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尋 此 網 誌

2010年6月22日星期二

大姐姐與大男孩(五十八)

《相感》

大男孩正想拿起餐茶來飲時,他的手提電話鈴聲響起來,他取出手機。

綠柔:『俊生!你有沒有見到綠珠?家裡的電話沒有人接聽,她又沒有開啟手機。』

大男孩:『我跟她在吃飯餐,快吃完。』

綠柔:『可否讓我跟綠珠講幾句?』

大男孩:『沒問題!』

大男孩把電話遞給綠珠。

綠柔氣憤地問:『你為何不開手機?我以為你發生什麼事?』

綠珠:『哦!下午時那位麻煩男生打了數次電話給我,所以我關了手機。』

綠柔語氣才回復平靜:『賢明著你把電腦交回俊生,為何你會跟他一起吃晚餐?』

綠珠:『因為我們大家也肚子餓!』

綠柔感覺到一定是綠珠逗大男孩去晚餐的,跟著對綠珠說:『你們吃完晚餐,他送你回到家的大廈門便可,你不要讓他上我們家,知道嗎?』

綠珠有點氣憤地說:『你不用那麼緊張吧!』

綠柔:『他剛被遺棄,你的樣貌又似他的夢中女神,小心為上!』

綠珠十分不滿地回答:『我明白了!你不用那麼囉唆吧!』

綠柔:『他第一次見你時,目瞪口呆!你就知道他把你視作代替品!』

綠珠不耐煩地說:『再見!』

綠珠把手機交回大男孩後,便打開手袋,開著她的手機。她臉帶怒色,隨口對大男孩說:『今晚我們各自付賬吧!』

綠珠隨之轉身,望向後面,伸手著侍應生結帳。跟著她從手袋取出錢包,放於檯面,手按著它。

大男孩便對她說:『我要去洗手間。』

此時她才恢復微笑:『你不要借去廁所而溜走,我一定會追回你那份的!』

大男孩回以笑容後,便站起來去洗手間了。

大男孩從洗手間出來後,向她說:『我們可以走了!』

綠珠笑言:『結單還未來呀!你想吃免費晚餐嗎?』

大男孩微笑:『走吧!我趕著回家睡覺呀!』

綠珠聽後,臉露愉快的笑容:『我想不到你也會那麼靈活!』

他們步出了餐廳,天色只剩下少許彩虹,華燈初上,霓虹燈和汽車的燈光,令仍然是熙來攘往的街道,比餐廳內還要光亮得多。綠珠喜形於色,一頓令她吐了苦水和得著一些人生見解的燭光晚餐,讓她心靈得到了慰藉!

綠珠指示了她家的方向後,他們便步上了一條行人天橋。

在天橋上走了一節路後,綠珠問大男孩:『你朋友家在那裡?』

大男孩伸手指著一座大廈:『就在天橋左邊下去便是了。』

綠珠:『那你先把電腦交給朋友吧!我家在天橋的右邊走下去,還要走一段路才到達。』

大男孩:『不要緊!我先行送你回家!』

綠珠:『但走至我家已經是另一個地鐵站了,你豈不是要走回頭?』

大男孩支吾以對:『沒有問題的!』

綠珠:『你已經十分疲倦,為何還要走多一節路?』

大男孩無言回應,神色尷尬地在天橋盡頭轉向左方,走下去。他是不願帶同綠珠到他朋友家的,以免被人問他們是什麼關係。

他們經過一家連鎖式大藥房時,綠珠停下,向大男孩說:『我有一些東西要在藥房買,你把電腦交了給朋友後,才回來這裡找我,怎麼樣?』

大男孩如釋重負地點頭:『那很好,朋友家就在轉角處而已!我很快會回來!』

憑藉女人的直覺,綠珠是看透大男孩的心事的。

大男孩很快便返回藥房。他見綠珠站在藥房門口,好奇地問:『買不到你要的東西嗎?』

綠珠:『我要買的護膚膏已經售罄了。我們走吧!』

他們離開了藥房後,大男孩隨口對她說:『朋友叫我在家坐一會,我見他們正在收拾行李,便對他們說我很疲累,要早一點回家休息!』

綠珠停下來,臉轉少許,望著他:『那麼你不用送我回家了!你就走回行人天橋,在那個較近的地鐵站乘車回家吧!』

大男孩:『不要緊!我只是不想阻著朋友而已!我不是太過疲倦的。』

綠珠聽後,心感快慰!她看見大男孩的面容,知道他是非常疲勞的,但她心底裡,是不願那麼早放他離開的。

他們走了一段路後,綠珠問大男孩:『賢明是否叫你星期六晚來幫手?』

大男孩:『沒有!有什麼事?』

綠珠:『那位仁兄,他放假前,我叫他教我用那部投影機,他當作沒有聽見我的要求!』

大男孩:『你不用憂慮,我會講給你知如何操作。其實運用那個程式並不是什麼專業技術,只要知道它的竅門,一里通,百里明,只要用心去做便可。我完成了該個項目後,會詳盡解釋給你知它是如何做,你會很快便掌握到的。』

