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6月29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五十九)


綠珠雖然看著電腦,但卻心不在焉。她擔憂姊姊回來見到他們已在家,一定會質問她。其實她在收到姊姊的電話,著她不要讓大男孩離去時,她可以直言大男孩已經走了。然而她卻跑回街上,把他找回來,她也不知為何自己會自找麻煩!

一小時後,她的手提電話收到姊姊的短訊:『我們離開酒樓,半小時後回到家。』

過了大約二十分鐘,她站起來,走至大男孩前,望著他,躊躇著。片刻之後,她伸手取去蓋在大男孩身上的粉紅色外套,然後返回房間。

她從睡房出來時,綠柔和賢明剛巧進門。他們見到大男孩在熟睡,綠柔便輕聲問綠珠:『你們是否回來很久?』

綠珠點頭:『俊生今早四時已經起床,他很累,沒精神在街上逗留,需要休息。』

綠柔:『那你為何不找一件外套蓋著他的身體,免他著涼。』

綠珠臉露詫異的神色,她沒預料到姊姊會這樣說,她以為綠柔是針對大男孩的,她立即回答:『那我去取一件外套。』

此時大男孩已經被她們的談話聲吵醒了。

大男孩在睡夢中,受過綠珠那段他並不知曉的呵護,溫暖的相感,也便成了綠珠個人的回憶。 

綠柔隨之對綠珠說:『你給他一杯暖水吧!』

綠珠便走了進廚房。她對姊姊待大男孩的態度,來了一個大轉變,感到莫名其妙!

人,很多時也有一種莫明的憂慮,是沒法以常理去解釋的。綠柔擔憂大男孩會對她妹妹做出衝動的行為,但面對他們時,此等憂慮卻會無故散去,回復正常的心態。

他們坐於客廳的飯桌,賢明取出那件產品,問大男孩:『我想你用普通數碼相機拍下這件產品,然後加上該個項目中,可以嗎?』

大男孩:『當然可以!但要視乎你要什麼質量?』

賢明:『我要好的效果。』

大男孩:『那是要用單鏡反光相機為佳。況且這件物品需要較大的景深才可。』

賢明:『那麼我給你拿回家拍攝。』

大男孩:『我的單鏡機和腳架,也給那位明天去渡蜜月的朋友借了。』

賢明:『不要緊,我們公司有。』

賢明隨之轉向綠珠:『你明日可否拿公司那部單鏡機給俊生?』

綠珠點頭後,大男孩便說:『我明天在電話中跟她講如何拍攝也是可以的。』

賢明:『那麼也好,綠珠不需要再走出去。』

綠珠:『但我不懂得使用單鏡機!』

賢明:『若果真的有困難,你放工後才把相機拿給俊生吧!』

綠珠點頭後,賢明對大男孩說:『那麼我送你回家吧!』

在車子上,賢明對大男孩說:『我明早要出門,後晚才回來,有什麼變更,你跟綠珠決定,她似乎未夠信心。』

大男孩:『我明白,真正的信心,是建基於認知和經驗,綠珠雖然未有,但她也是頗為容易合作。她沒有那種無知的自大,那類人是挺難交往的。』

賢明:『那麼很好!還有,週六晚上可否來幫忙?』

大男孩:『沒問題!』

賢明:『我憂心綠珠應付不來!』

大男孩:『我明白!』

賢明:『那麼先謝謝你!』

大男孩回到家裡,那件晚裝、那對高跟鞋和那個手袋,把他的情緒帶回大姐姐的懷抱裡。他從浴室洗澡出來,坐於電腦桌前,想開著電腦。然而他實在太疲累了。他待了一會,取起大姐姐的相架,走至床邊,躺下了。

他於床上,看著大姐姐的照片,想起今夜送綠珠回家的一幕,教他回憶起當年的一個晚上,他於校園見到大姐姐走過,看她是趕著返家的。那時他曾經想出一個藉口,走上前跟她搭訕,但始終提不出膽量走近她!若果當年他有現在的膽子,他一定會主動提出送大姐姐回家的。綠珠今晚的影子,彷彿成全了他當年那夜的願望!

他就在一段複雜的懷戀中,抱著大姐姐的相架,進入夢鄉了。

待續.....

6 則留言:

  1. 卡臣:

    我擔心你太過燥,流鼻血!嘻嘻!

    回覆刪除
  2. 大姐姐外遊了多久?該有電話給大男孩的,會是一個點!

    回覆刪除
  3. 我睇故事好心急的,通常睇小說我會一氣追看,佛爺,可否寫快啲呀?唔該呀!

    回覆刪除
  4. 校長:

    大姐姐外遊兩個星期。你的提議我會考慮。

    回覆刪除
  5. 咖啡:

    我的故事是有個框架的,但細緻要慢慢構思,不可能一下子出爐。

    我從未寫過小說,自己也在摸索中。請見諒!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