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8月10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六十五)


雨後的黃昏,沒有那麼悶熱。天邊的紅霞逐漸退下,霓虹招牌的燈光,照明著一處舊區的街景:簡單的摺檯,塑膠的輕便椅子,檯面上兩杯熱茶。一位剛受凌辱的男生,一名入世未深的女生,在享受著一處平民化的地方。

大男孩在四周張望:『這裡的氣氛不錯!所見的是平實的臉孔!』

綠珠:『看你現在的心情,好過剛才在酒店時,我曾憂慮你不會喜歡這裡的簡樸環境!』

大男孩:『我剛才只想離開那個只認金漆的地方,我已經戴上羊毛面具,唯唯諾諾,「超人」也不放過我!現實版的「超人」,不會是扶助人群,而是橫行霸道的!』

綠珠:『那位客人是否很差勁?』

大男孩:『簡直不知所謂!』

他跟著住了嘴,沒有再說了。他看著綠珠粉紅而純真的臉孔是挺舒服的,但卻不願把在酒店時,遇上「桃色三劍俠」的事告知她。此事他反而很想跟大姐姐訴說。

此時兩碗湯麵放了在檯面,他們便開始進食。一會兒後,綠珠問大男孩:『你的湯麵怎麼樣?』

大男孩咀嚼那碗湯麵時,憶起多年前他漫不經心地偷望心中女神午膳時的模樣與神韻。綠珠的說話弄醒了他,他隨之回答:『我從來也不知道此種湯麵是很好吃的!』

其實大男孩是不喜愛湯麵的,但不知何故?他在受了屈辱後,卻念起大姐姐,很想跟她訴苦!他就不自覺地要了大姐姐的所好了!

綠珠:『你可能是飢餓,是否要多一些小食?』

大男孩:『那要多一點小食吧!』

他隨即拿起餐牌,看了一會後,對綠珠說:『就要這兩種小食,怎麼樣?』

綠珠點頭後,大男孩便叫侍應生落單。他跟著問綠珠:『你怎會知道這家粉麵店子的?』

綠珠:『這是賢明公司的同事經常來光顧的。』

他們閒談了一會後,兩碟小食放了在檯面。侍應生離開時,綠珠發見不遠處的一張檯子,坐了一位她不想見到的男生,獨個兒在垂頭進食,她不自覺地說:『又會那麼巧!』

大男孩:『什麼事?』

綠珠:『我本來跟著他做著這個項目的仁兄,竟然也坐了在那張檯。』

大男孩順著綠珠的視線,轉頭望了一眼,跟著對綠珠說:『看他的樣子,不似是一位難以相處的男生。』

綠珠:『我起初在賢明公司做時,不是跟著他,也誤以為他是好人,只是不時聽到其他同事說他壞話。』

大男孩點頭:『對!你沒有與一個人直接有交往,每天只是打招呼和閒聊幾句,是很難知悉他的真正為人的。』

他們交談一會兒後,綠珠跟大男孩說:『我可否跟你轉個位置來坐?因我不想與他打招呼。』

大男孩:『沒問題!』

他們轉了座椅後,大男孩所吃的湯麵便置於綠珠前面。他凝視著被那碗湯麵伴隨著的綠珠容貌,目瞪口呆!剎那間,他以為見到當年的大姐組在吃著那種湯麵。

綠珠把那碗湯麵推至大男孩面前,然後拿回她自己的湯麵時,他才甦醒過來。

綠珠隨之垂下頭,有點羞澀地問:『我有何不妥?為何你這樣看著我?』

大男孩才尷尬地回答:『沒什麼!我只是 .....』

綠珠才抬起頭來,向他說:『那麼我們繼續進食吧!』


過了一會,那位仁兄吃完晚飯,結帳後,離去時經過他們的檯子,他的手提電話響起來。他取出手機時,一位小孩跑過他的腳旁。他閃避那名小孩時,身體碰撞了綠珠和大男孩的檯子,他轉身跟他們說了聲對不起!隨之在講電話。