綠珠心感恩惠:『那要先謝謝你!』

他們到達了綠珠家的大廈入口處,綠珠以深情的眼神,柔軟的語調,向大男孩說:『謝謝你的燭光晚餐呀!想不到我們在過去二十四小時裡,竟然一起吃了三頓飯!』

大男孩:『不用客氣了!或許我在星期五晚或星期六下午,跟你把那個項目,以投影機演習吧!但一切要待賢明的安排!』

綠珠報以微笑,轉身按動大廈門的密碼鎖,進入了大廈。大男孩也帶著疲累的腳步,走向地鐵站。

在大廈的大堂裡,綠珠正等待電梯之際,她的手提電話鈴聲響起來。她從手袋取出手機。

綠柔:『賢明發現客人對一件新產品很有興趣,他要把那產品加在那個項目中。你不要讓俊生離開,逗他在街上逛。我們一個多小時後回來,賢明要直接跟他談。我們回到家後,才叫你們上來。』

霸道的綠柔掛了線後,綠珠已經踏入電梯,她立即按動電梯的開門掣,跳了出來。她沒有跟姊姊說,大男孩已經離開了。

她走至街上,向地鐵站的方向奔去,但見不到大男孩的踨影。她立即拿出手提電話。

綠珠:『俊生!你在那裡呀!賢明有事要跟你直接商量。』

大男孩:『我在你家不遠處那家甜品店的巴士站,因我太疲累,不想坐地鐵,走那麼多路!』

綠珠隨之轉身,在巴士站的人群中,發見了她期待的臉孔!

一次沒有預料的重逢,綠珠喜笑顏開,她向大男孩說:『他們要一個多小時後才回來,我們不如去宵夜?』

大男孩詫異地問:『那麼早去宵夜?你剛才沒有吃飽嗎?』

綠珠知道自己語無倫次後,立即轉身,指向甜品店:『那麼我請你吃糖水呀!』

大男孩正經地說:『我現在吃龍肉也沒味道!最好讓我躺下巴士的座位上!』

綠珠凝視著大男孩的疲態,憐憫心和同情心,教她不忍心折磨眼前的人兒!含情的眼神,輕柔的語調,送上了疲乏的身軀:『那你上我家休息一會吧!』


雖然他還是想回家睡覺,但他已沒法抗拒一名倩女溫婉的邀請。

他們踏進了家後,綠珠對大男孩說:『你在梳化椅躺下休息吧!我要去洗手間。』

綠珠從廁所出來,見大男孩仰臥在梳化椅上,已入睡。她走至他面前,脫掉她身上那件粉紅色外套,彎下腰,把它蓋在大男孩身上。

一雙雪白的肩膀,掛著一件白色低胸吊帶衫,緊衣裡玲瓏浮凸的身段,近距離展示在一對熟睡的眼前,可惜他已經無福消受了!

她站起來後,甜視著他一會。片刻之後,她再彎下腰,一張柔滑的臉蛋,貼在一副沈睡的臉龐上,感激著他那關懷和鼓勵,期望到來的週末,他會為她奪下一點光彩!

一會兒後,她那暖烘烘的臉頰才緩緩離開他沉靜的臉蛋。她返回房間,換回一套普通便服後,取出了她的手提電腦,放於客廳的檯子上。她對著電腦,伴奏著他打鼻鼾的聲音,等待著姊姊和賢明的回來。

待續.....

4 則留言:

  1. 都是看你的風情小說舒坦些!

    好心急想知你點寫二女相遇,邊個退出!

    回覆刪除
  2. 咖啡:

    緊係喇!日日係度爭拗,煩都比果班人煩死,話我胸無大志,我都寧願寫風情小說。

    慢工出細活,不需要那麼心急知結果的。嘻嘻!

    回覆刪除
  3. 深愛不必多,一個就夠,只是大姐姐與大男孩之愛如急風驟雨,令人擔心如一個泡沫!

    回覆刪除
  4. 校長:

    你的留言令我很回味!大男孩只可二擇其一,真是愛不多!嘻嘻!

    回覆刪除

留言要經過檢視才放出,請不要放廣告!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電子書開始流行起來,書商發現色情小說的銷量上升了三成,而這30%的增長,主要是來自女性讀者。 … 書商推測,色情電子書在網上購買,不需要女性走進傳統書店那麼尷尬,致使她們不須顧忌俗世的眼光,便可以享受色情作品。 ‧‧‧‧‧》你是否接受女性閱讀色情作品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經常被「情緒低落」折磨。邱吉爾是飽受「情緒低落」困擾的著名公眾人物之一。「情緒低落」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是沒法子避免的,但卻可以減輕和作適度的調節。你是否有興趣閱覽有關「情緒低落」的探討呢?

你以前是否認知道,配偶之間是存在「身份危機」呢?