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11月9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七十九)


過了一會兒,大男孩從房間返回座位,靜怡才從沉思中清醒過來。她發見李太在注視著自己,有種侷促的感覺。

她便拿起公匙,從大碟中取了一些食物,然後轉頭少許,問李太:『你再吃多一點吧!』

李太搖頭表示不需要了。

她隨之對大男孩說:『那麼你再吃多一點吧!』

大男孩點頭,她便把食物放在大男孩的碗中。

* * * * * * * * *

當年大男孩提議的一次旅行,出發點是為靜怡和她的男友解困,也為他自己失戀的胞姊解悶。怎料結果是他姊姊邂逅了現在的夫婿,靜怡卻失去她的心中至愛,留下了一名見證她與前度男友曾經相愛的結晶!

然而,靜怡並沒有怪責大男孩,她認為大男孩的動機是善良的。而且大男孩由始至終,也站在靜怡的一邊,他也認定自己的姊姊是橫刀奪愛,沒有想過有部份原因是受了一段錯綜複雜命運的擺佈。

數年前,大男孩截的士送靜怡回她父母家,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大男孩送靜怡至大廈的樓上,直至她父母家的門處。靜怡取出門匙,準備打開鐵門時,大男孩從後吞吐地問她:『你是否會埋怨我?』

靜怡隨即轉身,雙眼通紅,跟著把頭伏在大男孩的肩膀前,痛哭流涕,泣不成聲。大男孩伸手往她的背後,按在她的肩膀上,沒有再說話。他知道靜怡若果曾經怪怨他,也已經原諒他了!

那夜大男孩回到家,他姊姊已經離開。他把自己關在房內,取出靜怡和她男朋友的精緻結婚請帖,百感交集,呆望了一小時。

大男孩姊姊是從大男孩口中,才得知靜怡將與男友結婚的消息。

一顆填補了她失戀空虛的靈魂,一張教她重拾生活意義的臉孔,她不能讓他白白溜走。他是她的!

大男孩姊姊在出嫁前,是獨個兒住於大男孩現在的住所的。她從靜怡男友口中,確知他們快將成親的事實後,她決心孤注一擲,使出女人最厲害的武器。

一個環保的講座後,靜怡男友跟往常一般送她回家,這已經是一個習慣。

他們走至大男孩姊姊家的大廈門時,大男孩姊姊翠芳,向靜怡男友頌楊說:『你送我那麼多次回家,我也沒邀請你上我家坐。』

其實頌楊每次送這位真正了解他理念的女生回家時,也依依不捨。翠芳如此說,他便點頭回答:『沒問題!』

翠芳雖然引狼入室,但她仍然有所顧忌。因她不是要跟靜怡分享頌楊,而是要把整頭「狼」吞嚥!

他們進入家居後,翠芳著頌楊坐於梳化椅處。她準備去煲茶時,頌楊突然對她說:『我忘記了今晚約了海外的環保朋友交談,我可否用你的電腦?』

翠芳點頭後,她便走至手提電腦前,開啟電腦,然後向他說:『我去廚房煮茶。』

電腦啟動後,顯示屏的背景圖片,是翠芳和頌楊在半年前的一個環保講座中的合照。這是翠芳的意外收穫,她不是故意讓這張照片給頌楊發見的。然而,翠芳站於房間的另一端,知道頌楊呆望著這張照片。

一會兒後,頌楊打開視像通話程式,與他的朋友談話。

十分鐘後,翠芳把熱茶放於電腦桌上,頌楊向她點頭道謝後,隨手拿起茶來喝。對方知道有人在他身邊,便跟他說不阻撓他了。

頌楊隨之回答:『不要緊!我在一位環保知己的家裡,比在我自己的家還要來得自在!』

翠芳是沒有周詳計劃去俘虜頌楊的,她只是摸著石頭過河,見步行步而已!

