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9月28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七十三)


大男孩與靜怡閒聊了一會後,靜怡突然以眼神示意大男孩望向宴會廳的入口:『綠珠到來了。她做什麼穿著那麼亮麗?可能想認識一些大老闆?』

大男孩隨口說:『今晚是宴會,她穿得好一點也是正常吧!』

靜怡微笑:『你不用為她的性格辯護,我只是說笑而已!』

綠珠進入宴會廳,跟一位男同事打招呼後,她便走至大男孩和靜怡前,把手中那杯凍飲放於檯面,然後對大男孩說:『這是你喜歡飲的凍檸檬茶。』


大男孩有點唐突地回答:『謝謝你!』

靜怡隨口笑著問綠珠:『為何我沒有的?』

綠珠回答靜怡:『我也不知你喜歡飲什麼?』

靜怡跟著以奇異的眼神看著大男孩:『你把自己的喜好放了上「書面」(Facebook)嗎?為何綠珠認識你只有數天,也知道你喜歡飲凍檸檬茶?』

大男孩臉露尷尬之色,他沒有回答。雖然他剛飲完一杯凍飲,但也沒有理會自己是否口渴,立即拿起檯面的凍茶來飲。他自己也沒有料到,綠珠會注意到他的喜好的。

綠珠便若無其事地向靜怡說:『過去數天,我幾乎每天也跟他一同午膳和晚餐,所以知道他喜愛這種凍飲。』

靜怡又以怪異的神色望著大男孩:『你做這個項目,真是美不勝收呀!』

大男孩面部頓感灼熱,隨即站起來,向她們說:『我要去洗手間。』

他轉身離去時,靜怡叫著他:『你放下那杯凍飲吧!拿去洗手間幹什麼?』

大男孩才轉身放下手中那杯凍茶,然後向她們說:『你們可以開始排練了,一切經已準備就緒。』

大男孩離開後,靜怡隨口說:『男生,總是粗心大意的啊!』

綠珠認真地向靜怡說:『那又不是,你剛剛才認識他,沒有跟他工作過,所以對他不了解。我就已經跟他工作了數天,知道他是相當細心的。他做這個項目,和接駁這些電腦設備時,考慮十分周全。 ......... 』

靜怡微笑地看著綠珠:『我們開始演練吧!』

大男孩進入了洗手間後,巧遇靜怡那位男客人從廁格出來。大男孩向他點頭後,便走至尿桶小便。該男客人跟著站在大男孩背後側邊,若有所思地望著他,沒有說話。大男孩便轉頭,向他尷尬地微笑一下,跟著側身以背遮擋他的視線,男客人待了片刻才離去。

該洗手間有五個洗手盤,大男孩小便完後,才發現靜怡的男客人還站在近門處的洗手盤洗手。他本能地走至廁所盡頭的洗手盤處,怎料男客人也馬上走至大男孩旁邊的洗手盤洗手。

大男孩正在想著如何應付他時,突然發見男客人的褲子前有白色異物,隨即對他說:『先生,你忘記拉上褲鏈。』

該名男客人拉上褲鏈後,轉頭少許,又呆望著大男孩一會,跟著有點兒尷尬地問:『剛 ... 剛才跟你一同搬檯子,幾乎跌倒的女同事,她未曾結婚吧!對嗎?』

大男孩頓感莫名其妙,他原以為男客人有另類傾向,結果他問了一條大男孩意想不到的問題。他隨口回答:『她還是獨身的。』

男客人聽後,自言自語:『我早就猜測到,她手上戴的戒指,是用來騙人的。她不可能已經結了婚的!』

男客人隨即溜出了洗手間,大男孩才鬆了一口氣。他甚為詫異,男客人如此曖昧的行為,原來只是為了發問一條如此簡單的問題。

大男孩走至乾手機前,想起靜怡說她的男客人已經結婚,而且誕下一名福星子。他怎樣被「取種」的?莫非他被妻子霸王硬上弓?

