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7月27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六十三)


他們走進了酒店,在大堂的梳化椅坐下。大男孩取出了文件袋,向綠珠說:『我約了客人在咖啡室見面,可能要一個小時才回來。』

綠珠微笑:『不要緊!我會在此等待你!』

大男孩正想站起身時,綠珠從手袋取出紙巾,遞給大男孩:『抹乾你面上的水珠吧!』

大男孩取了紙巾,說了一聲謝謝,便轉身離去了。

他到了咖啡室坐下後,還不到四時,他便打開文件來閱讀。過了十五分鐘,客人未有出現,他並不焦急,因他已經習以為常,認知道一些人是要以遲到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的。

再過了十五分鐘,一位中年略胖的男人走至他面前,大男孩頓時站起來,跟他握手,對男人說:『威老闆,你好!』

威老闆坐下後,隨之問大男孩:『為何你上司沒有來?』

大男孩:『因他要與老闆開一個緊急會議。』

威老闆:『你上司與老闆開會還重要過見我嗎?』

大男孩連忙回答:『當然不是!因一些工潮問題,他們正商議選擇另一途徑,付運你公司的貨物。』

此時侍應生到來,問他們要什麼?他們各自要了咖啡後,威老闆對大男孩說:『把你手上那份合約交給我吧!』

大男孩:『我上司叫我解釋一下修改了的內容給你知。』

威老闆立即氣憤地說:『我在英國牛津大學工程系一級榮譽畢業,美國長春藤大學工商管理碩士畢業。在德國跑車廠做過主任工程師,又在瑞士投資銀行當過基金經理。後來於法國羅浮宮擔任過藝術評審專家,又於中東杜拜出任過石油鑽探顧問。回到亞洲,我又在日本東京大學講授過東亞的經濟前景與未來發展路向,我明天又要到上海復旦大學講解現代企業管理之道!我要聽你解釋這份那麼簡單的合約嗎?你憑藉什麼跟我解釋?』

大男孩被他磅礡的氣勢嚇倒,頓時為之心虛。他沒有料到「解釋」一詞竟然觸動了威老闆的「自卑根」!似乎嚴重過閹割了他的是非根!

他進退兩難,若果不跟威老闆說明清楚,萬一將來威老闆反口,說他沒有解釋清楚,那他豈不是會被責怪失職!

他跟著再向威老闆說:『威老闆文武雙全,才智過人!周遊廣闊!見多識廣!博學多聞!高瞻遠矚!當然不用聽我解釋!但我上司要我告知你修改了的部份而已!』

大男孩不敢再用「解釋」一詞,而改以「告知」。他說了一番奉承說話後,自己也心感詫異,原來拍馬屁的言詞,也是環境迫出來的!書本裡學不到,遇上現實版的「超人」時,就一定要使用,這就是工作經驗了!

誰料威老闆並未領情,他向大男孩說:『你上司也是打工的,我才是老闆,他當然不知道做老闆具備的精明之處。』

大男孩無言以對,他唯有把合約遞上給威老闆了,否則可能會更麻煩。

大男孩百思不得其解。前一次他跟上司見威老闆時,被他挑剔到盡,為何今次他連看這份合約也覺得麻煩?

此時威老闆的手提電話響起來,他從西裝袋取出一隻白金電話:『打令呀!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酒店的咖啡室呀? ......... 什麼?你已經在酒店大門口?』

威老闆放下電話後,面有難色,大男孩便向他說:『威老闆,你約了朋友,那我先行告辭了!』

威老闆:『且慢!你未告知我合約修改了的部份。』

他跟著把合約交回大男孩。雖然大男孩對威老闆的突然轉變,感到莫名其妙,但他不敢怠慢,立即打開合同,向威老闆闡述修訂了的地方。

一會兒後,一位花枝招展,穿著緊身低胸短裙的年輕女子,走至威老闆身邊。她主動彎腰向威老闆濕吻了一口,威老闆便以手掌拍打她的屁股一下,微笑地向她說:『你今日的口氣真是芬香!』

女郎跟著撒嬌地回答:『真的嗎?你不要騙我!』

威老闆隨之站起來,拉開椅子給女郎坐下。他跟著向大男孩介紹女郎:『她叫風花,是我的女朋友。』

大男孩向女郎打招呼後,她沒有理會大男孩,只是向威老闆嗲聲嗲氣地說:『若果不是我問你的助理,我也不知道你今晚要離港,也不知你在這裡享受下午茶。為何你沒有帶同助理出來?』

