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10月26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七十七)



綠珠走進了房間後,見到尚權指著該件拆開了的產品,在跟大男孩談話,她沒有作聲。

過了一會後,尚權便離開。他經過綠珠身邊時,綠珠向他微笑一下,他便向綠珠微微點頭。

綠珠隨之對大男孩說:『我也沒有注意他進來了。』

大男孩輕聲地回答:『沒有什麼的!他只是來叫我拍詳盡一點,和給我一些訓示而已!』

綠珠便把碗碟遞給大男孩:『你先吃完這些才拍攝吧!』

大男孩取過食物,對綠珠說了謝謝後,便在快速進食。

綠珠便以驚訝的語調跟大男孩說:『棋頓竟然對靜怡有意思!他和雪月二人,簡直不知所謂!他們究竟結婚來幹什麼?』

大男孩平淡地回應:『很多婚姻已經不是依附愛情來維繫,而是以利益為依歸!』

綠珠:『那麼雪月要棋頓來做什麼?對她有何好處?』

大男孩:『雪月那麼能幹和交遊廣闊,有一位聽命男生防身,至少可以用來擋風擋雨。況且,以她是一位如此勢利的女人,眼中只有老闆,她也會看上棋頓,可能把他視為她生意的「支出」而已!』

綠珠微笑:『但現在她的男僕蠢蠢欲動呀!似乎想另謀高就呀!』

大男孩笑說:『棋頓是她的奴隸,不是她的僕人呀!現在榮華富貴,甚麼也有!逃了出去,可能要在曠野苦活四十年呀!等來世才做主人嗎?倒不如今生做世上最幸福的男兒啊!』

綠珠笑了一會後,又問:『你剛才說雪月交遊廣闊,她還有很多老闆嗎?』

大男孩頓時啞口無言,他與綠珠的景觀是不同的:綠珠看見的雪月,是李老闆的情婦。大男孩眼中的雪月,至少是兩名老闆的「寶貝」。而且,雪月家中可能擺放著威老闆的「祠堂」,育有威老闆的「子孫根」!

大男孩剛好吃完碗中的食物,便對綠珠說:『我吃完了,要繼續拍攝。』

綠珠從大男孩手中接過碗碟:『那麼我先返回飯桌。』

綠珠返回自己座位,放下碗碟後,林太跟她說:『你自己還未吃完,快點兒吃吧!』

綠珠:『我不要緊的!但俊生可能要在房內工作一段時間,因老闆增添了一些地方要他拍攝。』

靜怡看到綠珠的心意,微笑地對她說:『你趕快吃吧!我們快要作下一輪介紹了。』

靜怡跟著便與林太閒聊。

一會兒後,李太向正在發猷的棋頓說:『這味菜還有一些剩下,你剛才說很好吃,不如吃多一點吧!』

棋頓點頭。他遲疑了一會,伸手拿起公匙,從碟中取起食物,以快速的動作,放進靜怡的碗裡。

他此一唐突行為教正在交談的靜怡呆了一下,也令其他人目瞪口呆。就算靜怡是他女朋友,他也要問一下她是否還要吃啊!

他的行為雖然跟雪月先前把一片肉塞進他口裡無別,但性質卻有天壤之別。雪月是熟練的偷情者,而棋頓卻是膽怯的戀慕者。他見到靜怡如此親切地對待大男孩,急於想向她表達,卻控制不了自己,緊張至忘掉了應有的步驟!

靜怡頓時臉上泛起一片紅暈,露出尷尬的神色,臉蛋微微轉向他,說:『謝謝你呀!你自己也吃一點吧!』

在全檯人的眼睛窺視下,靜怡只有拿起筷子進食。然而,棋頓只是垂下頭,他為自己的魯莽失當行為而懊悔!他沒有再進食。

靜怡對大男孩的呵護,棋頓的內心是受到沉重的打擊,迫使他在眾目睽睽下,做出了莫名其妙的行為!

靜怡吃完後,她對綠珠說:『我們要作下一輪介紹了,但要先問俊生他的拍攝進度如何!』

綠珠回答:『沒有問題!我去問他。』

綠珠立即站起來,向房間走去。

靜怡看著綠珠的背影,她原意是她們二人一同去問的。

一會兒後,綠珠返回飯桌,她對靜怡說:『俊生說來不及!』

靜怡:『那麼我們只介紹預定的項目吧!』

靜怡走至銀幕,她開腔時,棋頓才在懊惱中喚醒過來,抬起頭來凝視著一位令自己活得像人的女神!雪月給了他男人所渴求的榮譽、地位和財富;而靜怡卻予他人的基本尊嚴!

此時李太看著玻璃旋轉盤和靜怡之間的醬汁跡,那是從棋頓拿著的公匙滴下的。她又望著她與棋頓之間,已經乾涸的醬汁跡。她頓感奇怪:莫非靜怡原本是坐在她的座位的?

李太沒有料到,她看見棋頓把食物放進靜怡的碗中,是棋頓的「初戀行為」啊!