她走至衣櫃處,轉身少許,看著頌楊滔滔不絕地跟對方談著環保事宜。頌楊的神色,非常輕鬆和自然。她想起頌楊每次送她回家時,也埋怨靜怡不明白他的宏偉理想。她打開抽屜,躊躇了一會,取出一套事先預備好的性感內衣褲,然後走進浴室。

翠芳沐浴完畢後,走至頌楊身後不遠處站立。那位置剛離開了電腦鏡頭的覆蓋範圍。

一陣玫瑰沐浴露的芳香,飄揚至頌楊的鼻孔,使他不其然向四周張望。

他頓時大吃一驚,立即跟對方說再見。

頌楊站起來,走至披上黑色絲絹,內裡戴著一個黑色絲質胸罩,下身穿著一條黑色綁帶比基尼內褲的翠芳前,目瞪口呆!

他們四目相投了一會,翠芳以顫抖的聲音問頌楊:『你是否願意為了一位明白你的女人,而取消一個教你終身遺憾的婚禮?』

頌楊凝視著翠芳微微顫慄的嘴唇,他雙手失控地繞在她的腰背,他自己的嘴唇,在片刻之間,撫慰著一張期待中的紅唇。

一會兒後,兩張熱唇微微分開,頌楊輕聲地回答:『你的真情表白,給我認知道,我是不該去做一件好像是順理成章,卻教我此生遺憾的事。』

他隨即以雙手,脫去翠芳披在身上的黑色絲絹,然後把她抱起,她雙手隨即繞在他的頸後。他把一顆散發香氣的玉體,抱至床上。

頌楊面對閉上眼睛,芳香而嬌柔地等待的胴體,他除下衣物,一絲不掛地壓在翠芳只有乳罩和內褲的身上。他的嘴唇,飢渴地吻著她的頸項和耳垂,然後慢慢地移至她的胸口,吻撫著她那半裸露的軟綿綿乳房。一會兒後,他那貪婪的的嘴唇,吸吮著翠芳的餓唇,兩張濕透了的火唇,在互相搓揉著,翠芳的雙手,緊緊地摟在頌楊的背部,床上緩緩地瀰漫著陶醉和享受的呻吟聲。頌楊被翠芳,徹底地掠奪了!


頌楊離開翠芳家門時,輕吻她的額頭,然後對她說:『我是一名負責任的男兒,我會盡快跟她脫離關係的!』

翠芳聽後,喜吻他的嘴唇,然後向他說:『我深信你是情義兩全的!』

翠芳心中的「義」,是女人的定義!

那夜頌楊回到家已經是凌晨二時多,他躺下床上,睡眼惺忪的靜怡問他:『為何你那麼晚才回來?又關了手提電話,我十分擔心你呀!』

頌楊望著她,沒有回答。

片刻之後,他吞吐地對靜怡說:『不如我們取消婚禮吧!』

靜怡頓時清醒過來,她立即問:『你說什麼?』

頌楊平靜地回答:『我是為了大家好,以免將來互相折磨!』

靜怡有點激動地問:『你今晚是否與翠芳在一起?』

頌楊把眼神移離靜怡,沒有回答。

片刻之後,靜怡哀怨地說:『我可以原諒你今晚的事情!』

她隨即哭了起來。頌楊伸手在她的背後,擁著她在自己的胸膛。

一會兒後,靜怡熱吻著頌楊,他們跟著交歡起來。

這是他們分手前最後一次歡愉,靜怡故意不讓頌楊設防,她希望藉著一個他們的孩子,來挽留這段油盡燈枯的感情!

一個男人,面對兩名女生的逼迫:一位有義無情;一位有情無義。然而,情本無義啊!

他唯一可做的,就是要夠狠心!