威老闆:『我的助理已經超時工作,十分疲倦,所以我放他半天假。我是一位非常體諒員工的老闆!』

風花便說:『那我今晚送你去機場,以免你那麼孤寂!』

威老闆:『我正在跟另一家公司的營業代表談著正經事,你不如先走。』

風花:『不要緊!我可以等待你!』

威老闆立即皺起眉頭:『今晚我太太和女兒會送我機,你不用送了。』

風花頓感愕然:『她們從不送你機的,為何今次會無故送你飛機的?』

威老闆:『今天是我們結婚週年記念,太太和兩名女兒要與我在機場酒店進食晚餐慶祝!』

此時威老闆的手提電話響起來,他拿出電話,神色有點兒慌張,向對方說:『我正有要事,一會兒回覆你。』

威老闆放下電話後,向大男孩說:『你跟我送這位小姐去坐的士吧!』

他轉頭又向風花說:『你先走吧!我回來後,立即會找你的!』

風花站起來,轉身背向威老闆,然後向前彎腰至九十度角,她的整個臀部便向著威老闆的臉,跟著說:『你看,上次你扯破了我的底褲,今次我穿上了你賠給我的新內褲。本想給你一份驚喜,誰料你今晚又要走了!』


威老闆跟著以大姆指與食指,挾住了她的屁股肉一下,笑嘻嘻地說:『下次回來,我一定再撕碎它的!你先走吧!』

風花雖然不願意走,但她無可奈何!她與威老闆濕吻後,大男孩便送她出去。

他們走至電梯處,風花取出手提電話,撥號後向對方說:『打令呀!今晚你是否要陪伴老婆呀?我很寂寞呀!』

片刻之後,風花再說:『那麼很好!我半小時後會去到尖東,到時坐一下你的新款歐陸跑車。』

電梯到時,風花著大男孩返回咖啡室,不用送她了。

大男孩回到咖啡室,他繼續跟威老闆講解那份合約,但威老闆心神恍惚,沒有回應他。

雖然大男孩仿似對著一個木頭人在說話,但他也覺欣慰,至少沒有被人不斷挑剔,已是樂事了!

過了一會兒後,一名衣著華麗的年輕女子走至威老闆身旁。威老闆立即站起來,與她熱情地擁吻了一會,他雙手不斷揉搓女子的背部與臀部。

女子坐下後,威老闆向大男孩介紹該名女子:『她叫雪月,是我的女朋友。』

大男孩心感詫異:又是女朋友?但他仍然跟她打招呼,女子也沒有回應他,也當他是隱形的。

威老闆隨即緊張地問雪月:『你的兒子怎麼樣?還有發高燒嗎?』

雪月:『今早帶了他去看醫生,吃了藥,現在已經沒有發燒了。』

威老闆半信半疑:『真的嗎?』

雪月從手袋取出一個手提電話。她按掣後,便遞給威老闆:『你看一下這段短片吧!』

威老闆凝視著手機的大型顯示屏一會後,從容地說:『看他的樣子很活潑,應該沒大礙了。』

雪月:『那麼你不用擔憂了!』

威老闆:『那我也可以放心出門!』

威老闆隨之把雪月的手提電話放了在那份合約上。

雪月跟著嬌媚地說:『我上來咖啡室前,已經在這家酒店開了房。你今夜要坐飛機,我跟你按摩一會,那你坐飛機便不會太辛苦了!』

威老闆喜形於色:『你真是對我照顧周全!』

雪月撒嬌地說:『那麼我在房間等待你,你談完公事才上來吧!』

威老闆馬上回答:『我們已經談完公事了。』

威老闆叫侍應生結賬後,他倆站起來,繞著手臂離開時,雪月留了在檯子的手提電話響起來,大男孩才發現該份合約也留了在檯面。

他連忙拿起手提電話,遞給雪月。此刻他看見電話的大型顯示屏上,出現一位年輕男兒的照片。

雪月取了電話,以非常自然的口吻說:『我今夜有應酬,要晚一點才回來。兒子已經退了燒,沒事了。』

她掛線後,威老闆問她:『你老公待兒子怎樣?』

雪月:『他十分疼愛兒子,經常逗他玩耍!他已經放工,趕緊回家看兒子。』

威老闆:『家裡那位傭人怎麼樣?』

雪月:『你出面找來,當然是不錯的!她很懂得照料嬰兒!』

威老闆:『那是我最關注的!』

大男孩跟著把合約遞給威老闆。

他們步行至電梯,雪月柔情似水地問威老闆:『你是否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呀?』

威老闆:『當然記得!今天是我倆邂逅兩週年!』

雪月又撒嬌:『那你有何表示呀?』

威老闆:『我已在機場酒店訂了檯,你跟我按摩完,我們到機場酒店燭光晚餐!還有一件神秘禮物送給你!』

此時電梯已經開門,顯示器指示是向上的。他們走進了電梯,大男孩便向他們揮手道別了。

大男孩回到酒店的大堂,他見不到綠珠的蹤影。

待續.....

4 則留言:

  1. 幾時都話做大老闆最好!

    回覆刪除
  2. 卡臣:

    哈哈!比女人按摩,好過自己去做gym呀!柔好多,無咁MAN呀!嘻嘻!

    回覆刪除
  3. 本來覺得你哩度太香艷,不想留跡!但見你寫多了條支線出來,我忍不住要講︰好睇!

    回覆刪除
  4. 咖啡:

    謝謝你的讚許!威老闆的「超人」說話,是從朋友處聽回來,是真實的!我只是在文字上加工而已!

    風花與雪月,現實生活中,比她們還厲害的女人也有不少。

    一些人,不是為了生存,而是為了虛榮,而放棄了底線!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