靜怡和綠珠完成了介紹,她們返回座位後,李老闆又在發表高見。雖然其他人也是望向李老闆,但李太卻獨在暗窺著靜怡的眼神。然而,靜怡為了要把眼神移離棋頓的臉龐,她只有看著李老闆在高談闊論了。

一會兒後,第五味菜放上檯面。侍應生把海鮮分配了在碗碟後,靜怡又是取了一碟,放於棋頓前。

侍者正想把碗碟放在大男孩空了的位置時,隨口問靜怡:『他是否走了?』

靜怡回答:『他進了房間工作而已!讓我拿給他便可以了。』

她立即站起來,從侍者手中取過碗碟,跟著還在檯面,取了大男孩的酒杯,步向房間。

她走了一半路段時,大男孩便從房間走出來。靜怡跟著停了腳步,直至大男孩步至她面前,她才問大男孩:『完成了嗎?』

大男孩:『照片已經傳送至投影機的電腦了。』

他們一同返回飯桌後,靜怡便把碗碟和酒杯放回大男孩面前。棋頓垂下頭,他不願見到他們二人走在一起。

靜怡是否想藉此一行為,告知棋頓,她是一視同仁,沒有特別垂青他,這是沒有人去計較的。

然而,李太卻以為,靜怡原本是坐在她的位置的,只是大男孩遲到,他入座後,靜怡才移坐至大男孩身邊。因她在靜怡的臉上,察覺不到靜怡有對她自己夫君虎視眈眈的神色。

料事如神的李太,在不知雪月的存在下,她的精靈是徒勞的!李老闆一定要趕雪月離場,是他精明之處!妻高一尺,夫高一丈!世態也!

大家吃至一半時,林太問大男孩:『宴會前你跟我們拍攝的照片,是否會給回我們?』

大男孩:『我也不清楚。』

靜怡隨之說:『我去問一下。』

靜怡離開一會,很快便回來,對林太說:『賢明說沒問題!他可給照片你們。』

李太聽後,問靜怡:『剛才我未到,可否跟我倆拍照?』

靜怡回答:『沒問題!』

她便叫大男孩去取相機。

大男孩攜著相機返回後,他站立在自己的位置上,把鏡頭向著李老闆和李太。

李老闆立即移近他的妻子,伸手經過她的背後,按著她的另一邊肩膀。他倆臉露幸福的笑容,讓大男孩拍照。

大男孩在拍攝完畢後,看著相機背後的液晶顯示器,查看剛拍好的影像時,手指按多了數次按鍵,影像便跳至宴會開始時,他跟李老闆和雪月拍攝的合照。他感到險象環生之餘,也發見李老闆跟「正印」或「水印」拍的合照,他的笑容也是一模一樣的。

莫非?成功男人與他的妻或妾合照時,臉上一定要流露出,他視身旁的女人,永遠是他的「唯一」。這是天下女人的渴求啊!

靜怡跟著站起來,走至大男孩身邊,說:『不如叫李老闆跟我們三人合照,怎麼樣?』

李老闆立即回答沒問題後,大男孩便走至李老闆身旁,把相機交給了他。

大男孩返回了自己的位置時,靜怡已經坐於他的座位,他便站於靜怡和綠珠之間,留下了雙星伴月的影像。

靜怡是否故意佔了大男孩的座椅呢?只有棋頓會去思索她的唐突行為。

李老闆拍攝完後,靜怡便返回她自己的座椅。

李太隨之問她夫婿:『讓我看一下我們的照片吧!』

大男孩馬上走至李太身邊,向她說:『讓我展示給你看。』

大男孩小心翼翼地按動相機背後的按鈕,以確保李太只看到她與李老闆的合照。因按多了數下,後果可能嚴重過按錯了飛彈發射掣啊!

李太看完影像後,向大男孩說:『拍攝得不錯呀!可否拍多數張照片來選擇?』

大男孩表示同意。他返回自己的位置,再跟他們拍攝數張照片後,準備走回房間,放下相機。

李太突然對他說:『你未跟靜怡和棋頓拍照呀?』

棋頓聽後,馬上伸出手掌,向著大男孩,慌張地說:『不用了!』

大男孩根本沒有打算提起相機,他早料到棋頓會有的反應。

李太臉轉向棋頓,以平和的語調跟他說:『只是拍照而已!你擔心什麼呢?或許將來會給你留下一段美好的回憶!』

棋頓立即站起來,說:『我要去洗手間。』

他頓時逃離宴會廳。

李太望著眾人,詫異地問:『為何他反應那麼大?』

起初沒有人回答她,後來林太對她說:『可能他有一些昔日陰霾吧!』

全檯子的人也知道棋頓可能患有「懼內症」,或許他害怕悍妻發現他藏於心底裡的女神,或是二者皆有。然而。只有頭腦精靈的李太,才被蒙在鼓裡!

世上的聰明人,總有他們笨拙過常人的一面的!

待續.....

6 則留言:

  1. 影相還影相
    會唔會越軌架?

    回覆刪除
  2. 卡臣:

    要睇環境囉!如果拍床上照,咁,就要同個女人,搜身如肉喇!嘻嘻!

    回覆刪除
  3. 雪月這位社交界名人,可瞞得過李太,保密功夫一流喎!

    回覆刪除
  4. 不同人有不同的心理狀態,佛爺是在給自己挑戰,做到了面面玲瓏,真不容易!

    回覆刪除
  5. 咖啡:

    係因為環境好多「噪音」,就算眉精眼企的「正印」,好多時也會把「雜音」,誤當成「水印」!嘻嘻!

    回覆刪除
  6. 校長:

    就係囉!原來磨圓自己個屁股,係好難做得到架!陰功!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