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9月14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七十一)


過了半小時,大男孩開始拆除電腦與投影機的連線,綠珠便去取了幾個塑膠箱子和一隻小型手拉車子。他們合作把電腦、相機、投影機和數件產品等放進了箱子,翻覆檢查,確定沒有放漏配件等連接線後,才把那些箱子放上手拉車,然後離開公司。

他們走至街上,等待賢明的車子時,大男孩好奇地問:『今晚你控制投影機,兼旁述產品的介紹,心理壓力也頗大啊!』

綠珠:『我不做旁述的,有另一位女同事做司儀,她是公司一名營業員。』

大男孩:『為何賢明不要你做旁述?』

綠珠:『因紐寧在公司雖然十分惡,但在宴會裡是不敢作聲的。這樣就慢慢形成了一個用司儀的習慣,而且尚權和賢明都認為有一位司儀,會有較好的專業形象。』

大男孩:『那麼今晚還有沒有其他人幫手?』

綠珠:『當然有!還有數位做營業員的會去幫忙。』

此時賢明的車子停了在路旁,他們把裝備搬上車子後,綠珠沒有上車,她向他們說:『我要先回家妝扮和更衣,才去酒店。』

賢明便向她說:『上車吧!雖然不太順路,但我可以先載你回家,以節省時間。你妝扮後,才自己去酒店,因你到酒店後,還要跟司儀排練的。』

綠珠上了車,車子開出後,綠珠向賢明問了一條不恰當,但卻是非常實際的問題:『你父親今晚是否會去宴會?』

賢明:『他一定會去,他怎會放心得下?但你不用擔心,一切已成定局了。』

賢明停了一下,輕聲地自語:『有你們二人在,今晚神仙也救不了紐寧,莫說我父親!』

車廂頓時靜寂了。

車子到了綠珠家,她下車後,車子便向酒店的方向駛去。大男孩有點兒憂心地問賢明:『倘若... 倘若 ... 今晚你父親又命我走,我應該如何做?』

賢明:『今晚有很多客人,他不會發脾氣罵我的。我們如何爭吵,也會顧及公司形象,在外會擺出喜氣洋洋的氣氛。』

大男孩遲疑了一下:『若果他帶同紐寧來,怎麼辦?』

賢明:『這是不可能發生的。我十分了解紐寧的性格,他今次是要我去央求他。』

大男孩沒有再問下去了,他已經釋出了疑慮。

車子駛進了酒店的停車場,賢明和大男孩一同卸下電腦等設備,拖著手拉車走往電梯大堂。在等待電梯時,大男孩看出賢明心事重重,隨口問他:『什麼事令你那麼煩?』

賢明:『這些宴會,變數甚多,又預計不到客人會要什麼?若果得不到預期的訂單,在內地的工廠也要收縮。』

大男孩便安慰他:『不用擔心,很多事情也是未知數。我近兩天也正跟一個客人協商一份合約,受著無理挑剔,卻遲遲沒有協議。』

此時電梯開了門,他們進入電梯後,賢明繼續說:『我沒有預計綠珠要回家妝扮,她又不是做司儀,女生真是麻煩。』

大男孩:『現在還有充足時間,不用憂慮吧!』

賢明:『但我已經叫了做司儀的女同事提早到達,想著她可以與綠珠一同排練。』

大男孩:『那我接駁好所有設備後,可以先跟司儀講述一下投影片的程序。』

賢明:『這是最好的。』

他們到了宴會廳後,大男孩便開始從箱子中取出投影設備,賢明便去安排其他事宜。

一會兒後,有一位男營業員到達,賢明便跟他在商量一些接待客人的細緻事宜。

大男孩便獨個兒在接駁電腦等設施。

他把投影機和電腦接駁好後,便帶同另一部電腦和數碼相機等,走進一間獨立房,繼而放出相機的三腳架。

正當他背向著房門,在檯子鋪設背景布時,賢明從後拍他的肩膀。他轉身時,一名溫文儒雅,外表雍容華貴的中女,教他目瞪口呆。這名衣著端莊的女生,也臉露詫異的神色。

賢明便向大男孩介紹:『她名靜怡,是我們今晚的司儀。』

賢明的頭隨之轉向女同事:『他叫俊生,是我的舊同學,他今晚是來幫忙做投影片的。』

這名女生雖然樣貌爾雅,臉露笑容,但在大男孩眼底裡,她仍然遮掩不了有點兒滄桑和憔悴的臉龐。

她落落大方地向大男孩伸出手。他們互相握手和問好後,賢明便向大男孩說:『若果你完成所有接駁後,綠珠還未到,你便先把短片放給她看,讓她可以預覽一下。』

大男孩:『我明白。』

靜怡好奇地問:『什麼?今晚是綠珠操作投影機?她是否可以應付得來?』

賢明:『是呀!過去幾天綠珠也跟俊生學習,她已經胸有成竹,沒問題的。』

靜怡:『那麼俊生在這房裡做什麼?』

賢明:『他留在這房間拍照,以應付客人的額外要求,兼而做綠珠的重要支援。他才是這段短片的主要製作者。』

此時一位男同事走入房內,向賢明說:『宴會廳的經理說,要改變一下檯子的擺放位置。』

賢明離開了房間後,靜怡向大男孩說:『三年多沒見了,你的樣子沒有改變,我就蒼老了,女人真是經不起歲月的風霜啊!』

大男孩:『你也沒有什麼改變,風采依然。』

靜怡微笑地回答:『我也希望你是說真心話。』

大男孩:『雖然你蘊釀了成熟的風韻,但我一下子已經認上了你!』


靜怡遲疑了一下,才問:『你姊姊怎麼樣了?』

大男孩:『她已經結婚,女兒快將兩歲了。』