一個星期後的週五晚上,靜怡放工後,買了頂好的飯菜回家,她知道頌楊那夜沒有任何環保聚會。

她回到家後,發覺頌楊的私人物品全部不翼而飛。她呆坐了在客廳一個晚上,卻沒有打電話給頌楊。

翌日中午,她打電話給大男孩,大男孩說他姊姊晚上會返回父母家吃飯。靜怡便在晚飯過後,到訪大男孩的家,跟他姊姊理論。大男孩早已跟他姊姊發生多次爭吵,著她不要經常與靜怡男友出雙入對,而每次的爭吵,最後他姊姊也默不作聲地離去。

然而那晚大男孩姊姊的態度甚為強硬,她們發生激烈吵嚷。翠芳把靜怡罵作是第三者,著她知情識趣,不要纏繞著頌楊,破壞他們的好事。最後靜怡憤怒地衝出了大男孩的家,從此了結了她與頌楊的漫長關係!

靜怡沒法接受她與男友的感情已經日暮途窮,她改變初衷,願意跟頌楊結婚。她積極籌備婚禮,深信可以藉著婚嫁,挽回這段逝去的戀情。她的罔顧現實,換來的是更為可憐的結果!

靜怡是對愛情堅貞的,而且她也沒有錯,人不可能脫離現實而生存的!

地球的動物,除了最高智慧的人類,沒有其他動物會受宗教式的迷戀所薰陶,只沉醉在空洞的理念,從而不顧基本生存需要的!

* * * * * * * * *

此時林太和綠珠談得非常投緣。大男孩吃完後,靜怡看著綠珠,綠珠停了說話,跟著問靜怡:『我們是否要作下一輪介紹了?』

靜怡點頭。

她們站起來時,林太對靜怡說:『你介紹完產品後,不需要鳴謝林先生的提議,這是小意思。』

靜怡回答:『沒問題!我便說有賓客建議拆開產品,好讓大家對產品有更好的認識便是了。』

雖然綠珠和大男孩不知道行事低姿態的林生和林太是什麼人,但他們就明白到林太是有影響力的。

她們離開檯子後,林太問大男孩:『為何你不跟綠珠一同操作投影機的?』

大男孩禮貌地回答:『綠珠只有很短時間去學,賢明曾經擔心她會出亂子,所以才叫我來幫手,但她很快已得心應手,所以便不需要我了。』

林太便回答:『你也很謙虛,我喜歡你們二人。』

靜怡和綠珠經已合作純熟,她們的介紹已十分專業。尤其是介紹拆開那件產品時,靜怡面對賓客的問題,對答如流,令人印象深刻。教大男孩欣然的,是靜怡可以重拾數年前的光華。

這次介紹完畢,她們返回座位一會後,賢明走至林先生身邊,向他道謝!他跟著走至靜怡和大男孩之間,稱讚靜怡的對答專業。

此時賢明的手提電話響起來,他講了數句便掛線了,然後以雙手分別按著靜怡和大男孩肩膀,興高采烈地說:『我們的產品也用了不少循環物料製造,本來我是邀請一位環保權威來演講,為我們的產品護航,可惜他今晚有講座,但現在他的講座剛結束,他正趕著來。』

