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10月19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七十六)



一名女生,右邊是情夫,左邊是丈夫。她離開後,兩位男生頓時失去了平衡。

李老闆雖然已經對身邊典雅的妻子麻木了,但他是一位精明的生意人,絕對不會感情用事的。他以身旁女人眾多為傲。然而他卻只會被小三(第三者)「上身」,不會讓她們「上心」的。這就是他過人之處:玩世,永遠是不恭的!

李老闆一直受到雪月的奉承,但他的正印太太到來後,他卻對妻子服侍周全。男士風度,盡顯其中!

棋頓就跟李老闆剛剛相反。雖然他與李老闆一樣,也有婚外情,但實質卻大有差異。

婚外情的定義是應該包戀含慾的。所以李老闆的只可算是婚外慾,而棋頓的也只可說是婚外戀了。他們二男,一個有慾無愛,一個有愛無慾,狹義來說,也可謂沒有婚外情吧!

棋頓雖然懾服於悍妻的淫威下,他與靜怡只是握過手,從無肌膚之親,但他脆弱的靈魂已經在惶恐中,被對他真誠與善意的靜怡所攝去了。

婚外慾,沒有任何心靈糾纏,可以輕易地抽身離開。婚外戀,雖然未有任何肌膚相觸,但已令棋頓不能自拔。他已經沒有顧及擅自返回宴會,回家後會遭受到的嚴刑峻罰了。

今夜的惡夢,始終敵不過是晚的溫情啊!

侍應生把第四味菜分配在碟子後,李老闆立即拿了一碟放在他太太前,而靜怡也隨手取一碟子給棋頓。李太便望了他們一眼,她覺得有點奇怪:他們似是賓主關係,不似是情侶,或是二者兼具?

大家進食了一會兒,靜怡便隨口禮貌性地問棋頓:『這味菜是否合口味呀?』

怎料棋頓竟然十分興奮地回答:『非常好味道!』

靜怡微笑了一下:『那你要吃多一點了!』

棋頓是第一次在沒有雪月陪伴下,跟靜怡一同進食。他喜上心頭,對四周的賓客視而不見,只陶醉在靜怡望向他的笑容中,美食佳人啊!

李太見到,便問靜怡:『你跟棋頓認識了多久?』

靜怡隨意地回答:『大約三個月。』

李太便若有所悟似的,她已經觀察到,靜怡並沒對棋頓萌生戀意,只是棋頓一廂情願而已!

他們進食了一會兒後,林先生向靜怡和大男孩說:『剛才那件產品,應該拆開來,讓大家了解一下它的結構。』

靜怡:『拆開來?應該沒問題!但我要先問一下老闆。』

林先生:『不用急!你先吃完才去問吧!』

雖然林先生這樣說,但靜怡不敢怠慢,她以眼神示意大男孩一同離開。

他們一同站起來時,靜怡的頭誤撞到大男孩的面部,力度可不小,靜怡便問大男孩:『你有沒有受傷?』

大男孩:『我沒事!』

大男孩正想再說話時,靜怡對他說:『你正流鼻血,快點兒坐下!』

大男孩坐下後,後腦倚在椅背,臉仰向上。綠珠馬上從手袋取出紙巾,靜怡便從綠珠手中接過紙巾,跟大男孩止血。

靜怡跟著對綠珠說:『你可否去問侍應生取一杯水,用來濕一些紙巾?』

綠珠離開了一會,很快便拿了一杯水回來。靜怡便以那杯水濕了紙巾,為大男孩抹去嘴唇和下巴的血跡。

林先生便對大男孩說:『不好意思!令你撞傷了!』

靜怡便回答:『沒什麼的!只是意外而已!』

早已習慣頭頂籠罩綠色陰霾的棋頓,對他自己正印妻子的出軌行為已經麻木了。然而,靜怡為大男孩的止血行為,他卻十分妒忌。

棋頓見到靜怡的手,以濕紙巾在大男孩的嘴唇清理時,他便垂下頭,不願張望。

他臉露不悅之色,如此一個難得的晚上,悍妻不在,竟然讓大男孩奪去了一段溫婉的關懷!