他講完電話後,轉身向綠珠說:『那麼巧!你也在這兒吃晚飯!』

綠珠:『是的!』

她跟著向大男孩介紹仁兄:『他叫紐寧,是賢明的同事。』

綠珠跟著介紹大男孩:『他叫俊生,是賢明的舊同學。』

大男孩便站起身來,伸手跟紐寧握手。紐寧也伸出手來,他的手掌輕觸大男孩的手掌時,便立即縮回,彷彿大男孩的手是會令他觸電似的。

大男孩坐下後,紐寧轉向綠珠:『賢明是否取消了明晚的產品發佈宴會?』

綠珠:『沒有!』

紐寧高調地說:『沒有我做該個項目,就憑著你一個黃毛丫頭去跟進,莫非明晚你把投影機當成射燈來用?賢明是否要你上台唱歌獻舞,娛樂賓客?他將新產品發佈會,當作是擺春茗酒會嗎?』

綠珠聽後,頓時氣憤!伸手指著大男孩,面向著紐寧說:『俊生正與我一同做著該個項目,明晚仍然是夏夜,不可能有春茗酒宴的。』

紐寧隨之轉向大男孩,以鄙視的眼神問他:『你有什麼內涵,可以跟進我做著的項目?』

大男孩聽後,遲疑了片刻,向紐寧說:『綠珠已經非常熟識該個項目,賢明只是找我作一點技術支援而已!』

綠珠聽後,臉露不悅之色,她期望大男孩會踐踏紐寧一下,給她出一口氣。

紐寧見大男孩答得如此謙虛,他就更為放肆,隨之譏笑地說:『就憑藉你們兩個臭皮匠去做該個項目,賢明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怪不得他老子看不起他!他自己沒有能力,不要緊!但也要懂得用人啊!』

此刻綠珠怒不可遏地回答:『你說話不要太過份呀!』

紐寧向著綠珠說:『綠珠!有才能的人才敢作敢言的!我明天是有空的,若果明天你們弄至手足無措,叫賢明的老子給我電話吧!』

紐寧說完後,便仰面離去了。

綠珠隨即氣憤地質問大男孩:『他那麼囂張,為何你不頂撞他?任由他施施然地離開!你怕他什麼?』

大男孩從容地回答:『他與我下午於酒店所見到的超人作比較,只是小巫見大巫而已!超人我也受得住,為何受不了他?』

綠珠的怒火依然按捺不住:『他如此跋扈,你還說他只是小兒科!』

大男孩平淡地說:『你將來會不時遇上一些自大狂,令你頹喪或氣憤,這是人生!你慢慢會看透的!』

綠珠繼續怒氣地問大男孩:『我就是看不透!我仍然不明白,為何你不反駁他的挖苦言語?你不用賣帳給他的!』

大男孩:『我不想跟他有口舌之爭,那是沒完沒了的。明晚我們做一場好戲給賢明和賓客看,自然就可以吐氣揚眉了!』

綠珠心裡仍然埋怨著大男孩,沒有反擊紐寧對他們的奚落!她垂下頭在進食,默不作聲!

一會兒後,大男孩舉起茶杯,微笑地對綠珠說:『讓我們為預祝明晚的成功而乾杯!』

綠珠聽後,抬起頭來,神色愕然!她沒有料到,大男孩突然重演兩天前他們吃扒餐時,她跟大男孩所開的玩笑。片刻之後,她笑了:『你不要抄襲我的言行啊!』

她跟著拿起茶杯,與大男孩的茶杯碰撞了一下,然後各自飲了一口。

大男孩舒緩綠珠的憤怒情緒後,教他自己也變得開懷了。

待續.....

6 則留言:

  1. 大男孩在綠珠面前是大哥哥,一人分飾二角。

    回覆刪除
  2. 加入紐寧一角, 見到個名已經笑了

    回覆刪除
  3. 咖啡:

    我覺得每個人在社群中的角色不是固定的,一些很世故的人,有時卻會變得十分幼稚。

    回覆刪除
  4. 卡臣:

    我就遇過一位很有才華的同事,就是這樣的。每次見到他在扭計,我就想到,原來男人,可以扭扭另另過女人架喎!嘻嘻!

    回覆刪除
  5. 還好大姐姐仍常入大男孩的意識裏。

    忽然想,大姐姐與大男孩有的是與過去掛鉤了的一種宿緣,與綠珠是沒有的。

    回覆刪除
  6. 校長:

    我只是有一個意念來寫故事,不知如何解釋大姐姐與綠珠的不同點,你說得十分精簡,我就是想說,大男孩與大姐姐有一段「過去掛鉤了的一種宿緣」!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