靜怡聽後,臉露不悅之色。大男孩便說:『我沒有參加姊姊的婚禮,我藉故要和朋友去旅行,她也沒有勉強我。』

靜怡隨之轉了話題:『賢明提過要找一位舊同學來幫手,但我沒預料到會是你。』

大男孩:『我也沒料到他們說的司儀就是你。』

靜怡:『我覺得賢明要移除紐寧,所以才找你來做這個項目。但似乎紐寧還以為他自己有尚權撐腰,可以平安大吉。』

大男孩:『我也略知一二。』

此刻一位男同事走入房間,向靜怡說:『太子爺有事找你。』

靜怡離開後,大男孩百感交集:三年多前他與姊姊多次激烈爭吵的場面,歷歷在目。可憐的靜怡,從此就銷聲匿跡了。

大男孩把相機和電腦調整妥當後,他走出房間,準備調節投影機的電腦時,賢明走近他:『宴會廳的經理說,檯子的位置要更改,所以投影機要放在那邊。』

大男孩:『沒問題!那麼我搬動它們後,重新接駁電線。』

賢明:『謝謝你!』

大男孩便把電腦等的連線拆掉,搬去另一張檯子。

他重新完成接駁後,爬入檯底,為裝置插上電源。他從檯底爬出來,站起來時,眼角見到有人手拿著一杯凍飲。

大男孩轉身少許,靜怡遞上凍飲給他:『你做至滿頭大汗,飲杯茶解渴吧!』

大男孩接過茶後,禮貌地回答:『謝謝你!』

靜怡:『不用謝了,你也幫助我不少!』

大男孩:『其實我幫不了你多少,你幫助我才多得很呢!我畢業後第一份工也是你介紹的。』

大男孩飲了一口凍飲後,賢明走過他們身邊,打趣地向靜怡說:『你那麼關照我的舊同學,是否想他為你講好說話?』

靜怡回答賢明:『你的舊同學很有耐性,做起事來很認真,所以我買一杯凍飲品來慰勞他。』

賢明:『他真的十分幫忙。』

賢明離開後,大男孩便說:『你還記得我喜歡飲凍檸檬茶?』

靜怡感觸地說:『我什麼事情也記得起,我很想忘掉,可是,卻忘不了!』

大男孩沉默了一會,他沒有回答,只在飲下那杯凍飲,他實在十分口渴。

靜怡跟著從手袋取出一張紙巾,遞給大男孩:『你抹去頭上的汗水吧!』

大男孩從她手上接過紙巾時,見她手指戴著一隻戒指,遲疑了一會,問:『你有沒有新的感情?』

靜怡不假思索地回答:『沒有!兒子已經差不多三歲,我什麼也以他為中心!』

大男孩聽後,頓感驚訝:『什麼?孩子已經差不多三歲了?為何你當年不說出來?』

靜怡立即以食指放於嘴前:『你不要那麼大聲,沒有同事知道我的過去。』

大男孩點頭:『我明白!』

靜怡感慨地說:『我當時不知道自己已經有了身孕!』

大男孩:『那你知道後,為何不說出來?』

靜怡輕嘆:『那時我已經心灰意冷了。』

大男孩:『那麼你出來工作,誰人照顧孩子?』

靜怡:『我搬回家與雙親同住,孩子的照料已經不成問題。』

大男孩遲疑了一下:『那麼孩子的姓氏是什麼?』

靜怡:『他當然跟我姓,但我用了與你相近的名字,取名俊新,是新年的新,我願望他有新的開始。』

大男孩聽後,甚為感慨,但他沒有回答。片刻之後,他跟靜怡說:『我要測試一下這些無線設定是否可靠,遲些再談吧!』

靜怡:『你是否要我幫手?』

大男孩:『暫時不需要。』

靜怡:『我還用著你當年轉讓給我的電腦,我想更換一部新的手提電腦及附件,你可否陪我去選購,和到我家設定與無線路由器(Router)的連接?』

大男孩:『沒問題!我也多年沒有見過你雙親,順便探望他們。』

他們隨之交換了電話號碼和電郵地址。

靜怡:『那麼我過去看看那邊有沒有需要幫手的,你需要我時,可以來找我。』

大男孩:『好!謝謝你!』

靜怡正想轉身離開,她遲疑了一下:『你不要告知賢明你早已認識我,我不想他問起我太多往事。』

大男孩:『沒問題!賢明知道我在高中時,有一位正讀大學的女生跟我補習,但他不知道該位甚為用心鼓勵我的女生就是你。』

大男孩凝視著靜怡離去的背影一會,憶起三年多前,最後一次見到靜怡時,她把大男孩的姊姊痛罵了一頓,她那憤慨和絕望的愁容,怒氣沖沖地離開了大男孩的家,大男孩急忙衝出家門,與她一同乘電梯至樓下大堂。他們走至街上,她氣憤難平,沒有再說話,大男孩截了一輛的士送她回她父母的家。那一夜情境,永遠深深地刻在大男孩的心底裡。

靜怡隨後就杳無音訊,大男孩連續很多日,每天也十分留意新聞,深怕聽到有人自盡的消息。

他們多年沒有來往,大家的言談也陌生了。然而最教大男孩欣慰的,是他見到靜怡已經重新站起來了。

待續.....

6 則留言:

  1. 靜怡是一個很吸引的角色,披上了神秘的面紗!

    回覆刪除
  2. 咖啡:

    靜怡不但為大男孩高中時作過補習,她將會為大男孩的感情生活作補習。

    回覆刪除
  3. 卡臣:

    單身爹地仲偉大呀!嘻嘻!

    回覆刪除
  4. 噢,又帶出了另一條支線,但我真的懷念大姐姐!

    回覆刪除
  5. 校長:

    靜怡將為大男孩的感情困惑帶來了思考。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