好出風頭的李老闆立即問賢明:『是那一位環保權威?可能我也認識,我最支持環保啊!』

賢明便回答:『他名頌楊。』

李老闆馬上說:『我當然認識他!他何時會來到?』

賢明:『他就在附近,他說大約二十分鐘會到達。』

靜怡和大男孩頓時呆了之際,賢明跟著對靜怡和大男孩說:『你們可能不認識他,因他近一年多才活躍於商界,為環保商業產品作推荐。』

賢明離開後,靜怡和大男孩互望著對方一會,跟著兩人同時低頭少許,看著檯面。

片刻之後,第六味菜放上檯面。靜怡一反常態,不但沒有拿碟子給賓客,連自己的食物,也是大男孩遞給她的。

大家進食不久,李老闆又吹噓他的環保見解,他把自己當成是百科全書,甚麼知識也是精通的。

過了一會兒,靜怡對綠珠說:『我感到有點兒暈眩,擔心會失儀,你可否代我做一會司儀?』

綠珠驚訝地說:『什麼?叫我做司儀?我應付不來的啊!』

大男孩便對綠珠說:『你不用憂心,因只是說幾句,向賓客介紹那位環保專家而已!』

綠珠有點不安地說:『但我實在未試過當司儀呀!』

此時靜怡臉露困惑之色,她看著大男孩,沒有作聲。

大男孩思索了一下,對綠珠說:『你戴上藍芽耳機,靜怡在房內提示你,我就操作投影機,我們二人作你的支援,你是可以的!』

林太也對綠珠說:『你應該作不同的嚐試,否則你也不知道自己的潛能。』

綠珠勉強地點頭同意。

其他人便慰問靜怡。靜怡禮貌地回應:『我入房塗一點藥油,休息一會便沒事的。』

靜怡跟著站起來,她走至賢明處。

片刻之後,她與賢明一同返回檯子,賢明向綠珠說:『你不用擔心,靜怡和俊生會幫助你的。』

賢明停了一下,打趣地說:『況且我們也不知道那位環保專家,是否可以受得住靜怡那些藥油的味道。』

其他人便笑起來,但靜怡和大男孩是笑不出來的。

賢明轉身離開後,綠珠和大男孩也站起來,他們三人便一同走向房間。

他們走至接近房門時,綠珠向他們二人說:『我要去洗手間整理一下。』

綠珠離開後,他們二人踏入房間,靜怡隨即以極不客氣的語調問大男孩:『你姐夫何時開始支持商界?他不是痛責廠家毀滅地球嗎?』

大男孩聽到「你姐夫」的稱呼,甚為愕然!靜怡的語氣,好像頌楊與她毫無關係似的。

他遲疑了一下才答:『我一年才見他一兩次,也不太清楚他的近況。』

靜怡開始有點兒氣憤:『他有父蔭,大可以一輩子自命清高,不跟混沌的商家同流合污的!』

大男孩見靜怡較為激動,怕她失控,不敢再說了,其實他是知道事實的。

他遲疑了一下,對靜怡說:『你曾經鼓勵我不要為環境噪音所干擾,要為一個目標而努力不懈。』

靜怡露出一臉茫然的神色:『你想說什麼?』

大男孩:『綠珠需要你的支援,需要你的穩定情緒去達致今晚的目標啊!』

靜怡沒有回答。

大男孩再說:『我姐夫的事已經成過去,你不忿氣也無濟於事,我自己也悒鬱不忿啊!』

靜怡垂頭思索了一會,抬頭向大男孩說:『你可否不與他相認?』

大男孩堅定地回答:『我是打算這樣做的。』

大男孩跟著從箱子取出藍芽耳筒和手機,想不到這些本來用於輔助綠珠操作投影機的設備,過了一半的晚宴時間也沒用上,現在卻要給靜怡用來輔助綠珠做司儀。

大男孩測試了這些設備通訊無誤後,他便離開房間,讓靜怡在房內休息。

他踏出房間時,轉身把房門關上。他心知靜怡不願意見到她的前度男友。

大男孩返回檯子途中,遇上綠珠。他們回到檯子時,見到棋頓正在進食,甚為詫異!他們以為棋頓被嚇跑了。

棋頓看到綠珠和大男孩返回座位,不見靜怡,便問大男孩:『靜怡往那裡去了?』

大男孩回答:『她有點暈眩,在房內休息。』

棋頓聽後,緊張地追問:『她是否很嚴重呀?』

李太隨之對棋頓說:『女生不時也會頭暈,很平常,你將來有女朋友便會明白的。』

大家聽後,毫無驚訝的神色,他們已經習慣了,李太把棋頓當成是處男般看待啊!

待續.....

4 則留言:

  1. 卡臣:

    專登為你而寫架!明益你!費事你話無野睇呀!嘻嘻!

    夠唔夠喉呀?

    回覆刪除
  2. 力構呀力構!

    情場如戰場,咁激烈,我睇見都悚然呀!

    回覆刪除
  3. 校長:

    古人有言:淫者之師,不戰而勝!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