懦弱的性格,使他不敢作聲。況且,這段暗戀,他跟靜怡無名,而自己也與另一女子有份了。他只可痛恨,為何靜怡不是撞至他流鼻血而已?

他在怪責上天作弄他,讓他與靜怡毗鄰而坐的機會,卻沒有給他溫情的碰撞!

過了一會兒,大男孩對靜怡說:『我感覺沒有流鼻血了。』

靜怡回答:『你再休息一會吧!我先去問一下老闆。』

靜怡離開後,綠珠便在看護著大男孩。

李太見到棋頓垂下頭,向他說:『靜怡很細心呀!』

棋頓只是點頭,沒有回答。

李太跟著又對他說:『喜歡一個人,要對她主動一點,否則她可能沒有在意的啊!』

棋頓又是點頭,沒有回答。

李太還想說話時,棋頓的手提電話響起來。他取出手提電話時,李太見到電話的顯示屏,出現一頭獅子吼的照片。棋頓立即站起來,走出了宴會廳。

此時李老闆和林先生在討論著那些產品,而李太見林太正望著她,便隨口向林太說:『棋頓好像對靜怡有意思,但他似乎不敢表達,為何他愛得那麼含蓄?』

綠珠原本看著大男孩,她聽後,轉頭少許,目瞪口呆地望著李太!

林太臉露尷尬之色,吞吐地回答:『或者 ... 可能 ... 他害羞吧!我也沒發見他喜歡靜怡啊!』

李太:『他那麼大個人,不會是初戀吧!如此曖昧,真是奇怪!』

她跟著面向綠珠,自信地說:『任何男女感情之事,也逃不了我雙眼睛的。』

綠珠聽後,臉露生硬的笑容。大男孩就沒有任何反應,他早知棋頓對靜怡有愛意,只是靜怡視若無睹,不作一回事而已!

靜怡跟著返回檯子,她向林先生說:『老闆說沒問題,可以拆出來拍攝。』

大男孩便站起來,對靜怡說:『我沒事了。』

靜怡微笑了一下:『我跟你去房間,拆開那件產品讓你拍攝。』

他們步離檯子後,棋頓剛返回,他站立在自己的座椅旁邊,凝視著他們的背影消失在房門口,他才坐下。

棋頓沒有留意,三個女人的眼睛,也在注意著他。

過了一會,靜怡返回座位,她又被納入注視之列。

李太跟著好奇地問靜怡:『那麼俊生不再進食嗎?』

靜怡遲疑了一下才回答:『是呀!他還未吃完呀!』

她隨之伸手去拿大男孩放有碗子的碟子時,綠珠也伸手拿著同一隻碟子的另一邊,她微笑地向靜怡說:『讓我拿進房間給他吃吧!』

靜怡便放開手,綠珠就取了碗碟,走往房間。

綠珠離開後,李太看著她的背影一會,便向靜怡說:『你和綠珠也很關心俊生呀!』

靜怡微笑地回答:『大家互相關懷也是十分平常的!』

平實的大男孩,離開了檯子後,坐於他兩旁的女生依然關懷著他!手段非凡的雪月,離開了檯子後,坐於她兩邊的男生已經沒有她了!

待續.....

6 則留言:

  1. 不禁拍掌叫好!加油呀!

    大男孩能遇上待他好的人,日後不論大姐姐力戰或抽身,相信都會很精彩!

    回覆刪除
  2. 咖啡:

    我的靈感就快乾涸架喇!等我再諗下啲新橋先!嘻嘻!

    回覆刪除
  3. 佛爺:

    不會乾涸的,你不抽煙罷,那麼呷一口咖啡,看一眼浮雲,靈感就來了!

    回覆刪除
  4. 校長:

    我煙酒也不好。別看我寫過一些飲酒的場面,其實我幾乎滴酒不沾的。

    講真,我真是經常看浮雲,發白日夢的。嘻嘻!

    回覆刪除
  5. 卡臣:

    我唔睇劇情片,只睇動作片!即係由車上打到落地,跟住由街邊打到上樓,再由廳打到入房,跟住就係床上肉搏果種片囉!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