大男孩步回宴會廳,見到靜怡和綠珠在排練中。他走至她們後面,看了一會,見到綠珠操作自如,便走經她們身邊,返回房間看一下還有什麼要準備的。

他走過她們身邊不久,綠珠從後叫他:『你未曾飲完這杯凍茶啊!』

一位女生,叫他放下凍飲;另一名女生,要他取回凍飲。他,逃不了連續飲下兩杯凍檸檬茶的宿命。

大男孩便轉身,走至她們面前,取起那杯茶。此時他才發見,在她們背後遠處的牆壁,一張用以擺放餐具的檯子,側邊的椅子,靜怡的男客人正坐在那裡,心事重重地飲悶酒。

他甚為感觸地想:如此性格,也可成為成功生意人,世上真是無奇不有。

大男孩返回房間,把那些產品放上檯面,然後作模擬拍攝。過了一段時間後,房外的噪音愈來愈大,他意識到客人已經陸續到達。

他走出房間,至投影機處,見綠珠在練習著電腦,問她:『為何只有你一個人在演練?』

綠珠:『靜怡有其他事,她剛剛走開了。我們已經排練完成了。』

此時賢明帶著一位穿著金色筆挺西裝,三十歲右右的翩翩公子,站在他們面前。他隨之向大男孩和綠珠介紹:『他就是李老闆。』

各人與李老闆握手後,賢明便向李老闆說:『你想到有什麼關於我們產品的事宜,要求有詳細的照片,可直接找他們,他們會樂於幫忙的。』

賢明和李老闆隨之便離開。

大男孩飲了兩位女生贈予的兩杯凍檸檬茶,他又要再去洗手間。他從洗手間回來時,綠珠對他說:『李老闆想你跟他拍幾張人像照,他在宴會廳的另一端。』

大男孩:『沒問題!我入房取相機。』

大男孩取了相機,走至宴會廳的另一端,一位衣著高貴的女生,背向著他,正與李老闆在交談。李老闆見到大男孩,揮手著他走過去。

大男孩走至李老闆面前,女人轉身,大男孩頓時目瞪口呆!女人也神色愕然,但她很快便恢復虛假的笑容。

李老闆跟著向大男孩介紹:『她是我的至愛雪月(詳見第六十三集),你跟我倆拍幾張造形照吧!』

大男孩點頭:『沒問題!李老闆!』

雪月也是沒有理睬大男孩,她在他面前,毫無驚懼的神色。

她把頭輕微傾斜往李老闆那邊。大男孩提起相機時,他的雙手反而有點兒顫抖。幸好閃光燈的高速閃光,照片才不至於模糊。

大男孩拍攝完後,李老闆跟他說:『讓我看一下那些影像。』

大男孩便把數碼相機的機背展示給李老闆看。

李老闆看了一會後,問大男孩:『賢明跟我說,你可把影像通過無線傳送,投影在銀幕。你可否把我倆這張照片投射在銀幕上?』

大男孩點頭:『沒問題!李老闆!』

大男孩隨即按動相機的幾個按鈕,跟著他們便一同走至投影機處,大男孩操作滑鼠一會兒後,李老闆沾沾自喜和雪月甜笑的合照,便被投射在銀幕上了。

雪月跟著以食指按著李老闆的頭,嗲聲嗲氣地向他說:『你真是很帥呀!我們十分登對啊!』

李老闆臉露燦爛的笑容。

他隨之向大男孩說:『可否把影像留在銀幕一會?好讓其他賓客也看到我的英俊模樣。』

大男孩點頭:『沒問題!李老闆!』

他們欣賞銀幕的影像一會兒後,便離去了。

綠珠跟著向大男孩說:『他們真是天生一對呀!』

大男孩凝視著銀幕,隱約見到李老闆的頭頂,泛起綠光。他向綠珠輕嘆:『世上很多完美的現象,實質可能是有缺陷的!』

綠珠好奇地問:『他們有什麼缺陷?就算有,也可說是一種缺陷美吧!』

大男孩頓時衝口而出:『什麼?如此缺陷,也可以算是美?我一生也不願享有這種美麗啊!』

他隨即住嘴,不敢再說了。

他正想步回房間放下相機時,才見到一位酒店年輕女侍應生站在他身旁。她以十分羡慕的眼神望著銀幕,向大男孩說:『你拍攝得很好,他們很有夫妻相啊!』

待續.....

6 則留言:

  1. 貼文女子有點像徐若萱(暄?)。

    大姐姐一去多日,待回來時,命運可能又改寫了!

    回覆刪除
  2. 咖啡:

    我的照片都在網上下載回來,她可能是徐若喧,我也不太清楚。

    我認為生命是互動的。大男孩會在跟大姐姐、綠珠、靜怡和見到其他的感情軱轕中,找到自己的情感方向。

    我相信雪月這個角色,有不少人會有共鳴,因我自己也遇上過幾個這樣的女生。

    回覆刪除
  3. 無拉褲鍊?
    你夫子自道喎

    回覆刪除
  4. 卡臣:

    我自己也經常忘記拉褲鍊,好閒啫!涼爽吖嘛!嘻嘻!

    回覆刪除
  5. kaka, 涼爽?放啲乾冰落去你就死!

    話時話,大男孩咁有女人緣,雖然宅男咗咁耐,哩次真係一鋪翻來咯!

    回覆刪除
  6. 校長:

    乾冰好熱架喎!隻手點到都灼手既,我嫌唔夠凍呀!嘻嘻!

    大男孩玩了鋪沙蟹,一次贏哂囉!否極泰來吖嘛!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