著綠珠的聲韻,大男孩從思索中醒過來。

她介紹了頌楊後,他便開始說話:『各位貴賓,相信大家對環保也有認識,但環保的重要性,不是在於為了我們自己,更重要的,是為了我們下一代。』

頌楊跟著取出一部有大型顯示屏的手提電話,按動數下後,便把顯示屏向著賓客,畫面是一位兩歲女孩的面容。然後他自信地說:『我勤奮工作,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我女兒,她才是我的老闆啊!每位有責任感的家長,都要讓自己的兒女得到最好的照顧,在健康的環境中成長。所以,為了我的下一代,我投入環保事業!在座很多位也是老闆,但你們的真正老闆,就是你們的兒女。你們辛勤地工作,也是為了你們的下一代啊!』

此刻全場報以熱烈的掌聲。

然而,靜怡在房間裡,透過電腦鏡頭看著他的開場白,悲憤交集,哭了起來。大男孩從他電腦的一個小視窗中,見到靜怡在飲泣,他也頗為心酸,但他不能離開座位,走入房間去安慰她。

頌楊把手提電話放回口袋後,繼續說:『今晚我站在這裡,是因為這家企業是以環保為大前提,以循環和環保物料生產它們的產品,它們把盈利放在後面,拯救地球放於首位,這是一家有社會責任的企業。』

靜怡聽後,呆望著電腦,她懷疑自己神經錯亂,眼前的講者,是頌楊嗎?他是否思覺失調?三年不見,竟然說企業有社會責任?

頌楊繼續在說他的救世言詞時,靜怡便叫大男孩,把投影在銀幕的公司商標,轉成一件產品的圖像。她跟著對綠珠說:『專家停了說話時,你立即謝謝他如此溫情的開場白,然後介紹銀幕上產品的製造物料,讓他繼續發揮專長。』

靜怡坐在房內,猶如一個控制中心。她雖然愁眉不展,情緒動盪,但她不需要面向賓客,她仍然有一份能耐,可以撐持大局。

綠珠的緊張情緒慢慢平靜下來,沒有人注視到,她的柔滑長髮的裡面,是有一隻藍芽耳機的。靜怡不時在指示她在適當的時候說話,她忘記產品的製造物料時,靜怡也提醒她。大男孩通過藍芽耳機,知道綠珠的穩定技巧,是靜怡的慷慨所致的。

當專家在發言時,綠珠站在一旁,也覺靜怡的司儀技巧純熟。而且靜怡對「專家」的脾性,瞭如指掌,她心裡也驚嘆靜怡的「專業」啊!

愛過你的女人,不會忘卻你的性格!


頌楊演講完畢,綠珠鳴謝他!跟著全場鼓掌!

此時坐於海茹側旁的男人向海茹說,他要去洗手間。男人隨即站起來,步出宴會廳。

頌楊步離銀幕時,沒有留意賢明走向他,想跟他道謝。他不知何故地,朝著投影機與海茹之間的通道走去。或許,他是想跟大男孩道別吧!

然而,海茹跟著站起來,把他攔截了。

她以關切的語調問頌楊:『你今晚是否已經用膳?』

頌楊:『我今晚根本未有時間吃飯啊!』

海茹:『那麼你不如留下吃一點東西吧!』

此刻賢明已站立在他們身邊,而綠珠和大男孩也望著他們在說話。

頌楊有點不自在地回答:『我妻子會留飯菜給我回家吃的。』

海茹的好意,在眾目睽睽下,被赤裸裸地拒絕,她頓露不悅的神色。

機靈的頌楊,立即改變口吻:『我留下是沒有問題的,但這裡也沒有預留席位給我呀!』

女人要留下男人,男人是找不著藉口的!

海茹隨之問賢明:『你有沒有可能找一個位置給他?』

賢明四處張望,他的眼睛停留在大男孩的檯子上,但他不敢作聲,因他不知林先生和李老闆等人,是否介意加多一位在他們的檯子。

林先生見到賢明面有難色,他想正說話時,好沾專家光彩的李老闆立即對賢明說:『沒有問題的!我們這張檯子那麼寬鬆,就開多一席位在這裡吧!』

其他人也點頭同意。

片刻之後,侍者加了一張椅子和餐具在大男孩和靜怡之間的位置。頌楊騎虎難下,唯有坐下。

猛虎柔情!試問男人如何能逃出她那凶悍而溫馴的愛爪呢?

待續.....

6 則留言:

  1. 在咁多觀眾面前present
    係人都一定緊張啦

    回覆刪除
  2. 卡臣:

    你演舞台劇,一定好輕鬆。若果係我,會嚇到賴尿呀!

    回覆刪除
  3. >>猛虎柔情!

    女人對她愛的人,應會是這樣的。

    佛爺,你主修心理學的?

    回覆刪除
  4. 咖啡:

    係!我是主修心理學的,但我沒有讀過文學。所以我對文學是一無所知的!

    為何你可以從此篇帖子看出來?因寫小說,依靠感覺和直覺,心理學是靠科學實驗的,不能以感覺做結論。這是很多人的誤解,以為讀心理學可以睇「穿」心。

    我讀過一科「性學」,所以略知正常的性心理範疇。我的文字出位,其實並沒有出了正常的框架!

    回覆刪除
  5. 佛爺︰

    你寫的文可見一斑!
    你在心理描述上超越了一般的文學色彩。

    回覆刪除
  6. 咖啡:

    我只看過幾本十九世紀的歐洲翻譯小說,我以為寫小說就是這樣寫的,無想過出了文學的範疇。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