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10月12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七十五)


一塊本來是給李老闆的肉,因要「避風頭」而輾轉至棋頓的口中。棋頓是可以噬得下這片「二手肉」的。只是他無意中望向靜怡時,靜怡那無奈與尷尬的神色,使棋頓誤會了,以為他心儀的靜怡,妒忌他吃下該片雪月給予的「二手肉」。

靜怡並沒有嫉妒雪月,她只是覺得棋頓可憐。若果她是棋頓,她一下子便把那片肉吐了出來,怎可能咀嚼一番才吐出?

世上只有公益,沒有公理。雪月的行為雖然可恥,迫棋頓吞食「二手肉」,但她沒有侵犯公眾利益,加上她聲色俱厲,無人會再為棋頓辯護的。

過了一會後,靜怡和綠珠又離開座位,她們又再介紹新產品。

在她們的第二輪介紹接近尾聲時,大男孩正趕及完成第一輪產品的內部拍攝。他把影像以無線傳輸至投影機的電腦後,大男孩走出房門,看著綠珠,他擔心綠珠不知如何操作。

綠珠移動著滑鼠一會後,她向靜怡做了一個手勢。第一輪產品的內部照片便被投影在銀幕上,此時大男孩才放心下來。

靜怡介紹完第一輪產品的內部照片後,伸手指向他們的檯子,然後向賓客說:『謝謝李老闆的寶貴意見!』

全場賓客也望向李老闆的檯子時,愛沾虛榮的雪月,馬上舉杯向李老闆祝賀。一位站立在大男孩身旁的男侍者向大男孩說:『頭腦精明的男人背後,一定是有一位懂得欣賞他的女人啊!』

大男孩無奈地點頭。

他們三人返回飯桌一會後,一名男人,手拿著酒杯,走至李老闆身邊,向李老闆說:『李老闆真是才智過人,觀察入微,有科學家的頭腦,生意人的精明。』

這位拍馬屁王跟李老闆碰杯後,走向雪月,跟著看了棋頓一眼,然後向雪月說:『你真是一位賢內助,任何男人有了你,真是一種難得的福氣啊!做你的男人真是可以坐享其成呀!』

雪月頓時臉露滿足的笑容。

疑問又再擁上綠珠和大男孩的頭上:他們是夫婦嗎?雪月兩邊也坐著男人,她是那一位的賢內助呀?或許,她同時也是左右兩位男士的賢內助?

馬屁王又再走回李老闆身邊,問他:『為何你太太今晚沒有來呀?』

李老闆笑呵呵地回答:『她去了婦女會的晚宴,講授什麼「女人有本事,小三(第三者)惡不了!」』

李老闆說完後,他和馬屁王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大男孩才回想起,賢明著他把李老闆和雪月的投射影像換去,和他與靜怡一起返回宴會廳時,靜怡看著「天生一對」的影像所作出的尖銳評語。原來,全世界都知道,雪月不是李老闆的髮妻,但他們卻等閒視之!

在成年人世界裡,除了家庭主婦才會在別人的小三前,冷嘲熱諷地說苛語!其他人只會在背後說長話短的!

馬屁王離開一會後,第三味菜便放上檯面。

大家吃了一會後,李老闆的手提電話又響起來。他講了幾句便掛線了。

李老闆跟著以嚴肅的神情,輕聲在雪月耳邊說:『你不如先走。』

雪月:『為什麼?』

李老闆:『我太太正來這裡。』

雪月臉露詫異之色:『她已打了一次電話來,你不是開了視像給她看嗎?』

李老闆:『你沒有看見嗎?我開了視像給她看的,是我在上海的「正印妻子」!』

雪月:『我沒有留意!』

李老闆:『現在來的是我香港的「正印太太」呀!』

雪月傲慢地回答:『那有何大不了呀?這張檯子那麼寬鬆,大家移近一點,便可以騰出多一個空位,讓你太太坐下便可以了。』

李老闆臉露困色:『不是吧!』

雪月堅定地回應:『怕什麼?』

跟著她把頭和眼球轉向棋頓那邊,然後再轉回向李老闆:『我有「護身符」在,不會出事的啊!』

李老闆跟著對雪月說:『上次我們從酒店踏出來,遇上我的太太,她已經起疑心了。』

雪月:『我當時已跟你太太解釋,說我只是跟你在酒店咖啡室見客。她也臉露相信的笑容。』

李老闆:『但事後弄得我很麻煩呀!』

雪月正經地回答:『你不要杞人憂天吧!我跟你太太熟絡了,反而是更為方便的!』

李老闆頓時慌張起來:『你不知道呀!我太太是十分厲害的,萬一給她發現了,她向她父親投訴。你也明白,我外父的公司也是你老公的一個重要客戶,大家也會受到牽連的!』

雪月:『你放心吧!我又要看一下你的「正印太太」是如何料事如神呀!』

李老闆沒有再作聲,他垂頭少許,神情不安地凝視著檯面,想著如何說服雪月離開。

片刻之後,雪月以十分晦氣的口吻向棋頓說:『我們走吧!』

她跟著以眼尾射向李老闆,挖苦地說:『世風日下了!現在的男人,真是愈來愈不像男人了!膽小如鼠!』

怎料棋頓竟然漫不經心地回答:『我還未吃飽呀!』

他跟著拿起筷子,雪月馬上以手指用力拍打他的手背,棋頓手中的筷子便掉在檯面。她隨之喝令棋頓:『你立即站起來!回家後,我叫家傭煮給你吃。』

棋頓站起來後,向雪月說:『我好像腸胃不適,要去洗手間。』

雪月跟著站起來,她先步離檯子,棋頓跟在後面。他們離開檯子不遠時,棋頓轉身望了靜怡一眼,靜怡回以微笑。他再轉身向前走時,竟然碰上一條被鏡子圍繞的柱子。

雪月轉身,隨之罵他:『你幹什麼連鏡子也看不到!撞邪嗎?』

棋頓當然沒有撞邪,他只是在鏡子中見到自己依依不捨的倩影而已!

一顆受虐的心,怎願在沒有預料下,那麼快便捨離他可倚傍的心靈支柱呢?

他們離開後,李老闆便叫侍應生拿走雪月和棋頓的餐具,換了一套新的放在原來雪月坐的位置。

過了一會兒,賢明走至靜怡身旁,彎腰在她耳邊輕聲地問:『為何他們那麼早走?』

靜怡回答:『沒什麼的!只是李太就快到來而已!』

賢明微笑了一下,便離開了。

靜怡和綠珠作了第三輪產品介紹,返回座位後,大家又在熱鬧地討論那些產品。

當眾人還是諸多意見時,棋頓突然坐回他的座位。李老闆在高談闊論之際,他突然發見棋頓,被嚇了一跳,甚為緊張地問他:『為何你們沒有離去?』

棋頓從容地回答:『我跟雪月說我要去洗手間一會,她便叫我自己乘車回家。』

李老闆聽後,仍然驚容滿面:『那麼她現在去了那裡?』

棋頓:『她自己開車回家了。』

李老闆聽後,才放心下來。只要雪月離去,他什麼也不理會了。他隨之繼續向其他人講述他的精湛見解。

靜怡便問棋頓:『那麼你回來繼續吃嗎?』

棋頓:『這是當然的!宴會還未完的!』

靜怡便叫侍者擺放一套新餐具給棋頓。

過了一會兒,一名雍容華貴的女士,走至林先生和林太身邊,跟他們打招呼。

靜怡立即站起來,走至女人的旁邊。女人隨之走至綠珠和大男孩之間,他們二人也站起來,靜怡便跟他們互相介紹。大家握手和問好後,女人走至棋頓面前,靜怡又作介紹。女人便隨口問棋頓:『你那麼年青有為,只有你一個人來,還未有女朋友嗎?』

棋頓尷尬地望向靜怡,靜怡沒有回答,只向女人微笑。女人見狀,向他們二人微笑了一下,她以為自己明白了。

女人隨之轉身向著李老闆,李老闆已站起來,他拉開椅子,讓他妻子坐下。

最教綠珠和大男孩詫異的,是「正印太太」竟然比「正印小三」來得平易近人和禮貌周全,懂得尊重他人。而且「正印太太」的容貌和儀表,也比「正印小三」來得娟好和端莊!


莫非?男人!家有美酒佳餚,也要不斷出外偷飲偷食,重「量」不重「質」,才可圓滿雄性動物的本能乎?

李太看了一下她的餐具,然後轉向李老闆,以非常溫文儒雅的語調問:『我這個位置原來有人坐的嗎?為何檯面有一點醬汁的痕跡?』

李老闆頓時愕然:『沒有呀!可能是上菜時倒下的。』

檯面的醬汁,是雪月把那片「二手肉」,從李老闆處,快速移至棋頓口中時所滴下的。

此時馬屁王又走至李太身邊,向她說:『你夫婿真是腦筋靈敏,能洞悉天機。而你趕來參加這個宴會,更令他如獲至寶!如虎添翼!如有神助!』

馬屁王說完後,第四味菜便放上檯面,他才返回自己的座位。

大男孩與綠珠,以無奈的神色,互望對方一下:原來,在老闆身邊的女人,無論是「正印」或「水印」,也同樣會受到人們「供奉」的!

待續.....

6 則留言:

  1. 佛爺︰

    寫得真係越來越有故事味!特別係人物的描寫愈見細膩,文字亦俾開初時更見圓潤!

    雖然我寫不來,但這是我看文的直覺。:)

    回覆刪除
  2. 男人得一就想二
    得二就想三

    雄性動物本性

    回覆刪除
  3. 咖啡:

    謝謝你的讚許!

    我在描寫的過程中,學會了把身邊的人和事,融合在故事裡,使他們的性格更為真實。

    這集令我想起一位十分擅長拍馬屁的人。

    回覆刪除
  4. 卡臣:

    男人所見,一定相同。嘻嘻!

    這個只可怪造物主,放得太多男性荷爾蒙在雄性動物體內。

    所以,卡臣!若果你得八,而想九時,不要怪自己!嘻嘻!

    回覆刪除
  5. haha, 「女人有本事,小三惡不了!」

    令我這個男人陷入深沉的思考裏...

    回覆刪除
  6. 校長:

    哈哈!我只是隨便想出個標題而已!若果使你精神泥足深陷,我只可以說一句:阿彌陀佛!

    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